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12章 生死之间

作者:古龙

死黑!死寂

没有光,没有声音,都不可怕,真正可怕肋是没有希望。

他们已完全陷入死亡的陷阱里。

孩子们没有哭,孩子们i在吃奶,只有在他们的吮吸中,还跃动着生命的活力”

可是他们的生命能维持多久呢?

傅红雪又握紧了他的刀,可是现在这死亡的陷阱就连他的刀都巳无法突破

他本该去安慰卓玉贞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太乱。

生死之间,他一向看得很谈他放不下的是这两个孩子。

虽然他并不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可是他们之间已有了种奇妙的联系,甚至比父子更亲密的联系。

因为这两个孩子是他亲手迎接到人世来的,仿佛已成了他自己生命的延续。

这种情感复杂而微妙,就因为人类有这种情感所以这世界才能存在。

卓玉贞忽然道“我听明月心说过,你们以前好像也曾被关在这里。”

傅红雪道“嗯。”

卓玉贞道:“你以前既然有法子脱身,现在一定也能想出法子来的。”

她眼睛甩发着光,充满了希望。

傅红雪实在不忍让她的希望破灭,但却又不能不让她知道事实的真像。

“上次我们脱身只因为那时候这里正好有件破壁的利器。”

现在这里却已是空的,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只有一具尸体。

尸体已冰冷僵硬,他们险些早已或者必将变成这样子的。

卓玉贞眼睛却还存在着线希望“我常听人说,你的刀就是天下无双的利器”

傅红雪看着手里的刀,声音中充满痛恨“这是杀人的利器,不是救人的。”

他痛恨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只要能让孩予们活下去,他不惜做任何事。

可是他偏偏无能为力。

卓玉贞的希望终于完全破灭了,却勉强笑了笑,道“我们至少还有一个希望。”

她在安慰博红雪“燕南飞要你在这里等,他一定会回来的。”

傅红雪道,“他若要回来,早巳该回来,现在就算回来了,也一定会认为我们已不在这里。”

卓玉贞闭上了嘴。

她当然也知道博红雪说的是事实,燕南飞绝对想不到他们会在这里逗留这么久的,更想不到傅红雪会被人活活埋葬在这里。

以傅红雪的耳目和反应。上面无论任何人只要有一点行动,都应该瞒不过他。

又有谁能想得到那时他正在为孩子接生?又有谁能想得到这时会有孩子的啼哭?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购,真实的事有时甚至比神话还离奇。

孩子们又开始哭了。

傅红雪手心在躺着冷汗,他忽然想起他还可以为他们做一件事。

件他本来宁死也不愿去做的事。

可是现在他一定要去做。

赵平也是个老江湖,老江湖的身上总是会带着些急救应变的东西。

去剥夺一个死人的所有,这种事他本来一想起就会恶心。

可是现在他却已经在做这种事。

他找出了一个火折子,一卷长绳,一块驱蛇避邪的雄黄精,一瓶刀伤葯,半截已经啃过了的人参,一串钥匙,一朵珠花,几个金镍于,几张银票和一封信。

珍珠和黄金本是世人不择手段去夺取的珍宝,甚至不惜用自己的人格去交换,但是现在,却已变得毫无价值。

这岂非也是种讽刺?

生育后的虚弱,孩子们的奶汁。

无论谁都知道卓玉贞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参。

傅红雪默默地拨出刀,削去了被啃过的部分这是他第一次为了件没有生命的东西拔刀,却已是卓玉贞第二次看见他的刀,他不在乎。

他和卓玉贞之间的樊篱,已在生育的过程中被打破了。

现在他们两人之间,也已有了种奇异的联系。

卓玉贞也没有提起这件事,默默的接过人参,眼睛却盯在那朵珠花上。

那是朵牡丹,每一颗珍珠都毫无理疵。

柔润的光泽,精巧的镶工,在黑暗中看来更显得非凡和美丽。

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

她毕竟是个女人。

珠宝的魅力,本就是任何女人都不能抵抗的。

傅红雪迟疑着,终于送给了她。

也许他本不该这么做,可是此时此刻,他又何苦不让她多享有一点乐趣?一点欣喜?

