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七章 帝王谷

作者:古龙

展梦白目光直将她娇弱而颤抖的身子送入花丛深处,才自转过头来,静静卓立在花丛中。

那边花大姑连声呼喝道:“在那边,不知逃了没有?”

展梦白沉声道:“在下在此恭候!”

语声虽低沉,但中气充足,一个字一个字传至远方。

余音未了,已有一条人影凌空直坠而下,衣袂飘飞,势如惊鸿,划起一阵尖锐的破风之声!

展梦白挺胸而立,动也不动,但是,他目光接触到这人影的面容后,身子却不禁斗然为之一震!

只见此人头上戴着一顶金冠,束住满头乌发,身上穿着一件及时的短袄,腰间也用一根金带束起!

她——骇然竟是萧飞雨!

展梦白本知在此地必可见到萧飞雨,但却未曾料到会如此突然,也未料到会在此地相遇。

萧飞雨却连做梦也不会想到会在此时此地遇到展梦白,她睁大了眼睛,立在地上,连动都不会动。

花大姑在一旁指着展梦白骂道.“就是这臭小子,他擅入花园中来,还将小兰她们的兵刃……”

她说了半天,方自看到萧飞雨神情。

她纵然再笨,纵然再不知情趣,此刻却也看出了自己的“姑娘”和这“臭小子”之问必有极微妙的关系。

是以她话说到一半,再也说不下去,手指着展梦白,眼望着萧飞雨,也张大了嘴吧,怔在当地!

※    ※    ※    ※    ※    ※    ※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飞雨才轻轻道:“你怎么来了?”

她声音低得几乎只有自己听得到,但展梦白却听到了。

他沉声道:“我……”突地想起自己的仇恨,立刻将本来已将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压了回去,改口厉声道:“我来不得么?”

萧飞雨怔了一怔,道:“谁说你来不得,我只是问问你。”

展梦白冷笑道:“问什么?有什么好问的?”

萧飞雨又自一怔,面上露出了委曲之色,但仍然强笑着道:“不问就不问好么?我又……”

展梦白大声道:“不问也不行!”

他存心生事,是以蛮不讲理。

萧飞雨目定口呆地望着他,诧声道:“你……你……”

她实在不禁以为展梦白突然病了,但却不愿问出口来!

那知花大姑却在旁大声道:“姑娘,这小子必定是得了疯疾,是以在这里颠三倒四,胡说八道。”

萧飞雨当地面色一沉,叱道:“滚开,谁要你多嘴?”

花大姑最是忠心,是以从未受过责骂,此刻被她骂得愕了半晌,突然放声痛哭起来,痛哭着飞奔而去!

萧飞雨转过头,目光温柔地望着展梦白,柔声道:“你是不是有心事?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

温柔而幽怨的目光,温柔而体贴的言词,使得展梦白不禁在心中暗叹一声,但面上却仍然冰冷如铁。

萧飞雨幽幽长叹一声,道:“你说话呀!”

展梦白冷冷道:“我的话要等见到你父亲时再说!”

萧飞雨大奇道:“我爹爹?你要见他老人家做什么?”

展梦白道:“自然有事!”

萧飞雨轻叹一声,道:“你要见他老人家也可以,只可惜……唉,只可惜他老人家正在坐关,什么人也见不得!”

展梦白道:“你带我去他坐关之地,我自会唤他出来!”

萧飞雨道:“你教我做什么事我都可答应,就只这件事……”

她摇了摇头:“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展梦白大声道:“不答应我也偏偏要见他!”

萧飞雨胸膛起伏,急剧地喘了几口气,突然大声道:“我次次让你,你次次欺负我,你……你……你……”

她本也性情急烈,此刻满腔的委曲与怒火俱都爆发出来,一把扯落头上金冠,抛在地上,话也说不出来了。

展梦白冷冷道:“在下一介庸才,怎敢欺负萧宫主?”

萧飞雨大喊道:“展梦白,你以为……你以为我……我怕你么?”虽然勉强忍住眼泪,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展梦白转过目光,不忍去见她面上神色,口中冷冷道:“这里是萧宫主势力范围,怎会怕区区在下?”

萧飞雨流泪道:“好,这里是我势力范围,我……我要……我要……”突然挥起一拳,直击展梦白面门!

展梦白咬了咬牙,忍住心中悲痛,大声道:“萧宫主要动手么,好,在下奉陪!”抬手一掌,回了过去!

