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六章 雷霆剑

作者:古龙

门外的圆形石窟中,本自有十余人在看热闹,这时却都騒动起来,有的已自身侧抽出了兵刃!

只见那头戴蛇形面具的黑衣人,当先窜出,目光四扫,突地厉声狂笑道:“好大胆的姦细,难为你是如何混入来的,只是你又何必苦苦混入这里送死!”惨厉的狂笑声中,满含轻蔑不屑之意!

展梦白面寒如水,那铁青的面容,在四下飞云变幻的十色光采中看来,更彷佛充满了可怖的杀机!

他咬紧牙关,突然一剑挥出,直取‘蛇面人’咽喉!

那‘蛇面人’似乎想不到他剑法竟有如此迅快,缩颈翻身,堪堪避过了这一招,口中厉叱道:“你们还等什么?”

四下的黑衣人,各持兵刃,围了过来!

展梦白挥剑大喝道:“若是被他们逼来的,快快站开一边,要送死的,便也快些过来!”

他身躯毕挺,目光中更带着种慑人的光芒,彷佛比剑光还要锐利,虽在四面包围之中,不带半分畏惧之色。

四面的黑衣人,脚步微一迟疑,终于飞身合扑上来!

当先一人,手持一柄银光闪闪的三截钩镰枪,一招‘玉女投梭’,带着风声刺向展梦白咽喉!

他自恃身法巧快,使的又是外门兵刃,是以求功心切,这一招直刺中宫,用的竟是险招!

展梦白身形笔立,直待枪尖堪堪到来,左手突地伸出,闪电般抢住了枪柄,随手一抖!

那黑衣人只觉虎口发麻,再也持枪不住,大惊之下,闪身后退,展梦白却已反过枪尖,脱手掷出!

只听‘嗖’地一响,银枪竟生生插入了这黑衣人的后背,他惨呼一声,踉跄冲出数步,噗地跌倒地上!

他一招尚未使完,便已毙命,四下更是惊乱?

※    ※    ※    ※    ※    ※    ※

只闻风声响动,左面一柄长剑,右面一把大刀,夹击而来,展梦白身子一俯,自刀剑下窜出,那柄剑变招甚快,剑锋一振,笔直刺了过来,那知展梦白铁剑已自挥出,他剑锋还未到,展梦白剑锋却已刺入他胸膛,只见一股鲜血,狂涌而出,他身子也惨呼着倒入血泊中!

那持刀人看得心惊胆颤,似乎要转身逃走,展梦白却已飞身扑上,一掌还未拍下,只听身后又有风声袭来。

原来一人手持双刃,已悄悄掩到展梦白身后,‘立劈华山’刀锋递出,口中方自厉叱道:“看刀!”

展梦白头也不回,脚步向前一溜,铁掌震散了持刀人内腑,铁剑却自胁下穿出,以攻作守,直刺身后人胸膛。

只听一声惨呼,面前的持刀人立时倒下,后面的持刀人已骇得撤身变招,双刃斜分,上削下砍!

展梦白不等他招式用老,铁剑急沉,忽削对方双腿。

那持刀人掌中双刃,招式也不弱,脚下连环退步,双刃平分削出,守中有攻,招法迅急!

那知展梦白铁剑已自下而上,划弧而起,剑光有如泼墨长虹,凌空一颤,突又直劈而下!

那持刀人几曾见过如此迅快的剑招,大惊之下,翻腕架起了双刃,刀口向外,力贯双臂。

他本待拚却虎口震裂,先挡住这招再说,那知展梦白铁剑落下,这一双长刀竟断为四截?

持刀人心胆皆丧,眼见铁剑直落而下,那里还躲闪得及,竟被这一剑由头顶而下生生劈成两半!

还有两个黑衣人正待举刀攻来,眼见这一剑劈下,有如神斧开山,直吓得双膝发软,再难举步。

展梦白剑锋染血,浴血奋战,铁剑挥处,仰天而啸,只听‘跄琅’两声,那两个黑衣人掌中刀竟骇得跌落地上!

那‘蛇面人’早已撒出了一对光华闪闪的‘银光万字夺’,在一旁凝目看着展梦白的招式,要想看出破绽,再来动手!

那知展梦白铁剑仅仅施出一招,便已有四人毙命,这一招硬打硬砍,也根本不是剑法,却似是锤招!

‘蛇面人’本想再等一等,展梦白却已容不得他等了,手挥铁剑,迎面扑了过去,那知斜地里突地划来一柄长剑。

展梦白看也不看,铁剑横扫而出,对方那敢硬接,向后纵出数步,虽然避开剑招,却避不开铁剑带起的劲风,脚下方自拿桩站住,又被剑风震得踉跄后倒,连头上面具,都滚落开去,他身子也仰面跌至那铜架上,架上的晶瓶,早已被剑风震得叮当乱颤,此刻被这一震,瓶中的毒水,飞溅而出,竟溅在这黑衣人面上?

