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24章 最后一战

作者:古龙

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

天河接缘水,秀出九芙蓉。

我做一挥手,谁人可相从。

君为东道主,于此卧云松。

            —李白—

九华山在安徽青阳西南四十里膨即汉时径县,陵阳二地。

三国时孙吴分置临城县境至隋废,唐置青阳县,以在青山之阳为名,属池州府,青山在县北五里,逾梅家岭,与贵池接壤。

九华山南望陵阳,西朝秋浦,北接五溪大通,东际双陷龙口,昔名九子山,

唐李白游九子山,见其山峰并时,如莲开九朵,改之为九华山。

书籍上有记载“旧名九子山唐李白以九峰如莲花削成,改之为九华山。’

青阳县志上也记载“山近县西四十里,蜂之得名者四十八,岩十四,洞五,岭十一,系十八,源二,其余台石池涧溪撵之属以奇胜名者

“知行金二‘”的王阳明曾读书于此山中,与李白书堂并名千古。

诗仙李白改“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有序。

“.……………”太史公南游,路面不书,事绝放老之口,复缺名贤之纪,虽灵仙往复面赋咏笔间,予乃削其旧号,加以九华之目,时访遁江汉,憩于夏侯回之堂,开檐岸绩坐眺松雪,因与二三子联句,传之将来。”

他们的诗是这样的

“妙右分二气灵山开九华。李白。

层标遏迟日,半壁明朝留。高雾。

积雪暇睡邀,飞流慾阳崖。—韦极舆。

青荧玉树色,漂渺羽人家。李白。”

九华山不但是诗人吟咏之地,也是佛家的地藏王道场。

《地藏十轮经,:“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尽藏。”取名地藏。

‘大乘佛经》上记载的是“地藏受释尊付嘱,令救度六道众生,决不成佛,常现身地狱中,以救众生之苦难,世称幽宾教主。”

《地藏本愿经)二卷,唐实义难陀译,经中记载“佛升切利天为母说法,后召地藏大士永为幽买教主,使世上有亲者皆得报本荐亲.威登极乐。”

这本书多说地狱相及迫荐功德,为佛门的孝经。

经中又说地藏苍萨救渡众生,不空誓,不成风之弘愿,故名“地藏本愿。”

所以“九华剑派”不但剑术精绝,同时也有待人的浪漫,和佛家的玄秘。

武林中有七大剑源,九华山并不在其内,因为九华山门下的弟予本就极少,行踪更少出现在江湖。

多年前江湖中就已盛传九华派已与幽另教合并,同时供奉的两位祖师,一位是地藏王菩萨,另一位就是待洒风流,高绝千古的李白。

据说这位青莲居士不但是诗仙,也是剑仙,九华的剑法,就是他一脉相传,直到千百中后,江湖中又出现位奇侠李慕白,也是九华派的嫡系。

这些传说使得九华派在江湖人心目中变得更神秘。九华门下弟予,行踪也更诡秘,近年来几乎已绝迹于江湖。

但这些却还都不是让傅红雪吃惊的原因,令他吃谅的,是如意大师这个人。

如意大师着白袍,登芒鞋,赤尼,摩顶,神情严肃,眸子有光,看来无疑是位修为极深的出家人,一位出家的女人。

她看来仿佛已近中中。

身材适中,容貌端正,举止规矩有礼,一张表情严肃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更没有足以令人吃惊之处,无论任何人眼中看来,她只不过是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和佛门中其他千千万万个谨守清规的尼姑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在傅红雪眼中看来,就完全不同了。

她的容貌虽平凡端庄,一双玉手却美如春葱,柔若无骨。她赤着芒鞋,不着鸦头袜,露出的一双底趾趾敛的如霜雪白玉足,更美得令人目眩。她的白布僧袍宽大柔软.一尘不染,遮盖着她绝大部分身体。

没有人会去幻想一个修为严谨的中年尼姑,在僧袍下的胴体是什么样子的。

傅红雪却不能不想。

栏杆上的洁白僧袍浴池中的丰美脑体,黑暗中的呻吟呼吸,温暖光滑的拥抱,还有那双牵引他进入梦境的手。

他竞不能不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出家人,和昨夜那个成熟而充满渴望的女予联想在一起,虽然他一直禁止自己去想,但却偏偏不能不想。

虽然他对一切事都已能不闻不问无动于衷,可是这规矩严肃的中年尼姑却使得他的方寸大乱,他已感觉到自己的嘴chún发干.心跳加速,几乎无法控制。

如意大师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端庄严肃的脸上,还是全无表情。

傅红雪几乎忍不住要冲过去,撕开她的僧衣,看看她是不是昨夜那个女人,可是他还是勉强忍耐住。

他仿佛听见她在问“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傅红雪施主?”

