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十章 无肠情仇

作者:古龙

刹那之间,他两人又拆了数十招。

展梦白暗奇忖道:“这怪物身法灵便,不在“帝王谷主”之下,拳风强猛,似乎犹在蓝大先生之上,但在我眼中看来,却总是觉得他还不是蓝大先生及“帝王谷主”的对手,这是为了什么?”

思忖之间,右掌向那怪物左臂直劈而下,那怪物向左一侧,不等他再次出招,一拳自下向上撩起。

展梦白曲肘躬身,连削带打,反腕一招“金丝绞剪”,五指如钩如爪,斜擒对方的腕脉。

两人招式俱是攻守兼备,点到即收,虽只两人相斗,但拳风掌影,却有如数十人交战一般。

霎眼间又是数十招过去。

展梦白突地恍然忖道:“是了,这怪物武功虽高,但招式间却少了“帝王谷主”的智慧,也没有蓝大先生那股刚烈的正气,是以他武功再强,也未见能是他两人的敌手,正如暴发户的财富再多,但却永远比不上世家子弟那种富贵清华之气,暴发户的气焰再高,见了世家子弟也只得退避三分。”

他天赋有学武的才能,对于武功的见解,亦是精辟已极,一念至此,当下立刻放下了些心事。

两人身形闪动,渐渐又退到火堆旁。

突听火堆旁的蓝衫道人沉声道:“这怪物看来必是蓝大先生与帝王谷主的强仇大敌,兄台要小心了!”

展梦白一刹时未会过意来,道:“道长此话何意?”

白毛怪物怒道:“小杂毛,再多口就宰了你!”

展梦白横步挡在这蓝衫道人身前,寸步不移。

蓝衫道人道:“这怪物彷佛已看出兄台的武功,乃是蓝大先生与帝王谷主所传,是以一直未下杀手!”

展梦白恍然道:“他想要从我这里,先看一看那两位前辈武功的虚实,再与他们动手时,心里便有数了,是么?”

蓝衫道人还未答话,白毛怪物已厉声道:“不错!”

展梦白狂笑道:“你连我都久战不下,那两位前辈武功不知胜我千倍万倍,你要与他们动手,岂非作梦!”

白毛怪物嘶声道:“数十年来,老子专练对付他两人的武功,老子就不信战不胜他两人?”

展梦白心中大奇忖道:“这怪物怎会与“蓝大先生”、“帝王谷主”同时有仇,他倒底是什么来历?!

心念转动,口中却厉声道:“你再练十年,也不是敌手。”

白毛怪物大怒道:“放屁!”

喝声中他拳势突变,身形越变越是奇诡迅快,拳势越变越是沉重刚猛,十招过后,立时占得先机。

只见展梦白的身形,似乎已在他拳风掌影包圊之中。

蓝衫道人叹道:“阁下方才不逃,此刻已无法逃了!”

展梦白大喝道:“四位宁折不侮,在下也非逃生惜命之辈,“逃走”两字,但望道长以后莫再说了!”

他此刻虽已力渐不支,但气势仍然绝不示弱。

蓝衫道人叹息道:“阁下若是贪生之辈,怎会到这里来,但贫道只觉我五人若是死在这怪物手里,岂非太过冤枉!”

展梦白心里一惊,忖道:“不好,我怎地忘了向天凡、玉玑两位前辈示警通知,岂非误了大事?”

一念至此,他立刻撮口长啸起来。

方才他满心怒火,只想和这怪物一拚,终未想到求援乞助,此刻他气力已是不继,再想长啸示警,啸声已不能达远了!

※    ※    ※    ※    ※    ※    ※

啸声缓缓消失,展梦白情况更是危急,他虽不顾自己生死,但却不能眼见他四人困自己之疏忽而死。

一时之间,他心中大是焦急,招式更见散乱。

白毛怪物冷笑道:“你鬼叫什么?”

展梦白道:“你管得着么?”

白毛怪物道:“死到临头,还要嘴硬。”

他口中虽在说话,但招式却丝毫不见缓慢,身子转动之灵巧迅快,更是骇人听闻,当真是瞻之在前,忽而在后,瞻之在左,忽而在右,彷佛他只要心念一转,身子便随之转了过去,到后来展梦白只见四面八方,俱是他那白忽忽的影子,也不知他招式究竟是从那里发来!

