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红颜》

第16章 龙飞双拐

作者:古龙

第一节

凉风吹在王过的脸上,他觉得非常凉快。

由心底里发出来的一种凉快。

虽然他在天劫宫里的地位不算很高,但他的确是个高手,而且对于手下的训练,更有他的一手。

很少人能想象得到,“猪天王”竟然是个如此厉害的人物。

就连杜岱也未必能想得到,虽然他早已知道“猪天王”就是王过。

这一次他看来是死定了。

但忽然间,王过的颈际,出现了一把银亮如雪的刀锋。

凉快已变成冰冷。

王过浑身都陷入冰冷如雪的境界中。

虽然他全身上下,还没有流出一滴血,但他全身的气力,和所有的斗志,都已在这一刹那间完全丧尽。

他没有反抗,甚至连回头去望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他在江湖上,也算得了是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直到现在虽然沦落为天劫宫“恶猪庄”的“猪天王”,但他毕竟是王过,一个他自己觉得很了不起的王过。

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遭遇。

这柄刀的刀锋无声无息的,悄悄地就架在他的脖子上。

假如这柄刀的主人要杀他,那实在是易如反掌的事。

他没有反抗,没有回头,甚至连话都不敢说。

他只听见背后一个人冷冷的说道:“你错了!”

王过不懂。

他问:“我什么地方错了?”

那人道:“你以为投身在天劫宫门下,就可以高枕无忧,这是大错。”

王过额上已冒出了汗珠。

“你是来杀我,为亲人报仇的?”

那人道:“我没有亲人死在你的手下,你所杀的人,我一个也不认得。”

王过松了口气。

“既然大家无仇无怨,什么事情都总可以慢慢商量。”

背后那人淡淡一笑。“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否则你现在还焉有命在?”

王过点头不迭。

背后那人淡淡道:“我叫龙城璧!”

第二节

王过一凛:“这就是风雪之刀?”

龙城璧叹了口气,道:“这不是风雪之刀。”

王过又是一怔:“你若是雪刀浪子龙城璧,用的怎会不是风雪之刀?”

龙城璧又叹息了一声,缓缓道:“我的刀已经丢了。”

王过吸了口气:“你这柄刀岂非很珍贵的,怎会丢了?”

龙城璧道:“人在江湖,别说是一柄刀,就算是性命也随时可能会丢掉。”

王过又连连点头。

龙城璧道:“这十八个剑手是不是都很听你的话?”

王过道:“不错。”

龙城璧冷冷道:“你叫他们马上停手吧。”

王过犹豫着。

龙城璧的刀已压紧了一点。

王过脖子上忽然一阵冰凉,他的脖子已在流血。

虽然他的外表看来很刚硬,而且武功也很不错,但他到底不是那种视死如归的人。

他立刻下令:“你们统统住手。”

但他的命令没有生效。

那十八个剑手仿佛都变成了聋子。

王过的脸色又变了。

“你们马上给我停手,这是命令。”

但他们根本连睬都不睬他,仍然向杜岱展开缠斗。

王过吸了口气,对龙城璧道:“他们都不听话。”

龙城璧冷笑:“他们不听话,你就得死!”

王过突然身子一矮,向前狂窜出去。

龙城璧没有追。

虽然他知道王过这种人百死不足以蔽其辜。

但他还是没有向他追杀。

他只是唬吓王过。

但王过只是逃出了五丈,就已忽然惨呼倒下。

第三节

龙凤双拐再加上老雁侯的雁翎刀,终于把那十八个剑手杀败。

龙城璧没有上前助他们一臂之力。

因为他早已看出,即使自己上前,也是多余的。

凭陆太君和老雁侯的武功,已足够把他们解决。

恶猪庄是天劫宫的第一重门户,现在这里已被攻破。

但就在这时候,司马血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樊巨人己死在温无意的毒镖下!

