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八章 铁骑传惊讯

作者:古龙

萧飞雨大声道:“晚辈们正是要到君山去瞧瞧的。”她见这老人说话竟也变得有些吞吐起来,言语间不觉有些激愤之情。

老人浑如不觉,反而柔声道:“以你两人之勇气决心,世上绝无不可能之事,但君山途上,你两人却要小心些了。”

萧飞雨听他话中似有深意,还待追问,那知老人却已接道:“老夫言尽于此,但望你两人好自为之,来日武林,必当是你等天下,只是,只是老夫却已未必见得到了,老夫家门不幸……”语声渐渐停歇,chún边带起一丝惨笑,但默然半晌,忽然大声道:“但我唐门磐石般基业,谁也莫想毁去。”

他今日说话一直似有隐忧,只有说这话时,神情才又恢复那不可一世的武林巨家之雄主气概。

展梦白知道这老人为了唐迪,心绪必定十分紊乱,恭声道:“前辈若有急事,晚辈不敢打扰,自当体会前辈教训,好生行路。”

老人颔首道:“正当如此,好生去吧,来日若是……唉,还说什么来日!”挥一挥手:“抬轿,回家!”

他再也不望展梦白、萧飞雨一眼,展梦白、萧飞雨却一直目送他所乘之软轿启程、远去萧飞雨皱眉道:“这位老人家似乎有些变了。”

展梦白叹道:“他心中必定有件大事,此事必定也与唐迪送至君山的盒子有关,奇怪的是,他话中为何似有不之祥之兆……”忽然一笑,道:“以他这武功身份,还会遇着什么凶险之事,只怕是我听错了。”

两人回思这两日经历,端的如在噩梦之中,至今掌心还似捏把冷汗,但这一日之中,所听得之秘密,却也不少。

当下两人计议一番,决定无论途中有何险阻,也定要直奔君山,唯一令萧飞雨担心的,只是展梦白的伤势。

瞧他内伤那般严重,能否痊愈如前,实是毫无把握,只因这种伤势拖得越久,便越难医治,而短期间又万难寻得能治他内伤之人,他辛苦挣扎许久,武功方自练到这地步,伤势若是不能痉愈,岂非令人扼腕伤心?

※    ※    ※    ※    ※    ※    ※

老人唐无影不经前院,迳自回到自己所居精舍之中,唐豹、唐燕兄弟两人,并肩立在门口,面色俱是十分凝重。

两人见到老人回转,齐地抢步而出,唐豹道:“爹爹在内……”他神情不但凝重,而且痛苦,原来他隐约听到爹爹要去追杀展梦白,便来告诉老祖宗,但说出之后,见到老祖宗愤怒之情,又不禁自责自悔。

无影老人怒道:“我知道你爹爹在里面,他敢不来?燕儿,你好好的新郎官不做,到这里来作什?”

唐燕垂首道:“回禀老祖宗,孙儿……”

老人道:“莫要说了,快回洞房去吧,我老人家还等着抱玄孙子哩……抬轿的退下,豹儿,扶我进去。”

唐燕面颊微红,与抬轿大汉一齐退去,唐豹扶着老人入内,只见唐迪正直挺挺跪在老人榻前。

老人面色一沉,挥手道:“豹儿,你也退下。”

唐豹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瞧了他爹爹唐迪一眼,便又住口,将老人扶至榻上,躬身垂首,退了出去。

老人阖眼坐在榻上,也不说话,手掌一直在旁摸索。

唐迪连忙捧了把酥糖过去,轻轻放在他手畔,老人摸索着吃了一块,两块……双目仍未张开。

唐迪也沉得住气,跪在地上,不言不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人忽然道:“你为何不说话?”

唐迪垂首:“爹爹未曾说话,孩儿不敢开口。”

老人霍地睁开双目,精光暴射而出,厉声道:“什么不敢开口,你只是无话可说,是么?……是么?”

唐迪道:“孩儿……”

老人大骂道:“什么孩儿,你是谁的孩儿,你只是个混帐、匹夫、鼠辈、狗才、不孝的畜牲……”

只见他胸膛起伏,气喘咻咻,显见是心中愤怒已极,接着又道:“你说,你说,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唐迪道:“断肠催梦草。”

老人一怔,瞬即狂笑道:“畜牲,你倒老实……”

唐迪道:“孩儿不敢相欺你老人家。”

老人暴喝一声,须发皆张,怒道:“你,你不骗我,我问你,为何要将催梦草送给那贱人?”

