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红颜》

第13章 一刀挫神煞

作者:古龙

第一节

雾里,六只冷森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曾笑。

曾笑坐在客栈外的一张长椅上,神态平静。

三条人影渐渐逼近了曾笑。

雾里杀气更浓。

曾笑忽然干咳两下,冷笑道:“你们果然是要赶尽杀绝。”

三人中,中央一人淡淡道:“是你逼我们来的。”

曾笑道:“我可没有叫你们来。”

那人道:“我们不能不来这里。”曾笑道:“为什么不能不来卿”

那人道:“因为你已成为本宫的敌人了。”

曾笑冷冷一笑。

“天劫官横行霸道,已非一日,但现在却是变本加厉。”

那人也冷笑着,忽然道:“两位老人家可好?”

曾笑道:“他们不好。”

那人道:“他们又怎会不好呢?”

曾笑目中露出鄙夷之色,道:“他们有你这么一个混帐徒儿,又怎会好呢?”

那人淡淡道:“他们一向都没有把我当弟子般看待,正是师不以徒为徒,那么徒又何必以师为师?”

曾笑沉声道:“谭世羽,你当真是个畜生!竟敢说出这种说话!”

那人大笑。

“曾老板,谭某做事,一向彻底干静,既然已不再是龙虎天尊的弟子,那么,不是他们死,就是我谭某魂归极乐。”

曾笑冷冷道:“你要杀害他们,可惜却己来迟一步。”

谭世羽怒道:“你休想骗我!”

曾笑道:“会骗人的并不是曾某,而是你这个可恶的骗子。”

谭世羽嘿嘿冷笑:“就算我是个骗子,那又如何?难道你想连这座长安楼也输给我?”

曾笑忽然长身而起。

“你若有本领,这座长安楼送给你却又何妨?”

谭世羽沉着脸,冷冷道:“其实就算你把整座长安城送给我,我也未必会稀罕,又何况区区一座长安楼而已?”

曾笑道:“你的胃口真不小!”

“不!”谭世羽道:“我的胃口并不大,敝上想要的也不是什么奇珍异宝,只不过想要龙虎天尊两人的性命而已!”

曾笑“呸”的一声:“你简直连禽兽都不如,难道你竟然全不念及往日的师徒之情?”

谭世羽悠然道:“你别拿这一套来压我,你若不把他们两人交出来,你立刻会死!”

曾笑冷笑。

“我早就打算舍命奉陪,只可惜我并非舍命陪君子,而是舍命陪小人!”

谭世羽冷冷道:“你偏就是这许多废话,今天若不杀你,日后也叫人笑话。”

在他身边的两人,已各自跨出三步。

他们当然就是昔年龙虎天尊座下的左神右煞。

左神姜谷铭,右煞李相屿,这两个老魔的手里,都有一把寒芒四射的短刀。

曾笑仍然站在那里,毫不畏惧。

姜谷铭忽然向他笑了笑。

“你什么都不像,只像个败家子。”

李相屿接道:“曾家唯一的最后的产业,也将在你的手中败掉。”

曾笑的心在刺痛。

想起了曾家昔日的辉煌,他的心境又怎会不沉痛?

虽然曾笑明知左神右煞说这些话,是要打击自己,令自己无法集中精神来对付他们,但他仍然无法克制内心的沉痛。

他的手已忍不住在发抖。

他的心也在发冷。

就在这一瞬间,姜谷铭的短刀已闪电般刺出,而且一刀就想割断曾笑的喉管。

这是极狠辣的一刀。

曾笑没有闪避,他仿佛已变成了一具木偶。

第二节

刀光闪处,映目生寒。

无论曾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或者是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这一刀都必将令他立刻倒下。但他没有倒下,却有两件东西忽然同时跌在地上。