这是一个极庞大的计划。

这个计划,就是要进攻天劫官,收拾天劫魔君阎一孤。

樊巨人本来和天劫宫混在一起,但自从杜飞萼被杀之后,他发誓要为杜飞萼报仇。

柳红电虽然已经死了,但樊巨人仍然不肯罢休。

他要亲眼看见阎一孤死。

这个进攻天劫宫的计划,不知如何给他刺探出来,自然是少不了他的份儿。

可惜,他却是群豪之中,最倒霉的一个。

当恶猪庄展开血战的时候,他悄悄闯进天劫宫。

哪知他一上来就遇上了温无意。

他并非温无意的敌手。

温无意用了一枚毒镖,击中了他的胸膛。

樊巨人虽然身材魁梧,但当他中了这一枚毒镖之后,立刻就倒了下去。

温无意得意之余,派人把樊巨人的尸体悬挂在天劫官门外的一株大树下。

第四节

听见了樊巨人的死讯,每个人的心头都很沉重。

陆太君叹了口气,说道:“这人是个爽直的汉子,又怎斗得过温无意这条老狐狸。”

突听杜岱重重一咳。

“老夫老了,不中用了。”

龙城璧安慰道:“杜前辈何出此言?你老人家依然是宝刀未老……”

杜岱苦笑一声,凄然道:“我的弟子、女儿,都给天劫宫害死,卫空空是个名重江湖的大侠,又已死在谢白衣的剑下,天下第一号大醉鬼店竹权,竟给天劫官掳走,现在樊堡主又给杀了,老夫又岂能不添伤感?”

龙城璧皱了皱眉,忽然又在耳边悄悄的说了几句说话。

杜岱面容一整,瞳孔里闪过了喜悦的神色。

“你说的是真话?”

龙城璧淡淡一笑:“晚辈有欺骗你的理由吗?”

杜岱想了一想,点点头道:“不错,你不会骗我,也没有理由骗我,更何况我一向都很信任你,想不到我忽然糊涂起来了。”

司马血忽然道:“我们现在攻进天劫宫,先把唐竹权救回来再说。”

第五节

一阵山风,吹在阎一孤的脸上。

阎一孤在天劫宫里的一座花园内,享受着一顿丰富的美食。

虽然强敌已至,虽然局势已达到了决定胜负存亡的阶段,但他还是轻松的很。

他最喜欢的酸辣鸡片汤虽然已经凉了,但甘酸辛辣的滋味还是令他感到胃口大开。

两只蒸得较滑的湖蟹,使得他赞不绝口。

侍侯他的奴仆感到有点奇怪。

平时,无论厨房里的酒菜弄得怎样好,他也绝不会开口称赞的。

但今天却是例外。

他的心情是不是真的很轻松?

没有人知道。

但他们都明白,天劫宫已遭遇到群雄的攻击,又有谁能轻言可以必胜这一仗?

第六节

天劫宫的外表,看来就像是神话里的迷宫。

还没有到过天劫宫,四周就已遍布奇门异阵。

在这里,很容易迷路,而且可能一辈子也走不出来。

但这些阵法却没有难倒率师来犯的群豪。

陆太君对于这种阵法,可说是个大行家。

再加上老雁候杜岱,这些奇阵全都变成了废物。

宫门没有关闭。

而且居然有八个如花似玉的美女在恭候着。

杜岱冷笑又冷笑。

“这算是什么玩意?”

他的说话还没有完,就有一人带着满脸笑容走了出来。

他就是温无意。

温无意的笑容看来很友善。

但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出,这人非但不友善,而且比最歹毒的毒蛇还更危险。

陆太君冷喝了一声,道:“姓温的,你勾结柳红电,干尽伤天害理的事,今天实在容你不得。”

温无意摇摇头,笑道:“太君准是喝了酒,说话有点糊涂了。”

陆太君冷冷道:“我就算再老三十年,也绝不会看错人,尤其是你这种卑鄙的小人。”

温无意叹了口气,道:“江湖上的朋友都说太君和蔼可亲,今日看来,却是令人大为失望。”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沉吟半晌,才道:“既然如此,温某且回去向宫主说一声……”

他回去向宫主说什么?

没有。

这“没有”的意思,就是“没有了下文”。

他这句说话只是“指冬瓜画葫芦”,胡扯一顿,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暗器已突然出手。

陆太君是江湖上的女中豪杰,江湖经验极为丰富,岂会吃这一套?

