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红颜》

第05章 好汉群英大幻神翁

作者:古龙

第一节

阳光底下的长江,辉煌壮丽,气势磅礴。

一个孤独的老人,骑着一匹瘦弱的五花驴,来到了大渡口。

远处隐约传来阵阵苍凉的笛声,仿佛正在诉说人间不平和不幸的事。

老人望着江水,忽然发出一阵唏嘘,缓缓地从驴背爬下来。

笛声渐近,一艘看来已很残旧的小舟,横渡江面而来。

一个年纪和他不相上下的老儒士,坐在船头,横按长笛,轻轻吹奏。船家是个赤膊大汉,他臂力强劲,船桨在风浪中急劲翻飞,瞬即到了江边!

笛声忽止,那孤独的老人长长叹息一声,忽然说:“我们已败了。”

老儒士咳嗽着,沉默了很久才道:“天下无必胜雄师,谁也会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

老人凄然一笑:“只是,我们这一次实在是败得太惨。”

老儒士缓缓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老人道:“我今年已七十二,还能再来吗?”

老儒士道:“能否卷士重来,又与年岁何干?”

老人道:“我若听信学究之言,又何致陷于如此田地?”

老儒士道:“兵虽败,气不可馁,兵败犹可挽,气馁不可活。”

老人仰面长叹:“已是兵败如山倒,已是落花流水,大势去矣,又谁能挽救此悲惨败局?”

老儒士道:“江东有一人,倘能邀之,大局尚有可为。”

老人听了,目光一亮,连忙问道:“此乃何人?”

老儒士遥视远方群峰,缓缓道:“叶雪璇。”

“叶雪璇?此人是男是女?又是何方神圣?”老人间。

“总堂主可还记得叶红血?”“天狂居士叶五先生?”

“正是叶五。”老儒士淡淡道:“叶五虽然以天狂自居,却是惊才绝艳,胸藏兵甲何只十万之智士,而叶雪璇者,也就是叶红血之女儿。”

老人长叹一声,感慨良多的接道:“只惜雪璇不是红血,红血已披袈裟,隐世埋名。”

老儒士道:“岂不闻江山代有人材出,青出于蓝胜于蓝?”

老人道:“雪璇姑娘纵然才智过人,毕竟只是女儿家!”

老儒士摇头道:“总堂主此言差矣,谁谓女儿无大将?须知巾帼不让须眉,以叶大小姐而言,绝非弱质纤纤,而是身怀绝顶武艺之一流高手。”

老人道:“叶五神功盖世,其女儿自也自非弱者,只是……”

老儒士截然说道:“总堂主,你又想错了。”

老人一愣:“错在何处?”

老儒士道:“雪璇姑娘虽然武功绝顶,却非叶五所传。”

老人默然半晌,才道:“却不知这位叶大小姐,师承何门何派?”

“大幻教教主庞六仙。”

“大幻神翁庞六仙?”老人听了大吃一惊。

“不错,正是他,他比你和我都更老几十岁。”

老人长长吸一口气:“大幻教称雄中原武林之时,老夫尚年仅弱冠!”

老懦士点点头:“倘若以前辈推算,叶大小姐比你我还高。”

老人道:“庞六仙听说已于三十年前,坐化于坐龙山馆……”

“非也!”老儒士摇摇头,道:“坐龙山馆近年来清静无争,主要就是因为武林中人,以为庞六仙己死。”

老人道:“那时候,他已年逾七旬,也该是风烛残年之境。”

老儒士道:“人之寿命,各自不同,活到百来岁之人,又岂在少数!”

老人道:“原来庞神翁仍然活着,却何以伪装死去?”

老儒士道:“此无他,庞六仙但求乐得清静四字而已。”

老人恍然:“不错,借死之名而避世,麻烦事可减甚多。”

老儒士道:“这皆因庞教主太出名了,仇家也不少。”

老人道:“听说自从庞六仙死讯传出之后,坐龙山馆就再无高手,未知是否属实?”

老儒士道:“不错,昔年叱咤风云的大幻教高手,全都不知所踪,在坐龙山馆的,只有几个完全不懂武功的仆人。”

老人道:“难道庞教主昔日的仇家,不会向这几个仆人施以辣千,甚至毁坏坐龙山馆吗?”

