《情人箭》

第一章 死神帖与情人箭

作者:古龙

朔风怒吼,冰雪严寒,天地间一片灰黯。

大雪纷飞中,一匹快马,急驰而入保定城,狂奔的马蹄,在静寂的街道上踏碎一串冰雪, 冰雪激飞,一声长嘶,快马骤停,道旁是一栋庭院深沉的屋宇,黑漆的大门上,滴水的飞檐 下,斜插着一面黑缎为底,当中绣着一只红狮的镖旗,咧咧迎风招展。

马上人一振风氅,刷地掠下马来,既不拍门,亦不呼喊,脚尖点地,风氅斜飘,便已掠 入院中,随手一拂颔下短须上所沾的雪花,引吭呼道:“狮兄可在?”

大厅中低叱一声:“谁!”

厅门立开,一片灯光,照上雪地,一个锦衣重裘的紫面大汉,踩着灯光,大步而出,眼 神一扫,大喝道:“谭三哥,你怎会来了。快请进来喝两杯热酒。”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谭肃风面带重忧,木立当地,沉声道:“狮兄可曾接到了死神帖么?”

紫面大汉身躯一震,面色立变,情不自禁地抬眼一望,穹苍阴瞑,彷佛已将垂落到屋脊 上。

谭肃风道:“此地虽然无月,但今日却是月圆之期,正是“死神帖”与“情人箭”肆虐 之时,狮兄此地如无变故,我便要乘夜赶到望都城去!”

紫面大汉浓眉深皱,道:“死神帖出没之地,无人可测,谭三哥你如此奔波,还不是徒 劳往返么!”

谭肃风长叹一声,道:“自从“三湘大侠”柴平死在“情人箭”下后,我兄弟四人,便 发誓要查出这一帖一箭的来历,此举成功之望虽极渺茫,但我兄弟却不得不尽人事以听天命, 好歹要为武林江湖间保存几分生机元气。”

紫面大汉黯然垂下了头,谭肃风抱拳道:“狮兄保重,我走了。”

紫两大汉道:“谭三哥且慢!”但谭肃风已擦身掠出院子。

一阵急遽的马蹄声随之响起,紫面大汉纵身掠上门前的滴水飞檐,望着那逐渐远去的人 影马蹄与飞激的冰雪,目中满是黯然神色,喃喃道:“仁义四侠,当真名下无虚。”

    ※    ※    ※    ※    ※    ※    ※

沉,但枯林中的一片座院却仍是灯火辉煌,灯光远远满枯林中的寒枝积雪,谭肃风松了口气, 面上笑容乍现,暗道:“一剑震河朔豪气仍未改,如此深夜,想必还在欢宴宾朋,大张筵席, 是以灯火依旧通明。”

虽在寒风之中,他心底也不禁生出一丝暖意,飘身下马,直奔庄门,伸手一拍,庄门竟 是虚掩,他心中一动,大呼道:“张兄,小弟谭肃风前来拜访!”四下回声不绝,积雪片片 飞落,但这灯火通明的庄院里,却寂无回应!

谭肃风心头一寒,甩下马疆,直奔入庄,灯火照耀中,四下竟无人迹,寒风吹动窗纸, 窗纸籁籁作响,谭肃风心底也起了一阵颤抖,缓步走上台阶,一掌推开厅门,大厅中灯火更 是明亮,一个锦袍长髻的老人,木然端坐在大厅正中的一张紫檀木椅上,却衬得这明亮而空 阔的大厅比无人还要单调寂寞。

一阵寒风吹入,吹得这锦袍老人颔下的长须,丝丝飘拂。

谭肃风道:“张大哥,你……”目光转处,语声与目光突地一齐凝结,这锦衣老人的前 胸当心之处,竟赫然并插着两枝长约五寸的短箭,一枝箭赤红,红得有如情人的热血,一枝 箭漆黑,黑得有如情人的眸子,双箭并排,一齐插在心上,若是拔下一看,便可看到箭上刻 着三个蝇头小字:

“情人箭!”

只见锦袍老人长须虽在飘拂,但僵冷的面容上却仍凝结住他临死前所有的惊怖,刹那间 谭肃风但觉一阵寒意自脚底直达心头,呆呆地木立半晌,两粒泪珠,夺眶而出,喃喃道:

“张大哥,小弟来迟了……”

语声未了,突听身后传来一声阴侧测的冷笑,道:“还赶得上!”

谭肃风大惊转身,只见一张鲜红的纸柬,飘飘飞来,恰巧飞到他面前,他伸手一抄,凝 目望去,帖上一无字迹,只画着一贝狰狞的骷髅。

帖是鲜红,骷髅漆黑,但骷髅的两个眼眶,却是惨碧颜色。

谭肃风全身一阵颤抖,身后却又传来一声冷笑,他霍然转身,只见一双惨碧的眼睛,正 瞬也不瞬地望在他身上!

