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八章 几番风雨

作者:古龙

展梦白道:“我若是怀有恶意而来,又当怎地?”

萧曼风道:“即使你怀有恶意而来,也自有别人对付你,反正我已不愿再害你,随便你怎么样我都不管了!”

展梦白暗叹忖道:“好一个倔强任性的女子!”

只见萧曼风在铜镜上轻轻划了几下,两边门户前的铜镜,立刻轻轻滑了开去,珠中又飘出阵阵香气。

香气方自传入,已有一条人影随之扑了进去,竟一直扑到展梦白身上,抱住了展梦白的脖子,颤声呼道:“叔叔……”

就在这一瞬间,展梦白已看清了她的身影,听清了她那焦急关切中,又满含喜悦的声音!

他知道她便是那身世悲苦的弱女宫伶伶!

他轻拍着她的肩头,叹息道:“许久不见,伶伶,你过得好么?”

宫伶伶点了点头,轻轻道:“谢谢叔叔,伶伶过得还好……”突然放开双手,后退了几步;“叔叔你过得好么?”

展梦白这才发现,仅只数月不见,这伶仃的弱女,不但已成长了许多,而且也改变了许多!

她苍白的面容上,已有了些血色,她空洞而悲哀的一双大眼睛中,已开始闪动起一些生命的光辉!

她长高了,也丰腴了些……

展梦白忽然发现她为什么要放开双手,后退几步的原因只因她自觉已变成大人,要避一避嫌了!

只听萧曼风轻轻一笑,道:“伶伶,方才可是你在拍门?”

宫伶伶垂下头:“是伶伶在拍门!”

萧曼风又道:“你一直守在门外么?”

宫伶伶又点了点头,却没有出声。

萧曼风含笑瞧了展梦白一眼,道:“你看你这侄女对你多么关心,生怕我害了你,竟一直守在外面!”

展梦白暗中叹了口气,面上却现出淡淡的微笑,柔声道:“伶伶,你只管放心,叔叔会照顾自己的!”

宫伶伶眨动着明亮的眼睛,道:“伶伶知道!”

展梦白深深凝注她几眼,暗中为她未来的生命祝福!

然后,他霍然转身,道:“走!”

萧曼风似乎还想说话,但他已大步走出门去!

宫伶伶望着他两人在珠外消失,清秀的面颊上,立刻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珠,蜿延着流到chún边。

她只望“叔叔”会多问她几句话,那知“叔叔”却如此匆匆地走了,看来如此冷淡而陌生。

幸好在她伶仃的身躯中,却有一颗坚强的心,她虽然如此渴望温情,但她宁愿孤独,也不愿乞求怜悯!

宫伶伶永远不会想到,展梦白此去已抱有拚死的决心,他已毫不吝啬地准备为仇恨付出自己的性命!

他如此匆匆地离她而去,只是因为他对这场战争已无胜利的信心,他不愿再见伶伶孤独漂泊下去!

是以他故作冷淡,匆匆而去,那么他自己纵然失败身死,宫伶伶也仍可继续在“帝王谷”好好地生存下去!

※    ※    ※    ※    ※    ※    ※

穿出曲廊,转目四望,突见松林中急地掠出一条人影,挡在展梦白身前,冷冷道:“我在这里!”

只见这人影满身锦衣,身量颀长,苍白而清俊的面容上,带着一份孤傲冷削之色,彷佛未将任何人看在眼里。

他冷冷瞧了展梦白一眼,道:“你还记得我么?”

展梦白冷笑道:“粉侯花飞!我自然认得你。”

他想起“一剑千锋”宫锦弼临死前的惨状,心头但觉怒火上涌,大声道:“只是我想不到你还有脸来见我!”

“粉侯”花飞面色铁青,缓缓道:“你说什么?”

展梦白怒道:“欺凌残弱,毒计伤人,你自己做出的事,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还用我说?”

花飞闭紧双chún,一言不发,眉宇间杀机渐露!

萧曼风忽然轻轻一笑,挡在展梦白身前,娇笑道:“小飞,你几时回来的,也不通知我一声,好教我去接你。”

花飞冷笑道:“我早已回来了,你却正在密室中和这鬼混,只怕早已将我这丈夫忘得乾乾净净了!”

展梦白暴怒道:“你说什么?”

萧曼风一手挡住了他,面上依然带着笑容,缓缓道:“小飞,这话是你说的,你可不要忘记噢!”

花飞大声道:“自然不会忘记!”

萧曼风道:“好,等我回来,再和你……”

花飞厉声道:“你要到那里去?”

