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22章 公子羽

作者:古龙

傅红雪没有回头,也没有动。

他不能动。他已感觉一种无坚不摧,无孔不入的杀气,只要他一动,无论什么动作,都可能为对方造成个出手的机会。就连一根肌肉的抽紧,也可能造成致命的错误。虽然他明知公子羽这样的人,是绝不会在他背后出手的。可是他不能不防备。

公子羽忽然笑了,笑声更优雅有礼,道:“果然不槐是天下无双的高手。”

傅红雪保持沉默。

卓夫人却眨了眨眼,道:6他连动都没有动,你就能看出他是高

公子羽道“就因为他没有动,所以才是天下无双的高手。

卓夫人道:“难道不动比动还难t”

公子羽道“难得多了。”

卓夫人道:“我不懂。”

公子羽道“你应该懂,你若是傅红雪,若是知道我忽然到中’你身后,你会怎么样?”

卓夫人道“我一定会很吃惊”

公子羽道“吃惊难免要警戒提防,就难免要动。”

卓夫人道:“不错”

公子羽道:“只要你一动,你就死了[”

卓夫人道/为什么?”

公子羽道“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我从从什么地方出手,所以无论你怎么移动,都可以造成致命的错误。”

卓夫人道“像你这么样的对手若是忽然到了一个人身后,无论谁都难免会紧张的,就算人不动,背上的肌肉也难免会抽紧”

公子羽道“可是他没有,我虽然已在他身后站了很久,他全身上下连一点变化都没有1”

卓夫人终于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不动的确比动难得多”你若知道有公子羽这么样一个人站在自己背后,全身肌肉还能保持放松,那么你这人的神经一定比冰冷得多。

卓夫人忽又问道“他不动你难道就没有机会出手?”

公子羽道“不动就是动,所有动作变化的终点,就是不动。”

卓夫人道“空门太多反而变得没有空门了,因为整个人都已变成空的.空空荡荡,虚无缥渺,所以你反而不知道应该从何处出手7”

公子羽笑了笑,道“这道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懂的。”

卓夫人道“我也知道你根本就不会出手,你若要在背后杀他,有很多机会都比这次好得多。”

她微笑着,又道“因为你的目的并不是要杀他,而是要击败他。”

公子羽忽然叹了口气,道:“要杀他容易,要击败他就难得多了。”

他终于从傅红雪身后走了出来,他的脚步安详而稳定。就在这一瞬间,傅红雪忽然觉得一阵虚脱,冷汗已湿透衣服。

他绝不能让公子羽发现这一点,他忽然道:“你为什么要舍易而求难?”

公子羽深深地道:“因为你是傅红雪,我是公予羽。”

现在公子羽终于已面对傅红雪,傅红雪却还是没有看见他的真面目。从背后看过去,他的风度优美,无懈可击。可是,他脸上却偏偏戴着个狰狞而丑恶的青铜面具

傅红雪冷冷道:“想不到公子羽竞不敢以真面目见人。”

卓夫人道“你又错了。”

傅红雷冷笑。

卓夫人道“你现在看见的,就是公子羽的真面目。”

傅红雪道“我看见的只不过是个面具。”

卓夫人道:“我脸上难道没有戴面具?难道你一生下来就是这钟冷冷冰冰连一点血色都没有的样子t难道这不是你的真面目?”

傅红雪又闭了嘴。

卓夫人道“其实你应该明白的,无论他长得是什么样子都不重要,只要你知道他是公子羽,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事实,就连傅红雪都不能不承认,因为他不能不问自己。

—现在的我,究竟是不是我的真面目?我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的7”

公子羽淡谈道:“我并不想看你的真面目,我只要知道你是傅红雪,就已够了。”

傅红雪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深探道“现在你己知道我是傅红雪,我已知道你是公子羽。”

公子羽道“所以有件事我打i现在一定要解决。”

傅红雪道“什么事?”

公子羽道“我们两个人之中,现在已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

他的声音仍然冷酷而有礼,显然对自己充满信心“谁强,谁就活

傅红雪道“这种事好像只有一种方法解决”

公予羽道:“不错,只有一种法子,自古以来,就只有这一种法

他凝视着傅红雪手里的刀“所以我一定要亲手击败你。”

傅红雪道“否则你就情愿死?”

