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04章 黑手的拇指

作者:古龙

不是人是什么?

是野兽?是鬼魅?是木头?还是仙佛?

也许都不是。

只不过他做的事偏偏又超越了凡人能力的极限,也超越了凡人忍耐的极限。

燕南飞有很好的解释:“就算你是人,最多也只能算是个不是人的人。”

傅红雪笑了,居然笑了。

纵然他并没有真的笑出来,可是眼睛里的确已有了笑意。

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就像是暴雨乌云中忽然出现的一抹阳光。

燕南飞看着他,却忽然叹了口气,道:“令我想不到的是、你这个不是人的人居然也会笑。”

傅红雪道、不但会笑,还会听。”

燕南飞道:“那么你就跟我来。”

傅红雪道:“到哪里去?”

燕南飞道:“到没有雨的地方去,到有酒的地方去。”

小楼上有洒,也有灯光.在这春寒料峭的雨夜中看来,甚至比傅红雷的笑更温暖。

可是傅红雪只抬头看了一眼,眼晴里的笑意就冷得凝结,冷冷道:“那是你去的地方,不是我的i”燕南飞道“你不去t”

搏红雪道“绝不去。”

燕南飞道“我能去的地方.你为什么不能去?”

傅红雪道“因为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

就因为你不是我,所以你绝不会知道我的悲伤和痛苦。

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也不必说出来。燕南飞已看出他的痛苦,甚至连他的脸都已因痛苦而扭曲。

这里只不过是个妓院而已,本是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为什么会引起他如此强烈的痛苦?莫非他在这种地方也曾有过一段痛苦助往事7

燕南飞忽然问道“你有没有看见那个陪我到凤凰集,为我抚琴的人。”傅红雪摇头。

燕南飞道“我知道你汲有看见,因为你从不喝酒,也从不看亥

他盯着傅红雪,馒馒地接着道“是不是因为这两样事都伤过你的心?”傅红雪没有动,也没有开口,可是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已脑紧。

燕南飞说的这句话,就像是根尖针.刺入了他的心。

—在欢乐的地方,为什么不能有痛苦的往事?

—若没有欢乐,哪里来的痛苦?

痛苦与欢乐的距离,岂非本就在一线之间?

燕南飞闭上了嘴。

他已不想再问,不忍再问。

就在这时,高墙厉突然飞出两个人,一个人“噗”的跌在地上就不再动了,另个人却以“燕子三抄水”的绝顶轻功,楼·

燕南飞出来时,窗于是开着助,灯是亮着的i

灯光中只看见一个纤弱轻巧的人影闪了闪,就穿窗而入。

倒在地上的,却是个脸色蜡黄.于核瘦小,还留着山羊胡子助黑衣老人。

他一跌下来,呼吸就停顿。

燕南飞一发觉他的呼吸停顿,就立刻飞身而起,以最快速速度,掠上高楼,穿窗而人

等他穿过窗户,才发现傅红雪已站在屋予里。

屋里没有人,只有一个湿琳琳的脚印。脚印也很纤巧.刚才那条飞燕般的人影,显然是个女人。

燕南飞皱起了眉,喃喃道“会不会是她?”

傅红雪道“她是谁?”

燕南飞道“明月心。”傅红雪玲冷道“天上无月,明月无心,哪里来的明月心?”

燕南飞叹了口气,苦笑道“你错了,我本来也错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明月是有心的。”

无心的是蔷薇

蔷薇夜天涯。

傅红雪道“明月心就是这里的主人?”

燕南飞点点头,还没有开口,外面已响起了敲门声。

门是虚掩着的,一个春衫薄薄,面颊红红,眼睛大大的小姑娘左手捧着个食盒,右手拿着一坛还未开封的酒走进来,就用那双灵活的大眼睛盯着傅红雪看了半天,忽然道“你就是我们家姑娘说的那位贵客?”

傅红雪不懂,连燕南飞都不懂。

小妨娘又道“我们家姑娘说,有贵容光临,特地叫我准备了酒菜,可是你看来却点也不像是贵客的样子。”

她好像连看都懒得再看傅红雪,嘴里说着话,人已转过身去收拾桌子,重摆杯筷。刚才那个人果然就是明月心。

黑衣老人本是想在暗中刺杀燕南飞的,她杀了这老人,先不露面,为的是也许就是想把博红雪引到这小楼上来。

燕南飞笑了,道“看来她请客的本事远比魏大得多了。”

傅红雪板着脸,玲冷道“只可惜我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种贵客。”燕南飞道“但是你毕竟已来了,既然来了又何妨留下7”

傅红雪道“既然我已来了,你为什么还说?”

