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2章 征途

作者:古龙

十天过去了,天天都有人等候在圆月山庄的山下,伸长了脖子望着那华丽的圆月山庄,希望能看到谢家三少爷前来。

很多人希望瞻仰一下这位当代剑神的丰采。

还有很多女的,她们听说当年的谢家三少爷是位到处留情的风流剑客,现在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也许自己会有被他看中的机会……

但是除了这些騒娘们外,大部分的人,尤其是江湖人,他们希望的还是别看见谢晓峰。

谢三少爷不来,丁公子就会去找他了,找他决斗去。

决斗,自然是比道谢道歉好看得多、过瘾得多。

何况神剑斗魔刀,这又是何等够味的事!

谢晓峰没有叫大家失望。

他没有来。

事实上,大家也认为他来的成分不太大。

谢晓峰并不是一个谦虚的人,虽然人说他已经变了一个人,变得十分谦虚平易近人,但是谢晓峰毕竟是谢晓峰,他是个很高做的人。他虽然不是个不讲理的人,也不是个不知道感激的人,但他却是不轻易说谢的人。也许是因为他姓谢,他的祖上都姓谢,为了避讳,他不肯把这个字用来表达别的意思。

一个不肯向人说谢字的人,自然更不会向人道歉了。别说丁鹏只是救了他的女儿,就是救了他自己的命,他也不会说声谢谢的。

要他为了拒绝丁鹏的邀请而来道歉,那是更无可能了。谢晓峰若是因为这个而道歉,谢晓峰就不是谢晓峰了,而是条比土狗还不如的杂种狗了。

谢晓峰不来,丁鹏是否会找他去呢?

这十天来,青青一直很抑郁,不知为了什么她的眉头经常深锁,但是丁鹏看不见。

丁鹏一直在为自己的武功而感到振奋不已,他知道圆月山庄中一会,已经使他的名字响遍了江湖。

但是他倒不是个狂妄得完全无知的人。他要谢小玉带回去的话固然是狂得上了天,可是他也明白,谢晓峰的剑一定比铁燕夫妻的双刀合壁厉害得多。

他也知道谢晓峰不会来的,一战难免,而这一战正是他所期望的。

这十天他没有接见一个客人,连青青的房里都很少去,他在圆月山庄的秘室中闭门深思苦练。

练他那柄弯刀,练那神奇的一刀。

他本来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可是圆月山庄上的成功使他的信心大增,也使他的雄心滋长了。

他为自己安排了一连串的将来。

想得越多越周密,他的野心就越大。

任何人如能击败谢晓峰,都将会认为是英雄岁月的巅峰了,但是丁鹏却不然。他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开始。

在他的心中,已经作了许多的构想。

每一个构想,都比压倒神剑山庄更要伟大、更为轰功。

因此,这第一步必须要成功!

第十天终于过了。

谢晓峰没有来。

第十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是个适于出行的好天气。

丁鹏出发了,出发去邀斗谢晓峰。

行前他见到青青了,正在考虑着要如何启齿时,青青已经先开口了:“祝郎君一路顺风,载誉而归……”

丁鹏先是一怔,继而释然地哈哈大笑起来,道:“青青,你的确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我心里的事从来也没能瞒过你!”

就这样,他离开了青青,没有说第二句活。

丁鹏是乘着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走的。

马车是用四匹全身雪白光泽的骏马拖着的,这四匹马每一匹都是大宛名种。

寻常人求其一而不可得,他却拥有了四匹,而且用来拖车。

千里马是用来奔驰乘骑的,并不适合用来拉车,那甚至于是一种浪费,还不如一头骡子来得适用。

这四匹骏马也是一样,它们既不习惯又不安分,甚至于互相不容。

但是赶车的车夫却是个好手,他是个全身漆黑的昆仑奴,光着头,穿着绣花的长裤,赤着上身,披了一件长不及腰的小马甲,露出了双肩,袒着胸前,脖子上套着一个黄金的大项圈子,坐在车上像半截铁塔。

他有力的双手熟练地握着缰绳,把鞭子抖得“啪啪”直响,居然能把四匹骏马勉强地控制着,不情愿地走着。

这一切的排场是够了,却给人有一种暴发户的感觉。

但是丁大少爷就喜欢这一套,他重起江湖,就是以暴发户的姿态。

而且他从小就不是个有钱的人,现在有了挥霍不尽的财产,也不知道如何去享受。

车子后面跟了一大串的人,丁鹏觉得很满意,他知道这些人不请自来,像是他最忠实的跟班,会从这儿一直跟着他到神剑山庄。

丁鹏看看后面的那一群人由一堆变成一长串,三三两两或单独地走着,其中颇不乏江湖上的知名之上,心里就感到很高兴。

谢晓峰或许比他名气大,但是谢晓峰有这种本事造成这样的局面吗?

