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十章 花朝旧事

作者:古龙

凄迷的云雾中,那老人激动的面色却渐渐平静。

只听他缓缓道:“不错,果然是‘帝王谷’所传的绝世剑法,普天之下,各门各派的剑客,施展这一招‘凤凰单展翅’时,剑锋俱是自右而左,前胸微露空门,脚步跟着抢进,乃是进手攻势!只有‘帝王谷’所传剑法,这一招却是自左而右,不但护住了前胸空门,而且剑锋可顾三路,自是攻守并备的妙着!”

这老人不但目光锐利,对武功的分析见解,更是精僻已极,展梦白心头不禁暗叹,这老人果然无愧为当世之奇侠!

举目望去,却见这老人面容上,无可掩饰地露出一种失望之色,缓缓道:“帝王谷所说,的确全无虚言。”

他黯然一笑,接道:“但他却不知道,这无所不能的老人,此刻不但无法助人,连自己都无法自助了!”

他身后的褴褛汉子,送上了一块烤熟的马肉。

但老人却微一挥手,道:“你们先吃吧!”

褴褛汉子倒都彷佛呆了一呆,一人颤声道:“但你老人家已有两日……”

老人又一挥手,截断了他的话头。

褴褛汉子终于不再顾忌,狼吞虎??地大嚼起来,他们似乎只要有了食物,生命中其他任何事都不再放在心上!

刺耳的咀嚼声中,黄虎不禁转身去瞧瞧展梦白那匹坐骑,见它也已入林,才放心地松了口气。

展梦白却沉声道:“不知前辈被何人所困?以前辈的神通,怎会无以自解?在下心里委实奇怪的很!”

那老人异样的双目中,突又暴射出闪电般的光芒!

那是积聚在心中已有数十年的怨毒,所爆出的愤恨之光,若非当场的人,谁也不会了解这种光芒的煞气!

展梦白等人,只觉心头微微一寒。

老人沉声道:“将老夫困在这里的人,乃是老夫的徒弟!”

展梦白等人心头又是一震,半晌说不出话。

※    ※    ※    ※    ※    ※    ※

老人又已凄然笑道:“老夫平生最大憾恨,便是收了这两个徒弟,老夫将一身武功,全都传授给他们!”

‘三十九牛前,以他两人的武功,并肩联手,已可天下无敌,就是那天??道人,也未见是他两人之敌手!’展梦白耸然动容,脱口道:“蓝大先生也不是他两人敌手?”

老人微微颔首,接道:“那年武林甚为平静,‘华山派’掌门‘百花仙子’,在华山之巅,召开了花朝大会。”

‘这’花朝之会‘,自来已久,武林中人人都以能得到此会的请柬为荣,每年到了那一日,华山之巅,当真可说是群英毕集。’‘尤其那一年,更是与往常不同!’‘只因那百花仙子,早已柬邀天下武林英雄,要在那日,一较身手,在武林豪杰中,选出’七大名人‘!’‘此举百花仙子实存有私心,只当选出的这’七大名人‘,他日就是武林七大门派的掌门人!’‘只因那时江湖平静无事,看不出有什么特出的英雄,能压倒七大掌门,她乐得如此盛会,再加些必可名留千古的盛举。’‘但她却不知平静的江湖中,正不知隐有多少卧虎藏龙,本就跃跃慾动,听得此讯,自然群上华山!’‘纵然有些自知武功不够之人,却也都要上出去开开眼界,看看武林中这些一流的身手,谁都不愿错过!’‘这其中只有’傲仙宫‘的蓝天??,已对老夫那两个徒儿的武功深怀戒心,早已托故未去!’‘还有的就是’帝王谷主‘,淡泊名利,自然不肯与人争锋。’他语声微顿,展梦白不禁恍然忖道:“难怪以蓝大先生那般武功,那种脾气,那等名声,却未曾名列七大名人!”

心念一动,又自问道:“前辈你可去了么?”

老人颔首道:“老夫也去了,但却只是混杂在武林众豪间,遥遥旁观,要看我那徒儿,夺得鳌头!”

