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一章 武林大豪的婚礼

作者:古龙

‘搜魂手’唐迪。‘铁豹子’唐豹父子两人,低低商议了两句,唐豹突然飞身跃上一张方桌,张臂道:“各位……”

他语声本就极为洪亮,此时放声一呼,当真声震屋瓦。

群豪呼喊果然静了下来,一个人远远呼道:“唐大哥还要把新娘子藏着,不肯让她见人,岂非太小气了?”

群豪又是一阵哄笑,唐豹大声道:“新娘子未来,连我二弟都不急,各位却先急了,岂非皇帝不急,先急死太监?”

又有人呼道:“唐大哥玩花样,是什么时候了,新娘子怎会还未来,莫非老丈人又舍不得了,不放她走?”

这一次笑声更响,厅外的人也要拥着进来。

唐豹摇手道:“新娘子真的还未来,兄弟已派人催去了!少时只要新娘子一到,定先让她和各位见面。”

群豪这才嘻嘻哈哈,静了下来。

原来秦瘦翁虽然已至蜀境,但吉期见到,新娘、新郎例必分住,是以唐氏父子便在县城包了家大客栈管做‘坤宅’!

群豪虽然起哄,但心中最最焦急的,自然还是展梦白!

他一心想要在天下群豪面前,先揭穿秦瘦翁的秘密,再杀他复仇,此刻他身着长衫,早已将那柄古铁剑藏在衫下。

不知不觉时,大厅里已掌起灯火!

群豪更是议论纷纷,猜测着新娘迟迟不来的原因,于是又有人喊道:“新娘不来,先让新郎出来敬酒?”

唐迪虽然名震武林,但此刻也无可奈何,只得一面苦笑着敷衍宾客,一面令人入去呼唤唐燕。

展梦白暗暗忖道:“黑燕子若是条汉子,便该先去寻找杜鹃,便是逃婚,也在所不惜……”

那知他思念尚未转完,满面尴尬,满身吉服的唐燕,已在唐豹陪同下,苦笑着走了出来。

群豪自不会放过他,取笑的取笑,敬酒的敬酒。

忽然间,一个锦衣大汉一路分开人群,飞奔而入,走到唐迪面前,唐迪道:“坤宅花轿起程了么?”

群豪一听这句话,俱都静下来凝神倾听。

那知那大汉左右一瞧,忽然凑过去,在唐迪耳畔说了几句话,唐迪面色立刻变了,匆匆转身,进了后堂。

群豪更是惊诧,更是起哄,唐豹、唐燕,四下打恭作揖,展梦白双眉紧皱,更是暗暗关心。

那‘搜魂手’唐迪,却已奔入后堂,老人‘金臂佛’唐无影坐在轮椅上,满面怒容,频频??打着扶手,连酥糖都忘记吃了,一见唐迪来到,立刻大骂道:“姓秦的是要开咱们玩笑么?花轿怎地还不来?他若真的要悔婚,哼哼!”举手一拂,扶手上的酥糖,一块块跌落到地上。

唐迪虽已称雄武林,但见他爹爹暴怒,只是屏息静气,不敢作声。

※    ※    ※    ※    ※    ※    ※

过了半晌,唐老人才沉声道:“有什么话,快说吧?”

唐迪垂首道:“据报坤宅秦家那边,花轿早已启程出动,但弟兄们在路上走了几趟,却瞧不见有花轿的影子。”

唐老人暴怒道:“什么?那花轿难道是上天入地了不成?哼哼,咱们不给他催梦草,秦老儿想必是带着女儿溜了?”

唐迪道:“但……”

唐老人道:“但什么?这是你作主要定下的婚事,此刻这样了,叫唐家怎么对宾客们交待,真是丢死人了!”

※    ※    ※    ※    ※    ※    ※

唐迪不敢开口。

唐老人道:“过了今日,你父子三人立刻带着十八弟子,去追那姓秦的回来,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追,追不着就连你也莫回来!”

唐迪道:“孩子遵命。”

唐老人‘哼’了一声,突然呼道:“凤儿……凤儿……”

唐凤愁眉苦脸,走了出来,眼睛里似乎水汪汪的,只是唐老人也见留意,拍着扶手道:“快,推我出去!”

大厅中的宾客,本自乱哄哄的,突听一声高呼:“老祖宗驾到!”群豪立刻便静了下来。

要知‘金臂佛’在武林中身份极高,厅中群众,论起辈份,大半是他的徒子徒孙,见他来了,那里还敢起哄。

唐老人目光四下一扫,群豪都只觉这老人的眼睛在瞪着自己,不禁都垂下了头,不敢平视。

只听唐老人缓缓道:“新娘子不来了!”

