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四章 炼魂潭中

作者:古龙

但到了后来,笑声渐渐高亢,笑声也有了回声,只听四面八方,彷佛都是那种阴森尖锐的笑声!

尖锐的笑声浪潮般四方涌来,刀波般冲击着展梦白的心房,寒山、冷笑,天地间满充着杀机!

展梦白放慢脚步,云雾中彷佛俱都是狞笑着的鬼影,他只觉一阵阵寒意,不由自主地自心底升起,忍不住放声大呼道:“杨大哥,你在那里……”

笑声顿住,回声渐绝。

远处突地传来一声惨呼,竟彷佛是杨璇发出来的。

展梦白热血刹那间使冲上了咽喉,奋起精神,直窜过去,嘶声道:“杨大哥……大哥……是你么?”

两丈开外,凄迷的云雾中,突地现出了一条披头散发的人影,鬼魅般站在那里,在向展梦白轻轻招手!

展梦白热血如沸,箭一般窜了过去,呼道:“杨大……”

‘大’字还未出口,那人影突地向后一缩,双掌扬起,震出一股强烈的掌风,直击展梦白的胸膛。

展梦白身形凌空,接了一掌,身子落向地上,那知下面空空荡荡,竟没有丝毫落足之处!

他力已将竭,一足踏空,便再难跃起,身子有如石头般直落而下……只听四山之中,又响起了那尖锐阴森的笑声。

笑声渐渐遥远,展梦白耳目渐渐晕眩……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猛一提气,曲肘屈膝,将身子卷做一团。

然后‘噗通’一声巨响,他身子彷佛落人水中!

四山顿寂,云雾仍旧凄迷。

那披头散发的人影,双手一拢,束起了头发得意地大笑道:“展梦白,你此刻落人这藏龙口,炼魂潭中,插翅也飞不出来了!”

凄淡的云雾中,只见他满面俱是得意的笑容接口笑道:“你展梦白纵有通天本领,只要我略施小计,便也??首难寻!普天之下,又有谁知道你展梦白是死在我杨璇手上?只怕还有人当你凭空失踪了吧?”

他,正是杨璇!

※    ※    ※    ※    ※    ※    ※

原来这刀背一般的山脊上,竟有两丈方圆一处山口。

此山终日云雾迷漫,这山口便像恶龙山口,仰天而张,静等着别人自杀入口,是以名为‘藏龙口’!

山口深达数百丈,四壁寸草不生,最下面乃是一面寒潭,潭水其寒澈骨,水中衍生着蛇虫!

无论武功多高之人,落人潭水中时,纵能不死,但不出片刻,也要被潭水活活冻死,或是被毒蛇咬死。

而展梦白此刻便落人这凶绝险绝的‘炼魂潭’中!

他头脑一阵晕眩,立刻被冰冷的潭水冻醒。

惊惶之中,求生的慾望立刻涌生,所幸他自太湖覆舟之后,已略知水性,当下稳住了心神,不使自己沉入潭底。

但在这死一般的静寂与黑暗之中,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这情况距离死亡已在咫尺之间。

这浑身是胆的强傲少年,平生第一次了解到恐惧的滋味——那彷佛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寒冷,冷得你心房都要停止跳动。

他慢慢向一旁移迹,终于触着了石壁,只觉壁上的藓苔,厚达寸余,便是神仙也难驻足。

潭水的寒冷,他还可以抵抗,但那种由绝望和恐惧生出的寒冷,却使得他再也不能忍受。

此刻他甚至宁愿以生命来换取一些温暖与光亮。

他沿着山壁,一寸寸移动着,无比的寂静中,他似乎听到水中有蛇虫在滑动的声音。

但奇怪的是,竟没有一条蛇,一只虫咬到他身上,似乎只要他移动到那里,蛇虫便远远避了开去。

这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然而奇迹却发生在他身上,是什么理由,他也无法解释!

突然,他触手之处,竟骇然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那竟然彷佛是人类的躯体,彷佛还穿着衣裳。

他大惊之下,如触火焰,闪电般缩回了手掌,闭起眼睛,又张开,凝目望去,依稀只见一段灰白的影子,凌空悬在水中,左右两旁,各各伸出段灰白的翅膀,动也不动地虚悬在那里,彷佛是地狱中的幽灵。又彷佛是鬼域中的??鹰,在静等着啄食蒙难者的??体。

这绝非是他看花了眼,只因他触手之处,的的确确是柔软而带着一丝温软,的的确确是有生命的东西。

他抑制着心中的惊怖,再次探出手去……

※    ※    ※    ※    ※    ※    ※

那知他方自探出手掌,那段灰白的鬼影竟骇然说出了人类的声音,嘶声道:“有人来了么?”