公子羽目光中忽然露出种说不出的悲哀之意,道:“否则我就非死不可。”

傅红雪道“我不懂。”

公子羽道:“你应该懂的,我不要别人杀你就为了要证明我比你强。我一定要做天下最强的人,否则我宁可死。”

他的声音中忽然又充满了讥消“武林就像是个独立的王国,只能允许一个帝王存在,不是我,就是你”

傅红雪道“这沈只怕是你错了1”

公子羽道:“我没有错,有很多事都证明除了我之外,你就是当今天下武功最强的人1”

他忽然转过身,面对着壁上的那幅画,慢慢地接着道“你能活着走进去这屋子,并不是件容易事,不是运气。”

卓夫人轻轻叹了口气,道:“绝不是。”

画上的人物繁多,栩栩如生,画的仿佛是段段故事。每一段故事中,都有一个相同的人。这个人就是傅红雪。他面对这幅画时第一眼看见了他自已

阴暗的天气,边陲上的小镇,长街上正有两个人在恶斗。一个人白衣如雪,手里挥舞着一柄鲜红的剑,另人掌中的刀漆黑。

公子羽道“你应该记得,这是凤凰集。”

傅红雪当然记得,那时凤凰集还没有变成死镇,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燕南飞

公子羽道“这一战你击败了燕南飞。”

在第二段画面上风凰集已变成了个死镇,烟雾迷漫中,两个人跪在傅红雪面前。

公子羽道“这一战你击败了五行双杀。”

然后就是马鞍中毒蛇,鬼外婆的毒饼,明月高楼上的毒酒。

荒凉的倪家废园中,一个赤足的年轻人正在他刀下慢慢地倒下

公子羽道:“杜雷本是江湖中少见的好手,他的刀法是从苦难中磨练出来的,虽然有些骄黔做作,我还是想不到你一刀就能杀了他1”

傅红雪道“杀人的刀法本就只有一刀”

公子羽叹道“不错,念动神知,后发先至,以不变应万变,一刀购确就已够了”

这一刀不但巳突破了刀法中所有招式的变化,也巳超越了形式和速度的极限。

卓夫人道“让我最想不到的是,你居然能从孔雀山庄那地室中逃出来”

孔雀山庄变为一片瓦砾,卓玉贞就已在画面上出现。天王斩鬼刀怒斩奔马,郝厨子车前炖肉,明月心和卓玉贞被送入孔雀山庄的地至,公孙屠出现,卓玉贞地室中产子“。“

看到这里,傅红雪的手足已冰冷。

卓夫人道“她是根绳子,我们本想用她来绑住你的手你心里若是一直惦记着她和那两个孩子,你的手就等于被绑住了。”

一双手已经被绑住了的人,当然就不值得公子羽亲自动手。

卓夫人叹道:“但是我们却想不到,在那种情况下,你居然还杀了天王斩鬼刀”

傅红雪的手握紧,道“那时你们已准备让她暴露身份,为什么还要她杀杜十七7”

卓夫人道“因为我们还要利用她做最后件事。”

傅红雪道:“你们要她用那两个孩子遍我拿出《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卓夫人点点头,道;“直到那时候我们才相信,《阴阳大悲赋》并没有落在你手里,因为我们知道你为了那两个孩子,是不惜栖牲一切的。”

她又吸了口气,道“只可惜你居然练成了大移穴法,居然没有死在她手里,更可惜助是,你居然狠下心来杀她广

于是画幅上就出现了那个戴茉莉花的女孩了’,正将匙鸡汤喂人傅红雪嘴里,邻家的老妪正在杀鸡戴着茉莉花的小婷正在街头的小店中买酒,肥胖的酒铺老板看着她的胸膛,带着婬猥的笑意。他却即倒在那低俗的斗室中,仿佛已渐渐习惯了那种卑贱的生活。

卓夫人道“那时我们本来以为你已完了,就算你还能杀人,也只不过是个疯狂的刽子手,已不值得公子对付你”

公子羽要对付的.只不过是武林中最强的一个人。

卓夫人道:“如果你已不是武林中最强的人,就算死在阴沟里,我们也不会关心的,所以那时我们巳准备找别人去杀了你。”

傅红雪道:“只可惜能杀我的入也不多。”

卓夫人道:“我们至少知道一个。”

傅红雪道:“谁?”