‘盛会一开,百花仙子才知道自己大大错了。’‘武林七大门派的掌门人,竟在一夕之间,全都败在别人手下,而这些人却又几乎全都是无名之辈。’‘江湖中人自然大为耸动,这才知道’无鞘刀‘吴七。’无影枪‘杨飞。’白布旗‘秦无篆.’离弦箭‘杜云天、’千锋剑‘宫锦弼、’万花拳‘马玉天、’四弦弓‘风入松这七人的声名!’‘这七人武功各得秘传,有的以兵刃见长,有的拳掌无敌,有的却在暗器上有独到功夫!’‘到了排定名次之际,这七人心高气傲,又是少年扬名,自然各不相容,谁都要争那第一名头!’‘这自然更是一场百年难见的搏斗,在那三日里,华山之上,当真可称是剑气凌霄,欢声雷动!’黄虎等人听得这些声威显赫的名字,这些震动江湖的往事,心中实不禁热血沸腾,几乎忘了自己此刻身在何处!

展梦白亦不禁脱口问道:“后来究竟如何分出胜负?”

老人道:“激战三昼夜之后,杨飞、吴七等六人,仍是难分高下,只有‘四弦弓’风入松,却以拳、剑、箭三绝,压伏了群雄,夺得‘七大名人’的首位,然后才以抽签之法,决定其他六人的名次。”

‘而那’四弦弓‘,正是老夫的两个徒儿?’黄虎呆了一呆,突然大声道:“不对不对。”

老人道:“有何不对?”

黄虎道:“四弦弓明明是‘一’人,怎会是你‘两个’徒儿?”

老人叹道:“江湖中只当‘四弦弓’乃是一人,却不知他们乃是孪生兄姝,兄长风入松,拳剑可称难敌。”

‘他那孪生妹子风散花,却练成了老夫独创的’四弦神弓‘,四弦四箭,人所难当,那日在’花朝大会‘上,他兄姝两人,一明一暗,交替着出来较技,是以才能压败群雄,而他两人又生得太过相似,两人同作男装,谁也分辨不出!’黄虎恍然‘哦’了一声,突又大声摇头道:“但这样胜的,也没有什么光采,怎能说得上是天下无敌?”

老人道:“他两人胜的虽不光荣,但武功却是天下无敌!”

‘只因他两人自幼及长,从来都是形影不离,若是遇见敌人,两人自也联手为敌,岂非如同一个人无异?’黄虎‘哼’了一声,心里显然还是不服气。

只听老人黯然叹道:“老夫虽然淡泊,但见到自己亲手传技的徒弟武功有成,、心里自也欣喜的很。”

‘花朝会后,群豪散去,百花仙子,愧悔之下,竟呕血而死,’少林‘、’武当‘两掌门,回去后也立刻??位给本门弟子。’‘于是武林中情况大变,’华山派‘一蹶不振,只剩下’花朝大会‘仍每年不变,而少林、武当,也多年后才能重振。’‘老夫却在会后,置酒为他两人庆功。’‘酒酣之时,那风散花忽然问我,他两人武功可算天下无敌?老夫便道,他两人纵然联手,还是敌不过老夫!’‘风散花又问我,如何才能胜得过老夫?’‘这话虽然问得无礼,但她娇笑如花,老夫对他两人本极宠爱,又只当她乃戏言,便告诉她,除非她兄妹两人,能废去老夫的武功,再以极困难的誓言,逼得老夫不能设法恢复武功,他们才能真正算是胜过了老夫,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有等老夫死了。’‘只因他们拜师之时,便曾立下毒誓,永远不能弑师!而老夫纵然被人废去武功,也定有方法可以恢复。’‘当时老夫酒已九分,得意之下,还大笑着说:“你们若未立下那不得弑师的重誓,方法就简单的多了。”‘’那知老夫笑声未了,那风散花竟娇笑着拜了下去,道:“多谢师傅指点,徒儿们就照这法子做了。”‘’老夫惊怒之下,他兄妹这才说道,原来他们早已在酒中下了*葯,老夫暗中一试,果然无法使出真力……‘展梦白等人,早已听得面目变色,怒愤填膺。

※    ※    ※    ※    ※    ※    ※

只见那老人黯然一笑,接道:“于是老夫作法自毙,果然被他们散去了武功,又被他们逼着立下了重誓。”

‘于是他们两便将老夫困在此间,只因他两人还要老夫来受这可望而不可得的无边痛苦?眼望满林飞鸟,耳听林外人声兽蹄,却不能出此林边一步!而老夫忍受此种痛苦,却已有三十九年了!’‘这三十九年来,老夫先前本也曾想尽各种方法,引诱别人进入此圈,但那些人至今俱都早已死去。’‘而老夫身不能动,却在此忍受了三十九牛,只因老夫还想留下性命,等着他两人先死!’这三十九年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已将这老人的情感折磨得几乎全部麻木,在叙说这种惨痛的经历时,面上竟又恢复了木然的平静。

而展梦白目中却几将流下泪来,颤声道:“三十九年……”

黄虎额上,汗流如雨,忍不住脱口大声道:“老丈你竟能这样活了三十九年,黄虎实在钦服的很!”

