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十二章 武林大豪的婚事

作者:古龙

良久长久,展梦白力自仰天长叹了一声道:“我寻着她后,你若再对她薄情,又当如何.?”

黑燕子大喜道:“展兄,你……你答应了么?”

展梦白厉声道:“答应了,但你日后若是辜负了她,展某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诛于剑下!”

黑燕子道:“小弟若有薄情之事,定叫天打雷劈!”

展梦白道:“好!”

黑燕子长身而起,道:“这院中本来处处埋伏,但近两日想必已大为疏懈,唯有一处,展兄是万万去不得的。”

展梦白道:“在那里?”

黑燕子转身而出,指着最高处几点灯火,道:“那里有数闲精舍,乃是老祖宗的静居之地,他老人家近年来虽然半身瘫痪,寸步难行,但耳目之灵敏,仍是异于常人,昔年威镇天下的‘一手五暗器’的绝世手法,也仍未搁下,展兄到了那里左近三五丈处,便要小心了。”

展梦白悚然道:“他老人家便是五十年前,重振唐门,独斗‘江南四剑’的‘金臂佛、唐松唐无影么?’黑燕子道:“正是他老人家,近年来他老人家脾气更是古怪,便是家父见了他老人家,也……”

突听柳林外传来一声娇笑,道:“你两人鬼鬼祟祟地在这里,究竟在说些什么不能教人听到的事呀?”

展梦白、黑燕子齐地一惊,只见满身红衣的火凤凰,手里握着条鲜红的丝巾,娇笑着穿林而来。

※    ※    ※    ※    ※    ※    ※

黑燕子梢悄擦乾了面上泪痕,强笑道:“好个新娘子,此刻便将丈夫跟得这样紧了,将来展兄如何是好?”

火凤凰笑啤道:“是又怎样,你瞧着眼红么?”

展梦白呆了一呆,苦笑暗忖道:“想不到这女子倒也皮厚的很,居然当之无愧地承认了!”

只见火凤凰眼波正向他瞟了过来,他赶紧扭过头去!

火凤凰咯咯娇笑,妞动着腰肢走到黑燕子面前,道:“你莫眼红,告诉你,你的新娘子也快到了!”

黑燕子微一皱眉,道:“你喝了酒。”

火凤凰掩口笑道:“好尖的鼻子……”忽然摇头笑道:“说着说着,我倒把正事忘记了!”

黑燕子道:“什么正事?”

火凤凰道:“爹爹正在到处找你,要给你引见那位‘离弦箭’杜老前辈,你再不去,小心吃板子!”

黑燕子面色微变,转身抱拳道:“家父相召,小弟这就要去了!”向展梦白打了个眼色,匆匆振衣而去。

展梦白急道:“兄台等我一等。”

他方自迈步,却被火凤凰伸手拉住了衣角。

展梦白面色一沉,道:“姑娘如此拉拉扯扯,难道不避一避瓜田李下之嫌么?若是被外人见了,又当如何?”

火凤凰咯咯笑道:“若有外人,我才不会理你哩?”

她眼波四下一转,娇笑着接道:“此刻四下无人,我们又定了名份,我……我狠不下心来不理你。”

展梦白立刻接道:“姑娘尽管狠心些好了。”

火凤凰‘噗哧’一笑,道:“我知道你想我,所以才给你个机会,免得你心痒痒地难受……”

展梦白道:“在下舒服的很,一点也不难受。”

火凤凰娇笑道:“你呀,你就是嘴硬,你的那颗小心眼里在想什么?还怕我不知道么?”

展梦白呆了一呆,更是哭笑不得,暗暗忖道:“这么自作多情,自我陶醉的女子,世上只怕再也找不到了!”

火凤凰左掌紧紧抓着他衣衫,右手又已拉起了他手腕,娇笑着道:“来呀!”脚下已走入那精舍的门户。

展梦白愕然道:“姑娘要作什么?”

火凤凰笑道:“你我未婚夫妻,寻个背人处说几句体己话儿,就算被人见到,也没有关系,你怕什么?”

