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红颜》

第12章 重赏求枪手

作者:古龙

第一节

鲜血溅满地,青脸汉的脸更青白。

“你……你为什么一定要杀我……?”他又惊又急的瞧着许窍之。

许窍之也冷冷的瞧着他:“我若不杀你怎对得起老雁侯?”

青脸汉更加吃惊:“你是师叔什么人?”

单六太爷闻言,脸上不禁力之一阵动容。原来这青脸汉,乃是老雁候杜岱的师像——青雁姚石。

许窍之冷冷道:“老雁候一向待你不薄,但你却暗中勾结天劫宫,来对付自己的师叔!”

姚石咬牙道:“他着对我好一点,我也不会……”

许窍之冷笑道:“你一向行为不端,而且屡犯婬案,他又怎能把本门最精妙的武功传授给你!”

姚石胸膛起伏。

“因为我毕竟不是他的弟子,所以他一直都偏袒着欧刀那小子!”

许窍之摇头叹息,喃喃道:“你这人本来就是无可救葯,的确可恨,可杀!”

说到这里,刀光又飞起。

姚石再吃一刀,再也无法活命。

当他倒下去的时候,顾十行和天劫宫的人早已不理他的死活,逃到老远了。

第二节

长街死寂。

一个白衣老人,拖着疲倦的躯体,一步一步的向北方馆走去。

北方馆是这里最大的一间客栈,也是唯一的赌场。

赌场里早已有十几个黑衣人在等候着他。

这个白衣老人,赫然正是与卫空空一决死战的谢白灰人

赌场里骰子摇动的声响,是温无意最喜欢听的声音。

他喜欢押骰宝。

无论是别人当庄也好,自己当庄也好,他喜欢这一种赌博。

他常赢,也常输。

但他赢的通常都是大钱,而输的时候却仅仅三几十两而已。

这就是他最喜欢赌骰宝的理由。

北方馆的老板,就是温无意。

温无意的年纪不算老,还不够五十岁,但他无论在哪里,手中总是不离一根拐杖。他常对人说,自己已经老了。

他又说,人老了就万事皆休,只好睁睁大眼睛等死。

但事实上的情形却是——

他越来越精神焕发,而当他睁大眼睛的时候,死的不是他,而是在他拐杖下的人。

他在十九岁的时候,就曾经在关东统领过三股流匪,其中还包括当时气焰最盛的火云帮在内。

一个十九岁就这么了不起的人,到他现在这个年纪,当然在江湖上有很大的名气。

但温无意在江湖上是没有名气的。因为他以前并不叫温无意,而是叫大刀子。

第三节

赌场里摇骰子的声音,隐约传到温无意的耳中。

温无意叹了口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一口骰子开出来的又是个‘小’的。”

在他背后,站着一人衣饰煌然的年轻公子,他忽然道:“你敢不敢押注?”

温无意一怔。

“你想跟我赌这一口?”

“不错。”

“赌多少?”

“十万两。”

温无意摇头:“十万两大多了。”

年轻公子淡淡道:“十两又如何?”

温无意立刻点了点头,道:“行!”

赌场里又传出了一阵宏亮的喊叫声。

“一四六,十一点——大!”

温无意叹了口气。

“是你赢了。”

年轻公子悠悠一笑,道:“可惜我赢的不是十万,而是十两。”

温无意淡淡道:“赢十两总比输十两好。”

年轻公子道:“难怪别人都说,要令你输大钱并不容易。”

温无意笑了笑:“只要赌的不大,就不会输大钱,这么个道理实在很显浅。”

年轻公子道:“但你曾赢大钱。”

温无意道:“那是运气。”

年轻公子没有再问下去。他不是个呆子,当然知道温无意为什么会那么好运气,输的时候押得少,但押得大的时候却是十拿九稳。

——温无意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盗首领,到了三十岁之后,他就靠赌为生。

不但是靠赌为生,简直是靠赌致富。

现在,北方馆已是属于他的,但是还不是他所有财产的全部。

温无意现在有多少幢房子,有多少产业,恐怕连他自己都不容易算得出来。

但他输了十两银子的时候,似乎还是有点心疼的样子。

第四节

温无意输了十两银子,付给年轻公午的却是一张银票。

银票斩新得就像是年轻公子的衣服。

这不是十两的银票,而是十万两。

年轻公子瞧了一眼,道:“这算是什么意思?”