卓玉贞笑了,笑得就像是个孩子。

啼哭中的孩子忽然已睡着。

傅红雪道;“你也该睡了”

卓玉贞道“我睡不着。”

傅红雪道;“只要闭上眼睛,自然就会睡着的。”

他看得出她已很疲倦她失血太多,经过太多苦难惊吓。

她的眼睛终于合起,忽然就已沉入了宁静而甜蜜的黑暗里。

傅红雪静静地看着他们,沉睡中的母亲和婴儿们.这中该是一幅多么幸福,又多么美丽的图画,可是现任…。’

他咬了叹牙,决心不让自己流泪。

现在他一定要找出每样可以帮助他们i脱身的东西,他虽然有双能够在暗中视物的眼睛,但是他也太疲倦。

他闪亮了火折子,第一眼看见的,却是那信封上的八个字。

“面呈

燕南飞吾弟。

羽。”

公子羽?

这封信难道是公于羽托赵平交给燕南飞的t吾弟?

他们之问究竟是什么关系?

傅红雪抑制了自己的好奇,折起这封信,收藏在怀里。

赵平没有机会将这封信交出来,他希望自己还有机会能再见燕南飞。

可是他自已也知道,这希望实在渺茫得很。

对傅红雪来说,除了这封信和人参外,从赵平身上找到的东西根本全无价值。

因为他忽略了一点像赵平这种男人身上,本不该带着珠花的,

等他想到达一点时,已经太迟。

母亲和孩子们都仍在沉睡,黑暗中忽然响起阵奇异的声音。

傅红雪又亮起火折子,就看见几条蛇从石柜中窜出来,窜向左角的阴暗处。

他们受不了这雄黄的气味。

地窖里已没有通风处,空气渐渐沉浊,雄黄的气昧显得分外强烈。

傅红雪立刻又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也许还用不着等到饥渴难耐时,他们就已窒息而死。

尤其是孩子。

孩子们还没有适应环境的能力。

就在这时,他又发现了另一件事,件令人兴奋的事。

几条蛇一窜入那阴暗的角落里,就不见了。

那里一定有出路。

角落里的石壁上果然有道裂隙,也不如道是早巳存在的,还是被地上一次震裂的?

虽然他不是蛇,虽然他不知道这面石壁外在地上?还是在地下?

可是只要有一点机会,他就绝不能错过。

他拔出了他的刀

卓玉贞醒来时傅红雪已在石壁上挖掘了很久,石壁上的裂隙已渐渐大了,甚至连最胖的老鼠,都已可出入。

只可惜他们不是老鼠。

孩子们醒了又哭.哭了又睡。卓玉贞解下外衣,铺在地上,悄悄地放下沉睡中的孩子,挣扎着悄悄站起。

傅红雪在喘息身上的衣衫已湿透,睡着了的人也许还不觉得,可是他的体力消耗太多,空☆气的沉浊几平已令他无法忍受。

他必须立刻脱身,他使用力,忽然间,“崩”的响,刀锋上已被崩出个缺口,

这柄刀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甚至也已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

可是他的手没有停。

卓玉贞咬下一口人参,默默地递过去。

傅红雪摇头“孩子们要吃奶,你比我更需要体力。”

卓玉贞凄然道“可是你若倒了下去,还有谁能活?”

傅红雪咬了咬牙,刀锋上又崩出个缺口。

卓玉贞的眼泪流了下来。

这本是天下无双的利器,足以令风云变色,群雄丧胆,可是现在却比不上一把铁锹有用。

这是多么残酷多么悲哀的事

这种感觉博红雪自己当然也能体会到,他几乎已真的要倒了下

卓玉贞的手忽然悄悄伸过来手里满捧着一掌甘泉。

博红雪刚开口,甘泉就己流入他嘴里,种无法描述的甘美芬劳直沁入他的心。

这是她的奶什。

傅红雪本已发誓不再流泪的,可是此时此刻热泪还是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就在这时,石壁的裂晾中忽然有样东西伸了进来,赫然竟是一把刨。

鲜红的剑1

剑上缚着条衣襟,上面有十个字,是用血写出来的:“我还没有死,你也死不得1”

孩子们又哭了.

