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5章 秘屋

作者:古龙

谢先生道:“丁公子已经跟我家小姐成了好朋友。”

这是他向大家宣布的事实,似乎是无人否认的事实。五大门派的领袖虽然在丁鹏那儿受了一番奚落,但也没有否认这个事实。

他们看着谢小玉拉着丁鹏的手进入庄里,两个人之间似乎已很亲密。

但实际的情形,却不如大家所想的那么简单。

谢小玉是个很美很美的女孩子,男人在她一笑之下,似乎就很难拒绝她提出的任何要求了。

如果是跟她手拉着手并肩而行,哪怕前面是一个火山口,男人们也会不皱一下眉头就跳下去。

但丁鹏却没有那么容易被征服。

因为他曾经受过诱惑,柳若松的老婆秦可情是个非常动人的女人。

囵为他有着一位狐妻,青青在他面前虽然没有施展过任何的媚术,但她那绝世的姿容、似水的柔情,却是任何一个女人难以比及的。

谢小玉与那两个女人不同,似乎兼具了那两个女人的优点一——秦可情的动人与青青的温婉。

但是她既没有秦可情的放浪,也没有青青那种端庄的气质。

对别的男人,或许她不会失败,对丁鹏,却很容易作出比较来。

所以当两个人坐下来,侍者送上了酒菜,浅饮了三爵之后,谢小玉眼波如醉,渐渐散发出女性的魅力时,丁鹏反而感到意兴索然了。

谢小玉屏退了侍儿,为他斟上第四盅酒,然后把身子半倚在他的胸前,轻笑着道:“来,我们再喝一杯。”

在以前,哪怕这是一杯毒葯,也没人会拒绝的。

可是丁鹏却冷冷地推开了她的身子,也冷冷地推开了那盅酒道:“三杯是礼数,第四杯太多了。”

谢小玉微微一怔,这是她第一次被人从身边推开,而且是被一个男人。

她来到神剑山庄之后,不知有多少的剑客武士在神剑山庄作客,为了她色授魂与。

甚至于为了争夺替她拾起一块坠地的手绢,两个男人可以拔剑相向,拼个死活。

而此刻,她却被人推了出来。

这使她相当难堪,但也给了她一种新奇的刺激。

这个男人居然能拒绝她的殷勤,她就非征服他不可。

因此她笑了一笑道:“丁大哥,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丁鹏皱皱眉头,毫无感情地道:“你我之间没有这份交情,而且我从不为情面而喝酒。”

话相当无情,等于是一巴掌掴在她的脸上,把她的笑容打僵了,也使她感到一种从未有的屈辱。她眼圈一红,泪珠已盈眶,可怜兮兮地望着丁鹏。

那种神态,使得铁石人也会软化的。

但丁鹏却不是铁石人,他是个心肠比铁石更硬的人,因此他反而出现了厌恶的神情道:“谢小姐,如果你要卖弄风情,年纪太轻了;但是要嚎哭撒娇,年纪又太大了。一个女人最令人讨厌的,就是做不合自己年龄的事。”

谢小玉的眼泪就快要流下来了,被他这句话又说得倒口去了,很快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笑道:“丁大哥真会说笑话。”

她神态转变之快,反而使丁鹏感到愕然了。

一个人的态度神情能在刹那间作如此快的转变,尤其是一个女人,那至少也要在风尘中打过几年滚,因此丁鹏再度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女郎,在她的脸上已经找不到一丝的温色、一丝的委屈。

“丁大哥真会说笑话。”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是若非在人海中历经沧桑的风尘女子,却很难在那情形下运用上这句话。

把一切的尴尬,用一句话轻轻地都带过了。

这不是谈话,而是艺术了。

丁鹏忍不住问出了一句话:“你几岁了?”

谢小玉笑笑道:“天下最不可靠的话,就是女人口中的年龄。年轻的时候,希望自己成熟一点,要多报个一两岁;等到她真正成熟时,却又怕自己太快老去,要少报一两岁;再过几年,她已经真正老去时少报的岁数更多了,直到她自己弄不清楚自己是几岁了。”

丁鹏颇为激赏地道:“总有一个岁数是她自己满意的吧?不大不小……”

“那当然,所以大部分的女人都活在十九到二十岁之间,在这以前是一年长两岁,在这以后是今年加一岁,明年减一岁,所以我去年告诉你是十丸岁的话,今年是二十岁;如果去年告诉你是二十岁,今年就是十丸岁。”

丁鹏觉得这个女郎的慧黠之处颇为动人,笑着问道:“我们去年没见面,所以我不知道你几岁。”

谢小玉一笑说道:“那也没太大关系,反正不是十九就是二十,你只要不算成二十一岁,我都不会生气的。”

丁鹏叹了口气:“好!算我没问。”

谢小玉翻了翻眼珠道:“本来就是嘛,丁大哥又不像个傻人,怎么会问那些傻问题呢?”