除了这双惨碧的眼睛,他似乎什么都看不到了。而就在这刹那之间一红一黑两枝短箭已 无声无息地刺入他心里,就似乎情人的多情眼波一样,教人们永远无法提防,还会敞开心扉 去迎接他!

  ※    ※    ※    ※    ※    ※    ※

日薄崦嵫,七彩晚霞,静静地笼罩着闻名天下的青海塔尔寺。

大经堂南面,一片广阔的石坪上,人山人海,为的是来看喇嘛教中的跳神盛典,石坪周 围,四面俱是金碧辉煌的殿宇,人群将院坝团团围住,殿楼之上,亦是万头耸拥,本已极为 平滑洁净的青石阶上,满着红色毡毯,大经堂南侧的红毯上,肃然并排端坐着十个黄衣喇 嘛,红黄相间,色彩夺目。

欢乐的人丛中,除了这一群道貌岸然的喇嘛高僧外,还有一个紫袍长须的老人,亦是面 容肃然,负手卓立在人丛中,宛如鸡中之鹤。

一阵简单而奇异的乐声响起,十四个手持鼓拔等乐器的黄衣喇嘛,列队而来,紫袍老人 目光扫动,突听身后有人说道:“前面的可是“仁义四侠”中的魏子云魏二哥么?”

魏子云转身望去,见一个麻冠老人已分开人丛,来到他面前,魏子云微微一笑,一把握 住他的手掌,道:“麻冠兄,你怎地也在这里?”

麻冠老人捋须笑道:“小弟正慾入关,路经此地,倒是魏二哥你的侠踪怎会来到这里?

却令小弟费解。”

此刻那以鹅卵大石砌成的广场之中,已有四个头戴青黄鬼面的狰狞小鬼,随着那简单的 乐声,跳起笨拙的舞步。

魏子云目光一扫,笑道:“我久闻此间的喇嘛高僧,俱都身怀令人不可思议的密宗绝 技,早就想来见识一番,再者……”他面上笑容突地一敛,沉声道:“我还想看看已如瘟疫 一般在武林中肆虐的“死神帖与情人箭”,是否已蔓延到此间。”

麻冠老人面色立变,道:“我虽远在边疆,但也从来自中原的游侠口中,隐约听到一些 有关这一帖一箭的故事,想不到魏二哥你竟也是为了此事而来,难道这一帖一箭,真有传说 中那般可怖。”

此刻场中小鬼已跳毕疾回殿内,换了四个身着蓝袍,面涂黄彩的巨大金刚在回旋急舞, 乐鼓之声更急,声声敲入人们心底。

惊心动魄的乐声中,魏子云沉声叹道:“小弟一生之中,从未听闻过有“情人箭”那样 神秘可怖的暗器,不到半年,武林中已有数十位成名露脸的英雄死在这“情人箭”下,而直 到此刻为止,武林间竟还没有一人知道它的来历。”

麻冠老人栗然道:“区区两只短箭,竟有如此可怖,这当真是令人不可想像之事,难道 它上面附有剧毒,难道这剧毒无人可解?即使它是世上最毒的暗器,武功登堂入室之人,也 该能够闪避的呀?”

金刚已退,换上了四个兽形恶鬼,两戴牛头,两戴鹿角,乐舞更急,彷佛暴雨狂风。

魏子云叹道:“此事我又何尝不是百思不得其解,就连在武林中号称第一的毒葯暗器名 家,蜀中唐氏兄弟,都在三月之前,死在“情人箭”下,但江湖中倒绝非无人可解此毒,但 也只有一人而已,若非当心中箭,三个时辰之中,送到此人之处,十日之内,便可康复,只 是那“情人箭”出没无常,今日在东,明日在西,能得此人救治的,至今也不过只有三五人 而已。”

麻冠老人黯然长叹一声,两人相对默然,只听那鼓乐之声由急而缓,晚霞落下,天色已 暗,云际中露出了一轮满月。

阴沉的月光下,阴沉的乐声中,四个假衣假面骷髅恶鬼,抬着一个木盘,自神殿中缓步 而出,盘中是一具以面制成,准备受斩的人形偶像。

骷髅一出,这跳神斩魔之典,便已进入gāo cháo,乐鼓之声,也变的缓慢而沉重。

魏子云与麻冠老人心中虽充满了对来日武林的忧虑,以及悲哀,但此刻仍不禁凝目望 去。只见殿中又缓步行出四大金刚、十八罗汉、牛神、鹿神等一连串头戴面具的“神”,以 及两个假面蒙服的老人,手携五个头戴面具的幼童。

这一串“人”的行列之后,便是一个牛首麟袍的“降魔元帅”,顶上两只纯金牛角,闪 闪生光,手持一柄雪亮钢刀,更是耀人眼目。刹那间乐声转急,神魔鬼怪,一齐回旋乱舞, 四个骷髅恶鬼,手捧木盘,缓步走到那一排神色庄肃的喇嘛高僧面前,四周突地举起数十只 火把。

火光一起,那四个骷髅的眼眶中,突地泛出了惨碧的光茫,乐声大振,“降魔元帅”旋 转着跳到木盘之前,举手一刀,将那人形偶像劈作两半,四下欢呼之声如雷暴起。

魏子云目光扫处,全身一震刀光一闪,那面制偶像之中,竟赫然露出一张鲜红的拜帖!

