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20章 大师与琴童

作者:古龙

大地更黑暗,这人慢慢的从黑暗中走出来,走入灯火中。

他的脸色也是苍白的.几乎就像傅红雪一样,白得透明,白得可怕6

他的眼睛很亮,却带着种说不出的空虚忧郁。

大汉吃惊地看着他,忍不住问“伤知道他要杀伤,你还要来?”

这人道:“我非来不可。”

大汉道:“为什么?”

这人道“因为我也要杀他。”

大汉道“也非杀不可?”

这人点点头,道“每个人一生中多少都要做几件他不愿做的事,因为他根本没有选挥的余地。”

大汉看着他,又看着傅红雪,显得既惊讶又迷惑.这种事中就是他这种人永远不会懂的。可是他已感觉到一股杀气,这小小面摊前的方寸之地.就像是突然变成了杀人的刑场,甚至比刑场上的杀气更强烈,更可怕。

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目光转向傅红雪,眼色更忧郁。

无情

萧四无本是个无情的人。

他忽然叹了口气,道“你应该知道我本来并不想来的。”

傅红雪依旧沉默。他仿佛早已醉了,早已麻木,甚至连他握刀的手都已失去了昔日那种磐石般的稳定,可是他手里仍然握着刀,他的刀并没有变。

萧四无看着他的刀,道“我相信迟早总有一天能破你的刀。。

傅红雪早已说过“我等着你。”

萧四无道“我本来也想等到那一天再来找你。”

傅红雪忽然道;“那么你现在就不该来的。”

萧四无道“可是我已来了。”

傅红雪道“明知不该来,为什么要来?”

萧四无居然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讥消“你难道没有做过明知不该做的事t”

傅红雪闭上了嘴。

他做过。

——有些事你明知不该做☆却偏偏非要去做不可,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已。

—这些事的本身就仿佛有种不可抗拒的诱惑力。另外还有些不该做的事你去做了,却只不过因为被环境所逼,连逃避都无法逃避。萧四无道:我已找过你三次,三次我都要杀你,三次你都放了我。”

傅红雪再次沉默。萧四无道:我知道你一直都不想杀我。”

傅红雪忽又问道:“你也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杀你?”

萧四无道“因为你已很久未遇对手,你也想等到那一天,看我是不是能破得了你的刀?”

傅红雪承认。

纵横无敌,并不是别人想象中那么愉快的事,一个人到了没有对手时,甚至比没有朋友更寂寞。

萧四无道:“可是我知道现在你已不会再等了,这一次你一定会杀我的。”

傅红雪道:“为什么?”

萧四无道:“因为你已无法控制自已。”

他的眼睛空空洞洞,看来就像是个死人可是他的笑容中却还是充满讥消“因为你已不是昔日的那个傅红雪了。”

—现在你已只不过是个刽子手。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他的刀已飞出去,迅速,准确,致命

他虽然明知这一刀必定会被博红雪所破,但是他出乎时,仍然使出全力。

因为他“诚”,至少对他的刀“诚”。

这“诚”字的意义,就是一种敬业的精确,锲而不舍的精神。不到已完全绝望时绝不放弃最后一次机会,绝不放弃最后一分努力。

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无论谁只要能做到这点,无论做什么事都必定会成功的。只可惜他已不再有机会了,因为他走的是条不该走的路。

因为搏红雪已拔刀

刀光一闪,头颅落地。

鲜血雾一般弥漫在昏黄油灯光下。

灯光红了,人的脸却青了。

那大汉全身的血液都似已冻结,逐呼吸都似已停顿。

他也用刀,他也杀人,可是现在他看见了傅红雪这一刀,才知道自己用的根本不能算是刀。

他甚至觉得自已以前根本就不能算杀过人。

灯光又昏黄

他始起头,忽然发觉博红雪已不在灯光下。

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仍是一片黑暗。

我本来的确可以不杀他,为什么还是杀了他?”

傅红雪看着手里的刀,忽然明白萧四无为什么要来了

因为他知道德红雪已无法控制自己,他认为他已有击败博红雪的机会。

他急着要试试所以他已没法再等到那一天。等待毕竟是件痛苦的事,他毕竟还很年轻。

傅红雷的判断并没有错,他毕竟还狠年轻.

错的是谁?