萧曼风道:“我要带他去见爹爹。”

花飞道:“慢着,有我在此,他那里都不能去了!”

萧曼风微笑道:“我偏要带他去,你难道宰了我不成!”

花飞呆了一呆,面上突地露出一种惊恐之色

※    ※    ※    ※    ※    ※    ※

口色已偏西,松林间这曲折的长廊,是阴森而黝黯的!巨大的廊柱,更在长廊里投落了无数道沉重的阴影!

风过松林,声如悲鸣!

长廊的尽头处,突然冉冉现出一条幽灵般的人影。

她缓缓地,无声地移动着脚步,走过一道又一道阴影,她苍白的面色,在阴影中,忽而现出,忽而隐没!

然而,她那一双发光的眼睛,却始终瞬也不瞬地望着花飞,目光中没有任何感情,只是冷静得骇人!

“粉侯”花飞却不再冷静,大惊道:“你……你还没有死?你……你……你怎会来到了这里?”

宫伶伶仍然静静地凝注着他。

萧曼风道:“是我将她带回来的!”

花飞变色道:“什么?你竟将我仇人的孙女带回家里?”

萧曼风轻轻皱眉,道:“他爷爷原来是你杀死的,你为什么杀他?唉!你惹祸未免也惹得太多了!”

话未说完,宫伶伶已走过了她与展梦白,走到花飞面前,眼神仍然是出奇的空洞,面色仍然是出奇的冷静!

花飞却情不自禁,退了半步,眼睛望着萧曼风,大声道:“你将她带回家里,还不如带条毒蛇回家好些!”

萧曼风却连望也不望他一眼,轻轻举起了伶伶的手,柔声道:“伶伶,乖,不要和他说话,到二阿姨那里去!”

宫伶伶木然点了点头,木然道:“我知道我现在还打不过你,但总有一天,我要复仇的!”

花飞面色大变,宫伶伶却突地转身奔出!

萧曼风摇头轻叹道:“这孩子……”

花飞望着伶伶的背影,冷笑道:“好笨的小丫头,我还会等到那一天么,我难道不会先宰了你!”

展梦白厉喝道:“你再说一遍,我此刻便宰了你!”

花飞仰天狂笑,道:“你莫要以为有人撑腰,便张牙舞爪起来,像你这样的小辈,少爷我还未放在眼里!”

展梦白怒道:“好,你……你……”他大怒之下,反而说不出话来,脚步一滑,斜斜跃向花飞!

萧曼风一把拉住了他,缓缓道:“你要不要去见我爹爹?”

展梦白长长吐了口气,胸怀平伏了下来,帑力转过目光,不再去望花飞,沉声道:“去吧!”

萧曼风面向花飞,缓缓道:“我此刻带他走了,你若要拦上一拦,就有人要下不了台了!”

花飞也长长吐了口气,道:“去吧!”

萧曼风微微一笑,道:“在这里等着我,我就回来!”

她领着展梦白穿出松林,走上石路,留下花飞面对着阴森的长廊,思忖着阴森的毒计!

石路上仍然看不到人踪,平滑乾净的石板,看来仿佛终年都没有走动,玉一般曝露在偏西的阳光下。

展梦白突然担心起宫伶伶的安危,停下脚步。

只听萧曼风笑道:“有二妹保护,还有谁敢欺负她?”

展梦白暗叹一声,忖道:“这女子果然聪明,竟能猜得到别人的心事!”当下放开脚步,向前而行。

萧曼风也不再说话,默默地走在展梦白身侧,她虽能猜中别人的心事,自己的心事却不愿让人知道。

两边屋宇,渐渐疏落,石路彷佛已到尽头。

突听身后响起一阵尖锐的呼声,道:“曼风,将那小子带回来!”

尖锐的语声,有如长鞭划空,慑人心魄!

萧曼风面色大变,口中应道:“来了!”手中却拉起展梦白的衣袖,轻轻道:“快,不要让她追来!”

展梦白道:“你不怕……”

萧曼风道:“我答应了你,死也要带你去的!”

展梦白呆了一呆,已被她拉人道旁松林,穿过忪林,前面现出一道清澈的流泉,几座玲珑的假山。

流泉来自山上,有如天绅倒挂,奔腾而下,飞珠溅玉,其声琮,一阵阵清冷的寒意,沁人心脾。

萧曼风指着流泉旁一间依山而建的小小楼阁,道:“爹爹就在里面,你快去吧,我去应付那边……”

话声未了,她已轻灵它转身而去,展梦白望着她烟一般的身影,暗叹忖道:“好一个奇怪的女子!”