萧飞雨心痛如绞,任凭满面泪流,急地攻出三招,她虽然心中悲痛,手下仍自留了情分!

那知展梦白武功早已非昔日可比,三招过后,竟已封住了萧飞雨的拳路,只是他心中只有悲怜而无怨火,是以掌风并不猛烈!

萧飞雨突地收住招式,流泪道:“难怪你要跑来欺负我,原来你……你在别处学会了惊人的武功……”

展梦白道:“萧宫主过奖了!”

萧飞雨嘶声道:“你武功再强我也不怕你!”

短短十个字间,她已攻出四招,招式奇诡,变幻莫测,激烈的掌风,震得四面花朵缤纷而落!

缤纷的落花中,突见一条人影随风飘来!她身影似乎比落花还轻,衣袂飞舞,也有如飘飘的落花一般!

这人影身形未落,已凌空笑道:“飞雨,我听花大姑说你这里来了嘉客,你怎地却同佳客打了起来?”

萧飞雨听到这语音,忽然以手扑面,放声痛哭起来。

※    ※    ※    ※    ※    ※    ※

高手相争,那容半途弃手,她手掌方自掩面,展梦白拳势已至,他虽想悬崖勒马,却已收势不及。

眼看这一拳已堪堪击着萧飞雨面门,半空中一声惊呼,一条人影,笔直落在展梦白手臂上。

展梦白藉力撤回拳势,萧飞雨已痛哭着扑入这人影的怀抱中,道:“阿姨,我……我好伤心……”

这人云鬓不整,未洗铅华,四十多岁的年纪,五尺多高的身材,容颜虽然憔悴,但依稀仍可见少年时的风华。

她轻轻怕了拍萧飞雨的肩头,道:“飞雨,乖,不要哭。”突然转身,面对展梦白,厉声道:“你真要伤她?”

展梦白虽然是因为在急遽的招式中,未曾想到萧飞雨的情绪变化,是以一时不能收住招式。

但是他口中却没有说出来,他只是静静地望着这徐娘半老的白袍妇人,冷冷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白袍妇人面上忽然绽开一丝笑容,道:“好极了!”

转目望去,花大姑已气喘着奔了过来,她便将痛哭着的萧飞雨送入花大姑怀里,然后转身望着展梦白!

展梦白也望着她,只见她神情懒散,面带微笑,但一双眼睛,却紧盯着展梦白的目光。

她目光所至,展梦白便知道这白袍妇人必定有一身高深的武功,而且必定要要自己动手。

要知与人交手打架之人,大致可分四等。

第四等人与人打架,眼睛什么也不看,简直可说什么都看不到人,只是盲目乱冲乱干!

这种人既无交手经验,更谈不到技击,有如蛮牛。

第三等人与人打架,眼睛只看着对方面门,或者是自己出手要打之处,别人一拳打到自己身上还不知道。

这种人只知有攻,不知有守,若不能以力欺人,必败无疑。

第二等人与人交手,目光便会凝注着对方双拳,但他们只记得对方有拳击人,却忘了别人还有双腿。

这种人大多是市井匹夫,或是三流武师!

第一等人与人交手,目光必定凝注在对方双肩之上,只因对方无论发拳踢足,肩头必定先动。

这种人已知以静制动,观微察着,可算武林高手!

但真正内家一流高手相争,目光却必定凝注着对方的眼睛,不但要自对方眼神中察出对方武功高低,定力强弱,而且还要以神、气慑人!

只见展梦白与这白袍妇人静静地对立在满地落花中,两人四只眼睛,俱有如碧空中之恒星,瞬也不瞬!

只因两人俱都知道,只要自己眼神一瞬,对方立刻便会乘虚而入,一着之失,必被对方抢得先机!

※    ※    ※    ※    ※    ※    ※

突地,一朵碗大的海棠,凌空飘来,其势颇急,但飘落至展梦白与白袍妇人目光汇聚之处,竟忽然停顿!

展梦白、白袍妇人目光齐地一分!

就在这刹那之间,两人双掌同时击出!

只听“勃”地一声闷响,两人身影乍台又分,那碗大一朵海棠,竟被两人掌方震为粉末,随风消失!

展梦白再不迟疑,急地攻出七招!

他双手忽而握拳,忽而化掌,拳势刚猛霸道,力可开山,掌势却是灵妙轻奇,绵绵密密。

要知他拳势走的乃是“天”一路,掌势却得自黄衣人的传授,是以一刚一柔,一阴一阳,迥然而异!