他力闯帝王谷,连斗高手,早已饥渴难忍,气力不支,此刻更是眼花缭乱,拚命护住全身,再无还手之力。

蓝衫道人暗叹一声罢了,闭起眼睛,不忍再看。

突听一声惊呼,他忍不住再张开眼珠,展梦白已翻身跌倒在地上,火光照耀下,他嘴角已淌出鲜血。

白毛怪物叉腰立在他面前,冷笑道:“有种的起来再战。”

他话未说完,展梦白已厉喝一声,翻身掠起,咬紧牙关,展动双拳,厉喝着扑了上去。

白毛怪物轻轻避了几招,突地斜斜飞起一足,展梦白全力旋身,避开这一足,但肩头又着了那白毛怪物一掌!

他身子摇了两摇,终于又跌了下去!

白毛怪物冷笑道:“还要再战么?”

展梦白一言不发,在地上连滚数滚,乘势翻了起来。急地攻出数拳,但拳势无力,已不足伤人。

白毛怪物双手不动,连闪几拳,又飞起一足将他踢倒,那知他毫下迟疑,立刻挣扎着爬起,挥拳再斗。

战到后来,他身上已满是鲜血污泥,但仍然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咬紧牙关,挣扎着向那白毛怪物扑去。

白毛怪物随手一掌,便将他击倒地上,沉声道:“你还要再打么?”虽是和方才同样一句话,但语气已大不相同。

他虽然心肠毒辣,但此刻也不禁被展梦白这种悍刚烈之气所惊,少林武当的四位弟子,更是看的心弦震动,不忍卒睹!

只见展梦白一抹嘴角鲜血,竟又缓缓站了起来。

白毛怪物道:“你还敢再打?你难道是打不死的么?”

展梦白嘶声道:“要打死我还无如此容易!”

那蓝衫道人忍不住叹道:“阁下何必再战了,这怪物明明是存有戏弄阁下之心,是以不肯骤下杀手!”

展梦白道:“他若不将我杀死,我便要拚到底!”

惨厉的语声中,充满了不屈的勇气。

白毛怪物道:“好!看你拚到几时?”

突地拍出一掌,击在展梦白胸膛上,将他震得离地飞起,跌落在火堆旁。

他身子落下了地,便再也不能动弹。

白毛怪物冷笑道:“起来,起来,和老子再战三百回合。”缓缓走了过去,一足向展梦白肩头。

那知展梦白突然翻过身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腿,向火堆中滚了过去,白毛怪物武功虽高,但骤出意外,身子一个踉跄,也向火堆中跌了进去。

展梦白生性宁折不辱,早已存下拚命之心,人在火焰之中,双手仍紧抱着他的右腿不放!

那白毛怪物满身柔毛,连火星都碰不得,此刻立时被火焰烧了起来,他纵是铁人,也禁受不起。

只声一声凄厉的惨呼,有如狼嗥。

※    ※    ※    ※    ※    ※    ※

惨呼声中,白毛怪物的身子,冲天飞起,展梦白仍紧紧挂在他腿上,浑身衣衫头发,也沾满了火星!

少林、武当的弟子,见了他这般悍饶勇,更是群相色变,反而将自身的痛楚,忘得乾乾净净。

白毛怪物身子凌空一折,有如一团火球,斜斜落在火堆外,俯下身子,出手点中了展梦白肘间“曲池”大穴。

展梦白双掌一松,他立时翻身扑倒,滚灭了身上的火星,狞笑道:“好小子,你真是不想活了!”

他狠狠将展梦白提了起来,缓步走到火堆旁,接道:“老子就将你活活烤死,再让他们人肉的滋味。”

他浑身已被火焰烧黑,再加上这刺耳的狞笑之声,那里还似人形,完完全全像个活鬼!

只见展梦白的身子,已被他举到火堆上。

展梦白近来内力大增,直到此刻,竟仍未晕厥,他若是晕厥,倒也好了,什么痛苦,他也感觉不到。

但此刻他清清醒醒,这痛苦实是难以忍耐。

他睁大眼睛,咬紧牙关,绝不呻吟一声。

白毛怪物狞笑道:“好小子,果然有种,连老子一生中都从未看到过像你这样有种的人!”

语声顿处,他手掌微微提起了些,又道:“你小子若是肯出口告饶一声,老子便放了你!”

展梦白拚尽力气,大喝道:“放屁!”

白毛怪物狞笑道:“好!”竟在洞窟内寻出一根弯弯曲曲满生铁,又满沾血迹的铁棍。

这铁棍想来必是他鞭杀野兽之物。此刻他竟将之穿在展梦白衣衫里,举起铁棍,展梦白身子便倒悬而起。

白毛怪物缓缓把铁棍伸向火堆,一面狞笑又道:“你胆子纵然是铁铸的,老子也要烧化了它!”

