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五章 断肠石

作者:古龙

展梦白沉声道:“在下自后必更谨慎小心,爱惜性命!”

灰袍老人黯然一笑,徐徐道:“我尽我所知,俱都告诉了你,不知你也肯为我做两件事么?”

展梦白朗声道:“在下万死不辞!”

灰袍老人仰望苍天,道:“你回到金山寺后,必须为我洗清弑杀师兄的冤名,莫要叫我含冤不白而死!”

展梦白道:“这件事大师不说,在下也会做的。”

灰袍老人黯然半晌,悠悠道:“第二件事,就容易得多了。”

展梦白道:“大师但请吩咐。”

灰袍老人目中突射出逼人的光芒,凝注着展梦白道:“等杀了那乘篮而下之人后,便立刻将我杀死!”

展梦白身子一震,大惊道:“大师!你……你……”

灰袍老人黯然笑道:“我??密已有交待,冤名已可洗清,此身已无所留恋,是以才求你给我个痛快?”

展梦白颤声道:“大师这岂非是强人所难……”

灰袍老人怒道:“你难道忍心看我在这里多受活罪?”

展梦白朗声道:“在下只要能活着上去,纵然拚了性命,也要将大师救出此洞,绝不会让大师一人在此受苦!”

灰袍老人惨然一笑,道:“你且看看我这付样子,纵然离开这里,也是活不下去的了!”

展梦白心头只觉黯然慾涕,忽地垂下头去。

灰袍老人徐徐道:“我此刻除了口中尚能说话,眼中尚能视物,别的已和死人无异,你为何不肯痛痛快快的让我死?”

展梦白霍然抬头,大声道:“但大师你……”

灰袍老人怪笑道:“我死在这里,丝毫不觉冤枉,只因自古以来,已有不知多少胜我十倍的英雄豪杰,葬身在此处,你只要看看石上字迹,便可知道了?”

展梦白情不自禁,垂首看去。

只见那已被潭水冲激得有如乌玉般的山石上,果然字迹斑斑,有些字迹有深有浅,有大有小,但却骇然都是以指力划出来的,显见得留字之人,必定俱都是内家功力,声臻绝顶的武林高手!

只见中央一行字迹,入石竟有三分,写的是:“楚东纪松南,为宵小所害,毕命于此!”

※    ※    ※    ※    ※    ※    ※

展梦白心头一凛,他幼时似乎听人说过,这纪松南乃是五十年前的一代大侠,曾经在江湖中留下无数脍炙人口的轶事!

只是此人在壮年时突地消声匿迹,武林中便起了种种传说,甚至有人说他已证道成仙,驾鹤西去,又有谁知道他竟是被人暗算,惨死于此!

展梦白瞧了这名字,心头不觉更是怆然。

只见四旁纵横错落,还刻有许多名姓,这些名姓展梦白有的彷佛听人说过,有的虽见听起,但想来必定也都是曾经震撼一时的英雄人物,自他们所留下的语句中看来,这些英雄竟都是被人暗害,惨死在此。

展梦白黯然忖道:“不知此地之人,又有谁会知道江湖中还有许多沉冤于此的烈士英灵?”

他暗暗下了决心,他日一定要将这块满镌烈士英名的黑石取出,让天下人共悼这些死去的英魂!

思忖之间,目光转处,突见那老人足下还有行字迹:“姓葛的,你害死了我,还是得不到,哈哈!”字迹之下,竟划着只掌生七指的手指,正是昔年名震天下的神偷侠盗‘七指仙’白风人的表记!

展梦白也曾听到过有关此人种种神秘的传说,却再也猜不透这石上所刻没头没脑一句话的含意。

他忍不住抬头问道:“大师可看到七指仙留下的话么?”

灰袍老人叹道:“我无事时,便垂首望着这些字迹,想到这些名侠,也遭受到与我同样的悲惨遭遇,心中也不知道是安慰或是难受!”

展梦白道:“大师既看到了,可知道他这句话的含意?”

灰袍老人叹道:“想必有个姓葛的,为了要得到七指仙一件宝物,而将他暗算而死!

”展梦白梢然道:“但那姓葛的却终于未得到那件宝物,想那七指仙死后写了这句话时,心中虽也充满了得意,却又是何等哀痛!”

话声未了,突听削壁之上,铮的一响。

空山传音,余韵不绝。

展梦白娈色低语道:“可是来了?”