但世事实在是玄妙的很。

一向处事极为小心谨慎的陆太君,竟然就在这一刹那间,给温无意用五枚毒镖击中了小腹。

温无意冷笑,欺身劈出一掌,猛切陆太君的咽喉。

陆太君若没有中镖,这一掌必然难以得手。

但她受伤在前,这一掌她竟然没有闪避开去。

一声闷哼,陆太君脸色大变,身躯跄踉后退八九尺。

杜岱怒喝道:“温无意,休猖狂!”

“呼!”的一声,一掌向前推去。

温无意没有退避,他咬紧牙关挥掌相迎。

这是硬拚,拚的不但是掌力,而且简直是在拼命。

拼命的一击。

岂料温无意掌力之强,又在杜岱意料之上。

杜岱突然脸上冒汗,汗出如浆。

温无意又已胜券在握,掌上劲力再增三分。

杜岱再也无法支撑,人如断线风筝向后倒飞开去。

温无意顷刻间连挫两高手,脸上不禁微露得意之色。

陆太君中了毒镖,伤势极为严重。

她对司马血轻声说道:“温无意武功之高,远在我意料之外。”

司马血和龙城璧同时点头。

陆太君又说:“你们千万要小心他的毒——”

说到这里,人已咽气。

龙城璧黯然道:“倘若时九公在这里,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司马血沉吟半晌,忽然道:“他岂不是曾经送给你不少碧血灵芝丸?”

龙城璧苦笑一声,道:“我已在两个月前全都用掉了。”

司马血一呆,继而不禁摇首浩叹。

“这是命中注定,实在无可奈何。”

温无意叮着他们两人,道:“两位一直包庇着龙虎天尊,恐怕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

龙城璧冷冷一笑,道:“你与阎一孤要赶尽杀绝,对你们又有何好处?”

温无意道:“那是我们的事,你不必多管。”

司马血突然大笑,道:“我们偏喜欢管!”

温无意嘿嘿冷笑:“就凭你们两人的力量,就想捣垮天劫官,那是妄想。”

忽然间,一人淡淡笑道:“还有许某人。”

一个白袍人,飘然而至。

温无意目光一亮。

“医谷谷主许窍之!”

“正是许某。”

温无意冷冷道:“本宫早已知道,收藏着龙虎天尊的,就是医谷中人。”

许窍之淡淡道:“医谷上下,一直都等待着天劫宫率师来犯,但你们似乎还缺乏了进攻医谷的勇气。”

温无意道:“本宫没有攻进医谷,你们倒杀上门来了?”

许窍之道:“阎一孤一直死心不息,非要把龙虎天尊杀害不可,可惜这两位老人家福大命大,而且还有很多肝胆相照的朋友,以致你们一直都无法得手。”

温无意目光一闪,道:“其实我们也不是非杀龙虎天尊不可。”

龙城壁冷冷道:“这一点在下倒是相信。”

温无意道:“何以你会相信?”

龙城壁道:“龙虎天尊武功已失,即使将来伤毒能够治愈,最多也只能恢复二至三成的功力。”

温无意干笑着,道:“你知道的事倒也不少。”

龙城璧道:“纵然知道的不算很多,却也不会完全不知道。”

他冷笑着,又道:“天劫宫一直追杀龙虎天尊;其实只是借题发挥,你们最大的目的,是要藉着这一件事,大力诛除异己。”

温无意“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龙城璧接道:“樊巨人就是你们要诛除的其中一人,虽然他一度曾经为天劫宫效力,但你们对他并不感到满意,早就想把他剔出来。”

温无意皱了皱眉,终于说道:“这人的头脑若非太简单,就是太不识时务,阎宫主对他的确很不满意。”

龙城壁冷冷道:“但你们不能无缘无故的就把他除掉,所以故意派柳红电去杀杜飞萼,逼他反叛天劫宫。”

温无意道:“他真的反叛本官,那是死罪。”

龙城璧冷冷道:“他现在已死了,但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

温无意摇摇头。

他回答很但白:“没有半点好处。”

他接着又道:“也许唯一的好处,就是我们又不必担心这人会反叛。”

他的说话似乎很滑稽。

但龙城璧却很了解。

只有最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龙飞双拐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