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明月刀》

第08章 孔雀山庄

作者:古龙

人的脸,本身就是个面具,一个能随着环境和心情而改变的面

又有谁能从别人脸上,看出他心里隐藏着的秘密?

—-又有什么样的面具,能比人的脸更精巧奇妙?

身份越尊贵,地位越高的人,脸上戴着的面具往往令人越看不透。

明月心看到秋水清时,心里就在问自己“他脸上戴着的是个什么样的面具?”

不管那是张什么样的面具孔雀山庄的主人能亲自出来迎接他们总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辉煌面美丽的孔雀翎,辉煌而美丽的孔雀山庄。

碧绿色的瓦在夕阳下阎动着翡翠般的光,白石长阶美如白玉,从黄金的高墙间穿过去,这地方就好像完全用金珠宝玉砌成。

园中购樱桃树下,有几只孔雀倘佯,水池中浮着鸳鸯。

几个穿着彩衣的少亥,静悄悄地踏过柔软的草地消失在花林深处,消失在这七彩缤纷的庭园里。

风中带着醉人的清香,远处仿佛有人吹笛,天地问充满了和平宁静。

庄里庄外的三重大门都是开着的看不见一个防守的门丁。

秋水清就站在门前的白玉阶上,静静地看着傅红雪。

他是个很保守的人,说话做事都很保守,心里纵然欢喜,也绝不会露于形色。

看见傅红雪,他只谈淡地笑了一笑道“我想不到你金来的,可是你来得正好1”

傅红雪道“为什么正好?”

秋水清道:“今夜此地还有容来,正好不是俗客。’

傅红雪道:“是谁?”

秋水清道:“公子羽。”

傅红雪闭上了嘴,股上完全没有表情,明月心居然也不动声色。

秋水清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被人抬进来的燕南飞:6他们是你的朋友?”

傅红雪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们之间究竟是敌是友t中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

秋水清出不再问,只侧了测身,道“请,请进1”

两个人将燕南飞抬上长防,明月心在后面跟着,忽又停下,盯着秋水清,道“庄主也不问问我们i是为什么来的7”

秋水清摇摇头。

——你们既然是傅红雪的朋友,我就不必问,既然不必问,就不必开口。

他一向不是个多话的人。

明月心却不肯闭嘴,又道“庄主纵然不问,我还是要说。”

她一定要说,秋水清就听着。

明月心道“我们一来是为了避祸,二来尼为j求医,不知道庄主能不能先看看他的病?”

秋水清终于开口,道“是什么病?”

明月心道:“心病。”

秋水清霍然转头盯着她,道“心病只有心葯才能医”

明月心道“我知道…”

这三个字说出口,担架床上的燕南飞忽然箭一般窜出.

明月心也已出手。

他们一个站在秋水清面前一个正在秋水清身后。

他们一前一后,同时出乎一出手就封死了秋水清所有的退路i

世上本没有绝对完美无理的武功招式,可是他们这一击却己接近完美。

没有人能找得出他们的破绽,也汲有人能招架闪避,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人能想到他们会突然出手。

他们的行动无疑已经过极周密的计划这一击无疑已经过很多次训练配合。

于是名震天下的孔雀山庄主人,竟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在自己的大门外被人制住。

就在这一瞬间,他们已点了他双臂双腿关节问的几处穴道

秋水清并没有倒下去因为他们已经扶住了他。

他的身子虽然已僵硬,精神却还是很镇定,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镇定的人找遍天下也绝不会超过十个。

明月心一击得手,自己掌心也湿了,轻轻吐出口气,才把刚才那句话接着说下去“就因为我知道心病只有心葯才能医,所以我们才来找你。”

秋水清连看都没有看她眼只是冷冷地盯着傅红雪。

傅红雪还是全无表情。

秋水清道:6你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来的?”

傅红雪摇头。

秋水清道:6但你却带他们来了。”

傅红雪道“因为我也想看看,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来。”

两个人只说了三句话,本来充满和平宁静的庭园,忽然就变得充满杀气

杀气是从四十九柄刀剑上发出来的,刀光剑影闪动,人却没有动,

庄主已被人所胁,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秋水清忽然叹了口气,道“燕南飞,燕南飞,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燕南飞很意外,道“你早己知道我是谁?”