不管错的是谁,他心里的压力和负组都已无法减轻,因为他杀的人中是他以前绝不会杀的。

“难道找真的无法控制自己?”

“难道我真的己变成了个刽于手?”

“难道我迟早也总有一天会发疯?”

宽大的桌上坐不染,宽大的屋予里也没有一点声音,因为公子羽正在沉思。

“萧四无己去了?”刚0才他在问。

“你们用什么法子要他去的?”

“我们让他以为自已有了杀傅红雪的机会。”

“结果呢?”

”结果博红雪杀了他。”

“也是他先出手的?”

现在公予羽沉思着,思索的对象当然是搏红雪,也只有傅红雪值得他思索。

除了傅红雪外,现在几乎已全无任何人能引起他的兴趣。

窗外暮色已深,花香在晚风中默默流动,他忽然笑了笑,6他还是在杀人,还是一刀就能致命,可是他已经快完了。”

他又问“你知不知他为什么快完了?”

他看着的并不是在他面前的顾棋,而是站在他后面的一个人。

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人,因为他实在太沉默,太安静,太平凡.就像是公于羽的影子。

没有人会去注意一个影子的,可是公子羽这句话并不是在问顾棋,而是在问他。

难道顾棋不能解释的事,他反而能解释?难道他知道的比顾棋还多?”

“一个人若是到了已经快完了的时候,一定会有缺口露出来。”

“缺口?”

“就像是堤防崩溃时的那种缺口。”他用的词句虽奇特,却精当正确。

“傅红雪已有了缺口7”公子羽再问。

“他本不想杀萧四无,他已放过萧四无三次,这次他却已无法控制自己。”

“这就是他的缺口?”

是的。”公子羽笑得更愉快现在我们j是不是已不必再送人给他去杀?”

“还可以再送个。”

“谁t”

“他自己。”

影子用购词句更奇特“天下本就只有他自已能杀傅红雪,也只有傅红雪能杀他自己。”

什么事比杀人更残酷?

逼人自杀比杀人更残酷因为,其间经历的过程更长更痛苦。

长夜,长得可怕。

长夜已将尽。

傅红雪停下来,看着rǔ白色的晨雾在竹篱花树间升起。

这漫长的一夜他总算熬了过去。他还能熬多久t

疲倦,饥渴,头疼如裂,嘴chún也干得发裂,他根本不知道自已此刻是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这是谁家的竹篱,谁家的花树。

他已走得太久,他在这里停下来,只中过因为这里有琴声。

空灵的琴声,就仿佛是和晨雾同时从虚无缘渺闷散出来的。

他并不想在这里停下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停了下来。

漂渺的琴声,又像是远方亲人的呼唤。

他没有亲人,可是他听见这琴声,心灵立刻就起了种奇妙的感座,然后他整个人都似已与琴声溶为一体,杀人流血的事,忽然问都已变得很遥远。

自从他杀了倪家兄妹后,这是他第次觉得完全松弛。

突听“铮”的一响,琴声断绝,小园中却传出了人声:“想不到门外竞有知音为何不进来坐?”

傅红雪想都没有想,就推开柴房,走了进去。

小园中花树扶疏,有精舍三五,一个白发苍苞的布在老人,已在长揖迎宾。

傅红雪居然也长揖答孔,道:“不速之客,怎敢劳动老父亲自相迎?”

老人微笑道;“贵客易得,知音难求,若不亲自相迎,岂非是不恭不敬的人,又怎能学琴?”

傅红雪道“是。”

老人道:“请。”

雅室中高塌低几,几上一琴。

形式古雅的琴,看来至少已是千载以上的古物,琴尾却被烧焦了一处,

傅红雪动容道:“莫非这就是古老相传的天下第一名琴‘焦尾’z”老人微笑道“阁下好眼力。”傅红雪道“那么老丈就是钟大师?”

老人道“老柄正是姓钟。”

傅红雷再次长揖。这是他第一次对人如此尊敬,他尊敬的并不是这个人,而是他天下无双曲琴艺;高尚独特的艺术,高尚独立的人格,都同样应该受到尊敬。

木榻上一尘不染,钟大师脱履上蹋,盘膝而坐,道“你也坐。”

傅红雪没有坐。他身上的污垢血腥,已有很久很久未曾洗涤。

钟大师通“老朽这斗室中虽然只有一琴一几,能进来的人却不

他凝视着傅红雪“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请你进来?”

