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17章 绝望

作者:古龙

脚步声渐渐近了,黑暗中终于出现了个人,手里拈着一朵花。

一朵小小的黄花。

来的竟是疯和尚。

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件墨汁琳漓的僧衣,慢馒地定过来,将黄花插在竹篱下。

人回到了来处,花也已回来了。”

他眼睛里还是带着那种浓浓的哀伤“只可惜黄花依旧,这地方的面目却已全非。”

博红雪也在痴煽地看着竹篱下的黄花/你知道我是从这里去的,你也知道花是从这里去的,所以你才会来。”

疯和尚道“你知道什么?”

傅红雪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疯和尚道“你既不知道摘花的人是谁,也不知道我是谁?”

傅红雪道;“你是谁?’

疯和尚忽然指着僧”

傅红雪摇摇头。

疯和尚叹了口气,忽然在傅红雪对面坐下,道:“你再看看,一定要全心全意地看。

傅红雪迟疑着,终于也坐下来。

淡谈的星光,照在达件本来一尘不染的月白僧衣上,衣上的墨迹凌乱。

他静静地看着,就像暗室中看着邢一点闪动明灭的香火。

如果你觉得这点香火已不再闪动,而且亮如火炬,你就成功

然后你就会连香火上飘出的烟雾都能看得很清楚,清楚得就像是高山中的白云一样,烟雾上助蚊助,也会变得像是自云间的飞鹤,

他全心全意地看着,忽然觉得凌乱的墨迹已不再凌乱,其中仿佛也有种奇异的韵律。

然后他就发现这凌乱的墨迹竟是幅图画,其中仿佛有高山,有流水,有飞舞不歇的刀光,还有孩子们腿上的泪痕。

“你画的究竟是什么?”

“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的画就是什么t”

画境本就是由心而生的。

这不但是幅画而且是画中的神品。

傅红雪的眼晴里发出了光:“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一定就是公于羽门下的吴画。”

疯和尚大笑“明明有画你为什么偏偏要说无画?著是无画,怎么会有人?”

“什么人?”

“当然是画中的人。”

画中有孩子脸上的泪痕,他心里想的本就是他们:“人到哪里去

疯和尚道:“明明有人,你偏还要问,原来疯的并不是和尚,是你。”

他大笑着随手一指“你再看看,人岂非就在那里?”

他指着的是那/l间小屋。

小屋的门窗中就是开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有灯光亮超。

傅红雪顺着他手指看过去,立刻怔住。

屋里果然有人,两个人杜十七和卓玉贞正坐在那里吃粥。

本来已将冷却了的锅粥,现在又变得热气腾腾。

傅红雪的人却已冰冷。

难道这也像僧衣上的墨迹样,只不过是幅虚无纸渺的图画?

不是的

屋子里的确有两个活生生的人,的确是杜十七和卓玉贞。

看过僧衣上的墨迹后,现在他甚至连他们脸上每根皱纹都能看得很清楚,甚至可以看见他们的毛孔正翁张,肌肉跃动。

他们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大多数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一定会跳[起来,冲过去,或者放声高呼。

傅红雪不是大多数人。

虽然他已站了起来,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连动都没有动。

因为他不仅看见了他们两个人,而且看得更深,看得更远。

就在这一瞬间,他已完全看出整个事件的真象。

疯和尚道:“你要找的人是不是就在这里?”

傅红雪道“是的。”

疯和尚道“你为什么还不过去?”

傅红雪慢慢地转过头,凝视着他,本来已因为疲倦悲伤而有了红丝的眼睛,忽又变得说不出的清澈冷酷,刀锋般盯着他看了很久,才缓缓道”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疯和尚道;“你说。”

傅红雪道:“现在我只要一拔刀,你就死,天上地下.绝没有一个人能救得了你

疯和尚又笑了,笑得却已有些勉强:“我已让你看到了你要找的人,你却要我死”

傅红雪道:“只看见他们还不够。”

疯和尚道“你还要怎么样?”

傅红雪冷冷道:“我要你安安静静地坐在这月1,我要你现在就叫躲在门后和屋角的人走出来,他们只要伤了卓玉贞和杜十七一根毫发,我就会立刻割断你的咽喉。”

疯和尚不笑了,一双总喜欢痴痴看人的眼睛,忽然也变得说不出的消澈冷酷,也过了很久才缓缓地道“你没有看错,屋角和门后的碗有人在躲着,但却绝不会走出来。”

傅红雪道“你不信我能杀了你?”

