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七章 驱车下江南

作者:古龙

展梦白大喜道:“自然……但……”

他忽然想起金山寺中的蒲团,蒲团中的??密,是万万耽误不得的,但却又舍不得放过这场精采的比斗!

蓝大先生道:“莫非你有什么急事,等不得么?”

展梦白长叹一声,道:“正是。”

蓝大先生道:“什么事这般紧急?”

展梦白道:“在下要……要……办之事,前辈日后便会知道的。”

他究竟是少年心性,想到铁驼的赌约,便不愿当着铁驼将此事说出来。

蓝大先生目光一转,似乎已看出他必有为难之处,突然笑道:“你若有事,便快去吧,反正这次绝不如上次的精采了。”

展梦白沉吟道:“既是如此,在下便……在金山寺恭候两位事完才来,但前辈切莫忘了下面还有……”

蓝大先生笑道:“只管放心,老夫忘不了的。”

展梦白道:“在下这就去了。”

铁驼笑骂道:“去吧去吧,老夫知道你必定有些事瞒着我,连蓝老儿都是那付鬼鬼祟祟的样子。”

蓝大先生哈哈一笑,道:“好精明的老儿。”

展梦白讪讪地陪笑了两句,终于转身别过。

蓝大先生忽又唤住了他,展梦白驻足回身,蓝大先生道:“老夫险些忘了问你,那黄衫老儿究竟是谁?”

展梦白微微一笑,道:“帝王谷主!”

蓝大先生默然半晌,摇头笑道:“果然是他,果然是他……好,小兄弟,你快去吧,金山寺不见不散了。”

展梦白应声而去,只听铁驼遥遥呼道:“他若被我伤了,便去不成了。”

※    ※    ※    ※    ※    ※    ※

展梦白这一番上下积石山,时间不过仅只短短数日,但经历之事,却是头绪纷繁,千娈万化。

他一面下山,心中却不禁感慨丛生,暗暗忖道:“此番我等去了金山寺,不知又是何光景,是否能因此而完全揭破情人箭的秘密?”他越想心越乱,情越急,恨不得一步便跨到金山寺去!

但金山寺却远在千里之外,路途迢迢,也不知要走多久?这一路上可能又不知要生出多少事他心中暗暗盘算:“我本就是个多事好事之人,若是赶路而去,我纵然不去寻人生事,只怕别人也要来寻我。”

他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了条妙计:“我不如雇辆大车,坐在车里,将车??关得严严的,一路绝不下车,那么我便看不到别人,别人也看不到我,眼不见为净,自然也就无事了!”

他想的得意,脚步更快,转目望去,已至山麓,到了他上山时纵马之地,他脚步便不自自主地放缓了下来。

那匹马确是千里龙驹,展梦白直到此刻还未忘记。

他巡逡半晌,只听山坳后竟真的隐隐传出了马嘶,大喜之下,飞身掠去,只见山坳隐处,果然有匹马在俯首嚼草!

怪的是这匹马彷佛也还记得展梦白,竟低嘶着奔了过来,只见它仰首扬蹄,虽在荒山数日,但仍然神骏的很。

展梦白心下大喜,奔过去拍着马鬃,笑道:“马儿马儿,想不到也真的在这里等着我……这匹马彷佛也因得人称赞而高兴的很,不住以马首去擦展梦白的肩头,显得十分亲热的样子。一人一马,盘桓了半晌,展梦白终于飞身上鞍,拍着马鬃道:“走吧!”健马长嘶一声,放蹄飞奔而出。

马行如龙,不到顿饭功夫便已奔行在原野上。

展梦白又不禁皱眉忖道:“这匹马儿来了,我怎能坐到车厢里,若叫这马来拉车儿,我也万万舍不得的!”

想来想去,他又想出条妙计:“我不如将这匹马托给城里的镖局或马行,请他们为我送到金山寺去,多多给他们些银子……”

想到这里,他突然暗道一声:“苦也!”立时呆在那里。

原来他在炼魂潭中更换衣衫之时,早已将累赘的银子全都抛入潭水里,此刻身上已是分文俱无。

他既不会偷,也不会抢,纵然打消雇车托马的念头,也不能一路饿着,饿到千里外的金山寺去。

这最不成问题的问题,此刻却成了最大的问题。

他暗叹忖道:“闻道有些当??什么都当,若是马也能当,就大妙了,否则……唉,我当真不忍将它卖去。”

那匹马虽然善解人意,却也猜不到马上人的心意正打算着要将它当了,奔行在原野上,越跑越欢,已依稀可跟城廓的影子。

※    ※    ※    ※    ※    ※    ※

展梦白纵马入城,只见这城镇依山临水,民丰物阜,竟彷佛是个大镇,街上行人往来,也已有不少关内旅人。

他心中虽然忧虑重重,腹中更早已饥饿难耐,但身子坐在马背上,腰肢仍然坐得笔挺。

街上行人见他人品俊朗,英姿飒爽,跨下也显见是匹千里良驹,都不禁多瞧他几眼,有些人更不住暗暗称??。

展梦白却下禁在暗中苦笑:“这满街行人,又有谁知道我只是腰无分文的空心大佬宫?”