刹那之间,展梦白全身血液彷佛都已凝固,他急地缩回了手掌,毡声道:“你……你是……什么人?”

那灰白的影子竟似比他还要吃惊,黯哑着声音道:“你是什么人?你是站在水里和我说话么?”

展梦白道:“不……不错。”

那灰白的影子静默了许久,像是在用尽目力打量着展梦白,但他终于只是失望地叹息一声,道:“你落下多久了?”

展梦白道:“颇有不少时候……”

那灰白的影子突然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这难道是我做梦么?炼魂潭中,居然也有人能活着。”

展梦白道:“你难道不是活人么?”

那灰白的影子咯咯惨笑道:“我是死是活,等到天明有些微光时,你便可以看得到了。”

凄厉的笑声,带着种不可描述的悲??恐怖之意,那简直不似发自人类,而像是鬼魂的嘲笑。

展梦白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只听那影子又道。‘炼魂潭水寒澈骨,活人下来,不到盏茶工夫,便要被冻僵,你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展梦白自己也吃一惊,道:“这潭水寒性当真有如此重么?我怎能活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那影子嘶声道:“奇迹!这莫非是奇迹……”

展梦白心念转处,突地恍然道:“只怕是因为我曾服下火阳丸,又曾习过六阳掌,是以……”

那影子截口叹道:“这就是了,你既曾服过至阳之葯,又曾练过至阳之功,自然可以抗得过潭水的寒气。”

语声微顿,又道:“只怕你身上还怀有雄精一类的圣葯,是以立在水中,能不受蛇虫之扰。”

展梦白更是茫然,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身上几曾带有过这类并世难求的珍奇葯物。

心念转动间,不自觉探手人怀,突地触及了朝阳夫人赠他的丝囊,不禁恍然忖道:“莫非这囊中便是?”

只听那影子长长叹息了一声,道:“看来你是个有福气的人,别人梦寐难求之物,竟都被你得到了。”

展梦白苦笑道:“若是有福之人,岂会落人这里?”

那影子咯咯笑道:“这话倒也不错。”突地闭起了嘴,再不开口,他那凌空悬立的影子,更是始终都未动弹一下。

展梦白心中既是惊诧,又是好奇,他只觉得这影子总似带着些森森鬼气,言语笑声,也彷佛不似自丹田发出。

他虽有心询问这影子的来沥,但却也知道绝对问不出来的,唯有希望天色快些明亮,好让他看看这影子倒底是何模样。

※    ※    ※    ※    ※    ※    ※

在黑夜中等待黎明,本已足够令人焦急,此时此刻,在这鬼气森森的炼魂潭中,黑夜更是无比漫长。

也不知过了多久,展梦白只觉潭水的寒气越来越重,他上下两排牙齿,竟不知不觉地打起颤来。

他心头一凛,立刻依着那昆仑至宝,六阳秘笈上所载的练功之法,运气相抗,气过十二周天,他丹田中便彷佛有一股阳和之气逸出,渐渐弥布全身,要知他本是练武的绝世奇才,根基又打得极深,再加以他刚烈正直的胸襟,来习这种至阳至刚的功夫,本就该事半功倍。

何况他又曾服下‘火阳丸’、‘催梦草’,阴阳互济,化去了火毒,滋养了阳性,此次虽是初次运气行功,便已立刻探入门径他还不知道在这其寒澈骨的‘炼魂潭’中,来炼那至阳至刚的‘六阳神掌’,更是大妙他初次炼功,便遇着这许多种巧合机缘,进境之速,当真是别人也梦想不到的。

渐渐他只觉肉体精神一片祥和,竟已到了物我两忘之境,所有的寒冷与恐惧,都声离他远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突听一声大喝:“展梦白,原来是你!”

展梦白心头一震,睁开眼来……

※    ※    ※    ※    ※    ※    ※

黑夜竟已过去,炼魂潭中,虽仍云雾凄迷,但已有了光亮,已可看得清这三两丈方圆的寒潭中所有的景物人影!