老儒士道:“谁说没有,庞六仙的死讯传出之后,三年之内,就已有四五拨人马,闯入过坐龙山馆。”

老人道:“此等人马自非善类。”

老儒士道:“他们其中包括寒山六秀,鬼域中人,幽灵十三绝及怒目天神仇一诛。”

老人凛然道:“这全是江湖上心狠手辣,武功异常厉害的黑道巨寇,那几个不懂霸武功的仆人,如何应付得了?”

老儒士道:“但坐龙山馆却仍然安然无恙,那几个仆人,至今仍活得很好。”

老人道:“却是何故?”

老儒士道:“坐龙山馆虽然只是一座空城,但却左有木鹏坞,右有灵蛇堡呼应照顾。”

老人一怔:“木鹏坞与灵蛇堡,莫非也附属于大幻教?”

老儒士道:“木鹏坞龙头老大木鹏王,与灵蛇堡主卓碧君,都不承认与大幻教有什么关系,但却认为寒山六秀、鬼域中人、幽灵十三绝及仇一诛以强凌弱,对付坐龙山馆几个不懂武功的仆人,于理不合,以是无法袖手旁观,双双代为出头!”

老人白眉一皱:“这倒是侠义精神可嘉,但他们说与大幻教全无关系,恐怕也实在令人难以置信的。”

老儒士道:“这一点暂且别理会,寒山六秀等人,以为可以逼使大幻教中人出现于坐龙山馆,但结果来的并非大幻教中人,而是木鹏王与卓碧君。”

老人道:“木鹏王深沉多智,卓碧君擅长用毒,寒山六秀等人,恐怕是付好不了。”

老儒士点点头,道:“数战下来,寒山六秀变瞎子,鬼域中人损兵折将,幽灵十三绝只余下三人,怒目天神武功尽废,终于自缢于坐龙山馆门外!”

老人叹息一声:“这样多惊人事变,老夫却是从未听人提及。”

老儒士道:“江湖上不知几许惨烈大战,不为武林人所知,总堂主不知此事,并不为奇。”

老人点点头,道:“世事如谜,变幻无定,外人常说老夫见多识广,实则老夫孤陋寡闻,比起顾老先生,相去远矣!”

老儒士道:“总堂主不必这样说,唉,人生匆匆数十年,能知多少事?又能明多少理?”

老人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万卷书。”

老儒士道:“听我之言,于总堂主只能有少许帮助,唯有叶大小姐,始能为总堂主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老人吸一口气,沉思良久,才说道:“老夫本来已再无半点斗志了,但如今却又似乎存着一丝希望……”

“心存一丝希望不足以言勇!”老儒士沉声道:“总堂主必须拥有绝大信心,绝大勇气,才能给予强敌迎头痛击。”

老人一呆,忽然用力地点头,道:“顾老先生所言极是,只是那叶大小姐未知芳居何处?”

老儒士道:“就在仙女湖畔,紫气玉楼中。”

老人低首沉吟,喃喃道:“仙女湖畔紫气玉楼……叶大小姐……”

他说到这里,忽然一人“卟通”一声,跌落水中。

第二节

跌落水里的是船家。

这船家正值壮年,膂力不凡,显然并非泛泛之辈!

老人却不知道他是谁。

但这老人却看见,这船家是给一只苍白的手拉进水里的。

手从水里来!有人潜伏在江底,突施暗袭。

虽然是暗袭,但一下子就能把那壮汉拉进水里,这人显然精通水性,而且武功相当厉害。

老儒士脸色一变,陡地大喝:“是什么人?”

江面浪花起伏,却已不见人踪。

老儒士怒形于色,突然吸一口气,跃入江中。

老人眼色一变:“顾老先生,老夫……老夫是个旱鸭子!”

他没有说谎。他是名震武林好汉堂的总堂主。

好汉堂多好汉。

总堂主“义元反顾”岳无泪,更是好汉中的好汉。

如今,岳无泪已七十二岁。在这七十二载悠长的岁月里,他已闯过无数暴风雨,大风浪,有过不知多少次险死还生的凶险经历。

他掌中一刀,杀尽无数邪恶之徒。他赤手空拳,也曾挫却不知儿许武林高手的锐气。可是,他们偏就是个早鸭子,一入水里,就不折不扣的变成呆子。

老儒士却不同。他号称“水中盗月”,又叫“潜鱼叟”,也叫“浪里神儒”。

他叫顾植为,所以又有人称呼他“顾水神”。

顾植为与岳无泊相识之时,两人俱已年逾花甲。但两人一见如故,大有相逢恨晚之叹。

船家突遭暗袭,顾植为大为紧张。

他已跃入江水中。

岳无泪也面露紧张之色。他不是不想助老友一臂之力,而是无能为力。是什么人把那船家拉人水里?