她的确很能够了解男人,在柔媚与娇弱两种手段都失败了之后,很快又换出第三种面目来。

那是丁鹏一句话提醒她的:“卖弄风情,你年纪大小;嚎哭撒娇,你又太大了。”

她立刻就知道自己在丁鹏眼中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份与印象了,同时也知道丁鹏所欣赏的是哪一种女人。

她也暗怪自己糊涂,作了许多错误的尝试,其实丁鹏所欣赏的女人,她应该心中有个底子的。

在门口,就是因为她笑滤谩骂,把五大门派的领袖嘲弄个够,才赢得了丁鹏的友谊,跟她进了庄门。

很少有男人会喜欢尖俏泼辣的女人,但丁鹏偏就是这少有的男人之一,谢小玉的兴趣提高了。

她要从事一项新的尝试,试图征服这个男人。

不过她也有点惶恐,在她的经验里,她从没有尝试过这一类的角色,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得很好。

她还在用牙齿咬着小指甲,思索着下面该做什么,说些什么话,丁鹏却没有给她机会。

他淡淡地道:“谢小姐,现在可以去请令尊出来了。”

谢小玉一怔道:“怎么?你还是要找家父决斗?”

丁鹏漠然地道:“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谢小玉的脑子里不知动了多少转,但最后都放弃了,她不知用什么方法阻止这一场决斗。

但是丁鹏却提供了她想要的答案:“谢小姐,你是否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当然了,我说的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那是违心之论,虽然你真的救了我,但我也不必领情,因为你不是为了救我而救我。”

“哦?那我是为了什么而救你呢?”

“你只是为了你的尊严,不容许别人在你的圆月山庄上杀人,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你才不管呢。”

“不!你错了,在别的地方,我也会曾的,不过是在圆月山庄,任何人都不能在那儿杀人,除了我自己。”

谢小玉笑了,丁鹏的狂傲使她很高兴,越是狂傲越能表现出一个人的本性。

所以她笑着道:“可是那天在圆月山庄也死了不少人,而且都不是你自己杀的。”

丁鹏淡淡地道:“那些人虽然不是我杀的,却是我认为该死的。只要是我认为该死的,有人替我去杀,我为什么不省点精神呢?”

这是一个聪明的男人,而且已能把握住自己的七情六慾,不轻易动嗔怨之念。

谢小玉在心中又为丁鹏多了一笔记载。

“那么我还不是你认为该死的人了?”

“是的!以前我根本不认识你,甚至于不知道谢晓峰有个女儿,自然不会决定你有该死的理由。”

“现在你知道了,是否还认为我不该死呢?”

丁鹏笑了一笑道:“是的,一个人是否该死,要看他曾否冒犯过我,你还没有做这种混帐的事。”

“假如有天我也冒犯了你呢?”

丁鹏道:“那你就得小心点,即使你是谢晓峰的女儿,我仍然不会饶过你的。”

谢小玉伸伸舌头,俏皮他笑道:“我一定要随时提醒自己,不要去冒犯你。”

“那么你就别做那些自以为聪明而又令我讨厌的事。”

“丁大哥,我实在不知道你讨厌什么事?”

