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二章 扑朔迷离

作者:古龙

四个人提起桌子一抖,桌子便分了家,四人各持一条桌腿在手,左手已撕开了胸前的衣襟,露出毛茸茸的胸膛。

那伙计吆喝道:“又添张桌子,一钱大银……”

颀长少年手提衫角,轻轻窜了过来,冷笑道:“不知死活的奴才,真要少爷动手,你们就惨了。”

紫面大汉喝道:“你才惨了。”

抡起桌腿,向少年当头击下,另一个环目汉子桌脚横扫,扫向少年的腰肢。

展梦白突然厉叱一声,挡在那少年身前,道:“要打架先来找我……”双掌斜飞,横划两条大汉的脉门!

那颀长少年大笑道:“好极了,还有帮手!”身形一转,轻轻一掌拍在另一个大汉的胸膛上。

那大汉狂呼一声,从后面的桌子上翻了过去,滚到含笑旁观的杨璇面前,杨璇反手提起了他头发,正正反反,??了四个耳光,笑骂道:“问你还多嘴不多嘴?”

一足将这大汉??得飞了起来,砰地,跌在前面一张桌子上,桌上的碗盏杯盘,便又被他压得粉碎!

紫面大汉以桌椅作长刀,施展开‘六合刀法’,上打‘雪花盖顶’,下打‘枯树盘根’,倒也打得有架有势。

展梦白冷冷瞧他施展了几招,左足突然轻轻一勾,那大汉便再也立足不稳,噗地栽倒在地上。

颀长少年笑道:“好一个狗吃屎。”提起紫面大汉的头发,学着杨璇的样子,也给了他四个耳光。

紫面大汉直被打得头嘴流血,照样跌到另一张桌上,只听‘哗啦’一响,又是一桌碗杯被压得粉碎。

那环目大汉却已向展梦白扑了过去,掌中桌腿,左劈右砍,口中大喝道:“吃我神刀将几刀!”

展梦白心中虽然有气,却也不愿真的伤了这几个鲁莽汉子,虚迎了三招,反手抓住了他的桌椅。

环目大汉厉喝道:“撒手!”沉腰坐马,用力回夺。

但桌椅握在展梦白手中,便有如生铁铸成的一般,他纵然面红耳赤,用尽全力,也正如蜻蜓撼石柱,动都动不了!

展梦白微微笑道:“去吧!”手掌轻轻向前一送。

环目大汉便再也立足不稳,蹬、蹬、蹬、倒退三步,恰巧跌在那方自挣扎着站起的紫面大汉身上。

※    ※    ※    ※    ※    ※    ※

店??中乒乒乓乓,响起一片,那伙计睁大眼睛手指扳个不停,口里念个不停,掌柜的更是下笔如飞!

紫面大汉此刻已是只顾得自己,顾不得别人,伸手推开了环目大汉,挺腰站起,嗖地拔出了柄解腕尖刀。

展梦白面色一沉,厉声道:“你敢动家伙?”

紫面大汉狂呼道:“大爷和你拚了!”飞身扑了上来。

展梦白身躯微闪,一掌切在他左颈,杨璇提起那环目大汉,轻叱道:“去吧!”笔直将他抛了出去。

另两条大汉也被打得鼻青脸肿,方自爬将起来,颀长少年跺了跺脚,轻叱道:“再来……”

这两条大汉骇得一个哆嗦,掉头就跑。

紫面大汉在地上滚了两滚,也滚到了门口,被这两个大汉一边扶起臂膀,夺门而出!

展梦白箭步窜去,挑起门??,只见这四条大汉翻身上了马鞍,手拍马股,头也不回地逃了。

颀长少年朗声笑道:“痛快、痛快,打得痛快!”

展梦白回身笑道:“多谢兄台出手……”

他见到这少年衣衫华丽,人品俊朗,方自敌忾同仇,此刻便动了相惜之心。

颀长少年笑道:“兄台帮在下出了口冤气,在下本该多谢兄台才是,怎地兄台反而谢起小弟来了?”

展梦白微微一笑,道:“自应在下感激兄台的。”

颀长少年道:“为什么?”

展梦白道:“在下便是展梦白。”

颀长少年呆了一呆,半晌说不出话来,目光上上下下,将展梦白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

杨璇却已在那边掏出银包,含笑付了银子。

展梦白望着他纵声笑道:“小弟管打架,大哥却管贴银子,大哥你这岂非太吃亏了么?”

杨璇大笑道:“极是极是,你手上痛快了,我腰包却苦了,所以要赔银子的架,以后要少打才是。”

那颀长少年呆了半晌,突也仰天狂笑起来,道:“妙极妙极,原来阁下就是展梦白,这实在太妙了些。”

展梦白道:“兄台高姓大名?”

