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十二章 啸雨挥风

作者:古龙

展梦白心头一震,他本想探问到底是什么事,但“大鲨鱼”未说,他便也未问,死般沉寂中的时间,爬行得有如蜗牛般缓慢,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一阵蹄声,自远而近,瞬息即至。

四匹白马,驼着四条白衣大汉,健马长嘶,停在岸边,四条白衣汉子,白袜白履,白巾蒙面,头上戴着一顶尖尖的白布帽子,亲身下马,飘身上船,行走之间,有如鬼魅一般。

船上一无声息,只有这四条白衣汉子的脚步,沙沙轻响,四人不前不后,一排走到“大鲨鱼”面前,八只漆黑的眼睛,在白巾里凛凛生光,当中一人冷冷道:“如何答覆?请快答覆!”

“大鲨鱼”道:“你还要答覆么?”

白衣人冷笑一声,也不答话,“大鲨鱼”狂笑道:“好!我便让你听听太湖男儿的答覆!”

狂笑未了,他庞大的身躯,便刷地掠上舱顶,双臂一振,大声道:“若有人要我们让出太湖,太湖男儿该如何答覆?”

四下轰然怒吼:“和他拚了!”吼声有如群雷震耳!

“大鲨鱼”仰天狂笑道:“听到了么?这便是太湖男儿的答覆,你要太湖男儿离去,只有抬去太湖男儿的首!”

四条白衣人对望一眼,冷笑一声,一言不发,拧身掠上了岸,打马如飞而去,四点白影,自近而远,没于黑暗。

“大鲨鱼”道:“展兄,这便是我们拚命的缘故,我们兄弟纵然死了,也不能将清清白白的太湖基业,让给不清不白的强徒,只可惜,唉……二十余年,太湖兄弟,俱是以打渔为生,早已荒废了武功,而我……唉!更是自幼没有下过苦功,否则今日又有何惧?我以龙王爷显灵的故事,激起弟兄们的士气,却不知该用什么,激起我自己的士气!”

展梦白见了他方才的身手,已发觉他武功不弱,知道他想必是只因为终日打渔,是以在武林中毫无声名。

他稀嘘半晌方待答话,突见“大鲨鱼”面色一变,随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远处黑暗中,突地现出一条白线,到后来白线变为一片白影,岸上便起了一阵阵沙沙的脚步声,白影渐近,却是无数个遍身穿白衣、白袜、白履、白巾蒙面,头上戴着三角白帽的人,黑暗中大步而来。

※    ※    ※    ※    ※    ※    ※

步履之声,渐渐清晰,渐渐沉重……

高桅上铜锣突然“当”地一响,数十条船上的汉子,一个个精赤着上身,手持钢刀鱼又,跃到船般上。

白衣人离岸数尺,方一齐停下脚步,队中大步走出两人,这两人装束打扮都和别人一样,但头上的三角帽子,却比别人高些,一人身材颀长,一人矮矮胖胖,高的一人锐声道:

“请飘把子出来说话!”

“大鲨鱼”朗声道:“太湖男儿,又非绿林强盗,那里来的飘把子!”他叉手往船头一站,灯光下看来,当真是威风凛凛。

白衣人道:“既非飘把子,你是什么人?”

“大鲨鱼”道:“我是说话的人!”

矮的一个白衣人冷悠悠说道:“有人说话,事就好办,你们不肯让出太湖,想待怎地?”

“大鲨鱼”狂笑道:“你们凭什么要咱们让出太湖?”

高的一人冷冷道:“我们凭的是什么,你心里还不知道?是要单打?是要群殴?但凭你们选择作主!”

“大鲨鱼”道:“我们既不单打,也不群殴。”

白衣人齐地一楞,“大鲨鱼”厉声接道:“只因咱们弟兄多半不会武功,咱们只有拚命!拚去你们一人够本,拚去两个赚钱,太湖男儿既不会打家劫舍,也不会比武争锋,但拚命却是在行的很,不信你倒尽管试试!”语声沉厉,隐含杀机,端的令人听了心寒。

白衣人冷笑道:“拚命,拚命又有何用?我布旗门下,聚集四方精英,武功俱是一流身手!我劝你……”

展梦白心头一震,大喝道:“且慢!”一步赶到“大鲨鱼”身侧,大声道:“朋友们都是布旗门下?”

白衣人道:“正是!”矮的一人都悄悄转过了头去,似乎不愿见到展梦白那锐利的目光。

展梦白厉声道:“你可是掌门人么?”