然后,他霍然转身,走向小阁。

※    ※    ※    ※    ※    ※    ※

只见这小阁顶有八角,外观如亭,只是四面门窗紧闭。

仔细望去,才发现这小阁的一面紧紧连在山壁上,里面彷佛挂着珠,透不出半点动静!

雕花窗棂间,蒙着淡黄的绢纱,八角飞檐下,挂着黄金的响铃,随风而动,与飞瀑流泉争鸣!

蔓草,青松,飞瀑、藤萝间,建着这一座精致玲珑,黄金为顶,白玉为阶的小小楼阁,望之当真有如天上。

但展梦白到了这里,心情却有如扯紧了的琴弦,紧张已极,只因他的生死荣辱,在刹那间使要断定!

他立在玉石阶上,静静地默立半晌,调匀全身真气,他已准备将所有潜力,在今日一役中孤注一掷!

他取出了怀中黄衣人托他带来的书信,急伸手掌,敲响了门上黄金的门环,大声道:

“展梦白专程前来……”

话声未了,门已缓缓而开。

一条猩红的地毡,自门口笔直地向远处,其长竟不止十丈,尽头处又是十数级石阶,阶上又是一重门户。

原来这小阁里面连着山腹,外观虽小,里面却是宽容博大,两壁间灯光辉煌,但仍然一无人影!

展梦白方自走入,门户已自动缓缓关起,显见这“帝王谷主”所居之地,四面都隐有巧妙的机关消息。

地毡厚而柔软,踏上去一无声音,死一般静寂中,却充满了沉沉杀机,令人无由不生寒意!

展梦白冲上石阶,大声道:“人在那里?”

石阶上,门户又开。

里面却是一间金碧辉煌的大殿,两行蟠龙巨柱,有如巨人般排列在大殿中央,巨柱之间,又是一道猩红长毡。

长毡尽头,石阶再起,上面一张巨桌,桌后一张巨椅,桌椅俱有蟠龙雕花,闪耀着黄金色的光芒!

但在这富贵堂皇中,又满布森森杀机之地,却丝毫吓不倒展梦白的铁胆,他卓立阶前,大声道:“人呢?”

椅后猩红的垂地长幔中,突地传出低沉的语声,一字一字缓缓道:“展梦白你来此何干?”

展梦白大声道:“展某平生不惯与藏头隐面之人说话,你现出身来,我自会将来意说出!”

幔中默然半晌,似乎想不到这少年有如此胆气。

展梦白厉叱道:“你若不出来,我便要闯进来了!”

长幔果然缓缓分开,展梦白满身是胆,耸身跃过桌椅,笔直闯了进去,将两边长幔,舞得红云般波动不已!

※    ※    ※    ※    ※    ※    ※

只见一具可比人高的丹炉,香烟,当门而置。

丹炉边盘膝端坐三人,头上俱被一面自屋顶垂落的黄幔所掩,只看得他们的膝盖与座下的蒲团。

展梦白目光四转,沉声道:“那一位是帝王谷主?”

其中一人缓缓道:“本座!”

展梦白将手中信抛到他足畔,道:“一代奇侠黄衣人托我将此信转交于你,你快些看吧!”

黄幔中缓缓道:“自会看的!”

展梦白道:“我还有话要问你!”

幔中人道:“你有胆进来,只管问吧!”

展梦白道:“朝阳夫人问你,你觉得寂寞吗?”

幔中人道:“久经寂寞,早已惯了!”

展梦白呆了一呆,道:“这就是你的答覆么?”

幔中人道:“如非答覆,便不说了!”

展梦白默然半晌,忍不住道:“她问你此话用意,本是要前来陪伴于你,你莫非不知道么?”

幔中人道:“寂寞既惯,何须人陪?”

展梦白暗叹一声,突然大声道:“快些看信!”

幔中人道:“人生如梦,何必匆忙?”

展梦白怒道:“你看完了信,我便要与你一拚生死!”

幔中人道:“素无怨仇,拚命作什?”

展梦白怒道:“情人箭难道不是你所制的么?”

幔中人道:“造物伤生,本座不为!”

展梦白厉声道:“除了你还有谁?”

左面一人突然接口道:“众生千万,怎会偏偏是他。”

展梦白霍然转首,大声道:“此事我已断定,你们纵然花言巧语,百般狡赖,也难叫我相信!”

左面幔中之人道:“贫僧生平无诳语!”

展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几番风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