反手一怕,矮最碎裂,酥糖俱都落在地上。

唐迪道:“苏浅雪不是贱人,她与孩儿……”

老人暴怒道:“我知道她和你的关系,你当我不知道?但你可知道她和别人的关系,她……她不但是贱人,她简直是娼妇,没字号的人她因看不上,只要是武林中的宗主、掌门、瓢把子,那一个她未曾勾引过,何独是你?你不信可去问问,甚至连那最古怪的老家伙……”

唐迪道:“爹爹知道的这般清楚,莫非也……”

老人嘶声喝道:“你说什么?”

唐迪道:“孩儿未曾说什么。”

老人道:“反了,反了,你可知她要催梦草作什?”

唐迪道:“孩儿不知。”

老人道:“你既不知,为何要给她?”

唐迪道:“她要,孩儿便给她,她若要别的,孩儿也给。”

老人怒喝道:“好大胆的畜牲,你……”面容忽然一阵扭曲,戟指嘶声道:“你……

你你你……”

忽然自榻上掠起,十指如钩,抓向唐迪咽喉。

他身形快如闪电,唐迪却似早已料到,身子一闪,‘移形换位’,嗖地掠开七、八尺之遥。

老人身在空中,反掌一挥,七点银星,自袖底急射而出,唐迪头也不回,拧身又自横掠数尺。

只听一连串声响,七点银星钉入门板,深透入木。

※    ※    ※    ※    ※    ※    ※

老人嘶声喝道:“你敢!你走……”手掌在地上一按,便自扑去,唐迪却已掠出门外,老人究竟双足残废,再也不能??起,‘噗’地跌在地上,面色苍白,满头冷汗,颔下的白鬓,不住簌簌的抖。

只听唐迪在门外道:“孩儿已在酥糖中下了‘断肠销魂散’,你老人家若再妄动真气,只怕发作的更快了。”

说这话时,语气仍是恭恭敬敬,关切殷殷,却令人听了更是不寒而栗,老人颤声道:

“你为何要如此?”

唐迪道:“没有什么,只是……”声音突也嘶裂:“只是我已受够了,受够了你的压制,你名虽已将掌门之位传若了我,但什么事都要你来作主,从小到大,我又几曾自己作主过一件事?”

他嘶声一笑,接道:“但此刻我却要自己作主了,我要令本门成为天下武林的盟主,要比你强上十倍!”

老人黯然呆了半晌,神色已变的十分惨淡,惨笑道:“我倒不知你有这么大的野心,但……但你错了。”

唐迪大笑道:“我什么错了,你本已活够!”

老人道:“不错,我已活够,世上什么事,我都已见过!”突又忍不住怒喝道:“但却从未见过你这样狠毒不孝的畜牲!”

唐迪道:“你只要少作些权威,我也不会如此!”

老人面上已起*挛,更是汗落如雨,惨然道:“你只记得这些,难道就不记得我对你的好……”

唐迪在门外默然不语。

老人颤声道:“你小时候最是顽皮,在外无论闯下什么祸,我都维护着你,有一次你被毒蛇咬了,我……我几乎急得发疯,三日三夜,不眠不休,守在床边,为你疗毒,这……这些事你难道全不记得?……好容易等你长大,见你娈的规规炬矩,我好生欢喜,那知……那知你……”

倏然顿住语声,眼泪随汗珠俱下。

唐迪也听得满头大汗,身子颤抖,突又咬牙道:“我小时你既是那般宠着我,长大为何又对我那般压制?”

老人道:“你既身为掌门,我怕你旧态复发,才压制着你,但……但我是错了,你小时我本不该那般宠你。”

他惨然顿住语声,唐迪也不再开口!

过了半晌,只是老人面目之上,竟渐渐泛起黑紫之色,口中喃喃道:“养不教,教不严,我的错……我的错……”

唐迪一抹额上冷汗,道:“无论如何,待你归天之后,我必定好生为你安葬,让你死后能得哀荣!”

老人惨笑道:“好,好个孝顺儿子。”

唐迪道:“但唐门传家重宝,‘独一无二,三环四扣,五申六索,七巧八如意,九天十地罗喉神针’,你也该给我了!”

老人道:“好,给你,你来拿吧!”

唐迪迈出一步,突又退后,道:“你先说出藏宝之地,等你归天之后,我再去拿也不迟。”

老人狂笑道:“你此刻还怕我不成?”

唐迪不语,无异默认,显见老人余威犹存!

老人道:“你怎如此自信,我难道不能不给你么!”