这黑衣人伸手一抹,突然嘶声惨呼起来,以手抓面,翻身跃起,狂奔了数步,砰地撞上铜鼎,又翻身跌倒,在地上连滚数滚,嘶声渐渐微弱,突地断绝,他身子也不再翻滚,仰面挺在地上,在十色的采光下,只见他五官面目,竟已完全溃烂,映着采光,更是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旁边的黑衣人未了,俱都将脸转开,不忍再看,就连他们自己,都见想到瓶中毒水有这般厉害!

那边展梦白目光已盯牢了那‘蛇面人’,突地斜斜一剑削出!

他知道这‘蛇面人’乃是众人之长,武功必定远较他人高强,是以剑上便更加了几分真力!

只见漆黑的剑光,宛如雷霆迸发,势不可当!

那‘蛇面人’情已怯,心已虚,那敢硬架,身形一拧,脚下连走七步,方且避开了这一剑!

展梦白冷‘哼’一声,铁剑有如浓笔泼墨,洒出了点点乌光,这一剑飞灵变幻,用的才是真正剑招!‘蛇面人’还是不敢硬拚硬拆,施展开腾挪闪躲的小巧身法,万字夺点、跺、钩、刺、专找空档!走了三五招后,展梦白便发现这‘蛇面人’武功果然比他人高的多了,身法之巧快,显见乃是武林一流高手!

他心中暗暗思忖,这些黑衣人里,只怕唯有此人才真正是那‘情人箭’主人的直属门下弟子!

一念至此,他手下更不容情,将那刚猛威烈的拳式,化在剑招之中,那本已刚猛的招式得了铁剑之威,更见可怖!

但闻剑风霍霍,剑光丝丝,四下的黑衣人,有如立在狂风暴雨之中,全身冷飕飕的,没有一丝暖意!

※    ※    ※    ※    ※    ※    ※

‘蛇面人’掌心的冷汗,沿着夺柄滴滴流下。

这‘银光万字夺’的招式,本以锁人兵刃为主,但他此刻却半招也用不上,又勉强躲了两招,突见展梦白剑光中露出个空隙!

他大喜之下,双夺直穿而入,去点展梦白穴道。

那知展梦白这一招本是诱招,身子微缩,他双夺便够不上部位,而那刚烈的剑风,却已当头劈下!

‘蛇面人’临危变招,‘十字摆莲’,架起双夺!

但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突地想起方才那双刃客惨死之状,当下骇得心胆俱丧,撒手抛去了双夺,足跟用力,仰面翻身!

展梦白剑转轻灵,如影随形,跟踪而去!

‘蛇面人’只觉眼前乌光闪动,耳畔凉风飕飕,再也无法自恃身份,扑地翻身,‘就地十八滚’,滚入了铜鼎之后!

展梦白‘惊鸿乍展’引剑平削,只听‘噗’地一响,铜鼎之盖,竟被他铁剑一削为二,叮当落了下来!

‘蛇面人’、心惊胆落,肘、膝、腰、腿,一齐用力,颀长枯瘦的身子,‘嗖’地窜入了那铜架里!

若是换了别人,方才眼见那毒水之烈,此刻便该考虑考虑,但展梦白却毫不迟疑,挥剑扑上!

黑黝黝的剑光,化成一座墨晶光幢,光幢上带着一道道被采光映成的长虹,将护着展梦白的身子!

只听一阵‘叮当’,‘呛琅’之声,不绝于耳!

铜架声断,晶瓶飞落,毒水四溅。

‘蛇面人’亡命大呼道:“怯敌不攻,凌迟处死!”

凄厉的呼声响起,才似乎震起了四下黑衣人的胆色,除了还有三两人躲在角落之中,其余的已纷纷挣力而上!

但展梦白此刻杀机已重,只要剑锋过处,便有鲜血飞溅,‘蛇面人’突地双掌齐扬,掷了数只晶瓶过来!

展梦白长啸一声,凌空而起,铁剑又化长虹击下!

这一剑他全力施为,当真有如天威震怒,雷霆闪电,较‘蓝大先生’那天??下击,也无多逊色?

‘蛇面人’再也闪避不及,惨呼半晌,铁剑便已削入了胸膛,竟将他生生钉在地上,铁剑入石,几达一尺!

展梦白本要留下此人的活命,来逼口供,但他生性激烈,暴怒之下,便雷霆般挥出了怒剑!

三个黑衣人欺他掌中剑已嵌入石地,悄悄自身后卷了过去,三件兵刃,一齐急地攻出!