秋水清道“这附近八十里,都是孔雀山庄的禁区,你一入禁区,我就已知道你的来历底细。”

燕南飞也叹了口气,道“看来这孔雀山庄果然不是可以容人来去自如之地。”

秋水清道“就因为我太了解你的来历底细,所以才被你所逞。。

燕南飞道/因为你想不到?”

秋水清道“我实在想不到。”

燕南飞苦笑道:“其实连我自己都想不到。”

明月心抢着道“他这是迫不得已,他实在病得太重了。”

秋水清道“我有救他的葯?”

明月心道:“你有只有你。”

秋水清道“那究竟是什么葯?”

明月心道“是个秘密。”

秋水清道:“秘密?什么秘密7”

明月心道“孔雀翎的秘密。’

秋水清闭上了嘴。

明月心道:“这并不完全是要胁也是交换。’

秋水清道“用什么交换7”

明月心道:“也是个秘密,也是孔雀翎的秘密。’暮色深沉,灯燃起

屋子里幽雅而安静,秋水清无疑是个趣味很高雅的人。

只可惜他的客人们并没有心情来欣赏他高雅的趣味,一走进来,明月心立刻说到正题“其实我也知道,孔雀翎远在你的曾祖秋凤梧那一代就已失落了。”

这就是个秘密,江湖中没有人知道的秘密。

秋水清第一次动容,道“你怎么会知道的?”

明月心道“因为凤梧曾经带着孔雀图去找过一个人,求他再同样打造一个孔雀翎。”

孔雀图本身也是个秘密就是孔雀翎的构造和图形。

谁也不知道是先有孔雀图,还是先有孔雀领的,可是大家都认为,有了孔雀图就一定可以同样再打造出来。

明月心道“但是这想法错了。”

秋水清道“你怎么知道这想法错了?”

明月心道“打造机械暗器,也是种很复杂高深的学问。”

那不但要有一双灵敏稳定购手,还得懂得冶金和暗器助原理。

明月心道:“秋凤梧去找的,当然是那时候的天下第一名匠。”

秋水清道:“当时的天下第一名匠,据说就是蜀中唐门的徐夫

唐门的毒葯暗器,独步天下四百年,向传媳不传女。

徐夫人就是当时唐门的长媳,绣花的手艺和制作暗器,当世号称双绝。

明月心道:“可是徐夫人费了六年心血.连头发都因心力交瘁而变白了,却还是无法再同样打造出一副孔雀翎来。”

秋水清看着她,等她说下去。

明月心却先拿出了一个光华灿烂的黄金圆筒,才接着道在那六年中,她虽然也曾打造成四对孔雀翎,外表和构造,虽然和孔雀图上记载的完全一样,却偏偏缺少了那种神奇的威力。”

秋水清看着她手里的黄金圆筒,道“这就是其中之一?”

明月心道:“是的。”

秋水清道“近年来江湖中出现了个叫‘孔雀’的人…。严

明月心道:“他的孔雀翎.也是其中之一。”

秋水清道“是你给他的?”

明月心道“我并没有亲手交给他,只不过恰巧让他能找到而

秋水清道“因为你故意要让江湖中人知道孔雀翎已失落了的秘密。”

明月心承认。

孔雀翎既然变别人手里出现,当然就已不在孔雀山庄。

秋水清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明月心道“因为我始终在怀疑一件事。”

秋水清道“什么事?”

明月心道“孔雀翎本是孔雀山庄的命脉所系,孔雀山庄的历代庄主都是极仔细面又稳重的人,所以…。/

秋水清道:所沂以你始终不相信孔雀领是真的失落了。”

明月心点点头,道“据说孔雀翎是在秋风捂的父亲秋一枫手中失落的,秋一枫惊才绝艺怎么会做出这种粗心大意的事?他故意这么样说,也许只不过为了要考验考验他儿子应变的能力。”

她的推测虽然有理,却一直法证明。

明月心又道“所以我就故意泄露了这秘密,让孔雀山庄的仇家子弟找上门来。”

秋水清冷冷道:来的人还是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的。’

明月心道“所以我就认为我的猜测并没有错,孔雀翎一定还在你手里。”

秋水清又闭上了嘴,一双锐利如鹰的眼睛,却始终在盯着明月

明月心又补充着道“秋风梧以后并没有再去找徐夫人,当然是因为他己找到了孔雀翎。”

秋水清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也许他根本就不该去找她的。”

四月心道“可是他信任她,徐夫人末嫁之前,他们就已是朋友。”

秋水清冷笑.道:“这世上出卖朋友的人一向不少.”

