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箭》

第十二章 洞庭群龙

作者:古龙

展梦白一惊道:“上面有人!”

宫伶伶皱了皱眉,道:“地道出口上有藏身之处,伶伶陪着大叔先上去瞧瞧那是什么人再说。”

两人爬上铁梯,出了地道,展梦白才知道这地道上乃是一座坟墓,墓前有一块石碑,恰好挡住了出口之处。

石碑宽阔高大,尽可容得三五人藏身碑后,四面古柏森森,浓荫匝地,使得藏身碑后的人更是安全隐秘。

展梦白偷眼瞧了出去,心头不觉又是一惊。

原来那坟墓旁便是一条由山下蜿蜒通上的小道,两旁林木极浓山势颇阴,却有一座八角亭子,将这蜿蜒的山路截为两段,要想上山的人,势必自此亭穿,此刻这绿瓦朱栏的八角亭前,便高高矮矮拥立着十七、八人之多,似是上山到了这里,路突然被阻。

而八角亭中石案上,却高踞着一位神情威猛,满身蓝衣的老人,目光顾盼自雄,赫然正是名满天下的蓝大先生!

※    ※    ※    ※    ※    ※    ※

这时亭前群豪,神情俱是愤慨已极,有的双手握拳,有的手扶刀柄,似已如箭在弦上,要与蓝大先生一战。

只见那为首之人,神情还能勉强保持冷静,沉声道:“蓝大先生侠名震天下,今日为何做出此等事来?”

此人颀长瘦削,目光炯然,年纪虽然仅在中年,但神气却老练已极,一眼望去,便知他是不同凡俗之武林高手!

蓝大先生厉喝道:“老夫做了什么事?”

中年豪杰朗声接道:“在下早已说过,我等穷数十人之力,走遍南七北六十三省,已可断定那‘情人箭’的主人,便在这‘潜龙山庄’之中,蓝大先生却定要在此阻路,岂非令人不解?”

蓝大先生仰天狂笑道:“老夫守在这里,无论什么人,无论为的是什么事,却休想上山一步,此事简单之极,你有何不解之处?”

群豪耸然,突听一个清朗的口音道:“,蓝大先生,你如此的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请你解释解释。”

此人岛发高簪,道装佩剑,神情潇??之极。

蓝大先生狂笑道:“老夫一生行事,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着老夫,更用不着向小辈们解释。”

少年道人怒道:“我等早已有些疑心,阁下也与‘情人箭’的秘密有关,如今看来,这疑心果然不错!”

蓝大先生道:“不错又怎样?”

少年道人怒喝道:“说不定你就是情人箭之主!”

蓝大先生捋须大笑道:“小辈……小辈……”

少年道人道:“你可是承认了么?”

蓝大先生狂笑道:“你就是将天下人所作之恶事,全都算在老夫账上,老夫又有何惧?”

少年道士怒极而笑,道:“好!好!原来你竟将天下人都未瞧在眼里,将天下人都视如儿戏,除了你这样的人外,又有谁会制出‘情人箭’那么样的暗器?如今我才明白了!

”呛??一声,反腕拔出长剑,笑声也突然停顿,一字字缓缓道:“武当玉空子,先来领教!”

他方才虽然怒极,但此刻一剑在手,神情立刻娈得恭肃沉穆,诚心正意,双目凝注剑尖,一步步走上八角亭。

群豪更是动容,要知这少年道人乃是武当后起剑客第一高手,此刻年纪虽轻,剑法却已卓然而成大家,但比之名震天下数十年,声名一时无两之‘江湖第一侠’蓝大先生,声威仍是较弱,群豪自不免暗暗为他担心,那中年豪杰闪身让开道路,沉声道:“贤弟,切切要小心了!”

玉空子微一颔首,手腕一震,长剑‘嗡’然龙吟,厉声道:“蓝天??,你纵不下来,我也要出手了。”

蓝大先生目光闪动,道:“你成名不易,退下去吧!”言下似有怜才之意,不忍令这少年高手折在自己掌下!

玉空子剑眉微轩,犹自龙吟着的长剑,突然划起一溜青蓝色的光华,直划蓝大先生胸膛。

这一剑含蕴不露,意在剑先,虽是绝妙之内家剑法,但却见真的划向蓝大先生胸膛,只是要逼蓝大先生下桌而已,是以剑尖虽划出,但距离蓝大先生身子还有一寸空隙,蓝大先生动也不动,沉声道:“你若能将老夫逼下这石桌,我便算输了,凭你处置如何?”

玉空子怒道:“好!”