那老人苦笑道:“单凭老夫之力来寻找食物,只怕也早已要被饿死了!老夫纵然凿土吸泉,也难忍那喉渴之苦。”

黄虎呆了一呆,道:“如此说来,莫非那姓风的兄妹两人还不时送些食物来么?否则又会是什么人送的?”

老人道:“正是风入松、风散花两人送来的,每当天寒地冻,鸟兽绝迹,老夫实在无法寻食之际,他们便会送来。”

黄虎大奇道:“这又是为了什么?”

老人道:“只因老夫武功被废后,那风散花又大笑着问我:“到此刻他两人武功可算得是天下第一了么?”

‘老夫便告诉他们,世上还有一人的武功,胜过老夫!’‘他兄??娈色之下,再三逼问,老夫却再也不肯说出,只因老夫深知这兄妹两人的生性,若是知道世上还有人的武功胜过他们,他们当真是食不知味,睡难安寝,是以他两人不肯教老夫饥渴而死,便是要老夫说出那人究竟是谁?否则以他两人的毒辣,纵不破誓亲手弑师,也要设法要老夫自己死去了。’展梦白忍不住问道:“世上真还有人的武功胜过前辈?”

老人道:“确有其人。”

展梦白动容道:“谁?”

那老人摇头叹道:“只在人世间,绅龙不知处!”

展梦白知道老人定必不愿说出此人是谁,当下也不再问,想及自身的处境兴这老人的遭遇,心头不觉充满悲哀!

※    ※    ※    ※    ※    ※    ※

黄虎突然大声道:“咱竟不信天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老人叹道:“有是有的,只是无处寻去!”

展梦白精神一振。

黄虎大喝道:“谁?”

老人目中神光又自一闪,笔直凝注着黄虎,缓缓道:“此刻已有了一人,只是另一人却再也无法寻的到了。”

展梦白心头突地一动,想起这老人方才呆望着黄虎手掌时,突然颤声所说的话:“有了……有了一个……”这心念在他心中虽有如灵光掠影,一闪即过,但他已忍不住脱口道:“前辈说有了一人,莫非就是这位黄虎黄大哥?”

老人颔首道:“不错!”

黄虎呆了一呆,连连摇手道:“错了错了,咱外相虽然不错,其实却是个草包,怎能救得了老丈?”

那始终驯猫般伏在老人掌心的鹦鹉,突然飞了起来,吱吱叫道:“就是你……就是你!”飞起落在黄虎掌上!

老人缓缓道:“你心无旁??,有如浑金璞玉,只要你专心起来,什么事也扰乱不了,是以你虽直视老夫的眼睛,也不觉异样?”

黄虎道:“这也不算什么!”

老人缓缓接口道:“最重要的,是你这只手掌,掌生七指之人,虽非仅见,但却可遇而不可求!”

黄虎伸手摸了摸那鹦鹉,摇头苦笑道:“掌生七指,又有何用,多出的两指,全不过是废物而已!”

老人道:“在你眼中的废物,却是老夫眼中的无价之宝,若无这多出的两根手指,谁也胜不了‘四弦神弓’!”

黄虎茫然道:“老丈,你越说在下越不懂了。”

老人道:“四弦之弓,可放四箭,手有五指,五指可挟四箭,以五指挟四箭,以四箭按四弦,弓弦响震,四弦齐覆,四箭齐出,其速度之快,纵是‘柴家堡’名传天下的连珠箭法,亦所难及,射箭到了这种速度,可谓已至人类之极限,老夫穷十余年之力,制成了那‘四弦神弓’,创出了那‘五指挟箭术’,造就了那风散花,是以她在‘花朝大会’之上,才能以四弦弓,技压天下群雄!”

‘这便是因为无论什么人,无论以何种手法射箭,都难以打破这天然的极限,除非你我这样的七指人!’黄虎似乎有些懂了,喃喃道:“七指是比别人多了两指!”

老人道:“这多出的两指,便是此中的关键!也唯有掌生七指的人,才能打破这天然极限!”

‘五指可挟四箭,七指使可挟五箭,唯有令七指之人使老夫的’五弦弓‘,才能胜得风散花的五指四箭!’黄虎又惊又喜,道:“但……但在下掌上多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花朝旧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