颀长少年笑道:“小弟姓名,兄台迟早会知道的,只望兄台莫要忘记,小弟曾经帮你打了场架就是……”

话声见了,突然微微招手,大笑着跃出门去!

展梦白呆了呆,大呼道:“兄台慢走!”但等他追出门去时,那颀长少年却已走得不知去向了!

※    ※    ※    ※    ※    ※    ※

杨璇皱眉道:“这少年行动怎地如此奇怪?”

展梦白摇头道:“是呀!简直将小弟弄糊涂了,此人年纪轻轻,武功不弱,看来又颇有来历。”

杨璇笑道:“不管他是什么来历,总是帮着你的,可恨的是,却不知是什么人冒了你的名在干坏事?”

展梦白叹道:“此事委实奇怪,一个人由东至西,冒我的名行善,另一固人由西而东,冒我的名行恶……”

他心中突然一动,接道:“照今日的情况看来,这两个人说不定此刻却在这兴海城里也未可知。”

杨璇沉吟道:“你猜得出他们是谁么?”

展梦白笑道:“杀了我我也猜不出。”

店??中狼籍满地,两人再也无心吃喝了,当下掀??而出。

两人走了几步,突见长街两边,妓院酒楼中的灯火,一齐黯了下来,喧闹之声,也随之停止,整条长街,彷佛娈成了死气沉沉的鬼市。

他们心里不觉大是奇怪,放眼四望,却又见到街上的行人,也一齐停住了脚步,垂首立在屋檐下。

展梦白目光动处,忽然发现对面的人丛中,有两条熟悉的人影,一男一女,男的竟彷佛是‘金面天王’李冠英!

他们遇着熟人,展梦白心头不觉大喜,忍不住脱口唤道:“李兄,李兄,李冠英……

”那知李冠英听了这呼声,身子彷佛突地一震,头也不抬,扶起身旁的女子自后面走了。

展梦白心头又是一动,正待呼唤着追了过去,身侧却已有人叱道:“喇嘛爷来了,全街都已肃静,你乱嚷什么?”

叱声未了,长街头已转出一队黄衣喇嘛,垂眉??目,列队而行,十余人走在一起,脚底不发半点声音。

长街两旁的人群,俱都低下了头,要知边外神权极盛,藏人见着喇嘛,当真有如见到活佛一般。

展梦白无可奈何,也只得低垂下头,好在这些黄衣喇嘛脚步轻灵。瞬息之间,便将长街走过。

四下的人群立时彷佛由死人变活了,妓院酒楼中的灯火又复大亮,长街上也随之活动起来。

杨璇拉起旁遏一人,悄梢问道:“大哥你可知道这些僧佛爷是自那里来的,要到那里去么?”

他面上经常带着笑容,话又说得极是客气。

那人忙也还礼道:“大哥你不知道么,这些活佛爷都是自都兰寺来的,听说是要入关去。”

杨璇大奇道:“为何要入关去?”

那人左右看了两眼,轻声道:“听说是为了去年在塔尔寺所发生的那档事,所以喇嘛爷要到关里去追查。”

杨璇‘哦’了一声,目中神光一阵闪动。

展梦白面上也变了颜色,梢梢拉了拉杨璇衣襟,低语道:“原来这些黄衣喇嘛也是为了‘情人箭’赶赴中原的。”

杨璇目光闪动道:“你怎会知道?”

展梦白叹道:“小弟的二叔父魏子云,便是丧生在塔尔寺那一役之中,小弟焉有不知之理?”

话声见了,人蕞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来,闪电般扣住了他的手腕,出手之快,当真是快如闪电。

※    ※    ※    ※    ※    ※    ※

展梦白猝不及防,大惊转身,叱道:“什么人?”

只见一个板肋虬髯,广颊深目,目光有如碧火般的锦衣大汉,分开人丛大喝道:“原来是你!”

展梦白微微变色道:“原来是你?”

锦衣大汉厉声道:“方才呼唤李冠英的可是你么?”

展梦白道:“不错!”

锦衣大汉道:“他在那里?”

杨璇冷冷接口道:“阁下请放开手再说。”

手掌有意无意间轻轻一扫,那正是扫向这锦衣大汉肘间‘曲池大穴’!

锦衣大汉手肘微缩,展梦白已反腕挣脱了他的手掌,锦衣大汉怒道:“你是什么人?

管老夫的闲事?”