疯和尚道“我相信。”

傅红雪道:“你不在乎?”

疯和尚道“我也很在乎,只可惜他们卸不在乎,杀人流血这种事,他们早巳司空见馈了,你就算把我剁成肉酱,我保证他们也不会皱一皱眉头。”

傅红雪闭上了嘴。

他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因为他已看见窗口露出了一张脸,也看见了这张脸上的刀疤和狞笑。

躲在屋角的人正是公孙屠。

疯和尚谈谈道“你应该狠了解这个人的,你就算将他自己亲生的儿子剁成肉酱,他只怕也绝不会皱皱眉头。”

傅红雪不能否认。

疯和尚道“现在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傅红雪道:“你说。”

疯和尚道“他们若是将卓玉贞和杜十七剁成肉酱,你不在乎?”

傅红雪的手握紧,心却沉了下去。

公孙屠忽然大笑,道“好,问得好,我也可以保证,只要傅红雪伤了你根毫发,我也立刻就割断这两人的咽喉。”

傅红雪苍白的脸已因愤怒痛苦而扭曲。

疯和尚道“他说的话你信不信?”

傅红雪道:“我相信,我也很在乎,我要他们好好活着,却不知你们要的是什么?”

疯和尚道“我们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傅红雪点点头,道“只要他们能活着,只要我有。”

疯和尚又笑了,道“我只要你脱下你的衣裳来,完全脱光。”

傅红雪苍白的脸突然发红,全身上下每根青筋都已凸出。

他宁可死,也不愿接受这种侮辱,怎奈他偏偏又不能拒绝反抗。

疯和尚道:“我现在就要你脱,脱光。”

傅红雪的手抬起。

可是这只手并没有去解他的衣钮,却拔出了他的刀i

刀光如闪电。

他的人仿佛比刀光更快。

刀光闪问,他已冲人了水屋,刀刺入了木板的门。

门后声惨呼,一个人倒了下来,正是那“若要杀人,百无禁忌”的杨无忌。

他已只剩下一只手。

他完全想不到会有一把刀从门板中刺入他的胸膛。

他吃惊地看着傅红雪,仿佛在说;“你就这么样杀了我?”

傅红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仿佛在说“若要杀人,百无禁忌,这本是我学你的。”

这些话他们都没有说出来因为杨无忌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呼吸就已停顿。

傅红雪只看了他一眼,眼睛就看着他时,刀锋已转向公孙屠。

公孙屠凌壁翻身跃出窗外。

他居然避开了这一刀。

因为傅红雪这一刀并不是伤人的,只不过为了保护卓玉贞。刀光一闪消入鞘。

公孙屠远远地站在竹篱旁,刀疤纵横的脸上冷汗细雨。

卓玉贞放下了碗筷,眼泪立刻像珍珠断线段落了下来。

杜十七看着她,眼晴里却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

疯和尚叹了口气,道;“好,好厉害的人,好快的刀』”

傅红雪脸上虽然完全没有表情,其实心还在不停地跳。

刚才那一击,他并没有绝对成功的把握,只不过王牌几乎都已被别人捏在手里,他已不能不冒险作最后的孤注掷。

公孙屠忽然冷笑,道:“这注你虽然押得很准,这一局你却还没有赢。”

傅红雪道峨?”

公孙屠道“因为最后的一副大牌,还捏在我手里。”

他还有一副什么牌?

公孙屠道“其实你自已也该想得到的,若没有人带路,我们怎么会找到这里t”

傅红雪的手又握紧。

出卖他的人究竟是谁?