第一件跌在地上的东西,是姜谷铭的刀。

第二件跌在地上的,却是姜谷铭的左手。

左神姜谷铭只有一把刀,而这把刀已最少有三十年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了。

他用刀杀人的时候,也一定是用左手的。

但就在这一瞬间,姜谷铭失落了他的刀,也失落了他的左手。

当姜谷铭一刀刺出的时候,李相屿的刀也已准备随时出手。

即使曾笑能避开姜谷铭的第一刀,也绝对不容易避得过李相屿紧接而来的第二刀。

但曾笑根本没有闪避,也没有还手。

李相屿只看见另一道银亮如雪的刀光,突然在曾笑和姜谷铭的中间飞起,接着姜谷铭的刀不见了,而他的左手也不见了。

刹那间,姜谷铭的脸色有如死灰,身子不断跄踉后退。

“龙城璧!”他脱口惊呼。

李相屿、谭世羽的脸色也是一变。

雾中,一条淡淡的人影站在曾笑的背后,看来就像是曾笑的影子。

刀光一霎眼已不复见,他们只看见了龙城璧这淡淡的人影。

第三节

看见了龙城璧,谭世羽的心实在很不是滋味。

他当然没有忘记上一次,自己落荒而逃邓种狼狈的情景。

虽然事后左神右煞并没有真的怪他,而且还赞他聪明机智,不愧是个能屈能伸、能进能退的大丈夫人人中豪杰。

但每当他想起那时候的情景,他的心里就会很不舒服。晚上更常常不能入睡。

这一次,他已不能再躲避,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和雪刀浪子拼个明白。

旭日高升。

浓雾已化为薄雾。

谭世羽冷冷的瞧着龙城璧。

“我们又碰上了。”他说。

“这不是巧合,而是你本来就想找我算帐。”龙城璧冷冷道:“可惜你们要找的龙虎天尊,他们已不在这里。”

谭世羽道:“这两个老头儿亡命天涯,看来也挨不到多少时候。”

龙城璧摇摇头,道:“你说错了,恐怕就连你心里,都并不是这么想。”

谭世羽冷笑。

龙城璧又道:“你们若肯定他们将会不久于人世,也不必急急要杀害他们。”

谭世羽道:“他们武功尽失,已是废人。”

龙城璧悠然道:“谁人也不敢保证,他们是否可以恢复武功,但假如他们的武功可以恢复,那时候,你们的麻烦就绝不会小。”

谭世羽干笑着。

“现在你的麻烦也不小。”

“彼此彼此。”

谭世羽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我也是个炼刀的人。”

龙城璧淡谈道:“我不清楚你的武功,只是清楚了解你这个人。”

谭世羽沉默着。

龙城璧又道:“你若说自己是个练刀的人,说不定你学的却是剑。”

“哦?”

龙城璧又道:“你若说‘上’,其实就是‘退’,你若说敢和我动手,恐怕连最愚蠢的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谭世羽的脖子仿佛粗了一倍。

北看来已沉不住气。

但奇怪,他还是没有拔出他的刀,甚至没有人能看得见他的刀在哪里。

他还在等。

他似乎是在等待龙城璧首先出手,又似乎是在等待李相屿先向龙城璧攻击,然后自己从中看准机会,再给予龙城壁致命的一击。

但龙城璧没有动手。李相屿也没有用他的短刀去刺龙城璧。

最先动手的,居然是断掉了左手的姜谷铭。

第四节

姜谷铭虽然只用左手使刀,但他放暗器的时候,却永远都是使用他的右手。

李相屿和他是几十年的朋友,当然很清楚这一点。

不但李相屿知道,连谭世羽也同样知道。

他们更知道,姜谷铭的子母银梭,三十年来几乎完全没有失过手。

在那一瞬间,有十四道寒光直向龙城璧的身上激射过去,打的尽是他身上致命的要害。

姜谷铭本已是败军之将,而且伤势不轻,谁也不容易想到,最先拼命的人还是他。

他这手暗器一使出来,不禁令谭世羽和李相屿深深佩服。

虽然他受了重伤,但这手暗器还是极狠、极准、极快。

龙城璧能避开吗?

龙城璧没有闪避,也没有拔刀。

但这些暗器仍然没有一件能打在他的身上。

因为这些暗器,却已被一只又粗又胖的手全部接下。

很少人有这么粗胖的一只手掌。

这手掌看来简直就和熊掌不相上下。

但熊掌绝不能接下这些暗器。

接下那些暗器的人是谁?

第五节

这人的手掌大得吓死人,但更吓死人的却是他怀中的洒坛。这个酒坛好大好大,坛里的酒几乎足够让一匹马洗澡。

谭世羽观色又变了。“杭州唐门!”

这人呵呵大笑:“老子正是来自杭州唐门。”

“唐竹权?”

