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8章 别有用心

作者:古龙

四匹骏马拖着一辆豪华的车子在路上飞驰着,阿古的长鞭在空中飞舞着。

丁鹏离开了神剑山庄后,只对阿古说了一句话:“用最快的速度,到附近最大的城市去。”

对阿古说话最省事省力,不必作多少解释,只要最简短的命令就行了。

所以等车子下了华舫,阿古立刻就驱车疾行了。

这辆车子已经是丁鹏的标志、丁鹏的象征,虽然大家没有看见丁鹏,但知道丁鹏一定在车子上。

所以大家都让开了,看着阿占赶着车子疾驰而去。

没有人去问丁鹏在神剑山庄如何以及他跟谢晓峰一战如何。

那已经由谢先生向大家说明过了。

丁鹏跟谢晓峰那一战没有胜负,每个人都已知道,大家也都很高兴,可是,仍然有人忍不住想跟在后面,看看又发生了什么事。

了公子如此急急地赶路,必然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种热闹岂可放过?

哪怕自己有再重要的事,也得放下来去看看究竟,何况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太重要的事。

江湖人最逍遥的地方,就是他们很闲。

他们不必为生计去操心,却也不愁生活,腰里似乎有用不完的银子,虽然也没有谁大富大发过,但江湖人很少有人饿死过。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赚钱的,但每个人都这么很宽裕愉快地活着。

似乎有许多莫名其妙的方法养活着这些莫名其妙的人,而他们也为着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忙着。

现在追着丁鹏的车子就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

他们当然认识丁鹏,但丁鹏却未必认识他们。

丁鹏走得这么急,当然不会停下来等他们,就算丁鹏被他们追上了,也不会招待他们吃一顿。

可是他们追得很起劲,至少比拉着车子跑的四匹骏马还要起劲。

马是因为受了阿古的鞭策,才拼命地跑着。

没有人鞭策着他们,他们也同样舍命地跑着,两只脚去追十六只脚。

那是很辛苦的事,幸好车子到了大路上,速度必须慢下一点,因为大路上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行人。

但也只是慢了一点而已,车子仍然驰得很快。

忽然,有一个小孩子从岔路上跑了出来。

那只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他是为了飞扬的尘头所吸引,跑出来看热闹的。

只是他跑的方向不对,挡在路中间。

马拉着车子急冲了过来,谁也无法使得它们停止,眼看车子跟马就要冲上那个孩子。

被这么一群奔马、一辆大车压过去,那个孩子等于是死定了。

长鞭一卷,小孩子飞了起来,被轻轻移到路边放下,车马飞驰而过。

那孩子一无所觉,还在拍手欢呼。

别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然后也忍不住欢呼了。

好精的御术,好精的鞭法,好深的功力!

三者缺一,都无法保全那孩子,但是阿古却巧妙地做到了。

追在后面的人发出的欢呼声阿古是听不见的,他是个聋子还兼哑他能听懂人的说话,那是由口形上读出来的。

他也能觉察极为细小的声息与变动,那不是靠听觉,而是靠灵敏的感觉。

不过那些跟在后面的人却十分满足,他们目睹了一次奇迹,似乎已经值回这一场辛苦了。

马车进了城,停在一家最大的旅馆前面。

跟来的人没有看见丁鹏进去,固为他们到得迟了一步,但是,他们却看见了客栈里的伙计纷纷地走出来,分散到四周去。

他们好像是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些江湖人虽然不敢去问丁鹏,却敢抓住这些伙计们来问的,一个伙计就被抓住了。

“那位丁公子是不是住在你们店里?”

“是的,他包下了最好的一个院子,有花园、花厅,还有十几个大房间。”

“他只住一个人吗?”

“不!两个人,还有一个赶车子的,像尊金刚。”

“两个人要住那么大的院子干吗?”

“不知道,或许是要请客吧。”

“请客?他要请谁?”

“不知道,但客人是很多、很重要的客人,因为他要他们向城里最好的酒搂里去订下十桌最好的酒席,然后又要我们把城里最漂亮的妓女都叫了去,至少要叫五十个。”

“城里最漂亮的妓女有多少?”

“天地良心,连最丑的加上去也不到五十个,可是那位公子出手太豪华了,每一个妓女赏银是十两金子,因此没有也得给他找去。”

“找得到吗?”