燕南飞又笑了笑.走过去拍开了酒坛上完整的封泥,立刻有一陈酒香扑鼻。

“好酒”他微笑着道“连我到这里来,都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小始娘在倒酒,从坛子里倒入酒壶,再从酒壶里倒人酒杯。

燕南飞道“看来她不但认得你,你是怎么样一个人,她好像也很清楚。”

酒杯斟满,他一饮而尽,才转身面对着傅红雪,缓缓道“我的心愿未了只因为有个人还没有死。”

傅红雪道“是什么人?”

燕南飞道“是个该死的人。”

傅红雪道“你想杀他?”

燕南飞道“我日日夜夜都在想。”

傅红雪沉默着,过了很久,才冷冷道:“该死的人,迟早要死的,你为什么☆定要自己动手?”

燕南飞根根道“因为除了我之外,绝没有别人知道他该死。”/傅红雪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燕南飞道“公子羽”

屋于里忽然静了下来,连那倒酒的小姑娘都忘了倒酒i

公子羽☆这三个宇本身就仿佛有种令人摄服助力量。

雨点从屋搪上滴下,密如珠帘。…

傅红雪面对着窗户,过了很久,忽然道“我问你,近四年来,真正能算做大侠的人有几个?”

燕南飞道“有三个。”

傅红雪道“只有三个?”

燕南飞道“我并没有算上你,你……”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知道我不是;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燕南飞道“我也知道你不是,因为你根本不想去做。”

傅红雪道“你说的是沈浪、李寻欢和叶开?”

燕南飞点点头,道“只有他们三个人才配。”这一点江湖中绝没有人能否认,第一个十年是沈浪的时代,第二个十年小李飞刀纵横天下第三个十年属于叶开。

傅红雪道:“最近十年?”

燕南飞伶笑道“今日之江湖,当然已是公子羽的天下。”酒杯又满了,他再次一饮而尽:“他不但是天演贵胃,又是沈浪的喉立传人,不但是文采风流的名公于,又是武功高绝的大侠客1”

傅红雪道“但是你却要杀他。”

燕南飞馒疆地点了点头,道“我要杀他,既不是为了争名,也不是为了复价。”

傅红雪道“你为的是什么?”

燕南飞道“我为的是正义和公道,因为我知道他的秘密☆只有我””、”

他第三玻举杯,突听“波”的一响,酒杯竞在他手里碎了。

他的脸色也变了,变成种诡秘的惨碧色。

傅红雪看了他,霍然长身而起,出手如风,将一双银筷塞进他嘴里,又顺手点了他心脉四周的八处穴道

燕南飞牙关已咬紧,却咬不断这双银筷,所以牙齿间还留着一条经。

所以傅红雪才能将一瓶倒入他嘴里,手指在他居上一接一托。

银筷拔出,葯已人腹。

小姑娘已被吓象了j正想悄悄溜定,忽然发现一双比刀锋还冷的脑筋在盯着她l

酒壶和酒杯都是纯银的,酒坛上的泥封绝对看不出被人动过的痕迹。…☆可是燕南飞已中了毒,只喝三杯酒就中毒很深,酒里的毒是从哪里来的?

傅红雪翻转酒坛酒倾出,灯光明亮,坛底仿佛有寒星一闪。

他拍碎酒坛.就找到了一根惨碧色的毒钉。

钉长三寸,酒坛却只有一寸多厚,把尖钉从坛底打进去.钉尖上的毒,就溶在酒里。

他立刻就找出了这问题的答案,可是问题并不止这一个——毒是从钉上来的,钉是从哪里来的?

傅红雪的目光冷如刀锋,冷冷道:“这坛酒是你拿来的?”

小姑娘点点头,苹果般的脸已吓成苍白色。

傅红雪再问:“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小姑娘声音发抖,道“我们家的洒,都藏在楼下的地窖里。”

傅红雪道:“你怎么会选中这坛酒?”

小姑娘道:“不是我选购,是我们家姑娘说,要用最好助酒款待贵客,这坛就是最好的酒”

傅红雪道:“她的人在哪里?”