群豪都吃了一惊,再也忍不住,又乱了起来。

老人大喝道:“吵什么?静下来,新娘子不来,你们还是有喜酒喝,乖乖地坐下去!

”有人忍不住大声道:“新娘子不来,喝谁的喜酒!”

老人仰首大笑了一障,道:“唐燕的喜酒喝不成,喝唐凤的喜酒也是一样的,反正老夫的孙女婿早已来了!”

展梦白听得秦氏父子不来,本已大惊,此刻更是手足失措,唐燕木然而立,心里也不知是惊是喜。

那唐凤的面色,却立刻大变,目光在人群中转来转去,群豪正自拍掌大笑道:“好,好,凤姑娘喜酒更香……”

远远立在人群中的方辛拉了他儿子一把,道:“是时候了,你出去吧!”

方逸呆了一呆,还未说话。

忽然间,远处传来一声大喝:“新娘子花轿到!”

群豪又乱,唐家父子面面相觑,唐凤垂下目光,展梦白暗中松了口气,手掌隔衣触到剑柄!

只见拥挤的人群,分开了一条通路。

八条大汉,精赤着上身,只穿着件金丝背心,露出铁一般的肌肉,抬着顶小巧的软轿,飞奔而来。

灯火通明,照耀下,只见这八条大汉身上金光闪闪,脚下珠光闪闪,打扮得又奇怪,又奢丽。

那顶软轿,更是金碧辉煌,耀人目眩,深垂的珠??中,影绰绰端坐着一个凤冠霞披的丽人。

※    ※    ※    ※    ※    ※    ※

群豪眼都花了,暗道:“秦瘦翁好阔的手笔。”

展梦白悄悄移动脚步,挤到前面,静等着秦翁出现。

唐老人大声道:“这算什么规矩,轿子还有抬入大厅的么,哼哼,反了反了,还不停下,把新娘子扶出来。”

早有四个丫环喜娘,掀开珠??,扶出了那新娘子,虽然红巾掩面,瞧不见面目,但身段窈窕,步履生姿,显然是佳丽。

唐老人道:“快拜天地,快成礼。”

唐迪嗫嚅道:“但亲家翁?”

唐老人道:“他不来活该,莫非要这么多人等他一个?”

群豪拍掌道:“正是正是,快拜天地。”

几个人将唐燕推了过来,与新娘子并排站着,两人衣履辉煌,身材相配,果然是对璧人,群豪不禁暗暗喝采,唐老人面上也泛起笑容,只有唐燕低垂着头,似是无精打采。

展梦白更是暗怒忖道:“此刻他若成亲,将杜鹃怎么办?”

但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主意。

忽然又有人大喝道:“凤姑娘的婚事,反正已提出了,为何不乘今日一齐办了?”一呼百应,掌声又起。

唐老人大笑道:“也好……也好!”

这老人令出如山,话一说出,唐豹立刻大笑着去拉展梦白,展梦白一惊之下,方自怔了一怔。

他身侧的人已轰然一声,将他拥了出来,要知这些武林豪士平日狂放成性,不拘小节,是以连婚礼也不守规矩,何况还连‘老祖宗’也答应了,大家闹了许久,正想乘这机会,大大地热闹热闹。

展梦白又惊又怒,身子已如腾云驾雾般被人拥出。

方辛一推他儿子,道:“快,快,还不出去!”

方逸虽然是个天生坏种,但此时此刻,却只觉腿有些发软,道:“出……出去不……

不打紧么……?”

方辛怒道:“混小子,煮在锅里的鸭子,你还不敢吃么?”拉起方逸手腕,便待分开人群挤出!

忽然间,两声大喝,一齐响起,一声在东,一声在西,一个声音苍老低沉,一个声音娇美清脆。

但两人喝的却都是:“展梦白成不得亲的!”

群豪又一惊,唐老人大怒道:“什么人捣乱?”

只见东面人群,突然东倒西歪,向两旁跌倒。

西面大厅,人群也是东倒西歪,纷纷让路。

※    ※    ※    ※    ※    ※    ※

大乱之中,已有一个清瞿老人,自东面人群间,飞身而出,嗖地落在花烛前,喝道:

“展梦白,你说话不算数么?”

群豪有的认得这老人,脱口呼道:“离弦箭!”

群豪听得这名字,当真如雷灌耳,大惊之下,便将西面那人忽略了!

唐老人见到杜云天现身,呆了一呆,冷笑道:“杜老儿,我老头子好容易办次喜事,你瞧着眼红么?”

