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05章 孔雀

作者:古龙

马并未伤人,车并末翻倒。这个乎平凡凡的外来客,也很快就在人丛中消失不见了,就像是个泡沫消失在大海中,本来是绝对引不起别人注意的。

傅红雪馒慢地抬起头,明月心正在看着他微笑,笑得很奇怪,也很甜。

他却像是突然被抽了一鞭子,突然转过身奔回车厢。

明月心不但看到了他的惊悸和痛苦,甚至也感到他内心深处那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本已如流水逝去的往事,本已轻烟般消散了的人,现在为什么又重回到他眼煎?

她忍不住抬起手,轻抚着自已的脸。

那个泥菩萨的面具已在掠出车厢时被摘了下来,她又让他看见了她的脸,

她忽然觉得有点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长得如此像那个女人。

她更恨那个女人为什么要给人如此深遂的痛苦。

人与人之问,为什么总是要彼此伤害?爱得越深,伤害得也越重,

她的指尖轻抚到眼脸,才发现自己的眼睛湿了。

这是为了谁?

是为了人类的愚昧?还是为了这个孤独的陌生人?

她悄悄地擦干眼睛走入车厢时.脸上又戴上了那个总是笑口常开的面具/心里只希望自己也能像这无忧无虑的胖菩萨一样,能忘记世上所有的悲伤和病苦,哪怕只忘记片刻也好。

只可惜人不是神。

就算神佛,只怕也难免会有他们自己的痛苦.他们的笑脸,也许只不过是故意装出来给世人们看的。

她又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傅红雪苍白的脑还在抽搐着,她勉强抑制了自已心里的刺痛,忽然道“刚才那个人你当然也看见过了吧。”

他当然看见过。

明月心道“可是你并没有注意到他,团为他实在太平凡“…/

平凡得就像是大海中曲一个泡沫,杂粮中的一颗豆子,任何人都不会注意到他的。

可是等到海水灌入你的咽喉时,你就会突然发现,这个泡沫已变成了一根黑色酌手指从你的咽喉里刺入了体的心脏。

明月心叹息着,道“所以我一直认为这种人最可怕,若不是他刚才自己露出了行迹,也许你直到现在还不会注意他。”

傅红雪承认。

可是他刚才为什么要故意露出行迹来呢?

明月心道“因为他要查探我们的行迹。”

拇指一定早已发现了对面马车里有人在窥望,所以故意打湿了他的裤脚,就在陪着笑擦裤脚时,已将消息通给了他。

他故意倒在马蹄下,只因为他知道只有这么样做,车厢里的人才会出来。

明月心苦笑道“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出他的来历,他已看见了我们,不出一个时辰,他就会查出燕南飞在什么地方。”

傅红雪忽然问道:“黑手也和燕南飞有仇?”

明月心道“没有,饱们从不会因为自己的仇恨而杀人。”

傅红雪道:“他们只为什么杀人?”

明月心道“命令。”

只要命令到他们立刻就杀人,不管谁都杀1

傅红要道“他们也听人的命令?”

明月心道“只听一个人的。”

傅红雪道“谁?”

明月心道“公子羽。”

傅红雪的手握紧。

明月心道“就凭黑手他们五个人,还没有成立这种组织的力量。”

他们的组织里,几乎已将江湖中所有的刺客和凶手全都网罗,五行双杀和鬼外婆当然也是属于这个组织的。

这种人本身行动的收入已很高,要收买他们并不容易。

明月心说道“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有这种力量。”

傅红雪道:“公子羽?”

明月心道:“只有他”

傅红雪凝视着握刀的手,瞳孔已开始收组。

明月心也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以杀止杀,你刚才本该杀了那个人的。”

傅红雪冷笑。

明月心道“我知道你从不轻易拔刀,可是他巳值得你拔刀。”

傅红雪道“你认为他就是无名指?”

明月心馒馒地点了点头道“我甚至怀疑他就是孔雀。”

傅红雪道“孔雀7”

明月心道“兄整是种乌,很美丽的乌,尤其是它的翎…”/

傅红雪道“但你说的孔雀却不是鸟?”