只见潭水之上,寒气如烟,那灰白的影子,果然是个身着灰色长袍的人影,双腿都浸在潭水之中,只露出上半截身子,是以在黑暗看来,便彷佛是凌空悬立在那凄迷的云雾之中。

他身上衣衫,俱已腐朽,面目憔悴,枯瘦不堪,须眉都已脱落将尽,身上更只剩下了几把骨头,已被折磨得几乎不似人形。

他身后还系着个乌铁所铸的十字形铁架,双臂伸出,紧紧铐在铁架上——双袖宽飘,在黑暗中看来,便如恶鸟双翅。

还有两根铁练,穿过了左右双肩的琵琶骨,??在铁架上!

在这种情况下,他全身自然无法动弹——无论任何人见了他此刻的情况,只怕都忍不住要为之黯然泣下。

但展梦白心里虽觉黯然,却更充满了惊奇,颤声道:“你是什么人,怎会认得我,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灰袍老人全身上下,虽已被折磨得没有一丝生气,但双目之中,却仍散发着坚定的光芒。

他凝视着展梦白,目中既是惊喜,又是怜惜,惨笑道:“数月不见,你便不认得贫僧了么?”

展梦白想来想去,也想不出自己这一生中几曾见过此人,目光凝注着他,实在说不出话来。

他只是惊奇人类的忍受之力,更钦佩此人求生的勇气,在如此痛苦的折磨中,仍然挣扎着活了下去。

只听灰袍老人黯然道:“那日在金山寺山脚下,贫僧送那秦瘦翁下山时,曾经见过展公子一面……”

展梦白心头又是一颤,骇然道:“你……你难道是那金山寺方丈的四师弟,灰眉僧人不成?”

灰袍老人惨笑道:“不错……”

展梦白颤声道:“但你明明已死,怎会来到这里?”

他凝目望去,只见这老人双眉果然带着那种奇异的灰色,只是久经折磨,眉已落尽,人已变形,是以乍看未曾认出。

但他却又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在那金山寺、留云亭、‘江天一览’牌后,便已首次见到此人的??身。

第二次在那长江渡船上,又曾见过一次。

两次他都已探过鼻息,判定此人必已气绝,而此人的??身,却又两次失踪,但他却再也想不到竟在此地跟着那??身又变成了活人!

展梦白越想越觉此事不但复杂奇诡,而且还十分神秘恐怖。

只见这灰袍丈人凄然一笑,道:“此事说来话长,展公子若有兴趣,贫僧便将这惨绝人寰的悲痛之事源源道来。”

展梦白道:“在下等着要知道此中的隐秘,已等到将近一年,大师若肯说出,在下实是感激不尽。”

※    ※    ※    ※    ※    ※    ※

灰袍老人凝目向天,良久良久,憔悴的面容,又起了阵扭曲,似乎那凄惨悲哀的往事,此刻在心中印象仍极鲜明。

然后,他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常言道,‘多言贾祸’,却不知‘多事’更易贾祸,贫僧本因为多知道了一件别人的秘密,是以才落得今日这般惨痛,那日贫僧若是少伸次手,今日也不会有如此给局了?”

他目光一闪,突又惨笑接口道:“但贫僧今日虽然如此凄惨,却绝不后悔,时光若能退回那日,贫僧还是要伸手的。”

展梦白听得更是茫然,忍不住问道:“是那一日?伸什么手?可否请大师说得清楚些。”

灰袍老人阖起眼??,缓缓道:“那一日在金山寺方丈室中,有几位远来豪杰,要瞻仰那东坡玉带、诸葛铜鼓。”

‘贫僧职属知客,自然在那边招待嘉宾,但那铜鼓玉带,贫僧早已不知看过多少遍了,自然无心再去欣赏。’‘就在别人都在凝神观赏时,贫僧却在椅畔发现一本黑皮封面的手摺子,看来绝非是敝寺所有之物。’‘贫僧一时不该动了好奇之心,便梢梢将那手摺子拾了起来,随手翻了两翻,这一翻之下,便使得贫僧身历万劫了。’他面容又是一阵扭曲,语声微顿,展梦白心中似有阵奇异的预感闪过,忍不住问道:

“那摺子上写的是什么?”

灰袍老人沉声道:“那摺子上前面写的只是些人名,还有些银钱数目,后面写的便是些葯物名称,和采集之地。”

展梦白失望地叹息一声,道:“这又有何稀罕?”

灰袍僧人目光一闪,道:“但那些人名,却都是江湖中的姦恶之徒,那些葯名,更都是些绝毒之物!”

展梦白心头悚然一跳!

灰袍老人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炼魂潭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