温无意道:“这是小小的意思。”

年轻公子道:“你只输了十两,但这里却多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两。”

温无意摇头:“不是多了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两,而是比原来数目少了十两。”

年轻公子目光一闪,忽然淡淡道:“这张银票不是赌帐?”

温无意道:“当然不是赌帐,我欠你十两银子还没有付,而且也不打算付。”

年轻公子道:“那十两赌银,的确不妨权且寄下,就算你三十年后才还给我,我也绝对不会向你计算利息。”

他淡淡的接道:“但这十万两银子,请恕我暂时无法收下,除非你说明这是怎么一回事。”

温无意吸了口气:“宫主要你去杀一个人。”

年轻公子道:“能够值十万两的人,当然不会是一个庸手。”

温无意点点头,道:“他就是雪刀浪子龙城璧。”

年轻公子的神情立刻变得很严肃:“龙城璧的性命,却不止值十万两。”

温无意道:“的确不止十万两,这张银票只是订金。”

年轻公子道:“宫主愿付多少?”

温无意道:“二十万两、”

年轻公子仍然摇头:“太少了。”

温无意道:“但你却有一个很好的帮手。”

年轻公子道:“在下杀人,从不喜欢别人插上一手。”

温无意道:“但这一次可不同。”

年轻公子冷笑:“有什么不同,龙城璧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温无意道:“虽然他是人,而不是鬼神妖魅,但他的刀法和龙心神诀,却绝对不容漠视。”

年轻公子沉默着。

温无意又道:“只要你能杀了龙城璧,那二十万两银子就是你的。”

年轻公子忽然叹息一声,道:“这买卖我还是不想干。”

温无意道:“你是在害怕?”

“的确是害怕,”年轻公子冷冷道:“但却不是我在害怕,而是你们。”

温无意道:“这件任务非同小可,龙城璧不除,始终是天动宫的心腹大患。”

年轻公子道:“可惜你们对我根本就没有信心,既然如此,又何必找我去对付龙城璧?”

温无意道:“我们已考虑过,倘若由你一人去对付龙城璧,未免是过于冒险,别忘记我们毕竟还是朋友。”

年轻公子沉吟半晌,终于道:“将会和我一起去对付龙城壁的人是谁?”

温无意道:“他已来了。”

就在他说着这句说话的时候,一个疲倦的白衣老人,已站在北方馆的门外。

他就是刚才与卫空空决战的谢白衣。

第五节

长街远处,传来一丝微弱的灯光。

谢白衣的人虽然已来到了北方馆,但他的眼睛却仍然遥注着远处的灯光。

温无意悠悠一笑。

“听说你刚才与卫空空决一死战。”

谢白衣缓缓点头。

温无意微笑着,道:“你现在仍然活着。”

谢白衣又点头。

温无意接着道:“所以卫空空现在必己是个死人。”

谢白衣忽然叹了一口气。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慢慢的说道:“他还很年轻,而且剑法也很不错,尤其是他那绝招‘醉斩天魔’,更是令人大叹为观止。”

温无意脸上似是露出了吃惊的神色,道:“卫空空已经使出砍脑袋剑法中的那一手绝招‘醉斩天魔’?”

谢白衣道:“不错。”

温无意道:“但你仍然没有被他斩杀于剑下。”

谢自衣道:“也不错。”

温无意道:“现在卫空空想必已感到很冷。”

谢白衣摇头。

温无意一愕。

“他已是个死人,又怎会不冷?”

谢白衣道:“他的确已浑身冰冷如雪,但他并没有觉得冷,因为死人是没有感觉的。”

温无意眨眨眼,道:“说得有理。”

谢白衣道:“他已没有感觉了,但我有。”

温无意道:“谢前辈的感觉,是怎样的?”

