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07章 决斗

作者:古龙

后园的角落里有扇小门。

傅红雪是从这扇门进来的,杜雷也是。

他们没有越墙。

小径已被荒草掩没,若是从草地上一直走过来,距离就近得多。

但他们却宁愿沿着曲折的小径走。

他们都走得很慢,可是一开始走,就绝不会停下来。

从某些方面看来,他们仿佛有很多相同购地方。

但他们都绝不是同一类的人,你只看见他们的刀,就可以看得

杜雷的刀镶满珠宝,光华夺目

傅红雪的刀漆黑。

可是这两柄刀又仿佛有一点相同之处。

两柄刀都是刀,都是杀人的刀

这两个人是不是也同样有一点相同之处?

—-两个人都是人,都是杀人的人

申时还没有到,拔刀的时刻却已到了。

刀一拔出来,就只有死i

不是你死,就是我

杜雷的脚步终于停下来,面对着傅红雪,也面对着傅红雪手里的那柄天下无双的刀。

他一心要这个人死在他的刀下,可是在他心底深处,最尊敬的一个人也是他

傅红雪却仿佛还在遥望着远方,远方恰巧有一条乌云掩住了太p阳。

太阳不见了,可是太阳永还也不会死。

人呢?

杜雷终于开口“我姓杜,杜雷。”

博红雪道“我知道!”

杜雷道“我来迟了。”

傅红雪道/我知道”

杜雷道:“我是故意要你等的,要你等得心烦意乱,我才有机会杀你。”

傅红雪道“我知道”

杜雷忽然笑了笑道“只可惜我忘了一点。”

他笑得很苦涩:“我要你在等我的时候,我自己也同样在等1”

傅红雪道“我知道”

杜雷忽又冷笑,道“你什么事都知道?”

傅红雪道:“我至少还知道—件事。”

杜雷说“你说。”

搏红雪冷冷道“我一拔刀你就死。”

杜雷的手突然握紧,瞪孔突然收缩,过了很久,才问道:“你有把握?”

傅红雪道“有1”

杜雷道“那么你现在为什么还不拔刀?”

现在刚过未时三刻,乌云刚刚掩使日色,风中刚刚有了一点凉意,

这正是最适于杀人的时候。

明月就在明月楼明月就在明月巷。

拇指和孔雀走进明月巷的时候,估巧有一陈风迎面欧过来。

好凉快的风。

拇指深深吸了口气,微笑道“今天正是杀人的好天气,现在也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孔雀道“哦?”

拇指道“现在杀人之后,还可以从从容容的去洗个澡,再去舒舒服服的喝顿酒”

孔雀道“然后再去找个女人睡觉。”

拇指笑得眯起了服,道“有时我甚至会去找两三个女人。’

孔雀也笑了笑道“你说过明月心也是个婊子。”

拇指道;“她本来就是的”

孔雀道“今天晚上你想不想找她t”

拇指道“不想。”

孔雀道“为什么?”

拇指并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却缓缓道“婊子也有很多种1”

孔雀道“她是哪一种t”

拇指道“她恰巧是我不想找的那一种”

孔雀又问道;“为什么7”

拇指叹了口气,苦笑道“因为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可怕的一个就是她只要我一闭眼睛,她就会杀了我。”

孔雀道:“你若不闭上眼睛呢?”

拇指又

孔雀道“我知道你的武功很不错。”

拇指道“可是这世上至少还有两个女人可以杀我。”

孔雀道:“她就是其中的一个t”

拇指叹息着点了点头。孔雀道“还有一个是谁?”拇指道“倪二小姐,倪慧。”他这句话刚说完,就听见一阵笑声,清脆的笑声,美如银拎.

巷子的两边有高墙,高墙的墙头有木叶。

春深,木叶也深。

笑声就是从木叶深处传出来的。

“死胖子,你怎么知道我听得见你说话?”