傅红雪摇头。

钟大师道“因为我看得出你的衣衫虽不整,心却如明镜,你自已又何必自惭形秽?”

傅红雪也坐下。

钟大师微笑,手抚琴弦,“挣”一声,空灵的琴声,立刻又占据了傅红雪的心灵。

他手里还最紧紧握着他的刀,可是他忽然觉得这柄刀是多余的,这也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琴声仿佛己将他领人了另一种天地,那里没有刀,也没有戾气。

—人为什么要杀人?不但自己杀人,还要逼着别人去杀人?

傅红雪握刀的手已渐沥放松了。他本来的确已接近崩溃,可是在达琴声中,他已得到解脱。

声音虽遥远,入耳却清晰。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也传来“铮”的一声,仿佛也是琴声。

钟大师抚琴的手忽然一震,“格”的一声,五弦俱断。

傅红雪的脸色也变了。天地间忽然变得一片死寂,钟大师动也不动地坐在那里,神情沮丧,若有所失,看来竟似忽然老了十岁。

傅雷忍不使闷“大师莫非听出了什么凶兆?”

钟大师不闻不问,远方又有琴声一响,他额头竞有冷汗滚滚而下.等到琴声再响时这位高雅沉静的老人,竞忽然从榻上一跃而起,只穿着双白袜,就冲了出去。

一阵风从门外吹来,琴上的断弦迎风而舞就像是这古琴的精灵已复活,也想跟着他出去,看一看远处是谁在拨琴?

傅红雪也跟了出去。

辞弦断了,人老了,就连这小园中的花树,仿佛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憔悴。

长巷尽头,是条长街长街尽头是个市场。

现在正是早市的时候,市场中拥满了各式各样的人,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声音”

人都是俗人,声音也是俗声这不俗的钟大师,到这里找寻什么?他足上一双点尘不染的白袜已沽满了泥垢,呆呆地站在那里东张西望,就像个失落了钱袋的小家主妇。

闻名天下的琴圣,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博红雪本不是多话的人,此刻却忍不住问:“大师究竟要找什么?”

钟大师沉默着,脸上帮着种奇怪的表情,很久才回答“我要找一个人,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傅红雪道“什么人?”

钟大师道:“一位绝世无双曲高人。。

傅红雪道“他高在何处t”

钟大师道“琴。”

傅红雪道“他的琴比大师更高?”

钟大师长长叹息,黯然道:“他的琴声一响,已足令我终生不敢言

傅红雪又不禁动容“大师已经知道这个人在哪里?”

钟大师道:“琴声自此处传出他的人想必也在这里。。

傅红雪道“这里只不过是个市场。”

钟大师叹息道“就因为这里是市场才能显出他的高绝。”

傅红雪道“为什么?”

钟大师目光遥视远方,若有所失,又若有所得“因为他的人虽在凡俗之中,心却远在白云之外,凡俗中的万事万物都已不足影响他的心如止水。”

傅红雪沉默,慢慢地始起头,忽又大声道:“大师说的莫非就是他?”

市场中有个肉案。

无论什么样的市场中都有肉案的。

有肉案就有屠夫。

无论什么地方的屠夫都会显得有点自命不见,总觉得自已比别的摊贩高贵。

因为他能杀戮因为他不怕流血。

这屠夫正在切肉肉案旁边还有个很高大的砧板,砧板下斜倚着一个人。

一个懒懒散散的白衣人。

地上又湿又脏,有很多主妇都是穿着钉鞋来买菜的,这个人却不在乎,就这么样懒懒散散地坐在泥地上。他膝上竟有一张琴。

他仿佛在抚琴,琴弦却亲响。

钟大师已走过去,恭恭敬敬地站在他面前,长揖到地。

这个人却在看着目己的手,连头部没有抬。

钟大师神情更恭敬,居然自称弟子:“弟子钟离。。

白衣人淡谈道:“莫非是琴中之圣钟大师。”

钟大师额上忽又冒出冷汗,嗫嚅着道:“君子琴弦一动,已妙绝天下,为何不复再奏?”

白衣人道:“我怕。”钟大师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大师与琴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