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7章 鼠辈

作者:古龙

丁鹏说很不喜欢,就是要结束这种讨厌的事情的意思,而阿古是个很忠心而又称职的仆人。

因此当丁鹏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阿古立刻开始行动了。

丁鹏没有去看他如何行动。

他对阿古很放心,知道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得很圆满的,所以丁鹏也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前走着。

他的耳朵里却听到了一些声音。

这声音使丁鹏略为满意一点,他知道在此之后,他至少在步出神剑山庄时,不会再有老鼠在暗中活动了。

“叮叮!铛铛!”

这是金铁交鸣的声音,丁鹏觉得奇怪了。

这是不应该听见的声音,难道老鼠们敢反抗吗?

老鼠在被逼急的时候,固然也会反噬一下的,但是阿古是个很有经验的老猫,他不会给老鼠反噬机会的。

“叮叮!铛铛!”

金铁交鸣声仍在继续,证明了阿古遇见了一只不易降服的顽鼠,而且也必然是只大老鼠。

丁鹏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

他就看见了谢先生。

那个神剑山庄的总管谢先生。

丁鹏对谢先生并不陌生,而且几乎可以说是老朋友了,只是友谊并不怎么亲密。

他第一次看见谢先生是在柳若松的万松山庄。

那天除了谢先生之外,另外还有与柳若松齐名的岁寒三友。柳若松偷去了他的:“天外流星”,进行了那场可笑而又可鄙的战斗,就是谢先生担任仲裁的。

就在那一天开始,丁鹏就不喜欢谢先生。

虽然那一天不能怪他,柳若松把一切都安排得太好了,使得丁鹏百口莫辩,但丁鹏却始终觉得谢先生没有主持公道。

他既是神剑山庄的总管,是个到处受人尊敬的人,就应该对柳若松的为人很清楚。

至少他不该出现在万松山庄,跟柳若松那样一个人为伍,所以那天谢先生的仲裁虽然是相当公平,但丁鹏始终以为谢先生是跟柳若松串通好了的。

固此以后再见到谢先生,丁鹏都很不礼貌,甚至于在不久之前,在神剑山庄门口,他还给了谢先生一个大难堪,但是他没有看到过谢先生使剑。

神剑山庄的总管,剑法造诣必然很出众,这是每一个人都认为天经地义的事,可是江湖上也没有一个人看见过谢先生使剑。

今天,丁鹏终于看见了。

谢先生的剑术不但凌厉精熟,而且还狠毒无比。

丁鹏没有看见过谢家的剑式,但是他知道谢先生的剑法绝非出自神剑山庄。

享誉天下的谢家神剑是无敌的,但不会阴狠毒辣到如此的地步,否则神剑山庄也不会在武林中得到如此的尊敬与崇高的地位。

剑道即仁道。

剑心即天心。

一种无敌的剑法,绝不在于杀人的威力。

唯仁者而无故。

阿古的身手是丁鹏深知的,他虽然没有在江湖上走动,但是在江湖上,能够胜过阿古的人绝不会超过五个,而谢先生居然就是其中一个。

阿古的拳头已是无双的利器了,他套在臂上的金环是一种防御性的护身工具,当对方使用利器时,他才会用金环去招架。

可是现在阿古的手中,已经把插在小腿上从不使用的匕首拔出来使用了。

他的手臂上有一道血痕,这证明那金环已不足以保护他的安全了。

即使阿古手中执着匕首,他也仍然没有能挽回颓势,谢先生的剑像毒蛇一样地缠在四周。

能够使阿古受伤的人,绝非等闲之辈,丁鹏不由得提高了兴趣,他回头走了两步,观察谢先生的出剑及招式,想对这个人多一点了解。

但是谢先生非常狡猾,他发现丁鹏在注意他时,攻势突地缓了下来,而且招式中也故意出现了一些破绽。

阿古是个经验老到的斗士,他虽然受了伤,却并没有乱了方寸,也没有为对方的突然松懈而加紧了攻势,更没有去利用谢先生招式中那些破绽。

他仍是照先前那种战法,匕首飞舞,而极少出招,但出手的话,必将是凌厉无匹的一击。

他对于谢先生剑式中那些漏洞看都不看,虽然他明明知道一刀刺出,必可在对方身上造成个小小的伤害。

那似乎是谢先生所希望的结束战斗的方式,但既不是阿古的,更不是丁鹏所希望的。

阿古每一次出手,都是对方必死的部位,他的匕首很短,只有对方长剑的四分之一。

“一分长,一分强;一分短,一分险!”