他安闲地闭上眼睛,听任车子时快时慢地走着,嘴角露着笑意。那是为另外一件事而高兴。

那是青青对这一件事的态度。

出发以前,他蹑嚅难以启齿,就是想跟青青说,这一次希望她不要跟着去。

他想了一千个理由,但没有一个是能成立的。

青青非常美丽,跟他在一起,绝不会辱没他。

青青的武功很高,从前比他高得多,现在或许已比他差了一点,但是绝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青青对他百依百顺,从没有反对过他任何事,也没有拘束他的任何行动。

没有任何理由他不让青青跟着走的。

只有一个理由,却又说不出口。

她是狐,炼狐术已成了气候,但究竟还是狐,不适宜在人多的地方出现。

可是这并不是丁鹏不想要青青随行的理由。

不知是什么原园,他只想能离开青青一段时间。

这当然更不是理由,却偏偏是他内心的一股冲动、一个愿望。

他以为青青一定会跟着走的,因此费尽心思去想一个要青青留下的理由。

为了这个,他几乎花了三大的时间,仍然没想出一个借口来,哪知到了出发之际,他还没开口,青青却已经先开口了。

她祝福他旅途顺风,凯旋归来。

似乎早就说好不跟他同行似的。

那并不希奇,因为她是狐。

狐具有未卜先知、预测人的心思的神通。

丁鹏不禁想:“能娶到一个狐女为妻,实在是最大的福气。”

所以丁公子在路上时,完全是心满意足了。

所以车子在摇晃着,他居然能睡着了。

车子的摇晃并不是因为路不平。他们走的是官道,既平坦又宽阔,车轮也很结实。这是一辆特制的马车,比皇帝出巡时的御车还要讲究。

车行不稳是因为拖车的马,它们的步调极难一致,而且也没有受过拉车的训练。

所以即使有阿古这样的好御者,仍然无法在短时间内使得车子走得很平稳。

阿古就是那个昆仑奴,也是丁鹏跟青青从深山的狐穴中带来的唯一跟随。

阿古几乎是万能的,从做针线到拔起一棵合抱的大树。他身上的绣花衣服就是他自己刺绣的。

这辆豪华的巨车也就是他一手打造的。

阿古只不会做两件事。

一件是生孩子,因为他是男人。

一件是说话,因为他没有舌头。

好在这两件事并没有多大关系。

丁鹏当然不要阿古替他生个儿子。

阿古也从不表示意见,他只是听,照着命令做。

所以阿古实在是一个非常理想的长随、忠仆。

丁鹏即使把青青给留下了,却要带着阿古。

出了城后,行人就较为稀少了,那只是指对面来的行人。

在他们的车后却跟着一大串的人,都是江湖中人。

丁鹏忽而有一股冲动,一股促侠的冲动。

他朝阿古发出了一个命令:“把车子赶快一点!”

阿古很忠实地执行了命令,长鞭“呼”的一声,缰绳轻抖,车子像箭般射了出去。

望着后面惊诧的人群,丁鹏开心地哈哈大笑。

自从丁鹏出门之后,圆月山庄顿形冷落了。

聚在这儿的江湖豪杰早就跟着丁鹏走了,就是那些由丁鹏邀来的住客,也都先后地走了。

他们也都不愿意放过丁鹏与谢晓峰的一场决战,只是他们并不像那些江湖人般的紧跟在丁鹏的车子之后。

有些人甚至是走向相反的方向。

假如他们不愿放过丁鹏与谢晓峰之战,为什么不立即追上去呢?

难道他们有把握知道丁鹏即使立即赶到神剑山庄,没有他们在场,这一战还是打不起来的?

