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0章 铁燕夫人

作者:古龙

老太婆眯起了眼看着他们,也猜不出商震在他们耳边说的是什么。

“铁燕夫人”直到三十岁时,还是江湖中很有名的美人,尤其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睛。

如果是在四十年前,她这么样看着一个男人,不管要那男人说什么,他都会乖乖他说出来,只可惜现在她已经老了。

大家都闭上了嘴,好像都已下定决心,绝不把商震刚才告诉他们的那句话说出来。

商震忽然道:“燕子双飞虽然杀人如草,说出来的话却一向算数。”

铁燕夫人道:“当然算数。”

商震道:“刚才你好像说过,只要我把那位谢姑娘交出来,你就放我走。”

铁燕夫人道:“不错,我说过。”

商震道:“那么现在我好像已经可以走了。”

他拍了拍手,又用这手把衣服上的尘土拍得干干净净,好像已经跟这件事全无关系:“因为现在我已经把她交了出未。”

铁燕夫人道:“交给了谁?”

商震道:“交给了他们。”

他指着林祥熊、孙伏虎、钟展、梅花和南宫华树道:“我的确把她带来了这里,藏在一个极秘密的地方。刚才我已经将那地方告诉了他们,现在他们之中随便哪一个都能找得到她。”

孙伏虎忽然怒吼道:“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

商震道:“只要你们之中有一个人到那里去找找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孙伏虎脸色发青,巨大的冷汗一粒粒从脸上冒了出来。

商震却笑了,笑得非常愉快,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变得这么愉快。

铁燕夫人道:“他们一定会抢着去我的。”

商震道:“哦?”

铁燕夫人道:“现在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是谁,就等于已经是五个死人。”

商震道:“哦?”

铁燕夫人道:“可是他们都不想死。”

商震道:“这些年来,他们日子过得都不错,当然都不想死。”

铁燕夫人道:“谁不想死,谁就会去找。”

商震道:“为什么?”

铁燕夫人道:“因为谁能把那小丫头找出来,我就放了他。”

商震道:“我相信你说的话一定算数。”

铁燕夫人道:“那么你说他们会不会抢着去?”

商震道:“不会。”

铁燕夫人冷笑,道:“难道你认为他们都是不怕死的人?”

商震道:“就因为他们怕死,所以才绝不会去。”

铁燕夫人道:“为什么?”

商震道:“因为他们不去,也许还可以多活几年,要是去了,就死定了。这一点他们自己心里一定全都知道。”

他居然去问他们:“对不对?”

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铁燕夫人有点生气,也有点奇怪:“难道他们以为我不敢杀他们?”

商震道:“你当然敢,如果他们不去,你一定会出手的,这一点他们也知道。”

他淡淡地接着道:“可惜那位谢姑娘还有位尊长,如果他们去把她找出来交给了你,那个人也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铁燕夫人道:“他们宁可得罪我,也不敢得罪那个人?”

商震道:“他们都是当今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联手对付你,也许还有一点希望,要对付那个人,简直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铁燕夫人道:“那个人是谁?”

商震道:“谢晓峰,翠云山、绿水湖、神剑山庄的谢晓峰。”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你要找的那位谢姑娘,就是谢晓峰的女儿。”

铁燕夫人的脸色变了,眼睛里立刻充满惊讶、愤怒和怨毒。

商震淡淡道:“燕子双飞的魔刀虽然可怕,谢家三少爷的神剑好像也不差。”

铁燕夫人厉声道:“你说的是真话?谢晓峰怎么会有女儿?”

商震道:“连你们都有儿子,谢晓峰为什么不能有女儿?”

铁燕夫人神情变得更可怕,一字字道:“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儿子了,谢晓峰也不能有女儿了。”

她的声音凄厉,眯起的眼睛里忽然露出刀锋般的光,盯在孙伏虎脸上:“那个姓谢的丫头藏在哪里?你说不说?”

孙伏虎的脸色惨白,咬紧了牙关不开口。

商震道:“他绝不会说的。少林门下在江湖中一向受人尊敬,他若将谢晓峰的女儿出卖给魔教,非但谢晓峰不会放过他,连他的同门兄弟都绝不会放过他的。”

他微笑,又道:“既然同样都是要死,为什么不死得漂亮些?”

