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十三章 吹皱一池春水

作者:古龙

那知方辛却仅是微微一笑,道:“展兄,你又错怪我了,那一双“情人箭”,一道“死神帖”,只不过是小儿在秦铁篆伤后,自地上拾到的,早已失去了他们神秘的魔力,已不过只是一张废纸,两根凡铁!”

展梦白鳌的一楞,沸腾的热血,飞扬的仇火,立刻冷了下去,方辛口若悬河,不绝又道:“在下以那一张废纸,两根凡铁,将展兄引到这里,虽然大是不敬,但展兄你却也要原谅在下的苦心。”

展梦白冷笑一声,道:“若说你对我还有善意,实在令人难信,你不说也罢!”身形转处,不愿再听。

方辛飞身挡在展梦白身前,沉声道:“且慢!”

他四望一眼,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展兄你可知道,你此刻己身入险境,命在须与,你此刻若是快随在下远离此地,还可无事,再迟一刻,便来不及了,帝王谷更是万万不可去的。”

展梦白顿住脚步,冷冷望他几眼,突地放声狂笑道:“展梦白死且不怕,你纵然危言耸听,又岂能骇的了展某?”

笑声一顿,厉声接道:“无论你对我怎样,展某念在旧交,也已不愿难为于你,快去吧!”

方辛面色一沉,正色道:“展兄,你定要相信,在下绝非危言耸听,在下若有加害展兄之心,岂会等到今日?展兄,你若不听在下良言相劝,在此多留一刻,危险便增加一分,在下实不愿展兄你英年丧命,展兄你若还不肯随在下远去,在下说不得便要……”

展梦白怒叱道:“便要怎样?”

方辛冷冷道:“便要动手强劝了!”

话声未了,突地并指如戟,急点展梦白“期门”大穴!

他本是武林点穴高手,出手果有名家风范,随意一指点出,意在招先,含蕴不尽,招式变化间,也不知还有多少煞手后着,立将源源而至!对方若要避开他这一招,端的要大费心思。

那知展梦白怒叱一声,对他这一招藏蕴的后着,竟全然不管,身形微偏,双拳齐出,以攻克攻。

刚猛的拳路,激烈的拳风,竟将方辛连绵的后着,一齐封死,正已暗合武家上乘功夫中以拙胜巧的秘奥!

以正胜邪,以拙胜巧,这本是武功中最高的境界,展梦白却本不知道,只是他生性刚直,宁折不回,多次的冤屈凌侮后,他性情变的更是激烈,竟使得他的拳路武功,无意中走上了这条至大至刚的道路。

方辛微微一惊,低叱道:“好拳法!”

身形一转,已跨到展梦白身右,一连攻出数招!

他招式绵绵密密,以柔为主,展梦白拳法却是大开大阖,雄浑刚猛,展梦白武功虽不如他,交手经验,更不及他丰富,但拳法间显示的那种至大至刚之气,却已先挫了方辛的锋芒!

刹那间十数招过去,方辛竟丝毫占不了上风!

要知他一心想要展梦白说出那“白布旗”隐藏之处,是以招式之中,不敢施出煞手,以免将展梦白杀死。

拳风激汤间,又是十数招过去,这纵横江湖多年的独行剧盗,竟在展梦白这初出茅芦的少年手中落了下风!

方辛心里着急,满头大汗,目光四下搜索,彷佛生怕有别人赶来,心绅一慌,招式更乱……

突听展梦白大喝一声:“住手!”

方辛呆了一呆,倏然退出数步,心中大奇忖道:“他明明已占上风,为何还要叫我住手?”

心念一闪,展梦白已厉声喝道:“你武功本比我强,但此刻却落下风!显见你并未施出全力,你若要与我动手,就快全力施为,展梦白死不皱眉,否则你就快走,展梦白绝不与存心相让之人动手!”

方辛呆了一呆,他平生处世姦恶,对人狡猾,实在想不到世上竟然会有这般刚直的男子。

突听暗影传来轻轻一笑,一个娇柔的语声缓缓道:“二妹,你说的不错,展梦白果然是条男子汉。”

语声曼曼,清风悠悠,三条人影,自黑暗中漫步而出!

※    ※    ※    ※    ※    ※    ※

方辛身子一震,面色大变,身形霍然一转,便待飞奔而去,那娇柔的语声却又甜笑道:

“方辛,等一等好么?你儿子还在这里陪着我,你舍得走?”

