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剑红颜》

第06章 仙女湖中紫气玉楼

作者:古龙

第一节

翌日晨曦,雾浓如rǔ。

一辆马车,穿过一片丛林,来到了一座山谷下。

谷下有湖,这就是仙女湖。

仙女湖的确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

一群白鹅,正在湖水之中悠闲地游划着。

马车就在湖畔停下。

赶车的是个老人。

邵南青。

仙女湖就在这里。

但紫气玉楼又在何处?

岳无泪在车厢里探头出来,却看不见什么紫气玉楼。

邵南青忽然发出了一声清啸。

啸声并不太响亮

而且他发出啸声之后,还隐隐有喘气之声。

昨日那一下拼掌,蒙面人是否受伤,他们不得而知,但邵南青却受到了不大不小的内伤,却是事实。

啸声响起,鹅群纷纷振翅飞去。

不疯道士喃喃笑道:“这些鹅好肥,正是红烧固宜,清炖也妙!”

岳无泪瞪他一眼:“昨天你给人制住了穴道,差点就给人拿去红烧清炖了。”

不疯道士叹了口气,道:“天下英雄,又有几人一辈子不败?”

岳无泪道:“和方迁相比,你是幸运得多了。”

“幸运个屁!”不疯道士哼的一声,悻悻然道:“他死了倒子干净净,无忧无虑,难为贫道现在想得发傻,也想不出一个可以为他报仇的办法来!”

这时候,仙女湖中,忽然飘来了一叶轻舟。

他衣裳单薄,腰悬大刀,身材魁梧。

这大汉脸如锅底,眼若铜铃,居然是怪刀神翁郝世杰的宝贝弟子高六六!

仙女湖上来的不是仙女,却是个名满天下的浑人。

高六六的出现,每个人都大感意外。

邵南青皱着眉,盯着他:“你是什么人?”

高六六也瞪着他,反问:“你又是什么人?”

邵南青冷冷一笑:“老朽是谁,你暂且别管!”

高六六哈哈一笑:“你以为自己不说,俺就不知道?”

邵南青一怔:“你知道老朽是谁?”

“当然。”

“那么你说,老朽是谁?”

高六六说道:“好汉堂总堂主岳无泪是也!”

邵南青不由一笑:“你怎会知道老朽就是岳无泪?”

高六六道:“你是个老家伙,岳无泪也是个老家伙,所以,你一定就是岳无泪了。”

邵南青点了点头道:“你很聪明,可是,车厢里还有另外一个老家伙,他又是谁?”

岳无泪打开车厢门,走了出来。

高六六哈哈一笑:“不问而知,此人乃邵长老也!”

“邵长老?”岳无泪一愣。

高六六道:“既然一个是岳无泪,另一个当然就是邵南青,这一点,俺是绝对不会弄错的。”

岳无泪皱了皱眉,沉声道:“你偏偏就是弄错了,他不是岳无泪,老夫也不是邵南青。”

高六六笑道:“别耍俺了,邵长老,你是叶教主的师叔,说话可得有点分寸,俺——”

“俺”到这里,悠然住口。

因为他忽然看见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这车厢里。

司马纵横。

“六六,你弄错了,这位才是岳总堂主,而那一个,就是邵长老!”

“什么?原来俺把这两个老家……”

“说话规矩一点!”

“对!不是老家伙,是老前辈,”高六六忙陪笑着:“是俺一时糊涂,抱歉!抱歉!”

邵南青盯着他看了半天:“你就是郝神翁的弟子高六六?”

高六六用力地点了点道:“是的。”

邵南青道:“你怎会在这里的?”

高六六一张黑漆的脸庞,忽然神气起来,道:“俺现在是护楼大将军!”

邵南青怔了怔:“什么护楼大将军,你护的是什么楼?”

“紫气玉楼!”

“紫气玉楼中,高手如云,为什么要你来保驾?”

“紫气玉楼中,是叶教主这样称呼俺的!”

邵南青眉头大皱:“叶教主呢?”

高六六道:“生死未卜。”

邵南青大吃一惊,怒道:“你在说什么?”

高六六看见他力凶恶的样子,也不禁心中一阵发毛,忙道:“这句话也不是俺说的。”

邵南青捏着拳头:“不是你说,又是那个混蛋说的?”