‘好’字方自出口,剑已化作飞虹,划出十余招之多,但见青光缭绕,剑剑俱是刺向蓝大先生要害之处。

众豪只见他明明一剑已将刺着蓝大先生,但不知怎地,蓝大先生身形一偏,剑已成空。

连四下众豪都已被那森森剑气逼得往后退步,蓝大先生天神般的身子,却仍端坐石案,动也不动!

那中年豪杰面色大娈,突然朗声道:“若是比武较技,玉空道兄已算输了,但这一战乃是为了天下武林同道,我乐朝阳虽然一生未曾以多胜少,今日说不得要破例了。”喝声中早已自腰畔撤下一条八尺藤蛇软棍,手腕一抖,软棍伸得笔直,棍梢震起数十朵棍花,夹带风声,直取蓝天??。

※    ※    ※    ※    ※    ※    ※

原来这中年豪杰正是西北大豪‘塞上大侠’乐朝阳,他与仁义胡四侠乃是生死之交,胡天麟死在一人村,甜水井后,乐朝阳立刻自关东来,邀集了武当玉空子等一般好手奔波天下,要寻出‘情人箭’的秘密,为胡天麟复仇,经过年来奔波采访,可说是历尽千辛万苦,直到目前,他们方自金山寺中,无意间寻得了出售‘情人箭’之秘密账簿,再经几番追寻,终于发觉这‘情人箭’秘密的源头,便在这洞庭居山之上。

而那本秘密账簿,也正是金山寺灰眉僧人为它丧生之物。

原来那账簿面上一层,乃是异种火蛇之皮所制,金山寺方丈大师之遗物虽被焚化,但这本账簿却未被焚毁。

但那时展梦白已去,乐朝阳等却恰巧上山,金山寺群僧对乐朝阳、玉空子等人极是信任,便将这本账簿交给了他们,只是这本秘密的账簿之上,虽有许多线索可寻,但却并见写出‘情人箭主’的名姓,乐朝阳等人自然最先寻到秦瘦翁之处,那时秦瘦翁虽然已去蜀中,他们却又在秦宅中搜出许多线索,知道所有秦瘦翁卖出的‘情人箭’,俱是来自君山,而非秦瘦翁自家所制。

于是这一帮义气干云的侠士,立即赶回君山,那知守山的竟是蓝大先生,他们震于蓝大先生侠名,起先还下敢相信蓝大先生会与‘情人箭’有关,但说到后来,却不容得他们不信了!

这时‘塞上大侠’乐朝阳既已出手,群豪再无顾忌。

只听一连串兵刃出鞘之声,八角亭前寒光暴起,十余件长短不一形式各异的兵刃,一齐向蓝大先生招呼了过去。

忽然间,蓝大先生暴喝一声:“住手!”霍然长身而起。

这一声暴喝,有如晴天霹雳,群豪不由自主为之震住,蓝大先生喝道:“你们真的不顾江湖道义了么?”

他高大的身体站在石桌之上,更是威风凛凛,高不可攀,玉空子丝毫不惧,冷笑道:

“与你讲什么道义?”

刷地一剑削去,急削蓝大先生双足。

蓝大先生双臂一振,须发皆张,怒喝道:“好!”突然一脚,竟将玉空子那快如闪电般的一剑,踩在脚下!

那一柄精钢长剑,竟被他一脚踩成三段。

乐朝阳惊怒之下,长棍毒蛇般缠上,玉空子虽败不乱,欺身而上,手中半截断剑,又已攻出三招。

此人看来虽然神情潇??,但动起手来那股??悍勇猛之气,却端的令人可惊,群豪被他豪气所动,蜂涌而上。

蓝天??大喝一声,跃下石桌,左手抓住了乐朝阳棍梢,右足??飞了一人长刀,右掌横切玉空子手腕,左右一个盘旋,将另一人??飞一丈开外,这一招四式,当真是气吞山河,势若雷电。

※    ※    ※    ※    ※    ※    ※

这其间石碑后的展梦白,早已数次想要出手,却被宫伶伶拖住了衣角,但此刻他却再也忍耐不住,顾不得宫伶伶素手相牵,仰天长啸一声,身形冲天而起,竟生生拔到三丈以上,凌空一个转折,直扑八角亭而去,这一声震耳长啸,这一手绝世轻功,当真真先声夺人,不但群豪被惊得怔住,蓝大先生也不禁为之顿住身手。

只见他目光一转间,便已看清展梦白的身影,不由得仰天长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小兄弟你……”

展梦白翻身而落,面上却毫无丝毫笑意。

蓝大先生皱眉道:“难道连你都怀疑我了?”