明月心道“可是徐夫人并没有出卖他这秘密除了唐门长房的嫡系子孙外,本没有别人知道”

秋水清眼里的光芒更锐利道“你呢t你是唐家的什么人?”

明月心笑了笑,道“我说出这秘密时本就已不打算再瞒你。。

她慢慢地接着道“我就是唐门长房的长女,我的本名叫唐蓝。”

秋水清道:“唐门的子女,怎么会流落在风尘中的?”

明月心道“唐门用的虽然是毒葯暗器,规矩却远远比七大门派还森严,唐家的子女,一向不准过问江湖中的事。”

她的声音平静而坚决“可是我们却决心要出来做一点事。”

秋水清道“你们的目标是谁?”

明月心道:“是暴力,我们的宗旨只有四个宇。”

秋水清道“反抗暴力?”

明月心道“不错,反抗暴力”

她接着又道“我们既不敢背叛门规,为了方便只有隐迹在风尘里,这三年来,我们已组织成一个反抗暴力购力量,只可惜我们的力量还不够。”

燕南飞道“因为对方的组织更严密,力量更强大。”

秋水清道“你们i的首脑是谁t”

燕南飞道:“是个该死的人。”

秋水清道“他就是你的心病2”

燕南飞承认。

秋水清道“你要用我的孔雀钥去杀他?”

燕南飞道“以暴制暴,以杀止杀”

秋水清看着他,再看看傅红雪,忽然道;“拍开我腿上的穴道,跟我来1”

走过那幅巨大而美丽助壁画穿过一片枫林,一丛斑什,越过一们的灵位,超度他们i的亡魂。”

然后他就带他们走入了孔雀山庄的心脏,是从一条甬道中走进去的。

曲拆的甬道沉重的铁栅.业不知有多少道。

他们沉默地跟在他身后,只觉得自己仿佛忽然走入了一座古代帝王助陵墓,阴森、潮湿、神秘。

最后的一道铁门竟是用三尺厚的钢板做成的,重逾千斤。

门上有十三道锁。

“十三把钥匙本来是由十三个人分别拿管的,可是现在植得信任的朋友越来越少了。”

所以现在已只剩下六个人,都已是两翼斑白的老人,其中有孔留山庄的亲信家族,也有曾经在江湖中显赫过一时的武林名宿。

他们的身份和来历不同,但他们的友谊和忠诚却同样能让秋水清绝对信任。

他们的武功当然更能令人信任,秋水清只拍了拍手,六个人就忽然幽灵船出现,来得最快的一个,锐眼如鹰身法也轻捷如鹰,历尽风霜的脸上刀疤交错,竟仿佛是昔年威镇大膜的“不死神鹰”公孙

钥匙是用铁链系在身上的,最后的一把钥匙在秋水清身上。

明月心看着他开了最后一道锁,再回头,这六个人己突然消失,就像是秋家祖先特地从幽冥中派来看守这禁地的鬼魂。

铁门后是间宽大的石屋,壁上已长满苍苔,燃着六盏长明灯。

灯光阴森,厢着四面本架上各式各样奇异的外门兵刃,有的甚至连燕南飞都未见过也不知是秋家远祖们用的兵刃,还是他们仇家所用的,现在这些兵刃犹在他们的尸骨却早巳腐朽了。

秋水清又推开一块巨石,石壁里还藏着个铁拒,难道孔雀翎就在这铁柜里?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看着他打开铁柜,恭恭敬敬地取出个雕刻精致的檀木匣。

谁也想不到木匣里装购并不是孔雀翎,而是张蜡黄色的薄皮。

明月心并不想掩饰她的失望,皱起眉道“这是什么?”

秋水清助表情更严肃恭敬,沉声道:“这是一个人的脸。。

明月心失声道:“难道是从个人脸上剥下来的皮?”

秋水清点点头眼神中充满悲伤,黯然道“因为这个人遗失一样极重要的东西,自觉没有脑再活下去,自尽前留下遗命,叫人把他腿上的皮剥下来,作为后人的警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孔雀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涯明月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