忽然间,一股血水涌上了江面。岳无泪脸色沉重,目不转睛的盯着水面。

一个人浮了上来。

那是船家,他手里有一把匕首,面露兴奋之色:“我杀了他,我杀了他!”

岳无泪松了口气、船家很快就登上了岸!

岳无泪瞧着他,道:“顾老先生与阁下怎样称呼?”

船家一笑,道:“师徒。”

岳无泪也笑了笑:“原来你就是他的弟子石啸天!”

“总堂主也听过晚辈的名字?”石啸天一怔。

岳无泪道:“咱们虽然素未谋面,但顾老先生却曾向老夫提及过你的名字。”

石啸天道:“师父是个好人。”

岳无泪道:“这个自不待言……”

石啸天道:“所以我根本不配做他的弟子。”

岳无泪道:“你何出此言?嗯……顾老先生怎么还没上来?”

石啸天道:“他不会上来了。”

岳无泪面色骤变:“你在说什么?”

石啸天道:“晚辈是说,他已给人缚在江底一块大石上。”

“胡说!”岳无泪怒道:“他是水神,能在江中盗月,怎会给人缚住?”

石啸天道:“本来这是不可能的,但错在他有个不肖子弟,在水里给他暗算了一下。”

说着,把手中匕首轻轻一晃。

岳无泪脸如纸白:“你刚才……是说……杀了顾老先生?”

石啸天点点头,微笑道:“是的,除了我之外.又有谁能在水底里暗算他?”

岳无泪颤声道:“混帐!绝不可能会有这种事!”

就在这时候,江面浮出了一个人。

那是顾植为。

岳无泪目光一亮,大叫:“顾——”

但他只是叫出了一个字,就再也叫不下去。

因为从江底里冒出来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那只是一颗脑袋。

顾植为的脑袋。

顾植为的脑袋已在水底里给砍掉下来了。

一只苍白的手,提着这颗已面无血色的及脑,同时出现在江面之上。

岳无泪胸膛起伏,一张脸变成死灰之色。

石啸天悠然一笑:“岳总堂主,你现在该相信晚辈的说话罢?”

岳无泪咬着嘴chún。chún已咬出鲜血,他却似是浑然不觉。

他突然像一头疯牛般,向石啸天冲了过去。

石啸天没有感到意外。但他也不敢小觑了这位好汉堂的总堂主,侧身一闪,卸避开去。

岳无泪怒叱:“叛徒衣冠禽兽,杀!杀!杀!”

三个“杀”字出口,他己连发九掌。

漫天掌形,杀气逼人。

石啸夫连避八掌,但第九掌却已再无可避,一咬牙,挥掌还击。

“轰”地一声,两股内家罡气相撞在一起,石啸天向后倒退丈二。

岳无泪也已退后五步,才总算拿稳了桩。

“小子,顾老先生的‘天阳劲’,你还没完全领略……”怪叫一声运气再上。

石啸天脸色转变,他已知道岳总堂主的武功,绝非自己所能抵御。

但岳无泪才扑前两尺,背后忽然响起一阵呼啸之声。

岳无泪不必回头,已知是一个武功极厉害的高手,从后袭击自己。

一个鹞子翻身,岳元泪在半空中打了个转,人未落地,一两三钱分的好汉金镖已飞射而出。

好汉金镖份量重,而且堂规规定,比镖只能用来拼命自保,绝对不许在背后暗箭伤人。

岳无泪是总堂主,而这条规也是他自己订下来的一

他是一个极具原则的人,自然不会违反自己订下来的堂规。

这时候,背后有人向他暗袭,他以牙还牙施以反击,那是很公平的事。

他这一镖打出,力度十足,天下间能接下这一镖的人,恐怕还没有十个。

谁知背后那人,居然是其中之一。

那是一个青衣白脸,面上似是毫无血色的中年人。

他以左手接镖,面露微笑。

“岳总堂主,你是不是想去找那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好汉群英大幻神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红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