“有十两金子,即使不是妓女也肯卖一次了。我有两个妹妹,加上我老婆,就可以抵三个了。”

“什么?你要把自己的老婆跟妹妹叫去当妓女?”

“是的,一次能赚十两金子的机会实在不多,只可惜我的女儿大小,只有五岁,否则我还可以多赚十两。”

问话的人叹了口气,放开了手道:“那你就快去吧,别耽误了你发财的机会。”

他实在佩服这个伙计,但是居然还有两个更叫他佩服的人出现了。

那是一对姊妹,而且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女剑客。

姊姊叫杜玲玲,妹妹叫杜珍珍,一个外号叫黑水仙,一个叫白水仙。

她们并不十分美,但也不十分丑。

她们是一家不大不小的镖局的镖师,而她们的剑法既不算太高,也不算太差。

所以她们既不算大有名,也不是默默无名。

她们的年纪既不太大,但也不小。

可是她们此刻做的事却十足地惊人。

杜玲玲叫住了那个伙计道:“喂!你一时找不到那么多,就把我们姊妹俩也凑上如何?”

伙计直了眼,他倒不是奇怪她们肯毛遂自荐,因为他根本不认识她们,他只是舍不得让人分了财气去。

杜珍珍明白他的意思,笑着把两块银子塞在他手里:“我们不要金子,那全部归你,而且还贴你二十两银子。”

伙计几乎以为两个女的发了疯,但是他自己却是个很正常的人,因此他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不但收下了银子,而且还问道:“二位姑娘,你们还有没有同伴也要干同样买卖的?”

杜玲玲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倒是不知足呀,像这种好生意做一回还不过瘾?”

那伙计笑道:“上个月我算了个命,看相的王瞎子说我今年会走偏财运,会发一百两金子的横财。我起初以为他胡说,哪知道今天财神爷果然来照顾了。我家里有三个人,加上二位姑娘就是五十两了,王瞎子的相既然如此灵验,我想一定还有五十两的。”

“不错,那个瞎子看相的确很准,你应该好好请他再帮你看一看。”

伙计的眼也直了,因为说话的是个千娇百媚的女郎,带着个青衣丫头。

这女郎不必说了,那个青衣丫头也比先前的杜家姊妹好看十分。

店伙的喉结直跳,却说不出话来了。

那千娇百媚的女郎却笑吟吟地道:“你也不必去找你的老婆跟妹妹了,我这儿就给你一百两金子。”

她伸伸手,旁边的青衣丫头立刻递过一个布包来,沉甸甸的,打开布包,里面是一排黄澄澄的赤金元宝。

店伙几乎还不相信,拿起一个来舔,凉凉的,再咬了两口。

一口咬的是金子,试试它的硬软程度。

另一口咬的是手指头,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

他发现金子是真的,而他也不是在做梦。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因为今年在江湖上崛起了一个丁鹏。

自从丁鹏在圆月山庄戏剧性地出现之后,每一件事情都是惊世骇俗的。

但是把他所有的轰动事件加起来,也比不上此刻在这个小城中所发生的更令人难以相信。

十桌酒席已经开了出来,把花厅摆得满满的。五十名妓女也凑齐了,被分配在十桌酒席上。

但每一桌只放了六双筷子,这表示着每一席只有一个客人,做主人的丁鹏坐在中间的一张桌子上,旁边坐了五个较具姿色的粉头。

杜玲玲、杜珍珍跟那个千娇百媚的女郎是最后被带进去的,坐在最远的一桌上。

她们进去时,丁鹏没有注意,也没有看见她们,因为那个时候,他正忙着跟旁边两个女的在调笑。

这两个女的一个叫仙仙,一个叫美美,是城里最红的两个妓女了。

她们对这位财神爷自然是尽心巴结着。

仙仙满斟着一盅酒,用条花手帕托着送到丁鹏口边,喂了下去后,才笑着说道:“丁公子,您请的客人呢?”

丁鹏喝了酒笑笑道:“你们不都是吗?”

美美怔了一怔才道:“公子请的客人就是我们?”

丁鹏道:“不错,我一共请了五十位,要是到齐了,就没有别的客人了。”

“公子,您一个人请了五十个姊妹来陪您喝酒?”