这是练武者的老生常谈,但不是绝对的真理,那还要看使用兵器的人。

不过这把匕首在阿古手里却充分地发挥了短兵犯险的意义,险必凶,凶则必救。

他每一招都是攻人所必救,而且是要有绝顶的造诣才能化解的。

所以谢先生的神色更凝重了,他的计划井没有成功。

除非他敢冒险让阿古那一刀刺进来。

但是他不敢,而且也没有一个还想活下去的人敢,因为阿古的出手太急大厉了,只要应变略迟一步,很可能就会被他刺个对穿,连神仙也救不活了。

所以谢先生的精招不但没能隐藏住,反而因为出手犹豫的缘故,必须要加倍精神才能化解危机。

这样打法自然是很吃力的,没有多久,谢先生已经流了汗,神情异常焦急。

他要想扳回颓势并不困难,但是他不敢那么做,因为他知道扳回颓势后,就要面对丁鹏那凌厉无匹的一刀了。

丁鹏看了一下才道:“阿古,住手。”

谢先生嘘了口气,擦擦脸上的汗水,似乎庆幸着难题已经过去了。

只是他高兴得大早一点。

因为丁鹏紧接着又补上了句:“我让你歇口气,休息半个时辰,然后再讨教,我想你应该够了。”

谢先生看着他那毫无表情的脸,只感到一般冷意由心里生出来,使他满身的热汗也变成冰凉了。

他明白自己绝对无法避得过那石破天惊的一刀。

尤其是丁鹏能够全身无损地由藏剑庐出来,且不问他跟谢晓峰是如何解决的,就凭能够使甲子等四名剑奴如此尊敬,就绝对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他的喉结上下地移动着,很想说两句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丁鹏却含笑道:“幸会,幸会,谢先生果然名不虚传,不愧为神剑山庄的总管。”

谢先生却费了很大的劲才在脸上挤出一丝干笑,勉强地道:“丁公子过奖了,公子已经见过家主人了?”

丁鹏道:“见过了,不久之前才分手。”

谢先生尽量想把话题拉开,道:“公子跟家主人之间好像会晤得非常愉快。”

丁鹏笑了一笑道:“还好,总算不虚此行。”

谢先生微微一惊道:“难道说公子已经跟家主人比过剑了?”

丁鹏道:“谢前辈的剑术通神,我怎么敢跟他比剑?”

谢先生忙道:“在下是说,公子的神刀跟家主人的剑已经较量过了?”

丁鹏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但不知相互的胜负如何?”

这是一个人人关心、人人想知道的问题,谢先生纵然紧张,也忍不住提出来问了。

丁鹏一笑道:“阁下为神剑山庄的总管,不该问这句话的,你应该比别人清楚才是。”

谢先生道:“那儿是禁区,在下虽然是神剑山庄的总管,却也是同样地不准人内。”

丁鹏道:“至少你知道那儿叫藏剑庐。”

谢先生无法否认,虽然他可以说不知道,但是丁鹏的神色使他不敢再作半句虚诳之言,所以他只能点点头:“在下听那些剑奴们说过。”

“阁下当然也知道贵主人在藏剑庐中是不携剑的。”

“这个敝人倒不知道,因为敝人从未进去过。”

这是实话,所以丁鹏道:“以后你可以进去了,我跟贵主人是较量了一下,不过他手中无剑,我的刀也没出鞘,所以这胜负很难说。若说我胜了,他不会反对;若说他胜了,他也不会承认。”

谢先生神色一动道:“如此说来,是公子技高一着?”