明月心承认“我说的不是鸟,是人,是个很可怕的人。”

她的经孔也在收缩,馒馒地接着道:“我甚至认为他就是天下最可怕的人。”

傅红雪道“为什么t”

明月心道“因为他有孔雀翎”

孔雀翎

她说到这三个宇时,眼睛竞突然露出种敬畏恐惧之色。

傅红雪的脸色居然也变了。

孔雀有翎正如羚羊有角.不但珍贵,而且美丽。

但他们说的孔雀翎,却不是孔雀的羽毛面是种暗器

一种神秘而美丽的暗器。

一种可怕的暗器。

没有人能形容它的美丽,也没有人能避开它,招架它

在暗器发射的那一瞬间那种神秘的辉煌和美丽.不但能令人完全晕眩,甚至能令人忘记死的可怕据说所有死在这种暗器下购人,脸上都带着种神秘而奇特的微笑。

所以有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心甘情愿地死在这暗器下的,就好像有些人明知蔷薇有刺,却还是要去采撷。

因为这种辉煌的美已非人力所能抗拒

“你当然也知道孔雀翎”

“我知道。”

“但你却绝不会知道,孔雀翅已不在‘孔雀山庄’里。”

傅红雪一向是个很难动声色的人,可是听了这句话,却显得大吃

他不但知道孔雀翎而且还到孔雀山庄去过。

当时他的心情,几乎就像是朝圣者到了圣地一样。

那时正是初秋,秋夜。

他从来也汉有看到过那么瑰丽,那么庄严的地方,在夜色中看来,孔雀山庄的美丽,几乎接近神话中的殿堂。

“这里一共有九重院落其大部分是在三百三十中前建造的,经历了无数代,才总算使这地方看来略具规模。”

接待他的人是“孔雀山庄”庄主的幼弟秋水渍。

秋水清是个说话很保守的人。其实这地方又何止略具规模而已,看来这简直已经是奇迹。

“这的确是奇迹,经过了多次战乱劫火,这地方居然还太平无

后院的照壁前,悬着十三盏彩灯。

辉煌的灯光,照着壁上一幅巨大的图画

数十个面目狰狞的大汉,拿着各种不同的武器,眼睛里却充满了惊惶和恐惧。

因为一个白面书生手里的黄金圆筒里,已发出了彩虹般的光

比彩虹更辉煌美丽的光芒。

“这已是多年前的往事,那时黑道上的三十六杀屋,为了要毁灭这地方,结下血盟,合力来攻,他们三十六人联手,据说已无故于天

可是这三十六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

“自从那役之后,江湖中就没有人敢来轻犯孔雀山庄,孔雀翎这三个字,也从此传遍天下!”

直到此刻,秋水清当时说的话,仿佛还在他耳边响动着。

他做梦也想不到孔雀翎已不在“孔雀山庄。”

“这就是个秘密。”明月心道“江湖中从来也没有人知道这秘密。”

孔雀翎已被秋家的第十三代主人遗失在泰山之巅

“达秘密直到现在才渐渤有人知道,团为孔雀翎忽然又在江湖中出现了。’

只出现过两次只杀了两个人

被杀的当然都是名重一时的商手,杀人的都不是孔雀山庄的子

“只要孔雀翎存在一天,江湖中就没有人敢来经犯孔雀山庄,否则这地方就会被毁灭。”

“孔雀山庄三百年的名声,几十里的基业,五百条人命,其实都建筑在一个小小的兄雀领上”

可是现在孔雀翎竟己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手里

傅红雪忍不住问;“这个人就是孔雀?”

“是的i”

羚羊被捕杀,只因为羚羊有角,坟墓被挖掘,只因为墓中有殉葬的金银。

朴拙的弱者,总比较容易免于灾祸,丑陋的*女,总比较容易保持童贞。

所以也只有最平见,最无名的人,才能保有孔雀绷这样的武器i

“孔雀”明白这道理。

其实他本来并不是这种人,他本来也像大多数人一样,渴望着财富和名声。

自从他在那个懊热的夏夜里,看见他最钟情的少女被一个富家于弟压在草地上扭动喘息时,他就下了决心,要得到别人梦想不到的财富和名声。

他得到的东西远比他梦想中的更珍资他得到的是孔雀翎i

所以他的决心又变了,因为他是个聪明人,他不想像羚羊般被铺杀

他要杀人

每当他想到那个懊热的夏夜,想起那女孩在流着汗扭动喘息时的样子,他就要杀人。

今天他并没有杀人

他并非不想,而是不敢i

面对着那个脸色苍白,眼神冷酷的人,他心里忽然觉得有些畏惧。

自从他有了孔雀翎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生出畏惧之他所畏惧的,并不是那视漆黑的刀,而是这个拿着刀的人,这个人虽然只中过静静地站在那里却远比一柄出了鞘的刀还锋利。