灰袍老人也紧张了起来,沉声道:“你快些人水,听到有铁桶汲水之声,再上来取他性命。”

展梦白口中应声,身子已自石上滑了下去,以他的内功修为,虽然在水中屏息半日,也绝无问题。

※    ※    ※    ※    ※    ※    ※

潭水之中,果然奇寒澈骨。

展梦白沉住了气,坠至潭底,潭水压力虽大,他也可抵御,只是那种黑暗的滋味,却令人难以忍受。

他轻飘飘在潭底走了几步,暗暗忖道:“别人能在水底睁眼视物,我为何不能,难道我不如别人么?”

一念至此,当下睁开眼来,先是一阵刺痛,继而视界模糊,终于也能模糊地看出水底景物。

这水底的景物,当真是他前所未见的奇观。

但见四下也布满了嵯峨离奇的岩石,岩石间丛生着乱发一般的水草,小草间滑动着许多道不出名的怪鱼。

这些鱼不但形状不一,有的体如尖椎,有的形如短棍,有的肩如圆饼,颜色更是七彩纷呈,光怪陆离。

它们似乎都被这潭水中数百年来第一个来客所惊,纷纷自??石草丛中游了出来,四散而逃。

跟在这些鱼身后,还有无数奇形怪状的毒蛇,箭一般直窜而出,来势之迅急,竟比任何武林名侠的出手都要快上三分?

展梦白大惊之下,方待闪避,那知这些毒蛇快到他身前时,突的如触火焰,又箭一般退了回去。

它们去势之快,更是惊人,刹那间便没有踪影,只剩下那些海草在水中飘散,宛如风中少女的发丝似的。

展梦白再也想不到这黑沉沉的潭水下,竟有这种陆上人梦想不到的怪景,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他喟叹之余,在潭底信步前行,又发现??石之间,还散怖着一些铁??的刀剑兵刃,和死人的自骨!

这些人想必是在落水之后,立刻便死了,甚至连半句遗言都未曾留下,??身都饱了蛇吻。

展梦白默默地为这些无名英魂致哀了半晌,目光动处,突地又在那嵯峨的??石间发现了一件奇事!

只见左边的一方??石上,竟斜斜插着柄铁剑,别的刀剑俱落在水底,这柄剑却深插入石,剑身入石已有大半。

而且别的刀剑俱已朽??不堪,这柄剑虽也是黑黝黝地全无光采,但通体上下,却不见一丝铁??!

最妙的是,剑柄上还??着两片石块,青石夹着剑柄,展梦白不觉动了好奇之心,伸手去取石块。

困石的丝条,也已将朽腐,展梦白轻轻一动,石块就到了他手里,石上斑斑驳驳,似乎还有字迹。

但在水底之下,展梦白却看不清石上的字迹,心念数转间,突地想起这字迹虽不能眼见,但以手指摸触,岂非也可以分辨得出。

当下他手指便顺着字迹的笔划摸去,只觉上面写的是。“‘看到剑就拿走,摸着花就转手。’展梦白大奇忖道:“这第一句话意思自很明显,但第二句话的含意,却当真是令人难解。”

当下,再摸第二片石块,上面也有字迹:“剑无条件送你,也不要你多事多口,我生前白拿别人东西多了,好歹也要白送一次。”这块石上字迹较多,也较小,展梦白摸来自也较费时,石上虽见留名,但他已隐约猜到这柄剑可能便是‘七指仙’之物!

上面这些字迹,不但语气和水面石上‘七指仙’白风人所留的遗言极端相似,笔力也彷佛一样。

展梦白呆了半晌,忍不住放下石块,伸手拔剑。

他只当剑入岩石,必定甚难拔出,那知他手掌动处,剑锋也随之而动,那般坚硬的山石,竟随手而裂。

展梦白大惊之下,再一挥剑,剑锋过处,山石竟齐根一裂为二,他不禁暗惊忖道:“好锋利的宝剑?”

凝目望去,只见这柄剑通体黝黑,毫无光采,而且形状古怪,看来也丝毫没有起眼之处,只是在水中仍觉十分沉重。

展梦白暗暗忖道:“这柄剑想必是‘七指仙’临死前投入水中的,遇着山石,便穿石而入。”

他一生见过的名剑也不少,却做梦也见想到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利器,入水之后,犹能穿石。

他呆了半晌,不禁暗暗忖道:“此剑如此锋利,莫非就是‘七指仙’临死犹不肯被‘姓葛的’得到的宝物么?”