“老子如果不是唐竹权,还有谁是唐竹权?”

谭世羽吸了口气,道:“你倒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闲事?”唐竹权瞪大了眼睛,道:“你们要杀龙城璧,岂能算是闲事?”

李相屿冷冷道:“你是龙城璧的老子,还是龙城璧的儿子?”

唐竹权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道:“老子就是老子,连你也得叫我老子,所以你不必吃这种醋。”

李相屿沉下脸,冷笑道:“唐老人精明老辣,想不到他的儿子却像只疯狗,只会狂吠。”

唐竹权一笑,忽然把左手一扬。刚才他就用这只左手,把姜谷铭的子母银梭接下来的。此刻他左手一扬,姜谷铭和谭世羽都不禁失声道:“小心——”

李相屿虽然也是个老江湖,但却也为之面上变色。

一个收接暗器功夫如此高明的人,他施放暗器的本领当然也同样高明。

尤其是杭州唐门,与蜀中唐门源出一脉,而唐门的暗器功夫,可说是独步天下,又有谁敢小觑?

就在唐竹权左手一扬的时候,不待姜谷铭和谭世羽的警告,他的人已有如燕子般向上飞拔丈二。

他的轻功的确不错。

但就算他的轻功再高明百倍,就算他能一下子就跃飞一百二十丈,也是多余的。因为唐竹权根本就没有计算打出暗器,这一扬之势,只是虚着。

当姜谷铭和谭世羽发觉唐竹权根本没有放出那些子母银梭的时候,而龙城璧拔出了他的风雪之刀。

刀光一闪,卷起千层刀浪。

飒!

接着,又是一阵金铁破空之声响起。

唐竹权手里的子母银梭,到这一刹那间才倏然出手。

姜谷铭一声闷哼,脸庞上、咽喉上、胸膛上,全是染满血迹的子母银梭。

银梭入肉后立刻绽开,这是杀伤力极骇人的暗器。

姜谷铭只是闷哼了一声,就像死狗般倒在地上。

龙城璧的刀又再入鞘。

雪刀没有伤人,他刚才那一刀也是虚着,但却与唐竹权配合的天衣无缝。

第六节

旭日更升高。

阳光照在谭世羽的脸上。

他的脸显得有点儿苍白。

“你们真的要庇护那两个老头子?”

龙城璧叹了口气,道:“他们本是你的师父,但你却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谭世羽冷笑:“他们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师父。”

龙城璧道:“他们不配,谁配?”

谭世羽面容一蹙,正色道:“这一点你不必理会。”

龙城璧悠然道:“是不是天劫官主阎一孤?”

谭世羽颔首道:“他老人家是人中龙凤……”

“老子操他娘个鸟!”唐竹权立刻破口大骂:“阎一孤算是个什么东西?他若是人中龙凤,恐江湖上许多猫猫狗狗,都会变成龙凤麒麟、狮虎豹象!”

李相屿冷冷道:“你倒像只又笨又钝的大象。”

唐竹权道:“老子若像只象,你倒象只猢猴。”

李相屿道:“久闻唐门暗器手法天下无双,今日看来,却是闻名不如见面。”

龙城璧淡淡一笑,道:“唐大少爷刚才没有把你吓死,你现在倒说起风凉话来了。”

李相屿道:“虽然姜谷铭死在你们的手下,但老夫却不伯你们。”

谭世羽道:“他们若是知趣的,就该把那两个老头儿交出来。”

曾笑突然冷冷道:“你要找龙虎天萼,最少得杀了我。”

谭世羽盯着他,怪笑道:“杀你不难,但杀了你恐怕我还是不会知道龙虎天尊在哪里。”

曾笑冷冷道:“你若能击败我,就算龙城璧和唐竹权不说,我也会告诉你他们的下落。”

谭世羽瞳孔收缩:“此话当真?”

曾笑道:“决不食言。”

谭世羽微笑道:“听说这些年以来,你一直都在暗中苦练武功。”

曾笑并不否认。

谭世羽接道:“你苦练武功,就是为了要等待这一天,亲手把我杀掉?”

曾笑冷冷道:“像你这种恶贼,本来就是人人得而诛之。”

谭世羽冷笑道:“你是要和我决一死战?”

曾笑道:“不错,难道你害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一刀挫神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红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