突听声惊呼,杜十七突然出手,拧住了卓玉贞的臂,将她的人抱了过去,挡在自己面前。

傅红雪霍然转身;“是你”

杜十七看着他,眼睛里还是带着很奇怪的表情,仿佛想开口,又忍住。

傅红雪道“你本是个血性男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杜十七终了忍不住道“你。…/

他只说出一个宇,双暗突然凸出,鲜血同时从服角,鼻孔呢角涌了出来。

卓玉贞反臂一个肘拳打在他身上他就倒下去,腰肋之间溢然插着柄尖刀,尺长的刀锋,直没至柄。

他的脸已扔曲,嘴角不停地油动,仿佛还在说:“我错了,错

——只要是人,就难免会做错事,无论什么样的人都不例外。

卓玉贞的手一放开刀柄,立刻就向后退,忽然转身用力抱住了傅红雪叫道“我杀了人。…·我杀了人”

对她说来,杀人竟似比被杀的更可怕。

她显然还是第一次杀人。

傅红雷也有过这种经验,他第一次杀人时连苦水都吐了出来。

他了解这种感觉。

要忘记这种感觉并不容易。

可是人还是继续杀人,只有人才会杀人因为有些人一定要逼着人去杀人。

选种事有时就变得像瘟疫一样,无论谁都避免不了,因为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

——被杀的人获得安息,杀人的人却在被痛苦煎熬.

这岂非也是种充满了讽刺的悲剧t

一切又恢复平静。

太平静了。

血已不再流仇敌已远去,大地一片黑暗听不见任何声音。

连孩子的啼哭声都听不见。

孩子呢?

傅红雪整个人忽然都已冰冷“孩子己落人他们手里?”

卓玉贞反而忍住了悲痛安慰他“孩子们不会出什么事的,他们要的并不是孩子。”

傅红雪立刻问6他们要什么t”

卓玉贞迟疑着“他们要的是“。。”

傅红雪道“是不是孔雀翎?”

卓玉贞只有承认“他们以为秋水清已将孔雀钥交给了我,只要我肯将孔雀翎交给他们,他们就把孩子还我。”

她的泪又流下“可是我没有孔雀钥,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过那鬼东西。”

傅红雪的手好冷,冷得可怕。

卓玉贞紧握住他的手,黯然道“这件事我本不想告诉你的,我知道世上已绝没有任何人能替我把孩子要回来。”

傅红雪道“那也是我的孩子。”

卓玉贞道“可是你也没有孔雀翎,就算你能杀了他们,还是要不回我的孩子来的。”

傅红雪闭上了嘴。

他不能不承认自己无法解决这件事,他心里就像是有把刀在搅动。

卓玉贞又在安慰他“他们暂时不会去伤害孩子们的,可是你……”

她轻抚着博红雷苍白的脸:“你已经太累了而且受了伤,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想法子暂时将这些烦恼的事全都忘记。”

傅红雪没有开口,没有动。

他似已完全麻木,因为他没有孔雀翎,他救不了他的孩子.

他亲手接过他们来到人世,现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受苦,看着他们死。

卓玉贞当然看得出他的痛苦,流着泪将他拦到床上躺下,按着他的双肩,柔声道:“现在你一定要尽量放松自己什么事都不要想,让我先治好你的伤。”

她又轻轻抚摸着他的脸然后就重重地点了他七处穴道。

没有人能想到达变化。纵然世上所有的人都能想到,傅红雪也绝对想不到。

他吃惊地看着她。可是他的惊讶还远不及他的痛苦强烈。

—当你正全心全意去对待一个人时,这个人却出卖了你,这种痛苦有谁能想象i

卓玉贞却笑了,笑得又温柔,又甜蜜。

“看样子你好像很难受是你的伤口在病?还是你的心在痛?”

她笑得更愉快“不管你什么地方痛,一定很快就会不痛了。因为死人是不知道痛的。”

她微笑着问道“我本来以为孔雀翎在你这里,可是现在看起来我好像足想错了,所以我很快就会杀了你的,到了那里,你就什么烦恼痛苦都没有了。”

傅红雪的嘴chún已干裂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卓玉贞道:“我知道你一定想问我,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可是我偏偏不告诉你。”

她看着他的刀“你说你这把刀是谁也不能动的,现在我却偏偏要动动它。”

她伸手夫拿他的刀“不但要动,而且还要用这把刀杀了你。”

她的手距离他的刀只有寸。

傅红雪忽然道:“你最好还是不要动』”

卓玉贞道:“为什么t’

傅红雪道“因为我还是不想杀你。”

卓玉贞大笑,道“我就偏要动,我倒要看看你能用什么法子杀我?”

她终于触及了他的刀i

他的刀忽然翻越,打在她手背上,漆黑的刀鞘就僚是条烧红的烙铁,

她手背上立刻多了条红印,疼得几乎连眼泪都流了下来,可是她的惊惶却远比痛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绝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