卓夫人道:“你自已。”

傅红雪立刻又想起那凄苦绝望的声音,足以令人完全丧失求生曲斗志。无论谁都想不到他到了那种时候,居然还有勇气活下去也许就因为他有这种勇气,所以才能活到现在。如果连他自已都能击败自已,又何必公子羽亲自出手?”

公子羽道“所以体现在总该已明白,你能活着到这里来,绝不是运气。”

傅红雪再问一遍:“你这么样做,只因为你一定要征明你比我强t”

公子羽道“不错。”

他眼睛忽又露出那种说不出的悲哀和讥俏之意,道:6因为这一切都只有最强的人才能享受,你若能胜了我.这一切都是你的”

傅红雪道“这一切7”

卓夫人道“这一切的意思,就是历有的一切,其中不但包括了所有的财富,荣誉和权利,其至还包括了我。”

她笑了笑,笑得温柔而甜蜜“只要你能胜了他,连我都是你的。”

推开门走出去,是条漫长的雨道,就像是众远也走不到尽头。公子羽已推开门走出去,然后再回身。

6请,请随我来。”

卓夫人并没有跟着傅红雪走出来.现在他们已定到甬道的尽头。

尽头处也是道雕花的木门,精美面沉重,里面一问空阔的大厅中,有个宽广的石台四面角落上,都有个巨大的火炬。

公子羽慢慢地走上去,站变石台中央:“这就是我们的决斗之处。”

傅红雪道“很好。。

平坦的石台,明亮的火炬,无论你站在哪里,无论面对着哪一个方向都一样。屋子里甚至连一点风都没有,你出手时的准备和速度,绝不会受到任何外来的影响。

公子羽显然并不想在天时地利上占他的便宜。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

石台两旁,备有三张宽大舒服的椅子,匣离百台的边缘,都正好是七尺。

公于羽道,“我们交手时,只能让六个人来观战,他们也就是这一场决斗的证人,你可以任意的选择出三位。”

傅红雪道/不必。”

公予羽道“高手相争胜负的关键往往会决定在一件很小的事上,有自己的朋友在旁边照顾总比较安心些,你为什么要放弃这权利?”

傅红雪道“因为我没有朋友。”

公子羽凝视着他,道;“这权利你还是不妨保留,我找来的人之中,如果有让你觉得不安的,你随时都可以拒绝。”

傅红雪道:“很好。”

公子羽道“你连日劳累,精神体力都难免差些,不妨先在这里休养一段时候,所以决斗的日期,也由你来选择1”

傅红雪迟疑着,道“明日此刻如何?”

公子羽道:“很好。”

傅红雪道“那么明天我再来”

公子羽道“你不必定,我已经在这里为你准备了居室衣服你可以安心休养,绝不会有人打扰你,你若有什么需要,我们也可以负责替你办到。”

傅红雪道:“看来这的确好像是场很公平的决斗。”

公子羽道“绝对是的。”

傅红雪道“我的棺材想必你也早已准备好了。”

公子羽居然并不否认,道:“那是口上好的楠木棺材,是特地从柳州运来的,你若想先去看看,我也可以带你去。”

傅红雪道“你已看过t”

公子羽道;“我看过。”

傅红雪道:“你很满意。”

公子羽道“很满意。”

傅红雪淡淡道“那就够了。”

公子羽的反应更平淡,道:“现在你也许只想去看看你的床。”

傅红雪道“是的。”

华丽的丝绒窗帘掩住了日色屋于里黝暗如黄昏。

外面义响起了单调面短促的拔剑声,傅红雪已完全清醒。

刚才他居然睡着了。他并不是被剑声慷醒的,他忽然醒来是因为室里已多了个人。个苗条修长的人影,斜倚着窗棂,背对着他,在件柔软的丝袍i’,依稀时以看得出她的腰肢纤细,双腿笔

她知道傅红雪已醒来,并没有回头,却轻轻叹息了一声,悠悠的道“又是一天过去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为止?”

高贵优雅的声音,柔和优美的体态,却带着种说不出的厌倦之

傅红雪没有反应6

卓夫人慢慢地接着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公子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