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七章 烈火情焰

作者:古龙

火势能熊,眼见即将成燎原之势,马群惊嘶,有如决堤之水,风中巨浪,向外狂卷而出!

唐门弟子右手持刀,左手戴鹿皮手套,大呼道:“宁可射死马,莫要放走了人!”毒葯弩箭,亦都上弦待发。

但烟火漫天,沙尘四卷,剌得人双目难张,那里还瞧得见马背上是否有人,甚至连呼声都彼此难以听闻。

‘搜魂手’唐迪一撩衫脚,跺一跺脚,‘一鹤冲天’,‘嗖’地掠起。

只见山坡旁有一??长竹旗竿,高有四丈开外,竿头一面黄条长旗,舒??飞舞,迎风招展,上写三字:“养马地”正是要为贺客群雄标示路途之用,‘搜魂手’唐迪凌空换足,竟施展‘梯云纵’绝顶轻功,一跃四丈,跃上旗竿。

放眼下望,但见群马有如潮水一般,各色杂呈。

虽然烟火迷漫,但他居高临下,自高观望,忽见一匹马上,隐隐闪光,再一瞧竟是绵锻衣衫之光采。

唐迪大喜呼道:“在那里!”

唐门子弟冉应一声,飞蝗万箭,齐地顺着那手指之处发射出去,但听尖锐的破风之声,历久不绝。

这一阵箭雨过后,景象更是惨不忍睹,前面的马群中箭扬声惊嘶,还未倒地,后面的马群已冲将上去,但瞬即又自中箭,伤马挤在一齐,后面的马狂奔不出,有的绕道而奔,有的便自伤马身上奔踏过去,正不知有多少匹被同类的铁蹄踏死,又不知有多少匹马奔驰不出,身上着火,嘶声更是惨烈。

但闻弩箭破空声,火焰燃烧声,狂风呼号声,叱吒大喝声,马群惨嘶声,铁蹄奔腾声,交炽混杂,声音之刺耳,景象之惨烈,便是铁石人也要为之心动,有些唐门子弟已觉手软,连暗器都发射不出,但‘搜魂手’唐迪见了,却仰天狂笑起来,与四下悲惨情况一衬,更令人闻之心寒。

原来他身为暗器名家,三丈外可射飞蝇,目光之锐利,自是大异常人,早已看见那背有锦衣闪光的健马,已中箭倒地,那马上之人,纵有通天本事,也要被踏成肉泥,唐迪狂笑道:“展梦白呀展梦白,你莫怪老夫心狠手辣,谁要你多管闲事?谁要你探听老夫的??密!”

只见门下子弟四下纵跃奔逃,原来已有几人被马蹄踏死,只是他们临死前的呼声也被马嘶所掩,无人听得。

其余的人见了,自是心惊胆颤,唐迪虽有严令,但终究是自己性命要紧,再也顾不得发射暗器,四散逃开!

那边死马的??身,已小丘般堆起,唐迪望着,目露得色,算定展梦白、萧飞雨的??身,便在这堆马??之中。

他早已瞧见那边火光中还有一条人影闪动,四下放火,知道这人影必是他女儿,心里不禁更是愤恨。

但见火焰四卷,似已要将他女儿卷在其中,唐迪定睛凝视,竟丝毫无动于衷,更不出手相救。

只听他喃喃道:“烧死最好……烧死最好……”

若是有人在旁听得他竟忍心令自己女儿活活烧死,只怕谁都不免要打个冷颤,只是旗竿高处,那有他人。

这时唐迪的家丁壮汉,多已四下赶来,有的抛索制马,有的准备救火,但火已燎原,又岂是一时所能救熄。

唐迪回到地道中,瞧见苏浅云犹在那里,便道:“死了!”

苏浅云眼瞧这般惨况,居然也自无动于衷,面上犹自带着笑容,微微笑道:“什么死了?”

唐迪冷冷道:“三个人都死了!”

苏浅云微一皱眉,默然良久,缓缓道:“死了也好。”

※    ※    ※    ※    ※    ※    ※

唐门宾客,多未曾散去,此刻为火光所惊动,纷纷赶来这里,但也只能瞧见这纷乱的景象,却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黄虎、唠山三雁、赵明灯等人,并不在其中,只是他几人本非中心人物,去去来来,谁也未曾放在心上。

奔马阻住了群豪去路,群豪也阻住了奔马去路,两边一挤,情况更是大乱,有的已在乱中呼喝寻找自己的坐骑。

要知江湖豪杰多将自家坐骑视为伙伴,此刻见到这种情况,虽是怵目惊心,更是疼惜爱马。

唐豹身为‘唐门’第三代长子,此刻急得满头俱是汗珠,一面大声呼喝,劝群豪先莫惊乱,让奔马疏散,百忙中又寻了个唐门子弟沉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如何会起的火?”