“我不知道”拇指立刻否认。

“那么你为什么要故意拍我的马屈?”笑声美,人美轻功的身法更美,她从墙头飘落下购时候,就像一片云,一片花瓣。

一片切口刚被春风吹落的桃花,一片刚刚从幽谷飞出的流云。

拇指看见她的人影,她的人又不见了。

拇指目送她人影消失在另边水时深处,服瞪又笑眯成了一条绒。

“这就是倪二小姐。”

“她为什么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孔雀忍不住问。

6因为她要我们知道她比明月心更高。”拇指的目光还留在她人影消失处“所以我们现在已可以放心去对付燕南飞了。”

“只有一点不懂。”

“哪一点?”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杀燕南飞?”孔雀试探着“他究竟是个什么人?为什么江湖中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来历7”

“这一点你最好不要问”拇指的态度忽然变得很严肃,道:“如果你定要问,就最好先去推备一样东西。”

“你要我先去准备什么t”

“棺材。”

孔雀没有再问,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恰巧有一片乌云掩佐了月这片乌云掩注月色的时候,明月心正面对着小窗前的一片蔷薇绣花。

她绣的也是蔷薇,春天的蔷薇。

春已老。

蔷薇也已老。

燕南飞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得就像是傅红雪。

风在窗外轻轻地欧,风冷了,拎如残秋。

她忽然听见了他们的声音。

他们的脚步声比风还轻,他们说话的声音比风更冷。

“快去叫燕南飞下来。”

’他不下来,我们就上去。’

明月心叹了口气,她知道燕南飞绝不会下去,也知道他们一定会上来的。

因为燕南飞并不想杀他们,是他们想杀燕南飞,所以燕南飞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他们却得带着他们的武器,穿街道巷,敲门上楼,匆匆忙忙地进来,生怕失去了杀人机会。

—杀人者与被杀者之间,究竟是谁高贵?谁卑贱?谁都没法子答复的。

她又低下头去绣花。

她没有听见脚步声,也没有听见敲门声,可是她知道已有人到了门外。

“进来。”她连头都没有始“门上没有栓,一推就开了。”

明明是轻轻一推就可以推开的门,却偏偏没有人推。

“两位既然是来杀人的,难道还要被杀的人自已开门迎接?”

她的声音狠温柔,可是听在孔雀和拇指耳里,却仿佛比针还尖税。

今天是杀人的好天气,现在是杀人的好时刻,他们的心情本来很愉快。

可是现在他们却忽然变得一点也不愉快了因为被杀的人好像远比他们还要轻松得多,他们却像是呆子般地城在门外,连心跳都加快了一倍。

原来杀人并不是件很愉快的事。

孔雀看看拇指,拇指看看孔雀,两个人心里都在问自已“燕南飞是不是真的已中了毒?屋里是不是有人埋伏在等着他订i上钩?”

其实他们心里也知道,只要—推开这扇门,所有的问题立刻都可以得到答复。

可是他们没有伸手。

“你们进来购时候,脚步最好轻一点。”明月心的声音更温柔:“燕公于中了毒,现在睡得正数,你们千万不要吵圈他。”

拇指忽然笑了,道“她是燕南飞的朋友,她知道我们是来杀燕南飞的,却偏偏好像伯我们不敢进去动手,体说这是为了什么?”

孔雀冷冷道“因为她是个女人,女人本就随时都可以出卖男人的。”

拇指道:“不对。”

孔雀道“你说她是为了什么?”

拇指道“因为她知道越这样说,我们反而会起疑心,反而不敢进去了。”

孔雀道“你有理,你一向都比我了解女人。”

拇指道“那么我们还等什么?”

孔雀道“等你开门。”

拇指道:“杀人的是你。”

孔雀道:“开门的是你。”

拇指又笑了:6你是不是从来都不肯冒险的t”

孔雀道:“是。”

拇指笑道“跟你这种人合作,实在愉快得很,因为你一定活得比我长,我死了之后,你至少还可以替我收尸。”

他微笑着,用手指轻轻点,门就开了,明月心还在窗前绣花,燕南飞还是死人般躺在床上。

拇指吐出口气,道:“请进。”

孔雀道“你不进去?”

拇指道“你杀人,我开门,我的事已做完了,现在已轮到你。”

孔雀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道:“有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

拇指道“哦?”