方辛脚步一顿,竟不敢往前再走一步w展梦白双眉微皱,转目望去,只见一个宫鬓华服,腰肢如柳的丽人,婀娜地移动脚步,和萧飞雨并肩而来。

方逸垂首丧气,跟在她两人身后,竟不敢抬头,夜色中只见那华服丽人满面俱是笑容,甚至连眉梢眼角,都充满了笑意,轻轻向方辛招了招手,笑道:“你不走了?为什么还不回来?”方辛果然转过身子,一步一挨地走了回来。

华服丽人娇笑道:“这才对了。”眼波向展梦白上下一扫,她眼睛不大,弯弯约有如两眉新月,但是她那满含笑意的眼波,却有着一种勾魄荡魂的媚人之力,展梦白纵是心如铁石,但被她眼波一扫,心房竟也不禁为之砰然一跳,转过目光,不去看她。

华服丽人咯咯笑道:“二妹,你这位展公子,性情那般刚烈,想不到居然也怕羞的很!”

萧飞雨道:“只因世上像你这样不怕羞的人,现在已越来越少了。”

华服丽人笑道:“咬哟,我不怕羞,难道你怕羞么?”

萧飞雨笑道:“惭愧惭愧,比起你来,我实在自愧不如。”

华服丽人伸手一抚云鬓,不禁咯咯娇笑了起来,她笑声柔媚,笑的姿势,更是风情万种。展梦白暗奇忖道:“这女子难道便是萧飞雨的姐姐?怎地姐妹之间,性情也会如此不同?”

要知萧飞雨狂放不羁,看来似是男人,这华服丽人从头到脚,每分每寸,却都是女人中的女人。

只见她眼波一转,忽然扭动腰肢,婀娜走到方辛身前,道:“大家都在笑,你为什么不笑呀?”方辛面如死灰,身形木立,那里笑得出来。

华服丽人曼声道:“噢,我知道了,你骗了我们,把我稳在那边,偷偷跑来,又叫你的儿子,将我二妹引开,以为我们都是呆子,但是你现在忽然发现了我们都不是呆子,所以就笑不出来了,是么?”

方辛垂首道:“在下……在下……”

华服丽人轻笑道:“其实笑归笑,骗归骗,你笑的时候可以骗人,骗了我们,也一样可以笑的。”

方辛道:“在下……在下……”

他语声颤抖,一连说了四次“在下”,似乎除了“在下”两字之外,他什么话都不会说了。

华服丽人笑道:“再下,再下什么?再下去就到底了,你倒是快笑呀,别再下了。”

方辛道:“在下……在下笑不出来。”

华服丽人轻轻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你现在不笑,只怕以后真的再也笑不出来了!”

方辛面色突地大变,噗地一声,跪了下去,颤声道:“在下知罪,但求公主开恩,饶……”

华服丽人截口笑道:“饶谁呀?饶你么?你不是通风报信,来救别人命的么?怎么又要求人饶你的命呢?”

展梦白心头一动:“方辛竟然没有骗我!”突然横身一步,挡在方辛身前,低叱道:

“且慢。”

华服丽人秋波一转,笑道:“什么事呀?”

展梦白厉声道:“今日无论是谁要伤方辛的性命,须得先将我展梦白一刀杀死,否则……

萧飞雨一步掠来,着急道:“这样的人,你何苦还要管他的事?你难道还不清楚他的……

展梦白截口道:“无论此人是善是恶,他今日既是为了救我而来,我若叫别人将他伤了,岂非畜牲不如!”

萧飞雨呆了一呆,华服丽人都已柔声笑道:“二妹,你急什么呀?还怕我伤了你的展公子么?”

她眼波向展梦白一扫,笑声更是娇柔,道:“你也别着急,先请让开,等我真要伤人的时候,你才赶来也不迟呀!”

展梦白冷冷“哼”了一声,闪开一步,双拳紧握,目光灼灼,笔直凝注在这华服丽人身上。

华服丽人柔声道:“方辛,我求你一件事好么?不要再骗人了,我已早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有救别人的心,只是想先把别人的“白布旗”骗到手上,所以才会来通风报信,是么?”

方辛那里敢说不是,连连点头。

华服丽人娇声笑道:“好,这次没有骗我,那么我再问你,你若骗到了白布旗之后,又将怎样?”