有几个人却单独地、悠闲地在湖上泛舟,跟娼妓们闭聊了半天,然后再分别地、悄悄地在暮色的笼罩下、在没人注意的情形下,进入了一座寺庙。

在客舍中,他们像是去访晤了什么人,也像是聆取了什么指示,因为他们对那个人十分恭敬,在进入了客舍后,他们没有说一句话。

除了一个低沉的、恭敬的“是”之外,他们没有说过第二个字。

这些人的目的何在?他们将要做些什么?

目前除了他们自己之外,大概只有那寺中那位神秘的住客才知道了。

圆月山庄中,还有一个人没有离开,那人是柳若松。

别的人多少是属于客卿的地位,说走就可以走了,只有他不行,因为他是丁鹏的弟子。

虽然丁鹏没有教给他一点功夫,只是把他呼来喝去,做一些近似下人的工作。

但柳大庄主却一点祁不在乎,表现得十分殷勤而热心。

丁鹏走的时候,没有叫他跟了去。

因此他就只好留下,他也非常地高兴。

到处照应了一下,他就来到了后院。

后院是青青住的地方,只有两个很标致出尘的丫头侍候着,一个叫春花,一个叫秋月。

春花、秋月是诗人心中最美的两件东西,两个丫头也是一样。

春花笑的时候,就像是灿烂的春花。

秋月的肌肤,比秋天的月亮还要皎洁、媚人。

两个丫头都是十七八的年纪,是少女们最动人的岁月,而这两个少女不但在怀春的年岁,似乎还懂得如何取悦男人侍侯男人。

因为她们本是金陵秦淮河上很有名的一对歌妓,是丁鹏各以三千两的身价买下来的。

她们虽是下人,却不干任何粗活,只是作为青青的伴侣而已。

柳若松的年纪虽然略略大了一点,却仍然长得很潇洒,万松山庄的柳庄主本是武林中有名的美剑客。

虽然柳若松在一般江湖人的心目中已经一钱不值,但是在春花、秋月的眼中,仍然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所以他一进后院,两个花蝴蝶般的女孩子立刻飞也似的迎了上来,一左一右地拉住他的膀子。

在以前,柳若松一定非常高兴,即使不趁这个机会去捏捏她们的屁股,也一定会捏捏她们的脸颊。

只可惜那是以前,是他做柳大庄主、柳大剑客的时候,是松竹梅岁寒三友名噪江湖的时候。

现在他只是丁鹏的弟子。

而且是住在师父的家里。

徒弟住在师父家里的时候,一定要老实、拘谨、行动规矩有礼。

柳若松做大侠时很成功,现在做徒弟时,表现得也恰如其分。

他连忙退后了一步,推开了两堆飞来的艳福,然后才恭恭敬敬地问道:“师母在哪儿?”

春花吃吃地笑了起来,道:“你是来看少夫人的?”

柳若松仍然恭敬地道:“是的,我来问问师母有什么指示。”

秋月也笑着道:“你找她干什么?有事情她会着人到前面告诉你的。少夫人说过,叫你没事不要随便到后面来的。”

“是的,不过那是师父在家的时候。现在师父出门了,我这个做弟子的总得尽到一点孝心。”

春花格格地娇笑着说道:“孝心?那你就要像人家的乖儿子一样,晨昏定省,早晚都要进来请一次安呢!”

柳若松老实地点点头:“我正准备如此!”

秋月笑道:“现在天已过午,你若是来请早安,似乎太晚了,若是来请晚安,不太早一点吗?”

柳若松的脸有点红,道:“只要有这份心,倒是不拘早晚的。”

春花笑了起来:“看在你这份孝心上,我倒是不能不替你通报一声了,不过现在去通报,一定是碰一鼻子的灰,困为少夫人的心情很不好,刚刚还吩咐过,她要一个人静一静,不让任何人去打扰她。你若是想见到她,最好是趁她心情好的时间再来。”

“那……她什么时候心情会好一点呢?”

“这很难说,最近这几天她的心情一直不好,不过到了晚上月亮出来的时候,她会出来赏月,那时她的心情即使不好,却很寂寞,很需要有人陪她谈谈。”

柳若松的眼睛里发出了光:“那我就晚上再来吧!”

秋月立刻道:“慢着,她见不见你还是没一定,她需要人陪着聊聊,却并不需要你来陪。”

柳若松毫不在乎道:“没关系,我只是来尽一份心。今天不见,明天再来,明天不见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征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