那汉子惶声:;‘小的也不知道,只是老爷……’唐豹顿足道。‘老爷在那里?’那汉子举手一指,还未说话,唐豹已跃身飞掠出去,只因他已隐隐瞧见他爹爹的人影在地上一闪不见,似是掠入地洞中!

两下距离,虽不遥远,但中间却相隔着人群、奔马。

等到唐豹辛辛苦苦挤人那边,只见他爹爹一人负手而立,下面那有地洞。

唐豹呆了一呆,道:“爹爹方才那里去了?”

唐迪冷冷道:“为父始终在这里,正要问你那里去了?”

唐豹用正在抹汗的手揉了揉眼睛:“莫非我眼睛花了么?”

但他自幼苦练暗器,目力也算不弱,纵在心慌之下,也不至有眼花之事,只是他心中虽疑惑,口里却不敢问出。就在此时,只听远远传来一阵震耳大笑,有人道:“你我不必打了,谁救熄这火,才算是真英雄。”

※    ※    ※    ※    ※    ※    ※

笑声固是震耳,喝声更是惊人。

群豪但觉心头一惊,已有四条人影横空掠来,飞身落人火焰中,端的有如飞将军自天而降。

唐迪瞧得这四人的武功身法,更是面色大变,沉声道:“豹儿,咱们过去瞧瞧,是什么人来了?”

这心思正兴四下群豪一样,谁都想瞧瞧,武林中究竟是什么人才有如此惊人的身法,如此惊人的胆量。

只见火光中四条人影,有如星丸跳跃,四下飞走,只要是他们身形所过之处,但闻一声风响,火势果然为之大减。

群豪知道这四人正在以无比的真气内力熄灭火焰,更是瞧的又惊又佩,忍不住纷纷喝起采来!

采声越来越响,火势却越来越弱。

突听火焰中一人大喝:“奇怪,这里还有个人!”

另一人道:“烤熟了没有?”

那人道:“奇怪,这人还未死!”

‘搜魂手’唐迪面色一变,只见一条人影自火焰中飞身而出,唐迪大呼道:“是那位前辈高手,唐迪在这里!”

呼声见了,那人影已到了他面前,却是个驼背老人,须发都已被火烧去一半,但双目仍是奕奕有神。

唐迪见他怀中抱的正是他女儿唐凤,暗中着急,面上却仍声色不露,抱拳道:“多谢前辈相救……”

那知这驼背老人不等他话说完,声将唐凤塞入他怀中,道:“你抱着!”身子一转,又扑入火焰中。

原来他听得蓝大先生方才说:“谁救熄火谁便是英雄。”一心想救火,别的事便都不管了!

那知这时火势已弱,奔马也已渐疏,唐门家丁都提着水桶奔来,不一刻已将火势全都灭去?

那驼背老人自是铁驼,等他转身,见到火势声灭,蓝大先生等三人也已掠出,不禁顿足道:“火怎地灭了?”

蓝大先生大笑道:“火灭了有何不好?”

铁驼怒道:“这是你三人救灭的火,你三人才是英雄?”

蓝大先生笑道:“好个好胜的老儿,你莫非不知救人更胜过救火,何况灭火的功劳,你也有一份。”

铁驼转怒为喜,笑道:“这还像话……既然大家还是分不出胜负,你我四人还是该继续打上一架。”

蓝大先生笑道:“只可惜这架已打不成了。”

铁驼转目一望,只见‘无影枪’杨飞与‘出鞘刀’吴七呆然走得无影无踪,四下如此騒动,他想追都无法追了!

※    ※    ※    ※    ※    ※    ※

原来这四人打的兴起,由山前打到山后,蓝大先生瞧见火光,便提议救火,等到火救熄了,‘出鞘刀’吴七心里只记着孟如丝、李冠英两人,那里还肯停留,当下如飞而去,‘无影枪’杨飞与‘铁枪’杨成非但是师徒,而且还有亲谊,始终不忘他重伤杨成之仇,竟也撇下蓝、铁两人追去!

铁驼放声大骂道:“吴七、杨飞,你两人若是有种,就回来与老子再打一架,走了的不算英雄!”

群雄听他骂的竟是‘七大名人’中的‘刀枪二圣’更是大骇,唐迪亦自惊心,方待将唐凤交给他人。

蓝大先生已跃身而来,道:“这位姑娘是什么人?”

唐迪陪笑道:“正是小女,在下唐迪,不知两位前辈大名?”