丁鹏道:“虽然他不会反对,但我却不想如此说,因为他还活着,我也活着。”

“高手相搏,原不必分出生死的。胜负之间只有一线之微,除了双方自知之外,连旁观者也未必清楚。”

丁鹏微微一笑道:“但我这个高手不同,我的胜利,是一定要在对方倒下之后才能确定,因为我的刀法是杀人的,杀不了对方就不算胜利。”

谢先生只是唯唯称是,听丁鹏继续说下去:“他的手中无剑,我的刀也没出鞘。我们只是谈了一会儿,双方大致有个了解,结论是他不会杀我,我也杀不了他,所以我们之间还没分出胜负。”

谢先生微微有一点失望之色,口中却道:“这是很好的事,公子与家主人是当世两大绝顶高手,谁也不希望看到二位中哪一位倒下来的。”

丁鹏笑道:“不过我却不满意,我希望下次遇到他手中有剑的时候,能够真正地一决胜负。”

谢先生忙道:“有机会的,家主人通常都是携剑的。”

丁鹏道:“光是携剑在身还是没用,固为他的剑不出鞘,仍然无法引起我心中的杀机,我们仍然打不起来。”

谢先生不由自主地想把手中的剑归入鞘里,只是他太紧张了,剑尖居然一直无法对准鞘口。

丁鹏一笑道:“阁下何必要归鞘呢?回头又要拔出来,不是多一道麻烦吗?”

谢先生笑道:“丁公子开玩笑了,在下怎么敢在公于的面前拔剑呢?”

丁鹏道:“可是你却敢在我的背后拔剑。”

谢先生道:“那是为了自卫,因为尊仆要杀我。”

丁鹏冷冷地道:“我这个仆人很有分寸,他从不无缘无故地杀人。如他要杀你,一定也有他杀人的理由。”

谢生先道:“什么理由都没有。他突然抢身过来,伸手就打人,已经打死了本庄四个人了。公子如若不信,可以到墙边去看看,尸体还在那边。”

丁鹏笑道:“不必去看,对他的出手我很清楚,挨上他一拳的人,很难还活着的。”

“那些人可没有惹着他。”

“他们却惹着我了,我最不喜欢人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在暗处窥视着我,是我要杀死他们的。”

谢先生咽了口唾沫道:“丁公子,这儿是神剑山庄。”

“我知道,这个用不着你来提醒。”

“他们是本庄的人,因此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是在自己的家里面。”

丁鹏一笑道:“刚才在我要进藏剑庐前,也有几个人躲在暗处,结果被甲子他们杀了。如果他们真是神剑山庄的人,又怎么会被杀呢?”

“那……那是他们私窥禁区,自有取死之道。”

丁鹏道:“他们触犯了我的禁忌,也一样非死不可。阁下如果觉得我处置不对,尽可以找我理论。”

谢先生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又忍了下去道:“不知者不罪,以前他们不知道丁公子的禁忌,往后在下当关照庄中的人,不再触犯丁公子的禁忌就是。”

丁鹏一笑道:“这个倒是不必麻烦了,因为我若能在阁下的剑下逃生,我会自己去告诉他们。否则的话,阁下的话他们也听不见了。”

谢生先退后了一步道:“丁公子是什么意思?”

丁鹏笑道:“我相信你一直是很明白的,我要跟你决斗一场……”

“这……在下怎么敢……”

丁鹏沉声道:“我的话从不打折扣的,你敢也好,不敢也好,我数到三就出手。你最好还是打点起精神,想想如何在我数到三以前摆平了我。”

“一。””谢先生退了三步。

“二。”

谢先生已经退出了七八步,他的手虽然牢牢地握着剑,但是除了退步之外,他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

丁鹏并没有追过去,甚至也没有移过眼睛去看他,只是缓缓地举起了刀,好像不管谢先生退到多远,他都有把握在三字出口后,一刀把他劈为两片。

“三。”

谢先生倒了下去,但是丁鹏的身子没有动,他的刀也没有出鞘,因为那个“三”字不是他喊出来的。

谢先生的身体也没有裂为两片,固为他不是被丁鹏的刀砍倒的,丁鹏的魔刀虽然可怕,却还不能在出鞘前就把人杀死的。

他也不是被吓倒的,虽然他怕得要命,倒还不是一吓就会倒地的人,而且他已经准备尽全力一搏了。

他是被人一脚踢倒的。

被一只披着轻纱、飘忽隐约、能叫人血脉债张、欺霜赛雪的粉腿,踢在腰眼上倒下去的。

在神剑山庄,只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腿。

那自然是谢小玉了。

人是她踢倒的。

那一声“三”也是她喊出来的。

然后她就带着一阵醉人的香凤,站在丁鹏的面前。

丁鹏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不得不承她的魅力了,这个女郎的诱惑是无人能够抵御的。

她懂得利用身上每一寸女人的本钱,而她也的确有着充分十足的本钱。

一个真正迷人的女人不是在她的暴露,而是在于她懂得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鼠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