此刻正值午饭时分,两旁店??,俱都摆出了菜饭,围桌而食,虽然是些粗茶淡饭,但在展梦白眼中已味比珍馐。

再加上酒楼菜馆中传出的阵阵香气,更引人垂涎三尺。

展梦白更不禁暗暗苦笑:“怎地人愈穷时,饿得愈快,我平时纵然三数日不食,也未曾饿得这般厉害。”

他想来想去,只有将马暂时典当了,雇车东行,但他人地生疏,甚至连这城地名都不知道,那里寻得着典当之地,只得寻了几根草标,插在辔头上。但这‘卖马’两字,他口中却再也吆喝不出,牵着马在街上走了几转,肚子越发的饿了,别人怎知他是在卖马,自也无人前来问津。

只见街东有家酒楼,建??得甚是高大,生意也甚为兴隆,酒楼前放着几具马槽,正有十几匹马在低头嚼草。

展梦白暗暗忖道:“我纵然满街吆喝‘卖马’,也未见能寻得个买主,看这酒楼气派不小,进出的总有几个识货的人。”

一念至此,当下牵着马走了过去,那酒楼店伙早已陪笑迎了出来,打着蓝青官话道:

“客官请进,马交给小的就成了!”

展梦白只有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店伙笑道:“客官嫌下面不乾净,楼上还有雅座。”

展梦白面颊一红,嗫嚅道:“在下只是到此来卖马的。”

那店伙‘哦’了一声,转身就走,面上笑容早已不见了。

展梦白暗暗叹息。只听得酒楼上猜拳谈笑之声,甚是喧嚷,那十几匹低头嚼草的马,鞍辔未卸,有的马鞍旁还斜挂着兵刃,显见此刻在楼头饮酒的,必定是路过此地的江湖豪客,展梦白本待呼唤几声‘卖马’,但心念转处,又生怕遇着熟人,左右为难间,正待走了。

突听楼梯一阵声响,有人高呼道:“卖马的在那里?”

原来那店伙贪得银两,已将楼下有人卖马在楼上说开来了。

展梦白转首望去,只见两个满面酒意的锦衣汉子,已大步冲了出来,自己并不认得,当下心头一定,停下脚步。

那锦衣大汉上下瞧了他几眼,道:“卖马的就是你么?”此人身躯高大,声如洪钟,彷佛是个外家高手。

展梦白嗫嚅着点了点头,道:“不错,正是在下。”

另一人身躯枯瘦颀长,却望也不望他一眼,目光只管上下打量着马,瞧了半晌,方自缓缓道:“不错,是匹好马。”

此人不但身躯枯瘦,说话也有气无力,看来竟似比展梦白饿得还要厉害,但衣衫却穿得像是个花花公子。

那锦衣大汉哈哈一笑,道:“大哥说是好马,想必定是好马了,喂,你这匹马要卖多少银子?”

展梦白那里会做生意,只是暗中寻思道:“我出的价钱若是贱了,他们必定不会让我赎回……”

思忖之间,当下缓缓伸出了五根手指。

锦衣大汉道:“五十……”

突觉衣袖被扯了一下,当下住口不语,那颀长汉子却连眼皮也不抬,缓缓道:“五两么,也还罢了。”

展梦白本待出价五百两,未了他这付神情,不觉心里有气,突然大声道:“不多不少,一千两!”

锦衣大汉吓了一跳,大声道:“什么!你要多少?”要知那时物价低贱,五两银子,已可买匹瘦马了。

展梦白道:“一千两,还不是卖断的,只是暂时押在你处,三个月内,我便将银子来赎回。”

锦衣大汉瞧了他半晌,摇头大笑道:“这人只怕是穷疯了,大哥,莫理他,上楼吃酒去吧!”

颀长汉子却站着动也不动,缓缓道:“算五十两吧!”

展梦白道:“五十两连马尾都买不去。”

颀长汉子突地眼皮一抬,冷冷笑道:“若是不卖,便送了给我吧!”