他手握此剑之后,脚步便沉稳的多,思量着向前走去,突觉水中似乎传过来一阵黯哑的音波。

他心头一动:“是时候了!”当下不及再去思量别的,双臂前伸,向潭边的岩石滑了过去。

※    ※    ※    ※    ※    ※    ※

岩石间又有游鱼小蛇,惊动而出,展梦白却也已无暇细看,贴着岩石,悄悄的浮了上去。

此刻他深知事机危险,万万不可大意,梢一疏忽,便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别人,是以,只让眼部出水,屏息而望。

只见削壁之上,果已垂下了一条长索,顶端飘汤在云雾间,见端却系着只足够容纳两人的篮子。

而那灰袍老人立足的山石之上,也多了一人。

此人身上穿着套黑亮的紧身衣裤,手上戴着双黑亮的鲨皮手套,头上也罩着具黑黝黝的头罩,全身上下,没有露出半分皮肤,在凄迷的云雾中看,当真是奇诡恐怖已极,有如鬼魅一般。

他此刻手中果然提着两只铁桶汲水,口中却冷冷道:“我好话歹话都已说尽,你当真不肯招出来么?”

灰袍僧人只是从鼻孔中‘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那黑衣蒙面人回首冷笑道:“好,大爷我无论说什么,你都只用‘哼’来答覆,算你有种。”

灰袍僧人道:“哼!”

黑衣蒙面人冷笑道:“你如此逞能,不过只想自讨苦吃,我倒要看看你骨头到底有多硬,能挺到几时?”

就在他回首说话之间,展梦白己悄悄移到他身后,突然自水中跃起,挥起长剑,忽的削向黑衣人的脖子。

他在水中挥剑犹不觉此剑之重,此刻才发觉这柄黑黝黝的长剑实在重得惊人,用足真力,才能举起。

那黑衣人再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他人,丝毫未曾惊觉!

但见剑锋过处,那黑衣人的头颅,竟立刻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便是刀削豆腐,也无如此轻易。

就在这刹那之间,展梦白左掌已接过了那具木笼,身子跃上山石,伸臂抱着了黑衣人的身子。

鲜血如涌,溅上了他的衣衫,头颅‘噗’地落人水中。

他挥剑、杀人、接笼、上石、抱??,五个动作,一气呵成,见到头颅落水,便已全做完了,端的快如闪电。

就连那灰袍老人,都不禁吃了一惊,呆了半晌,方自叹息道:“好快的身手,好快的剑锋!”

语声顿处,突又像想起了什么,脱口道:“展公子,你掌中之剑,自何处来的?”

展梦白已将剑与木笼放在石上,开始动手剥??身上的衣服,口中应道:“自潭水中得来。”

灰袍老人叹道:“好一柄剑……”

展梦白随口道:“大师可知道此剑的来历么?”

灰袍老人道:“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口名剑,久已绝迹人间,纵是博学之人,也难一一道出来历。”

语声微顿,又自接口叹道:“苍天待你,亦不知是薄是厚,既教你遇着这许多福缘,却偏偏又叫你生在这自古未有的江湖动汤之时,莫非……莫非苍天便是因为这动汤的江湖,而造成你这样一个人物么?”

展梦白此刻换过了那套彷佛也是鲨皮制成的紧身衣裤,将那具??体投入了潭水之中。

他想到灰袍老人的言语,仅是黯然一笑,俯身取剑,回身挥剑,左手抱起老人的身子,挥剑削断了困住老人的铁??。

那十字铁架本是支在山石之上,老人的身子,便是紧紧被铁??困在铁架上,是以才能虚悬而立。

此刻铁??寸寸断落,老人的身子便软软倒入展梦白的怀抱中,彷佛烂醉如泥之人,全身无丝毫气力。

灰袍老人瞪目道:“你要怎么!为何还不杀了我?”

展梦白心头充满了悲痛与怜悯,口中却安慰道:“大师受的只是外伤,若能寻得拔毒生肌的灵葯,必定能复原的。”

灰袍老人怒道:“你在骗鬼么,便是神仙下凡,也无这般灵葯能救得了我,你……你还不动手?”

展梦白虽然知道这老人实已复原无望,生不如死,但终是硬不起这个心肠,动手杀他。

他只能硬起心肠,将这老人轻轻放落到石上,暗暗忖道:“无论他能活多久,我也要将他救出去。”

灰袍老人犹在哀求怒骂,展梦白心中叹息,只作不闻不问,他知道这老人四肢不能动弹,连自杀都不能够。

他俯身拾起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断肠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