他仿佛听见自己的回答“是的,我就是傅红雪。”

卓夫人看着他们眼睛里的表情狡黠而诡谲。

—她是不是已知道他们的事。

她忽然笑道:“大师驻锡九华,想不到居然也知道傅大侠的名

如意大师道:“贫憎虽然身在方外,对江湖中的事,却并不十分生疏。”

卓夫人又问道“大师以前是不是见过他?”

如意大师沉吟着,居然点了点头,道;“仿佛见过一次,只是那时天色昏黑,并没有看清楚。”

卓夫人笑道:“大师虽然看不清他,他却一定看清了大师的。”

如意大师道:“哦?”

卓夫人笑得更钟秘,道“因为这位傅大侠是夜眼,在黑暗中视物,也可以明察秋毫。”

如意大师的脸上,仿佛起了种奇怪的变化。

傅红雪的心也在往下沉。昨夜在黑暗中,他并没有看清她,只不过隐约的看出了她的胴体的轮廓。

他直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才发现他的眼力不知不觉中已受到损失,那一定是他在见到铁柜中那老人以后的事。

难道那老人的眼睛里,竟有种可以令人感觉变得迟钝的魔力?他为什么不让傅红雪看见黑暗中那个女人?她为什么要在黑暗中等待7

最后的两位见证也被公子羽请了进来,傅红雪竞没有注意这两人是谁。

他的心又乱了,他不能忘记昨夜的事,也不能将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当作工具。

陈大老板的哀恸,倪宝蜂怨毒的眼神,忽然已变得令他无法忍受。

还有那柄鲜红的剑。这柄剑怎么会到了公子羽手里?剑在他手里,燕南飞的人呢?这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神秘关系t公子羽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肯露出真面目t

火炬高燃,石台上亮如白昼。傅红雪终于走上了石台,手里紧紧握着他的刀,比平时握得更紧。在他悲伤烦恼,痛苦无助时,只有这把刀,才能给他安定的力量”

对他说来,这把刀远比盲者的明枚更重要,他的人与刀之间已经有了种奇异的感情,一种永远没有任何人能了解的感情,不但互相了解,而且互相信任。

公子羽凝视着他,字字缓缓道:“现在你已随时可以拔刀。”

现在他的剑已在手。无论谁都看得出。他远比傅红雪更有信心。

傅红雪忽然道:“你能不能再等一等。”

公子羽眼脑里露出讥销之意,道:“我可以等,只不过无论再等多久,胜负也不会有所改变的。”

傅红雪没有听他说完这句话,忽然转身走下石台,走到如意大师面前,

如意大师抬头看着他,显得惊讶而疑惑。

傅红雪道“大师来自何处?”

如意大师道:“来自九华。”

傅红雪道:“王子来自何方?”

如意大师道“来自新罗。”

傅红雪道“他舍弃尊荣,为的是什么?”

如意大师道:“舍身学佛。”

傅红雪道“既然舍身学佛,为何曾不成佛?”

如意大师道“只因普渡众生。”

她神情已渐渐宁静,神情也更庆严,别人却根本听不遭他们在说什么。

原来唐时高宗曾发兵助新罗平乱新罗王子金乔觉舍尊荣,来华学佛,独上九华驻锡修道,生事迹与地藏显现者无异,唐德宗贞元十一年金氏圆寂,临终时形显如地藏王菩萨中像,世传以肉身得道,于峰头建肉身殿塔。殿塔四面玲现,金碧璀璨,四隅有铜缸多作朱砂萌翠色,中储神灯圣油,可赐人清宁安静。九华弟子多随身而带。

傅红雪又问道王子于今何在?”

如意大师道“仍在九华。”

傅红雪道“王子普渡众生,大师呢?”

如意大师道“贫尼亦有此愿。”

傅红雪道“既然如此,但望大师赐福,使我心情宁静。”

如意大师双掌合十道“是。”

她果然从怀中取出个檀木小瓶倾出几滴圣油,在傅红雪面颊和手背上轻轻摩擦,口中低喃佛号,又问道“你有何愿?”