孙伏虎嘶声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商震淡淡道:“因为我不要脸,连死人屁股上的皮都可以戴在脸上,我还有什么事做不出!”

孙伏虎叹了口气,道:“江湖朋友若知道五行堡主居然是个这样的人,心里不知会有什么感觉。”

商震道:“我知道,那种感觉一定就跟我对你们的感觉一样。”

钟展忽然道:“他不说,我说。”

铁燕夫人冷笑道:“我就知道迟早总有人会说出来的。”

钟展道:“只不过我也想先跟商堡主说句话。”

他慢慢地走到商震身旁。

商震并不是完全没有提防他,只不过从未想到这么一位成名剑客居然会咬人而已。

他一直在盯着钟展的手,商震两只手都在背后。钟展附在商震耳边,悄俏道:“有件事你一定想不到的,就正如我也想不到你居然会借刀杀人一样,所以你才会听我说这句话。”

他忽然一口把商震的耳朵咬了下来。

商震负痛蹿起,孙伏虎吐气开声,一拳打上了他的胸膛。

没有人能挨得起这一拳,他身子从半空中落下来时,骨头至少已断了二十六八根。

钟展将他那只血淋淋的耳朵吐在他身上:“我知道你一定也想不到我是个这么样的人。”

铁燕夫人忽然叹了口气,道:“非但他想不到,连我都想不到。”

她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当今江湖中的英雄豪侠如果都是你们这样的人,那就好极了。”

铁燕长老忽然道:“杀一儆百,先杀一个。”

铁燕夫人道:“我也知道一定要先杀一个,他们才肯说。”

遇到重大的决定,她总是要问她的丈夫:“先杀谁?”

铁燕长老慢慢地从衣袖中伸出一根干瘪枯瘦的手指。

每个人都知道,他这根手指无论指着什么人,那个人就死定了。

除了南宫华树外,每个人都在向后退,退得最快的是梅花。

他刚想躲到南官华树身后去,这根干瘪的手指已指向他。

铁燕夫人道:“好,就是他。”

说完了这四个字,她手里就忽然出现了一柄刀。

一把四尺九寸长的长刀,薄如蝉翼,寒如秋水,看来仿佛是透明的。

这就是燕子双飞的魔刀。

昔年魔教纵横江湖,做视武林,将天下英雄都当做了猪狗鱼肉,就因为他们教主坛下有一剑、一鞭、一拳、双刀。

平时谁也看不见她的刀,固为这柄刀是缅铁之英百炼而成的,可刚可柔,不用时可以卷成一圈,藏在衣袖里。

只要这把刀出现,就必定会带来血光和灾祸。

铁燕夫人轻抚着刀锋,悠悠他说道:“我已有多年未曾用过这把刀了。我不像我们家的老头子,我的心一向很软。”

她又眯起了眼看着梅花道:“所以你的运气实在不错。”

梅花一向是个很注意保养自己的人,脸色一向很好。

可是现在他脸上已看不见一点血色,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运气有什么好?

铁燕夫人道:“我还记得,我最后杀的一个人是彭天寿。、彭天寿是”五虎断门刀”的第一高手。

五虎断门刀是彭家秘传的刀法,刚烈、威猛、霸道,“一刀断门,一刀断魂”,称霸江湖八十年,很少有过放手。

彭天寿以掌中一柄刀横扫两河群豪,四十年前忽然失踪,谁也不知道他已死在燕子刀下。

彭天寿是孟开山的好朋友。

听到这个名字,孟开山的脸色也变了,是不是因为他又想起了四十年前保定城外长桥上那件他永远都忘不了的事?

铁燕夫人道:“我用杀过彭天寿的这把刀来杀你,让你们的魂魄并附在这把刀上,你的运气是不是很好?”

梅花已经是个老人,最近已经感觉到有很多地方不对了,只要一劳动,心就会跳得很快,而且时常都会刺痛。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

他应该不怕死的。

可是他忽然大声道:“我说!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老人的性命已不长,一个人应该享受到的事,他大多都已享受过现在他还能够享受的事已不多。

奇怪的是,越老的人越怕死。

铁燕夫人道:“你真的肯说?你不怕谢晓峰对付你?”