孔雀冷冷道“我一看见你就恶心,至少已有三次想杀了你。”

拇指居然还在笑“幸好你这沈要杀的不是我,是燕南飞。。

孔雀沉默。

所以拇指又把门推开了些,道;“请。”

屋于里很安静,也很暗,窗外的月色已完全被乌云掩没。

现在未时已将过去。

孔雀终于走进屋于,定进来的时候,他的手已缩人衣袖,指尖已触及了孔雀翎。

冰冷而光滑的孔雀翎是天下无双的杀人利器。

他的心里忽然又充满了自信。

明月心始起头来,看着他,忽然笑了“你就是孔雀?”

孔雀道“孔雀并不可笑。”

明月心道“但是你不像,真的不像。”

孔雀道:“你也不像是个婊子。”

明月心又笑了。

孔雀道“做婊子也不是件可笑的事。”

明月心道“另外却有件事很可笑。”

孔雀

明月心道:“你不像及雀,却是孔雀,我不像姨予,却是婊于,骡子明明狠像马,却偏偏不是。”

她微笑,又道:“世上还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孔雀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明月心道:“譬如说,你身上带着的暗器明明很像孔雀翎,却偏偏不是的。”

孔雀大笑了,大笑。

一个人只有在听见最荒庸无稽的笑话时,才会笑得这样厉害。

明月心道“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早就在怀疑这点了,因为你早已感觉到它的威力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可怕,所以你才不敢用它去对付傅红雪。”

孔雀虽然还在笑,笑得却已有点勉强。

明月心道:“只可惜你心里存有怀疑,却一直不能证实,也不敢夫证实。”

孔雀忍不住道“难道你能?”。。”

明月心道:“我能证实,只有我能,因为“。。”

孔雀道“因为什么?”

明月心仍谈淡地道“像你身上带着的那种孔雀翎,我这里还有好几个,我随时都可以再送两个给你。”

孔雀脸色变了,门外的拇指脸色也变了。

明月心道“我观在就可以再送一个给你,喏,拿去。”

她居然真购一仲手就从衣袖里拿出个光华灿烂的黄金圆筒,随随便便地就抛给了孔雀,就像是抛出一文钱去施舍乞丐。

孔雀伸手接任.只看了两眼,就像是被人一脚踏在小肚子上。

明月心道;“你看看这孔雀翎是不是和你身上带着的完全一样r”

孔雀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

无论谁看见他的表情,都已可猜想到他的回答。

拇指已开始在悄悄地往后退。

孔雀霍然回头,盯着他,道“你为什么不出手杀我?”

拇指勉强笑了笑,道“我们是伙伴,我为什么要杀你?”

孔雀道:“因为我要杀你.我本来就要杀伤,现在更非杀不可i’

拇指道“但是我却不想杀伤,因为我根本不必自己出手。”

他真的笑了,笑得眼眯成了一条线:“江湖中只要有一个人知道你并不是真孔雀,不出三个时辰,你就要变成个死孔雀。”

孔雀冷冷道“只可惜你志了件事。”

拇指道;“哦?”

孔雀道:“这孔雀翎纵然是假的,要杀你还是绰绰有余。”

拇指曲笑容僵硬,身子扑起。

他的反应虽然不慢,却还是迟了一步。

孔雀手上的黄金圆筒,已有一片辉煌夺目的光华射去。

落日殷辉煌,彩虹般美丽。

拇指丑陋臃肿的身子,立刻被掩没在这片辉煌美丽的光华里,又正健是丑陋的泥沙,忽然被美丽的浪潮卷走。

等到这一片光华消失时,他的生命也已被消灭。

声轻雷,乌云间又有雨点落下。

明月心终于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这孔雀翎纵然是假的,也有杀人的威力。”

孔雀已回过头来,盯着她,道“所以我也可以用它来杀你。”

明月心道“我知道,连拇指都要杀了灭口,当然更不会放过我。”

孔雀道“你死了之后,就没有人知道这孔雀翎是真是假了。”

明月心道:“除了我之外,这秘密的确没有别人知道。”

孔雀道“杜雷要等到申时才会去赴约,我杀了你们后,正好赶去,这战不管他们是谁胜谁负都一样,剩下的那个,反正都一样要死征我手里。”

明月心叹道“你的计划很周密,只可惜你也忘了一件事。”孔雀闭上嘴,等着她说下去。

四月心道“你忘了问我怎么会知道这孔雀翎是假的。”

孔雀果然立刻就问“你怎么会知道t”

四月心淡淡道“只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决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