展梦白身不由主,被她拉了进去,既不能翻脸动怒,更不能在这里对这女子动手,心中只有不迭叫苦。

灯光下,只见火凤凰满面红霞,倒给她平凡庸俗的面目,平添了几分妩媚动人之处。

她带着七分酒意,将展梦白笔直拉入房里,忽然瞧见那书架后的密室,脱口娇笑道:

“哎呀,想不到二哥还有这么个好地方,你我正好进去坐坐。”

反腕勾起展梦白的脖子,踉跄着走了进去。

展梦白满头大汗,急道:“你放手,我不走便是。”

火凤凰瞧了他几眼,‘噗哧’又是一笑,道:“我才不怕你走哩,你舍得走么?”缓缓放松了手掌。

展梦白松了口气,只见火凤凰走到一面铜镜前,左顾右盼,忽而露齿一笑,忽又轻轻皱起了眉头,竟顾影自怜起来。

※    ※    ※    ※    ※    ※    ※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正待溜走。

只听火凤凰轻叹了一声,回眸道:“你能娶到我这样的女孩子,当真是福气不错,你说是么?”

展梦白道:“是极是极,福气简直太不错了!”

火凤凰歪起脖子,眯起眼睛,道:“你瞧我生得怎样?”

展梦白道:“美极了,简直和凤凰一模一样。”

心头却暗气忖道:“若是嘴再尖些,就更像了。”

火凤凰嫣然一笑,在镜旁拿起个梳子,拢了拢头发,忽然娇呼道:“哎呀,二哥这里本来莫非藏着个女子么?”

展梦白心中一动,道:“不错,是有个女子。”

火凤凰咯咯娇笑道:“想不到二哥表面规矩,暗地却不老实,那女子那里去了,我真想瞧瞧长得比我如何?”

展梦白道:“比你差远了!”

火凤凰睁圆了眼睛,笑道:“真的么?你怎知道?”

展梦白道:“她不但生得平庸,而且还有些痴迷。”

火凤凰眼睛睁得更圆,大声道:“你怎么知道得如此清楚?莫非你认得她?老实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到那里去了?”

展梦白故意长叹了一声,道:“这女子本是我的族姐,但此刻我也不知她到那里去了?”

火凤凰道:“她年纪比你大?”

展梦白道:“自然。”

火凤凰笑道:“那我就放心了,你绝不会喜欢老太婆的。”

展梦白叹道:“我父母双亡,世上只有这么个亲人,婚事若是有她来作主,就好得多了。”

火凤凰笑道:“那还不容易,寻她来就是。”

展梦白道:“到那里寻她?”

火凤凰笑道:“只要她还在这园子里,我就找得到她。”

展梦白大喜道:“真的么?只是……只是她兴令兄的事,若是被老祖宗知道,只怕就麻烦了。”

火凤凰笑道:“那有什么关系,我寻到她,悄悄将她带来就是,你放心,这园子除了老祖宗,我谁都不怕。”

展梦白忍不住笑道:“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英雄,除了老祖宗外,谁也管不了你的。”

火凤凰痴痴地瞧着他,忽又轻叹道:“可是……我却有些怕你这双眼睛,看我时彷佛一直看到我心里去了。”

展梦白乾‘咳’一声,赶紧扭转了头。

火凤凰忽然伸手扯开了衣襟,娇笑道:“好热……”向展梦白招了招手,媚笑道:“我的腰,有点酸,你帮我揉揉好么?”缓缓向锦褥上躺了下去。

灯光下只见她衣襟半解,露出了莹白的肌肤,水淋淋的眼皮,斜瞟着展梦白,双颊比涂了胭脂还红。

展梦白转过身子,道:“这……”

火凤凰轻轻笑道:“咱们反正总有一天的,是么?”

又解下一粒衣钮,喘息着道:“妈常说我身子比玉还白,应叫‘玉凤凰’才是,你看像不像?”

展梦白那敢回过头去,沉声道:“姑娘,这里……”

突听远处传来一阵呼声,道:“展相公,你在那里?有许多位客人,要寻你敬酒……

”呼声自远而近,越来越清晰。

展梦白如蒙大赦,拭汗道:“姑娘听到了么,在下只得去了!”

火凤凰翻身而起,狠狠一跺足,娇嗔道:“催命鬼,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时来,叫你又要等好久。”

展梦白道:“无妨无妨,在下相托之事,姑娘切莫忘了。”话声之中,夺门而出,再也不敢回头。

只留下火凤凰立在铜镜前,呆呆地照着镜子,喃喃道:“他看到我这样的身子,难道还不动心么……”

忽然举起铜镜,重重摔到地上,踉跄走出门外,迎风一吹,酒气上涌,咯咯娇笑着,倒了下去。

晚风吹处,吹开了她本已解开的衣襟,露出了莹白胸膛,那积压已久的舂情,关也关不住了。

※    ※    ※    ※    ※    ※    ※

这时,林荫中却有轻微的脚步声移动。

一个年青的口音恨声道:“展梦白这小子真是走运,只恨我到那里都撞得上他,还要躲躲藏藏,不敢被他瞧见。”

另一个苍老的口音道:“你着急什么!爹爹迟早定要给你找个好媳妇,让你扬眉吐气。”

那年青人道:“我只当唐家这姑娘又娇横,又不漂亮,定是没人要的了,我看在她这份身家面上,才巴巴地赶来,那知又被姓展的抢了去,爹爹,为什么咱们求也求不到的,他不费吹灰之力,都能到手呢?”