洪亮的啼声,象征着活跃的生命

阳光满天。

孩子们终于看见了阳光。

傅红雪只希望世上所有生于黑暗中的孩子,都能活在阳光下。

“我本来已走了.我已走了三次。”

“可是你又回来三次。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我中来以为我们绝不会在里面的。”燕南飞大笑:“因为我本来做梦也想不到傅红雪也有被人被活埋的一天。”

他的笑并没有丝毫恶意,他真的是满心欢榆“最后一次我中来又准备走了。”

“你为什么没有走?”

“因为我忽然听见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吃蚕豆一样。”

’那是刀口崩做的声音。”

“是谁的刀?”

“我的。”燕南飞的眉挑起,嘴张大,吃惊地看着傅红雪,甚至比听见大地缺了个口还吃惊。

傅红雪却笑了笑道“我的刀只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

燕南飞道“你的手呢?”

傅红雷道“我的手还在。’

藏南飞道:“只要你的手还在,缺了口的刀也一样可以杀人。”

傅红雪笑容忽然消失“人呢?”

燕南飞叹了口气,苦笑道“人还在,只可惜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远处有车马,却没有人。

傅红雪道,“你是坐车来的:”

洪亮的啼声,象征着活跃的生命

阳光满天。

孩子们终于看见了阳光。

傅红雪只希望世上所有生于黑暗中的孩子,都能活在阳光下。

“我本来已走了.我已走了三次。”

“可是你又回来三次。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来,我中来以为我们绝不会在里面的。”燕南飞大笑:“因为我本来做梦也想不到傅红雪也有被人被活埋的一天。”

他的笑并没有丝毫恶意,他真的是满心欢榆“最后一次我中来又准备走了。”

“你为什么没有走?”

“因为我忽然听见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人在吃蚕豆一样。”

’那是刀口崩做的声音。”

“是谁的刀?”

“我的。”燕南飞的眉挑起,嘴张大,吃惊地看着傅红雪,甚至比听见大地缺了个口还吃惊。

傅红雪却笑了笑道“我的刀只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

燕南飞道“你的手呢?”

傅红雷道“我的手还在。’

藏南飞道:“只要你的手还在,缺了口的刀也一样可以杀人。”

傅红雪笑容忽然消失“人呢?”

燕南飞叹了口气,苦笑道“人还在,只可惜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远处有车马,却没有人。

傅红雪道,“你是坐车来的:”燕南飞笑了笑,道“三次都是坐车来的,我讨厌走路,能坐车的时候,我绝不走路。”

傅红雪看着他,道:“只因为讨厌走路,不是因为你的腿?”

燕南飞也在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为什么我一点事都瞒不过你?”

孩子是用傅红雪的外衣包着的,燕南飞一直抑制着自己的惊奇,没有问这件事。

因为傅红雪也一直没有提起。

他知道傅红雪的脾气,这个人若是不愿提起一件事,你最好就装作不知道。

卓玉贞却已带着笑向他招呼:“燕叔叔,你为什么不来看看我们的孩子?”

燕南飞实在有点沉不住气了,忍不住问:“你们的孩子?’

卓玉贞用眼角膘着傅红雪,道:“他难道没有告诉你7”

燕南飞道“告诉我什么?”

卓玉贞嫣然笑道:“这两个孩子一个姓秋,一个姓傅,男孩子继承秋家的血脉,叫秋小清,女孩子先生出来,叫傅小红。”

她眼睛里充满了骄傲和满足“这是我跟他商量好的,我们已经

她红着脸,低下头。

燕南飞看着她,再看看傅红雪脸上的表情比刚刚听见刀缺口时更吃惊。

傅红雪却已转过头,将孩子的衣包拉紧,道;“你们为什么不先上车夫。”

卓玉贞已在车厢中坐下燕南飞和傅红雪才慢馒地走过去。

他们一直都没有开口,过了很久.博红雪忽然问:“你想不到?’

燕南飞勉强笑了笑,道“世上本就有很多令人想不到的事。’

傅红雪道;“你反对?”

燕南飞道:6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也许…。/

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道“如果时光能倒流我还是会这么样做,该子们不能没有父亲,总有一个人要做他们父亲的。n

燕南飞笑容已开朗,道“除了你我实在也想不出还有谁能做他们的父亲。”

他走路很慢,定路的姿势竞似已和傅红雪变得差不多,而且还在不停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生死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