白衣人道:“敝门掌门人虽然萍迹四海,云游无定。但他老人家已于日前仙去了!如今的布旗门,便是由我两人统率!”

展梦白冷笑道:“如此说来,你两位便是布旗门的新任掌门人了?这倒该恭喜一番。”

白衣人道:“不敢,只要太湖弟兄……”

展梦白面色突地一沉,大喝道:“既是掌门人,白布旗在那里?”

白衣人神情一震,冷笑道:“你有何资格令我取出白布旗?白布旗是你可以随意看得的么?

展梦白道:“你既要以布旗掌门的身份令人让出太湖,便该取出白布旗!你若取出了白布旗,太湖男儿立时便将太湖让出!”太湖男儿暗中俱为之一怔,“大鲨鱼”亦有惊诧之色。

白衣人冷冷道:“你作得了主么?”

展梦白大声道:“我自然可以作主!”太湖男儿更是一楞,“大鲨鱼”的惊诧之色也更浓重!

白衣人目光四扫,见到了太湖男儿面上的神情,阴侧侧笑道:“你说可以作主,只怕别人却不让你作主哩!”

展梦白道:“我自然可以作主!只因白布旗在我这里!”此语一出,有如巨石投入湖心一般!

※    ※    ※    ※    ※    ※    ※

群众俱都大哗,高矮两个白衣人,身子立刻一震,但那一群白衣人间,除了前面十余人外,后面的数十人竟都悄悄地没有丝毫动静,显见是白布旗统率门人弟子,有十分严格的工夫!

“大鲨鱼”大喜道:“展兄,真……真的?”

白衣人定了定神,冷笑道:“真的么?拿来看看!”

展梦白朗声道:“白布旗掌门人秦老前辈临终之际,亲手将“白布旗”交付于我,如何会假?”

群豪忍不住发出欢呼,高矮两个白衣人对望一眼,神色也微微发慌,高的一人道:“口说无凭,眼见方真!”

展梦白道:“此刻虽未带在身边,但日内便可取来。”

白衣人精神一振,仰天狂笑道:“我只当你是真的,却原来不过是条拖兵之计,教我们多等几日!”

展梦白怒道:“展某平生不作虚言!”

白衣人狂笑道:“任你说出天来,今夜你等也要让出太湖。”狂笑声中,太湖男子心情又变得十分沉重!

“大鲨鱼”目光一转,突地大喝一声:“莫笑!”

这一声大喝,声如霹雳,众人果然俱都一怔。

“大鲨鱼”朗声道:“展兄毋庸取出白布旗,已可证明一事,那便是你两人手中绝无白布旗!”

白衣人惶然骂道:“放屁,谁说……”

“大鲨鱼”厉声道:“你两人手中若有“白布旗”,早就可以指出展兄之言乃是谎话,只因你两人手中根本就没白布旗,是以你两人才会犹疑不定,半信半疑,这道理显而易见,还骗得过谁么?”

矮的一人失声道:“谁说没有,就是不拿给你看!”

展梦白见到此人白巾上的眉目,听到他的声音,估量他的身材,心念一转,突地想起一人,大喝道:“原来是你!”

“大鲨鱼”变色道:“此人是谁?”

展梦白道:“他便是“西湖龙王山吕长乐。”

矮的白衣人大笑道:“不错,难怪常听人道展世兄的眼力最是惊人,如今看来,果然名下无虚。”

展梦白冷笑道:“阁下何时入了白布旗的,怎地在下至今才知道,看来阁下或许只是假借布旗门之名而已吧,只是阁下家财钜万,已是一生用之不尽,却为何又要来谋夺太湖,难道还想做一做太湖龙王么?”

吕长乐道:“布旗门弟子,遍于天下,非但别人难识谁是布旗门,有时布旗弟子彼此都不相识。”

展梦白道:“不错,我早已听闻布旗门乃是江湖中最最奇怪的门派,但我也听说布旗门又是江湖间最最正派的门户,从不胡作非为,而今日阁下等人却又这样作法,却不知该如何解释?”

原来布旗门下,既无组织,亦不能自掌门人处学得武功,只不过是一些武林朋友的互助之会而已。

这布旗门之创立经过,人言人殊,平日看来,一无作为,但潜力却又甚是惊人,总之这门派与江湖中各种帮会门户俱都大不相同,只有掌门人代代相传,总握全权这一点,才与别的门户相似。

而此刻这近似宗教组织,又似文人诗酒之会,却大异绿林帮会的“布旗门”,居然也要强夺别人的地盘,自是异事。

只听吕长乐缓缓道:“本门掌门人已换,此后行事,亦大异往昔,这便是在下的解释!”