他爹爹叹道:“忍耐些,莫着急……”

语声中,林荫里走出一老一少,两条人影,两人俱是锦衣华服,赫然正是那方辛。方逸父子!

他父子两人被萧曼风赶走后,到处游汤,到处寻找机会,此番本是为了要向火凤凰求亲而来,正等着机会开口,那知展梦白一来,他们便又落了空了。

这两人不敢被展梦白发现行踪,到处躲躲藏藏,听到展梦白要去前面敬酒,两人便又躲来后院。

此刻方辛目光动处,突然发现灯光下的火凤凰,看到那白生生的胸瞠时,方逸的眼睛都直了!

方辛四顾一眼,看不到人踪,方自箭步窜了过去,垂首一望,又惊又喜,脱口道:“是唐姑娘!”

方逸嘻嘻笑道:“这小妞儿看来是醉了,想不到她面孔虽不敢恭维,身子倒端的生得有模有样。”

方辛心念一转,仰天笑道:“苍天保佑,逸儿,你的机会来到,看来唐家的娇客,已轮不到展梦白了。”

目光又一转,沉声道:“快将她抬到那边林荫中去。”

方逸正自蹲在地上,手掌也已伸出,此刻抬首道:“抬去作什么?”

方辛笑骂道:“作什么?这种事莫非还要爹爹教你?”

方逸‘嘻’地一笑,大喜道:“哦,我知道了。”

方辛道:“知道就好,还不快些!”

方逸道:“但……以后……”

方辛道:“以后的事,爹爹自会安排,你快去吧,爹爹给你望风!”这老人为了儿子,真什么事都做得出!

方逸伸手抱了火凤凰,转身就走。

火凤凰睁开一丝眼睛,媚笑道:“呀……你回来了?”缓缓阖起眼??,伸手勾住方逸的脖子!

方辛望着他两人身形走入了林荫里,长长吐了口气,摇头笑道:“逸儿这孩子,看来要走运了。”

过了半晌,只听林荫中传出了喘息之声,火凤凰娇喘着道:“梦白,你真好……哎哟!你好狠……”

忽然娇呼一声,道:“你……你不是展……哎哟!”

又听得方逸喘息着笑道:“你我生米已成熟饭,你还要他作什么?”接着,是火凤凰的呻吟之声,她不再说话了。

方辛苍老阴险的面容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    ※    ※    ※    ※    ※    ※

长江,江水滔滔,舟楫往来不绝。

黄昏后,一艘特号江船,顺流而下,夜泊巴县渡头。

巴县渡头,船桅林立,但这艘江船,却是全新木料所制,油漆得光亮夺目,又远远泊在一边,显得分外不同。

船舱中,陈设得更是华丽异常,锦幔珠??,翠瓶玉几,便是富贵世家的厅堂,也无知此光采。

此刻,十盏晶亮的铜灯,照耀得舱内明亮如昼。

一个面容奇特,有如野兽的白发老人,身穿着一件宽大而舒适的锦袍,正坐在张檀木方桌边,开怀大嚼。

桌上堆满了山珍海味,高瓶美酒,便是十条大汉,也未见能将之吃完,而这老人却在独自享受。

他左手拿条鸡腿,右手持杯,忽然大笑道:“南燕,雨儿只顾练功,饭也不想吃,你难道也陪着她不吃饭么?”

笑声方了,珠??内便响起了一阵娇脆的笑声,道:“雨儿虽急着练功,但饭还是要吃的。”

只见珠??微启,香气涌然,??内已携手走出一个中年白袍美妇,和一个身穿锦袍,彷佛男子打扮的绝色少女。

只见这少女手持卷书,双袖高高挽起,皓腕如藕,十指纤纤,舂葱般的无名指上,戴着个龙眼般大小的碧玉斑指,正是萧飞雨,而那白发老人与自袍美妇,自然也就是金非与南燕夫妇了!

※    ※    ※    ※    ※    ※    ※

他三人离开了昆仑山,久历非人所能忍受之痛苦的金非,心事已了,便一心要享受享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武林大豪的婚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