展梦白只觉他目光竟是出奇地锐利,心头暗暗一凛,口中却大笑道:“送给你,为何送给你?”

他委实不愿再寻事了,方待牵马而行。

那知那汉子却一把扳住马鞍,冷笑道:“二弟,你我好生生在吃酒,这??却偏偏要来消遣咱们,怎能随意放他走了?”

锦衣大汉沉吟半晌,突地大声道:“不错,那有要卖一千两银子的马,这??显见是要消遣咱们,呔,站住莫走!”

展梦白霍然回身,道:“你要怎样?”

锦衣大汉道:“给你五十两银子,留下马来!”

展梦白双眉微皱,缓缓伸出紧握马??的手掌,道:“你若扳得开我手掌,拿得走马??,这匹马就白送给你了。”

锦衣大汉哈哈笑道:“敢情这??是来考较咱们来了,好,说出来的话,泼出来的水,你莫要后悔了。”

展梦白冷冷道:“若扳不开又当怎地?”

锦衣大汉大喝道:“若扳不开,咱们当众给你叩头!”

果然箭步窜了过去,伸出巨灵般双掌,去扳展梦白拳头。

他素负大力之名,、心想这还不是手到擒来,那知他纵然用尽平生之力,却也难扳得开展梦白一根手指。

瞧热闹的人,早已四下围了过来,见到文质彬彬的展梦白犹自气定神闲,行若无事,这山神般的大汉却已扳得面红耳赤,都不禁在暗中嗤笑,那颀长汉子枯瘦的面容,却已不禁娈得苍白。

突听锦衣大汉厉喝道:“去吧!”飞起一足,直??展梦白胸膛,那知展梦白却似早已料到有此一着,左手一抄,便托着了他足踝。

锦衣大汉双目圆睁,嘶声道:“你……你……我兴你拚了!”分开双手,向展梦白迎面抓了过去。

展梦白手掌轻轻一抬他足踝,低叱道:“去吧!”

那锦衣大汉果然立足不稳,翻身跌倒。

旁边不禁有人笑道:“这??倒听话的很!”

话声未了,那颀长汉子已自袖子掏出一柄摺扇,迎风展了开来,绕过马腹,缓缓走向展梦白身前。

此刻酒楼上已有人探首下望,那大汉也已翻身罐起,颀长汉子冷冷瞧着展梦白,道:

“朋友,你已惹下祸了!”

展梦白仰天狂笑道:“展某平生最最不怕的便是惹祸!”

颀长汉子冷笑道:“你莫先说大话,可知道我是谁么?”手腕突地一反,将扇面展在展梦白面前。

只见那紫绢的扇面上,竟绣着只金鹰,凸睛健羽,神采奕奕,当真绣得栩栩如生,看来端的似乎有些来历。

那知展梦白平生却最不吃这套了,口中怒喝道:“管你是谁?”右掌仍持马??,左掌闪电般去擒对方手腕。

那颀长汉子手掌一沉,摺扇便已划向展梦白腕脉,左掌五指虚捏,急地抓向展梦白手背!

※    ※    ※    ※    ※    ※    ※

他出手如风,使的竟是正宗擒拿缠丝手。

展梦白心头一动:“好快的擒拿手!”敌忾之心大生,随手抛开了马??,‘石破天惊’,一举击出。

他只当对方武功不弱,是以这一拳已用了七成功力!

那颀长汉子拗步进身,双手缠丝,再擒展梦白腕脉,但他擒拿手法虽快,内力却差得太远。

只见他掌缘还未触及拳锋,身子已被震得飞跌了出去。

展梦白反倒不禁呆了一呆,那大汉又待冲来,突听楼头一声大喝,三条人影,飞鸟般急坠而下!

锦衣大汉拊掌大笑道:“好了好了,你这??还逃得了?”

展梦白跟这三条人影身法劲急,轻功不弱,立时大生戒备之心,双掌护胸,微退三步。

那知这三人身形落地后,竟齐地向他抱拳施礼。

展梦白又自不禁为之一怔,凝目望去,不禁展颜笑道:“原来是贤昆忡到了!”原来这三人竟是‘捞山三雁’贺氏兄弟。

锦衣大汉看得呆了,呐呐道:“你……你倒认得他?”

‘穿云雁’贺君雄朗声笑道:“怎会不认得。”

那颀长汉子已被震得喉头发甜,但口中犹自冷笑道:“想不到‘唠山三雁’竟然认得马贩子!”

‘冲霄雁’贺君杰也不动气,知道他见到自己兄弟竟不出拳助他,是以心头气恼,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驱车下江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