杨璇冷冷道:“阁下高姓大名,先请指教。”

锦衣大汉厉道:“你不认得老夫么?吴七是也……”

杨璇面色微变,道:“原来是‘出鞘刀’吴老前辈。”

锦衣大汉怒道:“无鞘刀,不是出鞘刀!根本无鞘,那里来的鞘可出,小子,你莫要记错了。”

杨璇道:“在下乃是‘傲仙宫’门下弟子杨璇。”

‘无鞘刀’亦自怔了怔,瞬即大笑道:“原来是‘傲仙宫’弟子,难怪有这样的身手,这样的胆气。”

笑声突顿,转头问道:“李冠英那里去了?”

展梦白道:“方才匆匆一瞥,便已看不到了。”

‘无鞘刀’道:“可是真的?”

展梦白冷冷道:“你若不信,何必问我?”

‘无鞘刀’呆了半晌,顿足叹道:“老夫不远千里,自关内将他们追到关外,不想这次又被他们逃脱了。”

自从那日在太湖岸桑林里,那人妖柳淡烟的精舍中,展梦白放走吴七后,便一直未曾听到过他的消息。

此刻他不禁沉声叹道:“那位孟姑娘,既然早己对前辈无情无义,前辈何苦还要苦苦追寻他们。”

‘无鞘刀’恨声道:“不追着他们,怎消得了心头之恨。”

展梦白叹道:“他两人有家难归,逃来关外,情况已是狼狈不堪,前辈不如网开一面,饶了他们吧!”

‘无鞘刀’娈色道:“好好,你竟也帮着他们说话,他们狼狈,我吴七难道就不狼狈么?”

展梦白叹道:“在下并非帮着他们说话,只是……”

‘无鞘刀’惨然道:“只是什么?老夫对那孟如丝的关心体贴,别人不知,你总该知道一二吧!”

展梦白想到那日在弃瘦翁处,这‘无鞘刀’为了孟如丝受了伤的情急之状,不禁点了点头。

‘无鞘刀’黯然道:“但是她对我怎样?她……她竟……唉,她对我怎样,我不说你也该知道。”

展梦白想到那日在桑林中,孟如丝对他的阴险冷酷,翻脸无情,又不禁长叹着点了点头。

他频频点头,杨璇却看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含笑接口道:“二弟,你与吴老前辈在打什么哑谜,可肯让我知道?”

展梦白叹道:“此等情事,大哥你不问也罢。”

那知‘无鞘刀’却厉声惨笑道:“老夫满腹怨气,正要找人倾诉,杨兄弟你若愿听,便再好不过。”

杨璇沉吟道:“长街之上,终非谈话之处。”

‘无鞘刀’拉起他衣袖,道:“老夫落足的客栈,便在左近,两位无论如何,也该过去喝两杯酒。”

展梦白无可如何,只得跟着他去了。

※    ※    ※    ※    ※    ※    ※

到了客栈,‘无鞘刀’果然将满腹冤苦,一一向杨璇倾诉了出来,虽未说得老泪纵横,却也说得愁眉苦脸。

展梦白听得不耐,信安踱了出去,踏着满地星光月色,在长廊下往复漫步,苦苦思索。

他暗暗忖道:“李冠英一路自关内前来,恰巧是在这两日到了这里,那些冒名行善的人,是否他做的呢?”

李冠英知道自己误会了他后,曾经千方百计地前来赎罪,想到这里,展梦白不禁觉得自己猜测甚是有理。

走到第三转时,‘无鞘刀’邻室的房门,突然梢梢开了一线,房门中缓缓伸出了只嫩葱般的纤纤玉手。

展梦白吃了一惊,顿住脚步,只见这纤纤玉手,竟在向他轻轻招动,像是要招呼他人房去坐。

他越看越是惊疑,暗暗忖道:“这会是谁?杜鹃?宫伶伶?萧曼风?萧飞雨?抑或是那苏浅雪?”

他几乎将自己已认得的女子都猜了一遍,只觉这些人似乎都有可能,却又似乎都没有可能。

心中猜疑,脚下已情不自禁地走了过去,突然一掌推开了房门,身子有如箭一般窜了进去。

他身子方自窜入,房门立刻悄悄关了起来,展梦白霍然转身,骇然只见李冠英、孟如丝双双立在门口。

他再也未想到住在‘无鞘刀’隔壁的,竟会是这两人,大惊之下,几乎忍不住要脱口惊呼出来。

‘金面天王’李冠英轻轻‘嘘’了声,面带微笑,悄悄道:“多日不见,展公子你别来无恙?”

展梦白忽地拉着他的手腕,惶声低语道:“李兄你……你可知道,那‘无鞘刀’便在隔壁。”

李冠英笑道:“自然知道。”

展梦白着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扑朔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