那知展梦白突又长啸,震腕拔剑,反腕挥剑,剑化狂飙,回旋横扫,三个黑衣人竟被他斩断两个!

这时,当中那最大的铜门突然敞开?

那黑袍人木然当门而立,冰冷的目光直视着展梦白的后背,对四下的死??与满地的鲜血,看都未曾看上一眼!

展梦白只觉四下呼声突然死寂,他背后也似乎森森有些寒意,心念初动,霍然转身,目光便触及了那双冰冷的眼睛!

这双眼睛中既无惊恐之色,也无怜悯之意。

两人目光相对,就连展梦白这种人物,也不觉打了个寒噤,宛如在荒坟地中突然见到僵??一般!

※    ※    ※    ※    ※    ※    ※

黑袍人冷冷瞧了展梦白半晌,缓缓开始移动脚步!

展梦白手掌情不自禁,紧紧握着铁柄。

那知黑袍人脚步却竟未向他走来,目光也自他面上移开,缓缓走向角落中仅存未死的六个黑衣人!

那六个黑衣人畏缩在角落中,早已骇得不能动弹,衣衫上。面罩上,甚至连足底都溅满了鲜血!

展梦白呆了一呆,只见那黑袍人缓缓走到他们面前,又自默然凝望半晌,突地冷冷道:“好,你们很好!”

六个黑衣人手掌重落,兵刃全都落到地上!

黑袍人冷冷道:“你们倒还有兴趣活下去么?”

六个黑衣人身子齐地一震,又俯身去拾刀剑!

展梦白心念动处,大喝一声:“旦慢!”

黑袍人霍然回身,挡住了他的去路,两人目光再次相对,黑袍人缓缓道:“你要怎样?”

展梦白厉声道:“你为何要他们死?”

黑袍人道:“莫非你还有心要救他们?”

展梦白喝道:“正是!”

黑袍人冷笑一声,道:“这倒怪了,你杀死了将近二十人,却要救这六人,难道这六人与别人有何不同?”

展梦白不禁又呆了一呆,突听几声微弱的惨呼,那六人竟已有五人横刀而死,翻身跌倒!

只剩下一人手持长刀,立在地上,刀尖垂地,他身子簌簌发抖,刀尖也点得石地叮叮作响。

展梦白目??慾裂,厉声叱道:“你为何……”

黑袍人冷笑道:“我为何要留下他们,让你逼取口供。”

展梦白怒喝道:“逼取你的口供,也是一样!”

喝声之中,掌中铁剑也已随着挥出,他口中虽说要逼取人家的口供,但招式却如雷霆。

黑袍人冷笑道:“轻些,死人逼不出口供来的!”身子一缩,斗然退了七尺,手掌突然自胁下穿到后面。

也不知他用的是何手法,仅存的那黑衣人惊呼一声,长刀落地,竟被他生生抓了起来!

展梦白挥剑扑了过去,那知这黑袍人竟以掌中的黑衣人作为兵刃,横挡剑锋,展梦白大怒忖道:“你要借我的手来杀他,我偏要留他的活命。”手腕一挫,硬生生收住剑势,斜斜一剑,挥向黑袍人下盘!

黑袍人见他竟能将如此刚猛的剑招收发自如,心里也着实吃了一惊,手掌重落,‘倒拔垂杨’,竟以那人的头猛砸剑锋!

展梦白大喝一声,剑招突变,竟以掌中如此沉重的铁剑,施展开轻灵连绵的招式,有如飞絮游丝,长河流水?

黑袍人手腕凝力,左劈右扫,将掌中之人当做铜牌,招式大开大阖,但却总是碰不到展梦白的剑锋?

展梦白却不知道,他剑锋纵未触及黑袍人掌中之人,但此人却早已骇破苦胆,被生生吓死了!

走了数招,突听那黑袍人轻叱一声,举手将掌中之人向展梦白直掷了过来,展梦白铁剑回旋,左手接住了这人身子,触手之处,这人的身子竟已变得冰冷,他这才知道此人已死了,不觉呆了一呆,那黑袍人却冷笑道:“失陪!”肩头微耸,嗖地向那中央铜门窜了过去!

※    ※    ※    ※    ※    ※    ※

展梦白怎肯容他逃走,目光动处,足尖一勾,挑起了地上平面鼎盖,掌中铁剑‘翻身卷袖’,长剑一挥,将那鼎直向黑袍人挑了过去,他此刻剑招虽尚未练到出神入化之境,但力道强弱大小,已可收发自如。

那黑袍人身形还未掠到门口,突觉头顶一阵强劲的风声过去,一块黑忽忽的影子凌空直击了下来!

他大惊之下,倏然勒住身形。

只听‘当’地一声暴响,半只鼎盖,摔在石地上,震得火星四冒,展梦白却已抓住这一刹那,飞身仗剑而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雷霆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