看见这个人的眼神,他的心就开始在跳,直等他回到自己的屋于,他的心还在跳。

他心跳也不仅是因为紧张畏惧。

他兴奋i

因为他实在想试一试,试一试孔雀翔是不是能杀得了这个人。

可是他又偏偏没有这种勇气

一间很简单的屋子,只有一床一几,一桌一椅。

他进门立刻就倒了下去倒在床上,又冷又硬的床板,并没有让他冷静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己裤挡里有样东西已连根竖起。

他实在太兴奋,因为他又想杀人.又想起了那个懊热的夏夜…。.

杀人的慾望竟会引起他性的冲动,这连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

最难受的是这种冲动只要一被引起来,就无法抑止i

他没有女人。

他从不信任女人,绝不让任何女人接近他,他解决这种事唯一的法子,就是杀人。

只可借现在他所想杀的人又偏偏是他不敢去杀的。

这春天的下午,竟突然变得夏夜般懊热他慢慢地伸出流着汗的

现在他只有用手去解决,然后他就伏在床边.不停地呕吐i

流着泪呕吐

黄昏、特近黄昏未到黄昏。

一个人悄悄地推开门,悄悄地走进来,身材虽然臃肿且笨拙,行动却轻捷如狸猫。

孔雀还是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冷冷地看着这个人,他一直不喜欢这个愚蠢的胖予,现在心里更生出种说不出的痛恨。

这个人只不过是个太监是个废物,是个猪

可是这条猪却偏偏不会被性慾折磨永远都不会尝试到那种被煎熬的痛苦。

看着这张胖胖的笑脸,他儿乎忍不住想要一拳打破他的鼻子[

可是他只有忍住。

团为他是他的伙伴是他的拇指。

拇指还在笑,悄悄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带着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有法子引他们出来的,你做的事从来没有失败过。”

孔雀谈淡道“你看见了他们7”

拇指点点头,道“女的是明月心男的是膊红雪”

傅红雪

孔雀的乎又握紧。

他听过这名字,也知道这个人.更知道这个人手里的刀i

天下无双的侠刀

拇指道:“燕南飞还能活到现在,就因为傅红雪,所以……”

孔雀忽然跳起来,道“所以要杀燕南飞,一定要先杀傅红雪”

他的脸已固兴奋而发红装眼睛都已发红。

拇指吃惊地看着他,从来也没有人见过他如此兴奋激动。

—冷静的孔雀,平凡的孔雀无名的孔雀,杀人的孔雀。

拇指试探着问道“你很想杀傅红雪?”

孔雀笑了,淡谈道“我向喜欢杀人,傅红雪也是人。。

拇指道“但他却不是个普通人,要杀他并不是件容易事。。

孔雀道“我知道,所以我并不想自己动手。”

拇指道“你不动,还有谁敢动?”

孔雀又笑了笑道“我不动,只因为我不是名人也不想出名。”

拇指也笑了,睬着眼笑了:“你想叫杜雷先去拼命你好夜后面捡便宜?”

孔雀悠然道,“无论他们是谁死在谁手里,至少我都不会难受的。”明月心很难受,难受得就像是条已躲在完里很久都没有出来晒太阳的蜗牛,

她脸上戴的面具,还是去年底全时买的,做得虽然狠精巧,戴得太久了,脸上还是会发痒。

股上一痒起来,全身上下都不会觉得太舒服。

但她却并不用把这面具摘下来.现在她好像也很怕让傅红雪看见她的脸。

这是种很微妙的感情,非但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甚至连想都不愿击想。

他们走进来的时候斜阳正照在窗前的蔷薇上,雨后的蔷薇,颜色更艳丽。

燕南飞的脸色却苍白如纸。

“燕公子醒过来没有?”

“没有。”直守在燕南飞身畔的,还是那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

“你喂他吃过葯?”

“也没有。”小姑娘抿着嘴,忍佐笑“没有姑娘的吩咐,我连碰都不敢碰他。”

“为什么?”

“因为……”小姑娘终于忍不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孔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