深山寂寂,这洞窟又是在最最荒野之处,终年不见人踪,怎会有援救之人,展梦白眼见就要被他活活烤死。

少林弟子目中已忍不住流下泪来,其中一人颤声道:“英雄的少年,你去吧,贫僧为你念经超生。”

蓝衫道人亦是满面惊怖,满面泪痕,突地嘶声道:“我什么都愿说了,只要你肯放他下来!”

白毛怪物道:“你先说……”将铁棍又沉低了些。

蓝衫道人道:“在我等方才歇息之处,有个……”

展梦白咬牙喊道:“你若说出,我死难暝目。”

蓝衫道人叹道:“只要能救你,贫道不惜上刀山、下油锅,纵然犯下不听师命之罪,也顾不得了!”

要知展梦白那铁一般的胆量,火一般的勇气,不但徼起了他们的热血,也折服了他们的心!

这些轻易不肯服人的名门子弟,此刻只要展梦白吩咐一声,便不惜做出任何事来,甚至愿意为展梦白而死!

※    ※    ※    ※    ※    ※    ※

蓝衫道人将心一横,只要能救展梦白,他什么事都不管了,大声接道:“那里有一间……”

语声未了,突见一条人影,飞掠而来!

他倒悬而望,在闪动的火焰中,看得也不甚清,但心头却已不禁大喜,狂呼道:“好了,好了,掌门师尊来了!”

白毛怪物大喝道:“在那里?”放下展梦白,转过身去,他虽狂傲,但听得武当掌门来了,也不免有些心惊!

少林、武当的弟子,却是大喜过望。

就连展梦白心里,也突地恢复了生机。

六个人一齐凝目望去,只见那人影直奔火光而来,霎眼间便已来到近前,骇然竟是萧飞雨!

她身上穿的已不再是华服银衣,但却仍是男装打扮,褐衣褐裤,劲装疾服,身后背着一只小小的蓝布包袱!

她看来似乎要离家出走,是以改作这般打扮,但人海茫茫,她又不知究竟要走到何处,便盲目走到这里。

蓝衫道人看出来人并非他们的掌门师尊,却只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少年,不禁大为失望,长叹起来。

展梦白看到萧飞雨,心头却是一惊。

只见萧飞雨已停下脚步,呆呆地望着那白毛怪物,神色虽然惊奇,却毫无畏惧,似乎她一生之中,也从不知道畏惧之事。

白毛怪物也望了她半晌,突地裂嘴一笑,道:“小伙子,你究竟是男是女,黑夜之中,满山乱跑什么?”

他显然以为萧飞雨与“帝王谷”毫无关系,是以话声并不凶恶,只是他纵然和善,那样子在黑夜中也足以吓得死人!

萧飞雨目光瞬也不瞬地望着他,大声道:“你究竟是人是鬼?黑夜之中,躲在这里干什么?”

白毛怪物大笑道:“看你白白嫩嫩,想不到胆子倒也大的很,竟敢在老子面前如此说话。”

萧飞雨柳眉一挑,大怒道:“你是谁的老子,姑娘我才是你的老子哩!”她目光始终未曾转向别处,也未看到展梦白等人。

白毛怪物咯咯笑道:“自称姑娘,却又要做人的老子,这样的怪事,老子一生中倒也未曾见过。”

萧飞雨道:“你做我儿子都不配,敢自称老子?哼,看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否则姑娘倒要教训教训你!”

她生性豪放,不但话没遮拦,神情也毫无戒备之意。

展梦白嘶声道:“这……你快逃命去吧!”

他本想说:这与你爹爹有仇,但又怕白毛怪物知道,她便是帝王谷主之女,便要骤下毒手,是以话说一半,又忍了回去。

萧飞雨这才见到展梦白,身子蓦地一惊,大惊道:“你……你怎样了?”肩头微耸,便待掠上前去。

那知白毛怪物横身一步,便已挡在她身前,哈哈笑道:“妙极妙极,原来你也认得他的!”

萧飞雨厉声道:“是你将他打伤的么?”

白毛怪物道:“看你着急成这付样子,莫非他是你老公不成,唉,可惜!可惜!年纪轻轻,就要做寡妇了!”

萧飞雨怒骂道:“放屁!”扬手一掌拍去。

展梦白着急道:“你与他动手作什,快逃吧!”

萧飞雨大声道:“用不着你担心,我也不会逃的。”身形游移间,一连拍出四掌,分击对方前胸四处大穴。

白毛怪物大笑道:“你两人倒是天生一对儿,死不卖帐的脾气,老子索性成全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无肠情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