魏子云大惊之下,狂呼一声,双臂振处,如鹰掠起,但就在这刹那之间,那一排十位黄 衣喇嘛的心口上,却已都多了两只短箭。

人群蓦地大乱,神魔鬼怪四下奔走,魏子云目光注定一个骷髅恶鬼,凌空一个转身,笔 直扑了下去,厉叱道:“那里走!”

骷髅恶鬼蓦然转身,惨碧的目光,闪电般望在他身上,魏子云大喝一声,“飞鹰搏 免”,双掌齐下,麻冠老人身形方自掠起,眼看魏子云这一招已将劈在那骷髅恶鬼身上。

那知一声惨呼过后,凌空飞掠的魏子云身躯竟突地一阵*挛,仰天跌了下来,麻冠老人 惊呼一声,目光转处,只见红黑两只短箭,并排插在魏子云心上。

  ※    ※    ※    ※    ※    ※    ※

春寒料峭,夕阳已落,小而寂静的疏勒河,蜿蜒流过南疆。

旷野苍茫,水声潺潺,两匹无鞍的健马,饮水在疏勒河畔,远处暗影幢幢,遥见一城兀 立,气魄雄伟,四面堆沙,几与城齐,便是瓜州古城。

漫天风砂中,无鞍健马边,两个风尘满面,目光炯炯的中年人,神色之间,俱是一片黯 然,良久良久,左面一人方自缓缓叹道:“情人箭,如此凶毒可怖的暗器,居然称做“情人 箭”,此人也未免太尖刻了些。”

右面一人缓缓道:“月圆花好之时,鸳鸯两箭齐来,箭上之毒,毒性又是一阴一阳,中 箭之人,十九具是伤在心上……”

他无可奈何地怆然一笑道:“此箭称作情人,岂非十分恰当?”

左面一人长叹一声,振衣而起,苦笑道:“无论是否恰当,我却不愿伤心,胡四弟,我 劝你还是随我一齐回到瓜州,歇息半日,一齐回江南的好。”

右面一人道:“朝阳兄,你尽管自回瓜州,我却要到敦煌左近去走上一趟,看看那位 “情人”的秋波,有没有送到这塞上的仙境来。”

左面一人微喟道:“你们仁义四侠,终年为他人奔波,难怪你直到今日,还是孤家寡人 一个,而哥哥我却已是绿叶成荫子满枝子,昔日的雄风豪气,至今也……”

他长叹一声,仰面望天,却见阴云之中,现出一轮咬洁的明月。

月光映得疏勒河水,粼粼泛出银光,他面色却突地变成一片苍白,失声道:“今夜又是 十五了,胡四弟,你……”

右面一人双眉一轩,长身而起,仰天狂笑道:“朝阳兄,你只管放心,我胡天麟孤家寡 人,那有“情人”会照顾我?”

他大笑着配上马鞍,轻轻一掠上马,又自笑道:

“三月之后,江南再见,到那时我要让你这塞外的野人,好好尝一尝江南名厨的风味!”

丝鞭一扬,刷地落下,健马长嘶一声,放蹄急奔而去。

过了瓜州,天地便是一片苍茫,这条路虽是通往敦煌的大道,但此刻亦是漫无人迹,就 连一串急遽的马蹄声,也似乎划不破大地的寂静。

胡天麟放眼四顾,触目俱是黄沙,心中不觉顿生怡然之感,丝鞭扬处,策马更急,片刻 之间,便已到了塞上数千里内最最有名的“一人村”、“甜水井”。

数十里黄砂之中,只有这“甜水井”有水可饮,数十里无人地里,只有这“一人村”有 人,水虽不甜人也仅是孤身——一个敦煌府派作供给旗人食水,清淘水井,放哨警戒土匪的 乡民——但胡天麟自漫天黄砂中见到那一幢孤零的屋影与黄昏的灯光后,心中的怆然孤寂之 感,却不禁为之减去几分。

他一提绳,仰天长啸一声,灯光已在眼前,在这凄冷寂寞之地,这一点灯火,看来竟是 那般安祥而柔和。

但是他目光转处,却赫然见到在这安祥而柔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死神帖与情人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