原来铁驼隐身‘帝王谷’已久,蓝大先生更是天际云龙,飘忽来去,是以唐迪并未见过这两人。

蓝大先生还未说话,铁驼已大声道:“我两人的姓名,你不必问了,且放下你女儿,让老夫替她治治火伤。”

唐迪连忙道:“区区小事,不敢惊动前辈。”

他生怕唐凤已听到他的??密,更怕她在人前说出,自不肯让她在人前苏醒,此刻竟已偷偷点了她睡穴,转身道:“来人呀,将姑娘抱出好生歇息!”

唐豹赶过来道:“孩儿抱妹子去吧!”

唐迪面色一沉,道:“你还不怏去招呼宾客亲友?”竟将唐凤交给他一个心腹手下,唐豹不敢多口,躬身而退。

蓝大先生双眉一皱,暗暗忖道:“这人既不将女儿交给自己儿子,反要外人抱着,又不肯让人为她救伤,这件事俱都不合情理,想来此事必有隐情。”他粗中有细,知道越是此等表面看来似无关系之事,其中必定隐藏着一些严重的秘密,当下转目一瞧那人抱着唐凤走的方向,便待暗地追踪而去!

忽听一声轻叱道:“小蓝,我找得你好苦……”正是烈火夫人找来了!

蓝大先生笑道:“哎呀,不好!她来了……”跺一跺脚,掠起三丈,竟飞一般走了,端的迅急如电!

铁驼大奇道:“什么人来了?你怕……”

话未说完,只见一条人影,自天而降,道:“好呀,你这驼子打跑了小蓝,我找你算账!”凌空出招,击向铁驼!

铁驼一见是她来了,暗中也是头疼,闪身避招,大叫道:“我可打不跑他,是你骇走他的。”

这话换了别人,必不会说,铁驼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冲口而出,还当自己解释的甚是清自,烈火夫人必定住手。

他不知烈火夫人听了这话,恼羞成怒,破口大骂道:“你这驼子说什么?我又不是母夜叉,他骇个什么?”

铁驼暗笑道:“虽不是母夜叉,也差不多了!”闪身又避开几招,总算未将这话说出口来?

但烈火夫人招式越逼越紧,身形几乎又化作一团火焰,铁驼虽不怕她,但却不好还手,心里正在叫不迭的苦?

忽听蓝大先生的声音远远传来,道:“我在这里,你来吧!”

铁驼松了口气暗道:“这下她总该放开我了吧!”

那知烈火夫人身手竟然不停,反而大呼道:“小蓝,是你么?你要找我,你就快过来,为何要我过去?”

铁驼呆了一呆,忖道:“明明是她找别人,却偏偏要说别人找她,她明明找的千辛万苦,此刻又偏偏摆起架子来了!”

他生平不近女色,这些女子心里,他一辈子也猜不到,越想越糊涂,但见烈火夫人招式虽未停,但已渐缓。

又听蓝大先生遥呼道:“这里有个被火烧伤的人,要你来救,你就快过来吧!”唐迪面色又是一娈!

烈火夫人笑骂道:“原来是有事求着我了。”

铁驼道:“姑奶奶,人家求你,你就快去吧!”

烈火夫人笑骂道:“便宜你这驼子了!”终于还是走了!

铁驼伸手一抹汗珠,摇头叹道:“看来还是莫要沾上女人,离得越远越妙……”再一看,前面的唐迪也跟去了!

※    ※    ※    ※    ※    ※    ※

烈火夫人身子红雪似的飘过,不一刻已寻着蓝大先生。

只见他怀里抱的竟也是个红衣女子,身旁却站着条愁眉苦脸的大汉,烈火夫人大喝道:“小蓝,你抱的是谁?”

蓝大先生道:“她受了火伤,晕迷不醒……”

烈火夫人怒道:“好呀!你巴巴唤我来,只是为她治伤,不是她你还避着我,这小妖精是什么人?你这么关心她?”

蓝大先生苦笑道:“唉!七老八十了,还要吃醋。”

烈火夫人道:“好,我老了,她年轻,我走就是!”

蓝大先生道:“唉!你定要走,我也无法。”

烈火夫人嘴里说走,脚下可未曾移动过半步,此刻更是不走了,双手叉腰,道:“我偏偏不走,也不替她治伤,看你怎么?”

蓝大先生笑道:“你良心最好,救火伤的本事,天下更是只有烈火夫人最妙,你不救她,谁来救她?”

烈火夫人果然‘噗哧’一笑,道:“谁要你拍马屁,但……但你一拍马屁,我心又软了,救就救吧,但救了她你可不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烈火情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