傅红雪曼声而吟“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如意大师以掌心轻拍他的头顶,道“好,你去。”

傅红雪道“是,我去。”

他始起头,苍白憔悴的脸上已发出了光,不是油的光,是一种安详宁静的宝光。

他再次走上石台,走过卓夫人面前时,忽然道“现在我已知道

卓夫人道“知道什么?”

傅红雪道:“知道是你。”

卓夫人脸色骤然变了,道“你还知道什么?”

傅红雪

卓夫人道“你…。你怎会知道的?”

傅红雪道“静虑深密如秘藏。”

他走上石台,面对公子羽,不但静细磐石,竞似真的已如大地般不可撼动。

公子羽握剑的手背上己暴出青筋。

傅红雪看着他,忽然道“你已败过次,何必再来求败?”

公予羽瞳孔收缩,忽然大喝,剑己出鞘,鲜红的剑光.如闪电飞虹,

只有眼力最利的人,才能看得出飞虹闪电中仿佛有淡淡的刀光

“叮”的一响,所有动作突然凝结,大地间的万事万物,在这一瞬间似已全部停顿6

傅红雪的刀已入鞘,

公子羽的剑就在他咽喉的方寸之间,却没有刺下去,他的整个人也似已突然凝结僵硬。然后他面上的青钢面具就慢慢的裂开,露出了他自己的脸,

一张英俊清秀的脸,却充满了惊骇与恐惧。

又是“叮”的一响面具掉落在地上,剑也掉落在地上。

这个人赫然竟是燕南飞。

火光仍然闪动不息,大殿中却死寂如坟墓。

燕南飞终于开口,道“伤几时知道的?”

傅红雪道“不久。”

燕南飞道“拔刀时就已知道是我?”

傅红雪道“是的。”

燕南飞道“所以你已有了必胜的把握。”

傅红雪道:“因为我的心中已不乱不动。”

燕南飞长长叹息,黯然道:“你当然应该有把握,因为我中就应该死在你手里。”

他拾起长剑,双手捧过去,道:“请,请出手。”

傅红雪凝视着他,道“现在你的心愿已了?”

燕南链道“是的。”

傅红雪淡淡道:“那么你现在就已是个死人我又何必再出手?’

他转过身,再也不看燕南飞一眼。只听身后一声叹息一滴鲜血溅过来,溅在他的脚下。

他还是没有回头,苍白的脸上却露出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他知道这结果。有些多的结果,本就是谁都无法改变的,有些人的命运也一样。

他日己的命运呢?

第一个迎上来的是如意大师,微笑道“施主胜了。”

傅红雪道“大师真的如意?”

如意大师沉默。

傅红雪道“既然大师也未必如意,又怎知我是真的胜了7”

如意大师轻轻叹了口气,道“不错,是胜是负?是如意?是不如意?又有谁知道?”

她双手合十,低喃佛号,慢慢地走了出去。

傅红雪抬起头时大厅中忽然只剩下卓夫人一个人。

她正在看着他,等他转过头,才缓缓道:“我知道。”

傅红害道“你知道?”

卓夫人道“胜就是胜,胜者拥有切,负者死,这却是半点也假不得的。”

她又叹了口气,道“现在燕南飞已死你当然己…。”

傅红雪打断了她的话,道“现在燕南飞已死,公子羽呢t”

卓夫人道“燕南飞就是公子羽。”

傅红雪道“真的是?”

卓夫人道“难道不是?”

傅红雪道“绝不是。”

卓夫人笑了,忽然伸手向背后一指,道:“你再看看那是什么。”

他的背裂开,一面巨大的铜镜正缓缓自台下升起。

傅红雪道:“是铜镜。”

卓夫人道“镜中还有什么?”

镜中还有人。傅红雪正站在铜镜前,他的人影就在铜镜里。

卓夫人道“现在你看见了什么?”

傅红雪道“看见了我自己。”

卓夫人道“那么你就看见了公子羽,因为现在你就是公子羽。。

傅红雪沉默。她说他就是公子羽,他居然沉默。

有的沉默虽然也是种无声的抗议,但通常都不是的。

卓夫人道;“你绝顶聪明,从如意大师替你擦油在手上,就猜出昨夜的女人不是她,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最后一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