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4章 决斗

作者:古龙

当谢先生二度乘船把五位贵宾接引到神剑山庄的大门口时,谢家的门前已经仪仗鲜明地列队而迎。

但是丁鹏并没有进去,他仍然坐在他舒适的车子里,闭着睡眼。

阿古也神情木然地坐在车辕上,握着鞭子,仿佛随时准备动身似的。

谢先生对他并没有失礼,很恭敬地请他进去坐,但是他拒绝了:“我是来找你家主人决斗的,不是来作客的。”

一句话把谢先生顶得十丈远。谢先生的脾气却真好,丝毫没有动气,仍是笑嘻嘻地道:“丁公子与家主人之战,当然不会像市井匹夫那样庸俗,当街挥拳动粗吧?礼不可废,丁公子何妨进去小坐?”

“你家主人在不在?”

谢先生回答这句话之前,很费了一番斟酌的功夫,磨菇了半天,结果却回答出一句难以思量的活:“不知道。”

丁鹏不禁惊奇道:“什么?你不知道?”

谢先生歉然地点点头道:“是的,在下是的确不知道。家主人这些年来行踪恍若神龙野鹤,漫无定向,从来也没人能把握住。有时他几个月不见面,突然出现在家中,有时他在家里静居十几天,却也不见任何一个家人;所以在下实在不知道。”

丁鹏似乎对这个答案满意了,想想又问道:“他知不知道我要找他决斗?”

谢先生笑道:“这个倒是知道了。小姐从圆月山庄回来,恰好就看见了家主人,当时就把丁公子的话传到了。”

“哦,他怎么表示呢?”

谢先生道:“家主人对丁公子救了小姐一事非常感激,说有机会见到公子,一定要当面道谢。”

“我没有要他道谢的意思。他若是有心道谢,就该在限期内到圆月山庄去,过期不来,分明是有意要与我一决……”

谢先生谦卑地含笑道:“家主人也没这么说。”

“对决斗的事,他怎么说的?”

“他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都没有说?”

丁鹏感到奇怪了。谢先生笑着道:“家主人的意向一直难以捉摸,他不说,我们当然也不便问,不过家主人既听到了丁公子的传话,必然有个交代的。”

丁鹏淡淡地道:“这是他的话,还是你的话?”

上次在柳若松的庄子上,谢先生的地位是何等的崇高,但此刻在丁鹏的眼中,竟变成微不足道,而丁鹏对他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厌恶之感。

不过谢先生还是很和气地回答道:“这自然是在下的话,在下是根据以往家主人的性情而推测。”

丁鹏冷冷道:“你不是谢晓峰,也不能代表他说话,而且推测的话也作不得数,作不得数的话就跟脱下裤子后放出来的屁……”

谢先生的脸色微微一变,一个已经处处受到尊敬的人,当众受到这种侮辱,的确是很难堪的。

但谢先生毕竟是谢先生,神剑山庄的总管先生究竟有他过人之处,怒意一惊而收,笑笑道:“丁公子妙语……”

丁鹏道:“这句话一点都不妙,脱裤子放屁,本来已是多余,放出来的屁更是多余。我是来找你家主人说话的,可不是来听放屁的。”

谢先生虽然是谢先生,但是他毕竟还是个人。

他的涵养再好,到底还无法使脸皮厚到柳若松的程度,所以听完了这句话,一言不发,径自上了船,驶到对岸接人去了。

丁鹏也没有当他回事,倚在车子的靠垫上,很舒服地打起瞌睡了。

谢先生把人接了来,丁鹏仍然在打瞌睡。

谢先生不愿意在这些人面前再受一次奚落,听以当作没看见。

但是那五个人却看见了丁鹏,他们都受不了丁鹏这种冷漠与无礼的神态。

第一个冲上来的是峨眉的林若萍。

大家在想象中,也知道一定会是他。

因为在五个人中,他的年纪最轻,今年才四十五岁,却已身登一代剑派的宗主。

他的剑艺自然也深得本门真传,而且把峨眉整治得有声有色,在五大门派中锋芒最盛。

他大步地来到车子前,傲然地一拱手。虽然他是在行礼,但谁都看得出这一拱只是为了不失他掌门人的气度,实质上却连一丝诚意也找不到。

所以丁鹏没有答礼。也没有人感到丁鹏的失礼,因为那一拱只是为了林若萍自己而施,并不是对着丁鹏。

只不过丁鹏的漠然使得林若萍更不是滋味了,若不是要讲究身份。

他早已一剑劈了这个狂妄的小伙子。

因此他冷冷地道:“搁下就是新近才崛起的年轻人魔刀丁鹏?”