梅花当然怕,怕得要命。

但是现在谢晓峰还远在千里外,这把刀却已在他面前。

对一个怕死的人来说,能多活片刻也是好的。

梅花道:“刚才商震告诉我,他已把那位谢姑娘藏在……”

他没有说完这句话。

忽然间刀光一闪,他的咽喉忽然就已被割断。

越怕死的人往往死得越快,这也是件很奇怪的事。

非常奇怪。

铁燕夫人手里有刀。

割断梅花咽喉的这一刀,却不是她的刀。

她看见了这一刀,但是她居然来不及阻挡。梅花也看见了这一刀,他当然更没法闪避。

这一刀来得实在太快。

刀在丁鹏手里。

大家看见他手里这把刀的刀光时,还没有看见他这个人。

大家看见他这个人时,梅花的咽喉已经被他的刀割断。

刀尖还在滴血。这把刀本来就不是那种吹毛断发、杀人不带血的神兵种器。

这把刀只不过是把很普通的刀,只不过刀锋是弯弯的。

铁燕夫人笑了。

现在她虽然已经是个老太婆,可是一笑起来,那双眯起来的眼睛还是很迷人,仿佛又有了四十年前的风韵。

现在还活着的人,已经没有几个看到过她这种迷人的风韵。

看见过她这种风韵的人,大多数四十年前就已经死在她的刀下。

那些人究竟是死在她刀下的,还是死在她笑容下的?

恐怕连他们自己部分不太清楚。

只有一点绝无疑问。

那时她的刀确实快,笑得的确迷人。

那时看见她笑容的人,通常都会忘记她有把杀人的快刀。

现在她的刀还是很快,很可能比四十年前更快,但是她的笑容已远不如她四十年前那么迷人了。

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只不过久已养成的习惯,总是很难改变的。

她准备要杀人时,还是会笑,她已准备在笑得最迷人时出手。

现在已经是笑得最迷人的时候。

她还没有出手。

因为她忽然觉得她准备要杀的这个年轻人很奇怪。

这个年轻人用的也是刀,就在一瞬前,他还用刀杀过人。

奇怪的是,如果不是因为他手里还有把滴血的刀,无论谁都绝对看不出他在一瞬前杀过人,更看不出他的刀有那么快。

他看来就像是个刚从乡下来的大孩子,一个很有家教、很有教养、性情很温和的大孩子,仿佛还带着种乡下人的泥土气。

而且他也在笑,笑得也很迷人,很讨人欢喜,甚至连她都有点怀疑,刚才一刀割断梅花咽喉的,是不是这个年轻人?

出现的是丁鹏。

丁鹏笑容温和,彬彬有礼,让人也很容易忘记他手里有把杀人的快刀。

他微笑着道:“我姓丁,叫丁鹏,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铁燕夫人也带着笑,轻轻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总算还是来了。”

丁鹏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来的。”

铁燕夫人道:“哦?”

丁鹏道:“贤伉俪刚到达里来的时候,我就已知道。”

他笑得更温和有礼:“那时候我就已应该来恭候两位的大驾。”

铁燕夫人道:“那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来?”

丁鹏道:“因为那时候有些事我还不太明白。”

铁燕夫人造:“哪些事?”

丁鹏道:“两位的身份来历、两位的大驾为什么会忽然光临?到这里来找的是谁?那时候我还不太明白?”

铁燕夫人道:“现在你已经全部明白了?”

丁鹏笑了笑,道:“昔年江湖中威名最盛、势力最大的帮派,既不是少林,也不是丐帮,而是崛起在东方的一个神秘教派,他们的势力在短短的十年之中就已横扫江湖、君临天下。”

铁燕夫人道:“还不到十年,最多也只不过七八年。”

丁鹏道:“就在那短短七八年间,死在他们手下的江湖豪杰至少已有七八百个!”

铁燕夫人道:“可是真正配称为豪杰的人,也许连七八个都不到。”

丁鹏道:“那时候江湖中的人对他们既恨又怕,所以就称他们为魔教。”

铁燕夫人道:“这名字其实并不坏。”

丁鹏道:“江湖中古老相传,都说这位魔教的教主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不但有大智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铁燕夫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