杜云天也不理他,眼睛只瞪着展梦白。

展梦白纵有绝代聪明,此刻也不知该说什么?

杜云天沉声道:“找不着我女儿,你休想成婚!”

唐老人大怒道:“好,你……你……你竟要和我抢女婿!”

突见那新娘子娇呼一声:“爹爹!”和身扑入了杜云天怀中。

这一变化,更是大大出人意料之外,群豪惊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目定口呆,望着眼前的发展。

唐老人气得发抖,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云天亦自事出意外,呆了一呆,那新婚子已扯下了头上的凤冠红巾,露出了面目,赫然竟是杜鹃。

唐燕身子一震,倒退了三步,唐老人大声道:“杜云天,这究竟是你的女儿还是秦老儿的女儿?”

杜云天紧紧抱着杜鹃肩头,流泪道:“鹃儿……鹃儿……你到那里去了,可想死爹爹了……”

唐老人道:“你呀,你一个女儿,又想冒充我孙媳妇,又想来抢我孙女婿,你倒说说看,是凭着什么?”

杜云天双眉一皱,推开杜鹃,沉声道:“鹃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地坐入了别人的花轿中?”

杜鹃痴痴一笑,还未说话。

只听西面有人道:“是老夫送上去的!”

语声低猛,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

※    ※    ※    ※    ※    ※    ※

西面人群,纷纷走避开,一个锦袍老人,一个华服美妇,以及一个艳光照人,男子装束的绝美少女,大步走出。

只见她身穿一袭苍碧色的锦袍,头戴束发玉冠,手里摇着柄洒金摺扇,秋波如水,琼鼻玉齿,嘴角似笑非笑,美得令人目眩,群豪虽然久走江湖,却从来也未见过这般情逸潇洒,而又绝美的女子,一时间都看得痴了,就连唐家父子,也看得目定神夺,忘了说话。

展梦白一见这三人来到,更是惊喜交集。

杜云天身子一震,失声道:“呀,萧姑娘,是你!”

来的这三人,自然便是‘无肠君’金非夫妇与萧飞雨了!

唐燕见机不妙!心底惊惶,正自悄悄溜走。

突听一声大喝;‘站住!’喝已有如霹雳的震人,那锦袍老人金非,又随着喝声横飞而起,扑向唐燕。

唐燕大惊之下,挥手一掌,那知他一掌还未拍出,手腕便被紧紧抓住,腕骨似被捏碎,忍不住惊呼出声来!

唐老人??手大呼道:“这……这是什么人,打死他!”

唐豹话也不说,呼地一拳,直击金非后臂。

那知金非背后也似生了眼睛,反手一拂,唐豹只觉一股大力涌来,再也立足不住,踉跄倒退,扑地跌倒在地!

群豪见他功力这般惊人,竟一掌便将素来以掌力见称的少年高手‘铁豹子’震得跌倒,不禁脱口道:“好武……”突见他回过头来,嘻地一笑,目光竟宛如野兽般,面容更是丑得骇人,白齿森森,似要择人而噬,群豪只觉一股寒意直冲上来,连喝采声中下面那‘功’字都被吓回去了。

金非已将唐燕拉到唐老人与杜云天面前,大声道:“姓杜的,你要问老夫为何将你女儿送上花轿是么?”

杜云天兴‘金臂佛’齐地脱口道:“不错!”

‘无肠君’金非大笑道:“只因你的女儿,已和这姓唐的小子早已私订终身,老夫不送她上轿,送谁上轿?”

杜云天、唐老人齐地一惊,齐声道:“胡说!”

金非大笑道:“你两人若是不信,偌偌,后花园私订终身的才子佳人都在这里,你只管问吧!”

杜云天道:“鹃儿,你?”

唐老人大声道:“唐燕,你?”

两人语声相混,终是唐无影的声音大些,于是杜云天住口,唐老人接着道:“你真的做出了这事么?”

唐燕面色如土,双腿簌簌直抖,道:“孩……孩儿……”

唐老人道:“不必说了,看来此事是真的了?”

唐燕颤声道:“不……不……”

金非手掌一紧,厉声道:“不什么?”

唐燕只觉手腕其痛澈骨,‘哎呀’一声,道:“不……不是假的!”

群豪又惊、又奇、又乐,‘搜魂手’唐迪面上实在挂不住了,赶过去反手一掌,??了唐燕个耳括子。

唐老人道:“你打他作什?”

唐迪气得发抖,道:“畜牲……畜牲,唐家的门风,都被这畜牲毁光了,非打死他不可?”反手又待一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武林大豪的婚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