这句话说得很勉强,虽然稍稍有一点捧的意味,但也是为了衬托他自己的身份。

丁鹏若是个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他以一门之尊主动前去说话,岂不是自贬身份了?

此人绝顶聪明,一言一语都有深意,所以峨眉在他手中兴盛起来,倒也不是偶然的事。

但是他今天遇到的丁鹏,却活活地气死他。

他要面子,丁鹏偏不给他面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就是丁鹏,不错。最近我在圆月山庄请客,来的人大多了,你认识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事。”

林若萍差点没气得跳了起来,冷冷地道:“敝人林若萍……”

他这一报身份,丁鹏却笑了起来道:“原来你就是林若萍呀,难怪我不认识你了。这次我在圆月山庄请客时,原本有你一张帖子的,可是你有个拜兄柳若松投到了我的门下做徒弟。他说你是晚辈,当不起一张请帖,过两天叫你来请安就是了。你果然来了。”

林若萍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他第一个来找丁鹏的麻烦,主要的也是为了柳若松的事。

柳若松是他的拜兄,柳若松对武当掌门人之位也有着野心,只是剑技既不如凌虚,聪明也逊色,始终不敢争,所以才会想尽方法力求增强自己的剑技声望,想有一天能盖过别人去。

柳若松做得并不差,只是阴差阳错找上了丁鹏,骗了他的祖传剑招“天外流星”。

柳若松找上丁鹏是他一生最倒霉的事,从盖世的一个大剑客,一变为在武林中最为人不齿的小人。

林若萍以为交到岁寒三友三个朋友,原本是很高兴的事,但是柳若松做得很绝,他居然又拜丁鹏为师而求免一死。

这手也绝透了。

正如一个嫁入官宦之家的小家碧玉,由于门户身世的不相称,自然得不到公婆的喜爱而饱受冷落。这个媳妇一气之下,干脆跑到窑子里去当婊子。

在婆家没人把她当人,在窑子里,她却是那一家的熄妇,使得婆家丢尽了脸面,连人都不敢见了。

柳若松的这手,使得林若萍大失光彩,也使得林若萍火冒十丈,他急着出头找丁鹏,就是想捞回这个面子。

哪知道还没有谈入正题,丁鹏却先给他当头一棍。虽然不是真正的棍,却同样敲得他眼前金星直冒。

他好容易才算镇定了下来,沉声道:“丁鹏,柳若松已与我无关,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一句话。”

丁鹏淡淡地道:“那敢情好。我也在发愁,有一个那样的徒弟已经够我受的了,如果再加上你这样的师侄跟你们峨眉那些徒孙,我会烦死了!”。

林若萍忍无可忍,厉声道:“小辈,你太狂了!当真以为你手中那柄魔刀就能无敌了吗?”

丁鹏一笑道:“这倒不敢说,至少我还没有跟谢晓峰交过手,等我击败了他,大概就差不多了。”

“丁鹏,你太目中无人了!在神剑山庄前,居然敢如此狂妄无忌!”

他嘴巴里叫得凶,心里毕竟还有点顾忌的,丁鹏刀断铁燕双飞手腕的事,他已经听说了。

能够一刀令铁燕双飞断腕的人毕竟不多,最多也不过两个人而已。

一个是谢晓峰,一个是他们认为已死的人,也是他们日夜所忧惧的那个人。

虽然他们认为他死了,也希望他死了,但是死不见尸,还是不敢太确定,心里始终存着个疙瘩。

那个人虽没出现,可是那柄刀却出现了,那一式刀法也出现了,出现在丁鹏手里。

他们必须要来探问究竟:“丁鹏的刀从哪儿来的?刀法是跟谁学的?跟那个人是什么关系?如果可能,最好是杀了丁鹏,毁了这柄刀。只是他们得到的消息大迟,丁鹏已经到神剑山庄来了。在神剑山庄,有谢晓峰居间,他们比较放心,就是在那柄圆月弯刀之下,被杀死的可能性不多。谢晓峰曾经对他们作过保证。但是他们想杀死丁鹏的可能性也不多了,因为谢晓峰也对另外一个人作过保证。不管怎么说,那柄刀重现江湖,那一式刀法重现江湖,他们都必须要来弄个清楚。所以,他们来了。在这五个人中,林若萍对这柄刀的印象是最淡的,因为那柄刀对武林的威胁正烈时,他还没出师。五大门派所作的秘誓,他是接任了掌门之后才知道的。他知道这柄刀的可怕,却不知道可怕到什么程度。看样子其他四个人也并没有告诉他,否则他就不会有胆子对丁鹏说出这句话:“拔出你的刀来。”