但刚柔互济,威力却更是惊人,七招过后,那白袍妇人的面上,已不禁露出了惊异之色?

缤纷落花中,但见黑白两条人影,兔起鹊落。

轻轻的哭声中,只听尖锐的掌风,划空急过!

那白袍妇人不但功力深厚,而且招式灵幻奇诡,阴柔至极,柔可克刚,她本是展梦白拳路的克星。

但展梦白三拳过后,施出一掌,不但专攻对方掌法的空门,而且恰恰能将对方掌路封闭,招式化解。

数十招过后,那白袍妇人竟未能丝毫占得上风,就连萧飞雨也不禁转首相望,泪眼中满含惊诧,竟忘了出言阻劝!

四面的花丛,已被他两人的掌风,震得狼籍而零乱!

谁也未曾看见,花丛中不知何时,已箕踞着一个麻衣驼背的老人,目光炯炯,凝注着展梦白的招式!

又是数十招过后,白袍妇人突然长啸一声,变掌为抓,满头长发,齐地飘起,有如九天魔女,要择人而噬!

她招式也越变越是阴柔奇诡,纤纤十指,有如十柄利剑,刹那之间,便已攻出十余招之多!

展梦白身形却突地缓了下来,渐渐凝立不动,只以绵密的掌式,护佐全身,白袍妇人招式虽如骤雨,却也滴水难入!

驼背老人眼睛睁得更大,神色更是惊奇!

突见展梦白的脚步一错,右掌截出,他不动则已,这一招施出,掌势夭矫,竟有如天际神龙,不可捉摸!

白袍妇人长啸一声,连退数步。

驼背老人突地长身而起,风一阵卷入了展梦白与白袍妇人两人身形之间,厉声道:“一齐住手!”

※    ※    ※    ※    ※    ※    ※

展梦白拂袖而退,白袍妇人却急地冲了过来,锐声道:“老六,这不关你的事,退开去!”

驼背老人双臂一振,身形暴长,瞠目道:“谁说不关我事,这孩子是我送来的,我岂能不管?”

白袍妇人怔了一怔,她似乎对这老人有些畏惧,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呐呐道:

“你送来的?”

萧飞雨也不禁诧声道:“六疏,你认得他么?”

驼背老人道:“世上难道只有你一人认得他么?”

萧飞雨面颊飞红,垂下头去。

驼背老人转向展梦白,道:“小伙子,老夫将你送来,本是要你来陪陪我这二侄女的……”

白袍妇人诧声道:“叫他来陪飞雨?”

驼背老人也不理她,自管接道:“她脾气虽坏,但心肠却软,是以我叫你放大胆子说话,她必定不会不理你!”

展梦白恍然忖道:“原来如此!”

只听驼背老人又道:“但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怎么在“帝王谷”中,也敢胡乱找人打架?”

展梦白怒道:“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人欺侮于我,想要与我动手,本人都万万不会退缩的!”

驼背老人目光一闪,含笑道:“好,少年人如此心性,也不为过,但老夫却要问一句……”

他面色一沉,厉声道:“你武功是谁传授于你的?”

展梦白大声道:“你管不着!”

这老人虽然生像威猛,语声如雷,但展梦白却半分也不怕他,说话的声音,竟比他还大几分!

驼背老人呆了一呆,道:“你既然认得飞雨,老夫也……”

展梦白怒道:“谁认得她!”

萧飞雨身子一震,颤声道:“你……你好!”狠狠一跺足,突地转身飞奔而去!

白袍妇人狠狠瞪了展梦白一眼,又狠狠瞧了瞧驼背老人,转身向萧飞雨追去,花大姑也喘着气踉去了!

驼背老人双掌紧握,厉喝道:“好小子,你竟敢欺负萧家的人,老夫非教你尝尝被卸八块的滋味!”

展梦白神情不变,冷冷道:“看在你带路的份上,我让你三招!”目光凝注,双掌斜垂,当真稳如泰山!

驼背老人怒道:“好小子,你敢让老夫三招?武林中人见到老夫一怒,莫不骇得胆颤心惊,你凭什么不怕?”

展梦白道:“你有四只手么?”

驼背老人怒道:“放屁,谁说我有四只手?”

展梦白道:“你我俱是两只手,我为何要怕你?”

驼背老人望了他半晌,突地捋须大笑起来,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帝王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