较高的白衣人道:“还与他解释什么,三更已过,再不让出太湖,本门弟兄便要动手了!”

吕长乐道:“展世兄,在下良言相劝,你还是抽身事外的好!”

再也不望展梦白,回身喝道:“准备动手!”

那白衣人道:“掌声三击,便是限期!”

只听双掌互击,“吧”的一响,“大鲨鱼”厉声道:“掌声二百击也没有用,弟兄们准备动手!”

群豪轰然响应一声,湖岸边立刻弥满杀气。

“大鲨鱼”沉声道:“展兄,那小女孩你要照顾着了。”

展梦白道:“自有萧姑娘照顾!”

“大鲨鱼”双目一张,道:“你真要与太湖男儿共生死么?”

展梦白轩眉道:“布旗门之事,在下亦有责任!”

“大鲨鱼”狂笑道:“今日若战胜了,明日你我痛醉!”嘎地撤下一条钢鞭,闪闪耀眼生光。

展梦白热血奔腾,还目四顾,只见这些太湖男儿,一个个神色间都显露出无比旺盛的生命之力,而那些布旗弟子,一个个却木立如死,不禁暗忖道:“这些人武功虽不如布旗门下,但就凭这种士气,已比他们胜土十倍,今日一战,何患不胜!”一念至此,他豪气顿生,要藉今日一战,消一消心中的积郁!

只因他自己深知人们若有士气与勇敢,便可以弱击强,以寡击众,男儿血战,宁非快事!

只听掌声再次一响,血战一触即发!

展梦白卓立船头,双拳紧握,目光紧盯着“西湖龙王”吕长乐,吕长乐心里发虚,只恨不能后退几步!

突听白衣人群之中,发出一声清啸,一条人影,横飞而起,一掠竟有三丈,凌空一折,飘飘落在大船头前。

此人身法之轻捷曼妙,使得众豪都为之一惊。

※    ※    ※    ※    ※    ※    ※

展梦白暗惊忖道:“布旗门下,怎地竟有这般人物?今日之战,岂非……”暗中一叹,拒绝再想。

只见此人微一躬身,大声道:“血战未启之前,我要先问这位展朋友一句话。”声音嘶哑,中气却极足。

展梦白一怔,道:“什么话?”

这轻功高绝的白衣人道:“你是畜牲么?”

展梦白又是一怔,勃然怒道:“你说什么?”

吕长乐与身旁的白衣人对望一眼,目中都有惊讶之色。

群豪更是谁也想不到此时此地,此人竟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俱都为之大哗,纷纷怒骂起来。

只见那白衣人冷冷一笑,缓缓道:“我问你,你可是畜牲?”

展梦白怒喝一声,冲下船头,他已知此人必是与自己有新仇或是旧恨,但他发怒之下,也不会去仔细察看此人究竟是谁,冲下船头,身形不停,右拳直击,左掌横切,呼呼攻出两招。

这白衣人身子一闪,横掠一丈,展梦白如影随形,立跟过去,吕长乐悄悄道:“此人是谁?你认得么?”

颀长白衣人也悄悄道:“无论是谁,都是个仔帮手!只怕是老头子的私人,你我也不可得罪了,先让他打一场也好!”

这两句话功夫,展梦白已暴雨般攻出数十拳,那白衣人的身子却有如浮云一般,飘来飘去。

只见他两人身形渐渐转到船尾,那白衣人嘶声大喝道:“姓展的,咱家让了你十招,要还手了!”

展梦白大怒道:“谁要你让?”

话声方落,突见白衣人竟向自己眨了眨眼睛,悄悄道:“喂,展神眼,怎么没有看出我是谁来?”

展梦白心头一震,几乎被惊得晕在地上,只听这白衣人又道:“打下去,切莫住手,拳风越响越好!”

展梦白虎虎击出两拳,口中悄悄道:“你……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地会……”

那白衣人低语道:“你睡觉时,我去四下探查,发觉了他们,便悄悄制住一人,脱下他的衣服换上,混入他们之中,然后一齐来了!等他们停住脚步,全神拚命的时候,我就在他们之间悄悄移动……”这白衣人赫然竟是萧飞雨,此刻她轻描淡写,娓娓而言,展梦白却听得又惊又奇,又是佩服,双拳连环击出,拳风虽然激烈,其实却没有一丝拳路。

萧飞雨身形展动在他这毫无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啸雨挥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