唐迪道:“你绝不愿让那唐门绝世暗器,永久淹没……”

老人嘶笑道:“好儿子,果然摸透我的心,我若让这神针永远淹没,唐家的祖宗也要怪我自坠本门威风……那神针木匣,便在我轮车夹层之中,不难寻得,好儿子你拿去吧,好儿子……”

笑声越来越大,突然绝灭无声。

一生使剑的‘千锋剑’死于剑锋,威镇天下的毒葯暗器宗主,一生以毒伤人无算的唐无影,终究也死于毒下,天意,这岂非天意?

※    ※    ※    ※    ※    ※    ※

过了半个时辰之久,‘搜魂手’唐迪才敢探身而入,只见老人??身不倒,双睛凸出,他看了一眼,掌心便已满是冷汗。

轮椅夹层中,果然有那贮针之鸟檀木匣,这唐门先祖仗以震慑天下群雄的暗器,终于落人了唐迪手中。

他抱起老人??身,平卧榻上,拭去血迹,覆上眼??,他纵是胆大,也不禁手掌颤抖,牙齿打颤,在榻前跪下。

又过了半个时辰,唐门前厅,犹未散去的宾客,立见‘搜魂手’唐迪,满身黑衣,垂首而出。

群豪见他不但面色黯然,而且双目犹有泪痕未乾,都不禁大是骇异,知道唐门必定又生巨变。

只听唐迪沉声道:“家父已然仙去……”说了这句话,与声便已哽咽,似乎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群豪耸然大惊,唐豹眼前一黑,当场晕了过去!

于是红彩撤下,换上白纱,武林群豪大半都不禁为唐门叹息,想不到这武林大家竟在三日中屡遭大变。

于是贺客变为吊客,贺仪变为奠仪。

唐迪道:“为人子者生前不为父母尽孝,父母死后亦当尽心,唐迪决心将先父之丧事办好,教他老人家能在九泉之下瞑目,诸位既是唐迪好友,便是先父晚辈,唐迪斗胆,想请各位等七七四十九日,先父灵柩入土之后再走,只是唐迪新遭大变,不能亲候各位起居,只有令太子唐豹、唐燕伺候各位了。”

这番话亦是他写在素纸之上,令家丁朗声念出的,四方宾朋闻得此言,无论交情深浅,自都不便再走。

此后唐迪果然未曾露面,群豪都道他伤痛过度,心情大乱,自不能待客,但都对他十分原谅!

后来群豪又听得唐迪已将自己反锁在老人生前之居室中,以作追思,除了一个家丁每日为他送些白水素饭外,便连唐豹、唐燕兄弟,他也不见,群豪不禁更是钦佩,想不到‘搜魂手’唐迪竟有如此孝心?

※    ※    ※    ※    ※    ※    ※

过了两日,突有四条白衣大汉快马自东方飞驰而来,四人俱是风尘满面,眉目间却隐隐露出兴奋之色。

他们头上俱见戴冠,只是齐眉绑着两寸阔的白布带子,但他们却又不知道唐无影死讯,显然亦非吊丧而来。

唐门中之宾客,见了这四人,大多未曾留意,其中只有约摸二十余人,神情微变,快步迎了上去。

唐豹瞧在眼里,虽觉诧异,也不便赶去查询。

只听那四条白衣大汉沉声道:“……本门新掌门人已出现……传令相召……荆州……

”语声低沉,唐豹也听不甚清。

但那二十余人听了这话,神情也变的十分激动兴奋,转身匆匆奔回,竟立刻便要向唐迪求恕告辞。

唐豹知道他们必是某一秘密门派中人,此时门中有了急事,唐豹自也不便拦阻,当下躬身道:“家父心痛失常,还不能见人,各位若是身有急事,晚辈不敢再留……”他满身披麻戴孝,此刻便行孝子之礼,拜伏地上。

那二十余人自也叩首回拜,然后便随着白衣大汉们匆匆离去,奇怪的是,这二十余人明明乃是同一门下,但彼此间有的竟不相识,只是却都认得这四条白衣大汉,这是为了什么,唐豹虽然奇怪,但此刻他也无暇深思细想了。

※    ※    ※    ※    ※    ※    ※

这时,展梦白与萧飞而已到了江陵。

自蜀中至洞庭,江陵本是必经之地,只是若走捷径,便多山路,萧飞雨体贴展梦白的伤势,宁可绕路而行。

江陵古称荆州,坐镇鄂边,四通八达,乃昔日兵家必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铁骑传惊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