丁鹏道:“也不光是陪酒,你们会吹的就吹,会唱的就唱。我包下来的时间是到明天晚上,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可以尽兴痛快,只有一个条件,不准走。”

仙仙也怔住了,忍不住道:“公子,为什么呢?”

丁鹏笑道:“难道以前没有别的客人下条子叫你们过?”

仙仙道:“那当然有。”

丁鹏道:“别人叫你们来为了什么呢?”

美美道:“是为了要我们侍候。”

丁鹏笑道:“我也是为了这个原固。”

仙仙低下了头道:“公子,不是这样子侍候的。”

丁鹏道:“我知道,我也不是第一次出条子叫堂差。男人们到这儿来,无非是为了酒色,先喝喝酒,增加点情趣,等情投意合的时候,再一起上床……”

他说得太直率了,使得有些女的听来有些刺耳,但是想到对方是出十两金子的主顾,再刺耳的话也就认了。

仙仙道:“公子总不会要我们五十个人都恃候您上床吧?”

她表现得很大胆,这或许是她走红的原因,但是丁鹏的答复却更为出乎她的意料:“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每一张桌子都在听着他们的谈话,因此丁鹏的话音一落,整个厅中掀起了一片惊呼声。

叫得最响的就是社玲玲跟杜珍珍姊妹俩。

她们或许是故意如此,以吸引丁鹏的注意,或许真是吃惊了,因为她们到底不是真正的卖身的妓女。

先前是为了好奇,要想进来看丁鹏在弄什么玄虚,但真到了要她们陪着丁鹏上床,她们还是要考虑的。

尽管她们心里千肯万肯,却也不肯以一个妓女的身份去陪着丁鹏上床的。

那两声特别尖锐的尖叫果然达到了目的,把丁鹏吸引过来了。

当丁鹏笑嘻嘻地站起来,走向她们桌上的时候,杜玲玲拼命咬着嘴chún,杜珍珍的心差点没跳到腔外。

只是丁鹏的目标却不是她们,他走向了那个千娇百媚的女郎,脸上泛起了衷心的喜悦道:“青青,你来了。”

原来这个女人叫青青。不知有多少的嫉妒的眼光盯着她,为了她的美,也为了她独占了丁鹏的注意。

丁鹏的确把所有的女人都忘记了,他只看见青青,上前挽着她的手,笑着道:“我知道你是无所不在的,只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找到你,只好用这个方法试一下。”

青青笑道:“你这个方法实在很特别。”

丁鹏叹了口气:“没办法,如果你再不出现,我就只好将就了,因为我的确是需要女人。”

丁鹏挽着青青到后面的屋子去了,只留下那个青衣丫头在门口,笑笑道:“我家少奶奶已经来了,就用不着各位了。各位如果要回去,可以回去了;如果不回去,就在这儿玩玩也好。各位的酬劳照付,已经交给柜台了。”

“什么?你家少奶奶?那位公子已经娶了亲了?”

“那还能假得了?刚才你们没看见?”

丁鹏看见青青的神情的确很高兴,倒是没人再怀疑了,但还是有人不太服气。

尤其是黑水仙跟白水仙两姊妹,杜玲玲首先冷笑了一声:“她若是丁公子的老婆,干吗不直截了当地进来,还要跟着大家一块儿混进来?”

青衣少女微微地一笑道:“因为我家少奶奶喜欢开玩笑,而且钱太多,要变点法子花掉才有意思,就像有些人愿意花上二十两银于来买个婊子干干。”

杜玲玲的脸上立刻变了色,杜珍珍却更干脆,绕到青衣女郎的旁边,就是一拳递进来。

杜家的长拳是家传的,很有点火候,她们姊妹俩的拳头也打倒过不少英雄好汉。

可是那青衣女郎只轻轻地一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拳头,笑着道:“别开玩笑,我怕痒,可受不了你胳肢……”

杜珍珍的脸立刻变得苍白,痛得连叫都叫不出了,杜玲玲什么话都没说,拉着妹妹就走了。

她知道妹妹那一拳如果打不倒人家,再加上她也不行,她们并不是那种死硬不要命的硬汉子。

外面的嬉笑哄闹声一直没停。

青青却已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可是在她身上的丁鹏却仍然像一头蛮牛似的剽悍。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了,轻声道:“大……大鹏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别有用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