方辛暗中咬了咬牙,道:“公主既要伤他性命,在下怎敢救他,只要他一说出白布旗的下落,在下立刻就将他擒来交给公主。”

华服丽人笑道:“好,这次也是实话,只是你还没有说完,你将展公子送来之后,一定会说他偷偷跑了,是你费了许多心血将他抓回来的,那时你不但无罪,反而有功,一定还会要我嘉奖你一番,你的心思,是不是这样?”

方辛道:“正是!”

华服丽人轻轻一拍展梦白肩膀,娇笑道:“小伙子,听到了么?现在你总可以不要多管事了吧!”

展梦白面沉如水,木立当地。

华服丽人轻叹道:“方辛,你实在聪明……”

她抬起纤纤玉手,坐轻抚着鬓角,柔声接道:“对聪明的人,应该怎么办呢……”忽然转目娇笑道:“二妹,你知不知道人肉的滋味怎样?这些日子来,我倒想它一哩!”

方辛面容惨变,展梦白目中又已燃起怒火。

华服丽人秋波一转,噗哧笑道:“别着急,像你这样的人,我杀了你也吃不下去的。”

她嘴里说的纵然是世上最狠毒残酷的话,面上却仍然带的是世上最最温柔娇美的甜笑。

萧飞雨眉头一皱,大声道:“喂!萧曼风,你到底要把别人怎么样,耍杀就杀,不杀就放。”

华服丽人笑道:“二妹,你能不能叫我一声姐姐……”

语声一顿,忽然向后面招了招手,道:“喂,你别走呀,快回来。”她身子不转,背后的事竟以看的清清楚楚。

原来方逸已要悄悄逃走,此刻心头一寒,乖乖地走了回来。

华服丽人笑道:“好孩子,你爹爹都跪下来了,你还站在这里,心里不觉得难为情么?”

话未说完,乃逸已扑地跪在方辛对面。

华服丽人道:“杀又不好,放也不好,怎么办呢?……好,这么吧,杀一个,放一个……”

方逸惶声道:“放……放谁?”

华服丽人道:“放谁呢……好,这么吧,你们各打各二十个嘴吧,谁打得重,我就放谁!”

展梦白剑眉一轩,怒道:“这……”

那知他“这”字方自出口,方逸已等不及似的举起手来,“吧”的在他爹爹脸上拍下个耳光。

方辛微一迟疑,也举手打了起来,他虽然满面怨毒,却不敢反抗,他虽然满眼愤怒,但打的却极轻。

两人劈劈拍拍,打了二十掌,方辛越打越轻,方逸却越打越重,华服丽人道:“好了,方辛!你走吧!”

方逸面色惨变,颤声道:“我……我重……”

华服丽人咯咯笑道:“噢,你重么?只怕你方才听错了,我说谁打得重我就要杀谁!”

方逸道:“我……我轻……”

华服丽人一下笑道:“好,你轻!我就杀你!”

方逸身子一震,呆在地上,萧飞雨怒骂道:“这样的孽子有多少却该一齐杀了才好!”

方辛长叹一声,流泪道:“公主若定要杀一个出气,就杀我好了,我年纪大了,已经够了,他年纪还轻……”

华服丽人摇头笑道:“方辛呀方辛,你虽然不是个东西,却比你儿子还要好个几百倍,但你也该想想,我怎会杀你,看在方七娘的面上,我也不会杀你呀,只是像你们这样的恶人,我若不折磨折磨你们,谁来折磨你们,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知道么!好,请滚,两个请一齐滚!”

方逸满头冷汗,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

方辛暗中咬了咬牙,霍然长身而起。

华服丽人道:“但我劝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再到帝王谷去了。最好躲开我远些,好么?”

她极其温柔地一笑,抬手道:“请,请,请滚。”

方辛躬身一揖,转身奔去,他那孽子却早已狼狈鼠窜而逃了!

※    ※    ※    ※    ※    ※    ※

萧飞雨拍掌道:“好,萧曼风,算你这件事做的大快人心,我本来以为你要自己出手,那知……”

华服丽人萧曼风柔声笑道:“好妹子,我也怕手脏呀,怎么会自己动手……”话声未了,展梦白已横步站到她面前!

他面色森寒,目光凝注,冷冷道:“展梦白在这里!”

萧曼风轻轻一笑,曼声道:“我又不是瞎子,难道还看不见你这么大一个男人站在这里么?”

展梦白厉声道:“展某不惯取笑于人,亦不惯被人取笑,你既有杀我之心,此刻便可动手了!”

萧飞雨大声道:“展……展公子,你怎能听那方辛的话,萧曼风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杀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吹皱一池春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