小姑娘道:“她在换衣服,因为…。/

她没有说完这句话,外面已有人替她接了下去“因为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衣服也已湿透。”

她的声音很好听,笑得更好看,她的态度很幽雅,装束很清淡。

也许她并不能算是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可是她走进来助时候,就像是暮春的晚上,一片淡淡的月光照进窗户,让人心里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美,说不出的恬静幸福。

她的眼波也温柔如春月,可是当她看见傅红雪手里站着的那根毒钉时,就变得锐利了。

“你既然能找出这根钉,就应该能看得出它的来历。”她声音也变得尖锐了些:“这是蜀中唐家的独门暗器,死在外面的那个老人,就是唐家唯一曲败类窟翔,他到这里来过,这里也并不是禁卫森严的地方,藏酒的地窖更没有上说锁”

傅红雪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她说得这些话,只是痴痴地看着她,苍的脸突然发红呼吸突然急促脸上的雨水刚干,冷汗已滚滚而落。明月心始起头,才发现他脸上这种奇异的变化,大声道“难道你也中了毒?”

傅红雪双手紧提,还是忍不住在发抖突然翻身,箭一船窜出窗户。小姑娘吃惊地看着他人影消失,皱固道“这个人的毛病例真不少。”

明月心轻轻叹了口气,道:“他的毛病的确已很深。”

小姑娘道“什么病?”

明月心道“心病。”

小姑娘眨瞪眼,道“他的病怎么会在心里?”

明月心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道“因为他也是个伤心人。”

只有风雨,没有灯。

黑暗中的市镇,就像是一片荒漠。

傅红雪已倒下来,倒在一条陋巷的阴沟旁,身子卷曲抽搐,不停地呕吐。

也许他并没有吐出什么东西来,他改出的只不过是心里的酸苦和悲痛。他的确有病。

对他说来,他的病不但是种无法解脱助痛苦,而且是种羞辱。每当他助愤怒和悲伤到了极点时,他的病就会发作,他就会一个人躲起来,用最残酷的方法去折磨自已。

因为他根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病。

玲雨打在他身上,就像是一条条鞭子在抽打着他。他的心在流血,手也在流血。他用力抓起把砂土,和着血塞进自已的嘴。

他生怕自已会像野兽呻吟呼号。他宁可流血,也不愿让人看见他的痛苦和羞辱。

可是这条无人的陋巷里,却偏偏有人来了。

条纤弱的人影慢馒地走了过来.走到他面前。他没有看见她的人,只看见了她的脚。双纤巧丽秀气的脚,穿着双柔软的缎鞋,和她衣服的颜色很相配。

她衣服的颜色总是清清淡谈的,淡如春月。

傅红雪喉咙里突然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就像是条腹部中刀的猛虎。

他宁可让天下人都看见他此刻的痛苦和羞辱,也不愿让这个人看见。

他挣扎着想跳起来,怎奈他全身的朋陶都在*挛收缩。

她在叹息,叹息着弯下腿。

他听见了她的叹息,他感到双冰冷的手在轻抚他的脸。

然后他就突然失去了细觉,他所有的痛苦和羞辱也立刻得到解脱。

等他醒来时,又已回到小楼。

她正在床头看着他,衣衫淡如春月,眸于卸亮如秋星。

看见了这双脖子,他心灵深处立刻又起了一阵奇异的颤抖,就仿佛琴弦无端被拨动。

她的神色却很玲,淡淡道“你什么话都不必说,我带你回来,只不过因为我要救燕南飞,他中的毒很深了。”

傅红雪闭上眼睛,也不细是为了要避开她的眼波,还是因为不愿让她看见他眼中的伤痛。

明月心道:“我知道江湖中最多只有三个人能解唐家的毒,你就是其中之一。”

傅红雪没有反应,可是他的人忽然就已站了起来,面对着窗户,背对着她。

他身上穿的还是原来的衣服,他的刀还在手边,这两件事显然让他觉得安心了些,所以他这次并没有掠窗而出,只冷冷地问了句,“他还在?”/“还在,就在里面的屋子里。。

”我进去,你等着。”

她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慢慢地定进去,看到他走路的姿势,她降于也不禁流露出一种难以解释的痛苦和哀伤。

过了很久,才听见他的声音从问帘后传出“解葯在桌上。”声督还是冰冷的“他中的毒并不深,三天之后,就会清醒,七天之后,就可以复原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黑手的拇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