高六六道:“是叶教主,怎么,你骂她是棍蛋,这很不对,就算她是混蛋,也该叫女混蛋,或者是女中混蛋!”

邵南青七窍生烟,道:“她为什么会说自己生死未卜?”

高六六搔了搔脖子,又搓了搓肚皮,想了大半天才说:“俺听见她说:‘这一战,凶险异常,可说是生死未卜’。”

邵南青一呆,问道:“叶堂主不在楼中?”

高六六道:“当然不在,她去了打仗嘛!”

邵南青道:“她去打什么仗?”

高六六道:“当然是打大仗,对手很厉害,好像是……好像是……”

邵南青一跺脚,道:“好像是谁?快说!”

高六六叹了口气:“本来俺已想起了,给你没头没脑一催,又忘掉啦。”

邵南青吐了一口气,只好说:“老朽不催你,你慢慢的想,想到了才说。”

高六六道:“当然是想到了才说,想不起,又能说什么?所以嘛,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比方拉屎,越想拉越不出,急又有什么用?”

邵南青誉满江湖数十年,却给这浑人抢白了一顿,这口气也当真憋得辛苦之极了。

但他仍然忍住。

高六六想了好一会,忽然在叫:“俺想起来了。”

邵南青这才说:“是谁?”

高六六又瞧着他,却说道:“什么是谁?”

邵南青不由一怔答:“你想起的是什么?”

高六六道:“俺是想起,师父曾叫俺别胡说八道,但俺现在却已口沫横飞,说个不停,唉,真不该,真不该,你们是不是要渡湖?”

邵南青恨不得就一拳打向这浑人的鼻子。

但既知道这是个浑人,这一拳又如何打得下去?

第二节

舟虽轻小,但却可容数人同时渡湖。

原来这湖形势奇特,看似已到尽头,实则柳暗花明,转过一弯之后,又是另一番景像。

他们终于来到了一片庄院之中。

庄院气势宏伟,最靠近湖畔的一座两层建筑物,就是紫气玉楼。

岳无泪看得不住点头赞美,道:“好地方!当真世外桃源也!”

高六六也点头不迭;道:“俺的师父也是这么说,你们倒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之至!”

岳无泪没有怪他,只是付诸一笑。

突听一阵呵呵大笑之声,从阁楼里传了出来。

一个自发老人,锦袍金靴,从阁楼处飞跃而下。

“老岳,咱们今天可以痛痛快快喝一杯了。”

岳无泪目光一亮”陡地一笑:“郝神翁,多年不见,你还是那副老样子。”

这白发老人,正是九玄洞洞主怪刀神翁郝世杰。

他呵呵一笑,又道:“老夫没变:你也是一样。”

岳无泪却忽然沉重地叹了口气,黯然道:“只是,好汉堂变了,老夫如今,已如丧家之犬。”

郝世杰吸了一口气,用力的摇头:“少放屁。你是好汉,好汉中的好汉,只要一天不死,就一定可以卷土重来。”

岳无泪紧握郝世杰的手:“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你是好老人,顾水神也是一样。”

郝世杰又笑了笑道:“那老穷酸怎样了?”

“那老酸?”岳无泪的面色一片苍白,喃喃道:“他酸了。”

“酸了?”郝世杰一凛,“那是什么意思?”

“他已酸死了。”

“是……是怎么酸死的?”

“是东方木,还有石啸天,两人干的好事。”

“石啸天?”郝世杰怒道:“他是老穷酸的弟子!”

“不错,但他却给义气帮利用,杀师于江底下。”

“他奶奶个熊!”郝世杰面色大变:“这种人怎能让他留在世上。”

岳无泪道:“老夫已杀了他!”

郝世杰道:“杀得好!”

岳无泪道:“杀了又怎样?顾水神再也不会跟咱们这些朋友在一起了。”

邵南青站在一旁,已忍耐了很久。

他见郝世杰和岳无泪谈得正投契,所以一直没有开口。

但他终于也忍不住了。他问郝世杰:“叶教主在哪里?”

郝世杰面色沉重,道:“她已带着教中精英高手七十二人,前往开封府。”

邵南青面色一变:“她为什么要到开封府?”

郝世杰回答道:“义气帮已在开封布下天罗地网,务求一举歼灭好汉第十分堂!”

邵南青摇摇头,道:“不!这是不可能的!”