丁鹏冷哼一声道:“像你现在一再拖延,想阻止我跟令尊的决斗,就是一件叫我讨厌的事。我最讨厌的就是不守本分的女人以及想插手到男人之间的女人。”

他说这句活,眼前浮起了秦可情的影子,那个该死的女人,而他脸上的厌色更重了。

谢小玉为之一震。她对丁鹏的过去很清楚,尤其是他跟柳若松的情怨纠纷。

他实施于柳若松的报复,简直接近残虐了。固然,以柳若松对他的种种而言,这并不算过分,可见那件事对他的打击一定是很大的。

秦可情是为了要帮柳若松爬得更高、更有地位,才欺骗了丁鹏,玩弄了丁鹏。

因此丁鹏不但痛恨那一类的女人,而且还引申开来,讨厌那些插手于男人事业的女人。

谢小玉立刻知道该怎么做了,歉然一笑道:“丁大哥,你误会了,我无意要阻止你跟家父的决斗,那也不是我能阻拦得了的,正如我无法把他请出来一样,固为我不知道他此刻是否在家。”

“什么?刚才你不是说……”

“不错,不久之前我见过家父,跟他谈过几句话,可是他对决斗的事并没有表示过什么,既不说接受,也没有拒绝。”

她看见丁鹏脸上变了色,忙又道:“这件事我实在无法代家父决定什么,唯一的办法,只有带你去找他,看他是怎么个意思。”

现在有三个人站在那扇紧闭的大门前面,望着那把生了锈的大铁锁。

除了丁鹏与谢小玉之外,还有阿古。

这个忠心的仆人虽然不会说话,却是最善解人意的,不需要他的场合绝对找不到他,需要他人的时候也绝对漏不掉他,当丁鹏跟谢小玉跨出了屋子,他就像影子般的跟上来了,手中已经没有皮鞭,腰间却已插了一把匕首,手臂上套了两个银圈,手指上戴了一副生有尖刺的拳套。

这些似乎都不像能有多大作用的武器,但是丁鹏却知道阿古身上这些配备具有多大的威力。

谢小玉手指着那堵高墙道:“多年来,家父就潜居在这里面。小妹用‘潜居’这两个字,或许并不妥当,因为他老人家行踪无定,并不是一直都在里面。”

这一点丁鹏已经知道了,神剑山庄自从多了个谢小玉之后,庄中的人也多了起来。

只要人一多,秘密就很难封锁得住。

谢小玉又道:“家父如果在家,就一定在里面,否则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丁鹏道:“不久之前他还在家的……”

谢小玉遣:“但此刻是否还在就不得而知了。以前也经常是如此,前一脚他还在外面跟人打过招呼,转眼之间就不见了,然后有人在另一个城市里见到他;对一对时间,只差了两个时辰。”

丁鹏一笑道:“两个时辰足够赶到另一个地方了。”

谢小玉笑笑道:“可是那个城市距此却有五百里之遥。”

丁鹏“哦,了一声,微现惊色道:“那除非是插了翅膀飞了去,令尊难道已经学成了缩地的遁法吗?”

谢小玉道:“家父可不是什么剑仙,也不会遁法,最多只是因为功力深厚之故,转身提气的功力超越了一般人,所以能超越障碍,走最短的距离,就比别人快得多。”

丁鹏点头道:“这么一说倒是可能了。五百里是一般人的里程,譬如说由山左绕到山右,循路而行有那么远,如果翻山而越,就连一半也不到了。”

谢小玉道:“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丁鹏指指门锁道:“这么说来,这门虽然锁着,却并不能证明令尊不在里面。”

“是的,在丁大哥面前,小妹不敢说诳语,我的确不知道家父是否在里面。”

丁鹏道:“我们在门外高声招呼一下吧。”

谢小玉道:“恐怕也没什么用,因为小妹也没进去过,但是以前试过,有时他老人家明明在里面,也不会答应的。他吩咐,他要见人时,自己会出来,否则就不准前去打扰他。”

丁鹏道:“那就只有破门而入一个法子了?”

谢小玉道:“当然也不止是这一个法子,像越墙也是能够进去的,但丁大哥似乎是不会做越墙之举的人。”

丁鹏道:“不错。我是正大光明来找令尊决斗的,用不着愉偷摸摸地越墙而入。”

想了一想又道:“我要破门而入,你不会阻止吗?”

谢小玉笑笑道:“我应该是要阻止的,但是我的能力又阻止不了,何必去多费精神力气呢?这不过是一扇门面已,不值得豁出性命去保护它。”

丁鹏也笑道:“谢小姐,你实在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

谢小玉一笑道:“家父得罪了很多人,却很少有几个朋友。神剑山庄虽然名扬天下,但是却保护不了我。身为谢晓峰的女儿,不聪明一点就活不长的。”

丁鹏道:“不错,令尊的盛名并不能叫人家不杀你,像那天追杀你的‘铁燕双飞’,就没人敢阻挡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秘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