展梦白沉声道:“杨璇怎会未死?你怎会寻到炼箭之秘窟?你为何不让人走过此山道?但望这些你都能解释。”

蓝大先生凝目瞧了他半晌,突又仰天长笑道:“这些事老夫既不愿解释,也不屑解释。”

展梦白道:“你非解释不可。”

蓝大先生道:“不解释又当如何?”

展梦白也凝目瞧了他半晌,突然转过头去,似是不愿再去瞧他的面容,只是缓缓自怀中拔出了那柄古剑。

他面容虽沉静,心头却是激动已极,只因他宁愿任何一个人是‘情人箭主’,也不愿是蓝大先生。

他一心只望蓝大先生有所解释,一心只望此事只是个误会,只因他宁愿与任何人成仇为敌,也不愿与蓝大先生。

他实是不忍发觉这可敬可爱的老人,竟是个该死的魔头,竟是自己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但事已至此,他已别无选择。

蓝大先生目光闪动,高大的身躯,也不住颤抖,显见,这江湖第一名侠,此刻心头也充满了激动!

群豪也似被这老少两位英雄间那种奇异而微妙的情况所动,一时之间,人人只是默然而望,竟无一人开口。

只听蓝大先生终于沉声道:“你可是要与老夫动手?”

展梦白仍见回头,道:“生死之战,别无选择。”

蓝大先生突然反手一掌,竟将那青石案震得粉碎,群豪悚然色娈,蓝大先生厉声道:

“好!来!”

展梦白长身一展,霍然旋身,大声道:“展梦白念在你我昔日之情,今日且让你三招!”

蓝大先生仰天狂笑道:“好!想不到当真还有人要让我蓝天??三招?好……好……”

震耳的笑声,历久不绝。

这笑声虽然震耳,但却绝无欢乐之意,反似充满悲愤之情,群豪更是变色,只因他们直到此刻才知道,这满腔火气,一身傲骨的少年,便是近日轰传武林的展梦白!乐朝阳最是关心,当先道:“展世侄,你……”

展梦白躬身一挹,轰然道:“乐前辈与我四叔生死相交,至死不渝,可说是义气干云,小侄在此一拜。”

乐朝阳黯然道:“我……我……”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

展梦白道:“但望乐大叔与各位前辈念在先父先叔们一生侠名份上,今日切莫助小侄一拳一脚……”

他缓缓抬起古剑,厉声喝道:“小侄今日只要与他一决死战,无论是否战败,小侄虽死无怨!”

群豪被这豪气所动,俱是热血激动,言难成声,乐朝阳更是热泪盈眶,缓缓退后几步,口中不住喃喃道:“好……好汉子……”

蓝大先生眼神有如闪电一般,在展梦白面上一扫,突又狂笑道:“你可是真的要让老夫三招?”

展梦白道:“绝无虚假。”

蓝大先生道:“以你的武功,本来还可与老夫支持片刻,此刻若要让我,嘿嘿!老夫劝你,还是莫要让吧!”

展梦白道:“无论生死胜负,展梦白也不愿做出言反悔的小人。”剑尖前伸,肃然道:“请动手!”

群豪对他这般气慨虽觉可敬,却又不禁在暗中叹息。

只因谁都知道,高手相争,所差仅在一招之间,展梦白若在这三招间被人占了先机,即是必败无疑。

展梦白又何尝不知此点,想那日蓝大先生与帝王谷主山巅一战,要争那一招先机,是争得如何激烈。

那一战之惊心动魄,展梦白当真是永生难忘,至今回想起来,当时的情况,还沥历如在眼前。

※    ※    ※    ※    ※    ※    ※

只见蓝大先生一手捋须,突然出手急攻三掌。

这三掌出手虽有前后之分,但看来却似三只手掌同时攻至,转眼间已将展梦白笼罩于漫天掌影之下,展梦白虽知他不动则已,一动必定惊人,却也未想到他出手竟如此凌厉,心头方自大惊。

那知蓝大先生这出手三招看来虽然迅急激厉,但掌上却毫无力道,展梦白全未觉得身上有任何压力,长剑一挥,便已破出漫天掌影之外。

群豪轰然喝采,蓝大先生狂笑道:“好小子,果然有两手?”展梦白心里,却不知是何滋味。

要知蓝大先生那三掌若是贯注了真力,展梦白掌中剑被他掌风所压,那能那般随意地运转?

而如今蓝大先生出手看似无情,却已留情,不但令展梦白保得先机,也令他保得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洞庭群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人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