谢白衣叹了口气,道:“我还没有替沈青鹤报仇。”

温无意道:“你真是要去找龙城璧算帐?”

谢白衣冷笑:“难道你以为我会放过龙城壁?”

温无意笑了笑。

“当然不会,而龙城壁也绝不会放过你,因为你杀了偷脑袋大侠卫空空。”

谢白衣目光忽然又露出了黯然之色:“其实卫空空死得很冤枉,这件事本来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温无意摇头道:“谢前辈此言差矣,像卫空空与龙城壁这种目中无人的狂徒,实在杀之不在,你又何须耿耿于怀!”

谢白衣目光一转,落在那年轻公子的身上。“你姓柳?”

年轻公子点头。

谢白衣又道:“你就是那个葬花公子柳红电?”

年轻公子缓缓说道:“在下正是柳红电。”

谢自衣脸色一寒:“葬花公子,说句老实话,你在江湖上的名誉,实在不怎么好。”

柳红电悠然道:“怎么好,就是糟透了的意思,在下也知道,我的名誉实在糟透。”

谢白衣讶然道:“你不在乎自己的名誉?”

柳红电淡淡一笑。

“为人之道,若不能留芳百世,又何妨遗臭万年?那总比浑浑噩噩虚度一生好得多。”

谢白衣脸上木无表情,道:“你果然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温无意插口道:“他这个人并不太危险,危险的只是他的剑。”

谢白衣眉头一皱:“一个人有了危险的剑,这人无疑也是个危险的人物。”

温无意道:“他若是你的朋友,对你就不会有危险,而且当你有危险的时候,他还可以帮助你度过险境。”

谢白衣道:“他不是我的朋友。”

“不,”温无意淡淡一笑,道:“虽然你们以前互不相识,但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朋友。”

“谢白衣望了柳红电一眼:“他愿意和我这个老头儿论交?”

温无意道:“当然愿意。”

谢白衣道:“他为什么要我做朋友呢?”

温无意道:“因为你们敌汽同仇。”

谢白衣摇头:“我不懂。”

温无意道:“你岂不是很想杀龙城璧么?”

谢白衣道:“想得要命。”

柳红电突然道:“我也要杀他,甚至不惜要跟他拚个同归于尽。”

谢白衣目光闪烁。

“你和雪刀浪子结下什么梁子?”

柳红电道:“他强姦了我的姐姐。”

谢白衣双眉一挑:“你姐姐是谁?”

柳红电沉声道:“是个女尼。”

谢自衣突然一怔:“她已出家?”

柳红电的目光变得更深沉,咬牙道:“她本来是个很乐观、很快乐的女人,但为了龙城璧这个畜生,她削发为尼。”

谢白衣叹道:“男女间的事,实在有大多不如意的事,我也曾年轻过,也曾为这种事恼过,但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当和尚。”

柳红电冷笑道:“别把你和我的姐姐相提并论。”

谢白衣道:“我不配?”

柳红电冷冷道:“不是配不配的问题,她是个女人,而你却是个男人。”

谢白衣一呆:“男人和女人又有什么分别?”

柳红电怒道:“你若是个女孩子,给人骗掉童贞,然后又遭遗弃,当你心灰意冷,出家为尼之后而那人又缠着你,接着迷姦于庵内,然后又一去不返,还对别人说‘滋味大不如前’,你将会怎么样?你若是她的弟弟又会怎样?”

谢白衣又是呆住,完全的呆住。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一字一字的说道:“我将会把这衣冠禽兽一片一片的撕开。”

柳红电摇头,他说:“我不想撕开这个人,只想给他一剑!”

把一个人一片一片撕开,这人必死。

若给柳红电刺了一剑,这人无疑也是必死。

谢白衣终于道:“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是朋友,最少,我们是敌汽同仇。”

柳红电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渐趋平静。

温无意叹了口气,道:“雪刀浪子近年来在江湖上颇负侠名,想不到却是个衣冠禽兽。”

他背负着双手,接道:“无论怎样,天劫宫都一定帮助两位,为中原武林除此恶贼。”

温无意的说话,听来正气凛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重赏求枪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红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