在江湖上,这是一句很普通的话,随时随地,为了一点芝麻大的事,都可以听得见。

但是却不该对着圆月弯刀的主人说这句话。

以往,不知道有几个人做过这种傻事,那些人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首先付出的是他们的生命,所以从没有人活着来告诉别人所犯的这个错误。

林若萍偏偏就是又犯了这种毛病的一个人。

不过他实在是运气,因为他遇见的是丁鹏,而丁鹏虽然握有这柄魔刀,却还没有感染上它的魔性。

他有点喜欢作弄人,却不太喜欢杀人。

连那样对付过他的柳若松,丁鹏都没有杀,所以林若萍的运气的确不错。

所以他说了那句话,还能够站着,完完整整地站着,没有由顶至踵、齐中分为两片倒下去。

只不过丁鹏的神态也渐渐有点魔意了,他一脚从车子里跨了出来,冷冷地问道:“刚才你说什么?”

林若萍后退了一步,看看那些同伴,看见了他们目中所流露出来的表情,他就后悔了。

这另外四大剑派的领袖们的神情非常地复杂。

那是五分幸灾乐祸、两分兴奋、三分畏惧的混合体。

兴奋是为了他们看见丁鹏的那柄刀,无须验证,他们几乎可以确定就是那柄刀。

畏惧,自然也是对着那柄刀。

但刀是死的,可怕的是使刀的人。刀在丁鹏手中,是否也那么可怕?

虽然丁鹏一刀吓破了柳若松的胆,一刀斩下了铁燕双飞的腕,那毕竟是传言,不是他们目睹的。

虽然传言绝对可信,但是他们心中却别有看法,因为他们以前见过那个人、那柄刀。

对刀的威力,给他们有着更深切的感受与了解,最好是有人试试刀的威力,给他们有个比较。

每个人都想试,每个人都不敢试。

现在却有林若萍来做了。

这就是他们幸灾乐祸的成分。

林若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们在一路上对这件事谈得这么少,却对柳若松的事谈了很多。

他们是存心要自己来做这个傻瓜。

林若萍虽做了这件傻事,却不是傻瓜,因此他只顿了一顿,立刻就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我叫你拔出你的刀来让大家看看,是不是那柄魔刀?”

丁鹏笑道:“如果你们只想知道刀上是否有‘小楼一夜听春雨’这七个字,我可以告诉你们:不错,就是这柄刀。”

林若萍冷笑一声:“那并不能证明什么,人人都可以打那样一柄刀,在刀上刻那七个字。”

丁鹏笑笑道:“不错,不错,你的话实在很有道理。你的确是个天才儿童,难怪你能当上掌门人的,只不过既然这柄刀不能证明什么,我拔出来给你们看了又如何?”

林若萍又受了一次奚落,不过这次他却聪明多了,并没有像前次那样生气冲动,他只笑了一笑道:“那就要问他们几位了,因为他们以前也见过这柄刀,而且在这柄刀下吃过大亏……”

他用手一指四个人,就把凶险都跟着推送过去了。

那四个人都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林若萍会来这一手的,他们的眼光都盯着林若萍的脸。

两道眼光如果是两只拳头,他们也的确想在林若萍的脸上狠狠地打两拳。

只可惜眼光虽毒,毕竟不是拳头,所以林若萍的脸上仍然好好的。

但丁鹏的注意力却被引起来了,而且引向了这四个人。

他逐一打量了他们一番,然后笑笑道:“难怪有人很注意我的刀,原来它曾经如此出名过,只可惜我不知道你们四位在武林中是否也很有名气?”

林若萍一笑道:“你不认识他们?”

丁鹏摇摇头道:“我不认识。我在江湖上没有混多久,也没有见过多少人。若不是因为你的拜兄柳若松做了我的徒弟,我也不会认识你。一个人在收徒之前,总要打听一下他的身家的,你说是不是?”

林若萍又几乎要喷出口血来,但他忍了下去,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决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