郝世杰瞧着他:“为什么不可能?”

召喃青道:“昨天上官宝楼还在愉快镇上出现,他怎可能在这时候,在开封府组织攻势对付布大手?”

郝世杰一怔问:“你曾经见过上官宝楼?”

召喃青道:“虽然那人蒙着面孔,但他使用的,却是上官堡不传之秘的‘惊涛攻’。”

岳无泪道:“邵兄,你可以肯定,那就是‘惊涛攻’?”

邵南青道:“不错,你们也许没有留意剑,他发掌的时候,双膝向内弯曲,掌虽扬起,尾指与拇指却虚扣成钳形状!”

郝世杰眼色一变,沉吟道:“那确是惊涛攻的特征。”

岳无泪道:“但这种姿势,任何人也可以模做,又怎能凭这一点断定那就是惊涛攻?”

邵南青叹了口气,道:“但老朽却给他这一辈震得全身发冷,两条岔气直涌丹田,若不是老朽还有点功行,恐怕已性命不保矣!”

郝世杰矍然道:“目下上官堡中,只有上官宝楼一人擅长这套武功,以是老朽敢断言,昨日那蒙面人,就是上官宝楼。”

岳无泪这才点点头,道:“这亦不无道理。”

司马纵横却道:“即使那人就是上官宝楼,但开封一战,仍然是大有可能发生的。”

邵南青皱了皱眉,道:“司马兄弟是认为,上官宝楼根本不必在开封,也可以运筹帷幄,制胜于千里之外?”

司马纵横沉吟半晌,才道:“义气帮能在这数年间崛起于中原武林,并非偶然,上官宝楼是个奇才,他熟悉兵书,擅于出奇制胜,而近年来唯一可以令到他惨败一仗的人,就是布大手,他这一口气,是怎样也咽不下去的。”

邵南青道:“他要找布大手算帐,自然更加非要亲自在开封府不可。”

司马纵横摇摇头:“那又不然,上官宝楼并非寻常之辈,他会以大局为重,绝不会因一时之气而致牵一发而动全身。”

邵南青沉吟片刻,不禁点头同意他的见解:“不错,他一定有另有图谋。”

司马纵横道:“以邵长老的看法,这位上官帮主还有什么计划?”

邵南青道:“这小子野心极大,歼灭布大手报一箭之仇,自然是他必干之事,但是,还有坐龙山馆……”

“不错!”岳无泪立刻说:“坐龙山馆是大幻教的根源地,上官宝楼要与叶教主一争长雄,必然会向坐龙山馆下手,以振声威!”

郝世杰面色一变:“这可糟了,叶教主去了开封府,谁能护得住坐龙山馆?”

邵南青道:“坐龙山馆,左有木鹏坞,右有灵蛇堡照应,就算上官宝楼真的想向它下手,也绝不容易成功。”

他说到这里,却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但木鹏王近年体弱多病,卓碧君虽然擅长用毒,恐怕也是独力难支。”

郝世杰顿足道:“这如何是好?”

邵南青道:“如今之计,唯有火速调派高手,前往坐龙山馆接应!”

郝世杰道:“谁能去?”

一人立刻大声道:“俺去!”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红脸大汉,卷起衣袖,摩拳擦掌而来。

此乃焦四四,高六六的师兄。他一拍胸膛,郎声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俺乃汉邦中流砥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他一脸正义凛然之色,勇气可嘉,却也浑得可以。

没有人笑。

岳无泪走了过去,轻轻叹道:“老弟,这一次,你不能去。”

焦四四瞪着他,问道:“俺为什么不能去?”

岳无泪道:“你去了坐龙山馆,谁来守护紫气玉楼?”

焦四四道:“司马大哥在此,谁敢来到这里撒野?”

岳无泪道:“但少了你,势力又薄弱甚多,须知坐龙山馆固然重要,但是紫气玉楼也是万万不可失!”一焦四四一摸鼻子,喃喃道:“这个也是!这个也是!”

郝世杰脸色一沉,叱道:“少噜嗦,快去炼刀!”

焦四四道:“弟子今天已经炼三百招!”

郝世杰冷笑道:“谁可见证?”

焦四四道:“铁大侠。”

郝世杰一怔,继而怒喝道:“混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仙女湖中紫气玉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剑红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