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19章 小香

作者:古龙

小香约摸是十六七岁的样子。

梳一条大辫子,永远是光光亮亮的,人也是光光亮亮的。她长得不算好,但绝不难看。

她叫小香,因为她身上经常是香喷喷的。

她的身材虽然娇小,但看起来却已像个十足的女人,但不像个成熟的女人。

但她的确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一定需要下个定义很难,因为她的性格与外貌,给人的感觉就非常矛盾。

她是那种男人看了很喜欢的女人。

但只是喜欢拉着她的手,甚至于把她抱在怀中,吻吻她的脸,却不想跟她上床的女孩子。

丁鹏跟小香很熟,当青青不在他身边的时候,经常是小香陪伴着他谈天、下棋、吟诗、对句。

丁鹏也拉过她的手,抱过她坐在腿上,甚至于闻过出自她颈子里的香味。

但是丁鹏没有跟她上床。

她是个非常好非常好的解闷消遣的好伴侣,却始终刺激不起男人的情慾。

或许是因为她身上的香味。

这是一种很特殊的香味,与生俱来,不是哪一种花、哪一种香料所能散发的。

这种香味使人有一种圣洁之感。

丁鹏不是个道学夫子,也没有把男女之慾认为是罪恶,相反地,他还认为很神圣。

所以,他受了秦可情的可笑欺骗,会感到很愤怒、很伤心、很灰心,因为他是一个情与慾、灵与肉一致的人。

所以当他的爱情在青青那儿新生的时候,他会那么样的忠实。

谢小玉那样诱惑他他都无动于衷。

所以,他即使受了百花酿中迷情春酒的作用,仍然能毅然摆脱谢小玉色身的诱惑。

所以他宁可花钱来买女人,来解决他身中的媚毒,而且也用这方法通知青青,他如何需要女人。

当他跟小云在一起的时候,他毫无愧作,因为那是青青为他安排的。

所以当小香爬上他的床为他穿裤子时,他倒是感到很惊奇,连忙道:“小香,我的毒已经全解了。”

小香的脸居然红了,推了他一下道:“谁跟你说这些,我只是要替你穿上裤子,叫你出去一下。”

“出去干什么?”

“你也不看看天,已经第二天中午了。那些得了你厚赐的女人要来向你道谢,你总不能这个样子出去吧?”

“把金子付给她们,叫她们走路好了,哪来这些罗嗦。”

“爷,不可以这样子。她们也是人,也有人的尊严,你不可以对她们这样子,尤其是有几个人,她们拒绝爷的金子。”

丁鹏感到奇怪了:“她们不要金子,难道还嫌少?”

小香笑笑道:“不是少,十两金子一夜,实在很高了。她们是感激公子把她们叫了来,也不要求她们什么,还让她们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玩了一夜,就像是朋友一样,所以她们很受感动,怎么能要朋友的钱呢?”

丁鹏道:“这几个女子倒是蛮有骨气的。”

小香笑道:“也有人说名满天下的丁公子叫她们陪酒,是她们的光荣,很可能今后她们的身价会高起来,自然也不能够要公子的金子。”

丁鹏道:“这种说法虽然现实一点,但是比前一种可爱,至少她们说的是真话。”

小香道:“难道公子以为前一种不是说的良心话?”

丁鹏道:“婊子无情,我不相信她们会有情义。”

小香笑道:“公子对女人看法太偏激了。”

丁鹏道:“绝不会,我对可敬的女人绝对恭敬,但是对可卑的女人也绝不客气。”

小香笑道:“公子怎么知道她们是无情无义的呢?又怎么知道她们的感激不是真的呢?”丁鹏笑笑道:“这很好证明的,还有几个人在外面?”

小香道:“大概是十来个吧,她们坚持要见到公子辞行才肯回去。”

丁鹏一笑道:“看样子我非得去见见她们了?”

小香道:“是的,不管是真情也好,假义也好,公子总得敷衍一下。”

丁鹏穿了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来到外面。

果然残席未收,有十来个粉头,包括昨夜的红红与仙仙在内,都还在等候着。

丁鹏笑嘻嘻地道:“怠慢大家了。”

娇声软语地请安后,红红道:“丁公子说哪里话来,这样盛情款待,我们说不出的感激。”

丁鹏微笑道:“大家也别客气,我原该陪大家在这儿欢聚一夜的,可是拙荆来了,我只顾跟拙荆谈话,对各位大失礼了,希望大家玩得还高兴。”

仙仙道:“公子这么说,我们就更不敢当了。虽然,我们经常侍酒陪宴,但也只是站在一边侍候。即使有时客人要我们坐下来,为了身份,我们最多也只是拿起筷子意思一下,不像昨天,可以真正地尽情吃喝。”

红红道:“所以我们觉得实在不能再拜受公子的赏赐了,万请公子收了回去。”

丁鹏道:“那怎么可以呢!耽误了大家宝贵的时间,我已经万分抱歉了,而且承大家的情如此捧场,如果再不要钱,我就太愧对朋友了。”

仙仙道:“公子拿我们当朋友看待,我们受宠若惊,怎么可以收受公子的赏赐呢?”

丁鹏一笑道:“朋友有分担痛苦的义务的,各位是否也应该为我分担一点痛苦呢?”

仙仙道:“公子说笑话了,我们怎么够资格为了公子分忧呢?”

红红却道:“那倒不一定,我们能做什么,公子一定清楚,只要是公子要我们做的,吩咐一声,我们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丁鹏大笑道:“好!好!够交情。你们知道我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仙仙道:“这……我们可不知道。”

丁鹏道:“我最大的痛苦就是金子大多,不知道怎么花掉,你们若是我的朋友,就该帮我花掉一点,因此你们要推辞,就是不够朋友了。”

众女都怔住了,谁也没想到丁鹏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丁鹏道:“而且你们留到现在才走,足见是比别人交情要深一点,所以你们要加倍地负担我的痛苦才是。小香,各位姑娘加封十两金子,着人送到她们的香闺。”

那些女郎先是一惊,继而个个喜动颜色,过来称谢不止,红红道:“早知丁公子是这种痛苦,我们就会多负担一点了。”

丁鹏笑道:“我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要你们多负担一倍,已经很惭愧了,因此绝不敢再增加你们的负担。”

红红笑道:“我只是说笑,世上既没有这种痛苦,而且也没有这种分担的方法,那就谢谢公子了。”

丁鹏道:“不过,红红,我倒是希望能够听一句真心的话,你们是真的不要我的金子吗?”

红红顿了一顿才道:“假的。昨天虽然来了有五十个姑娘,但大部是客串的,独有我们这一些才是真正在班的。”

丁鹏“哦”了一声道:“那又怎么样呢?”

红红笑道:“我们总要表现得比她们高明一点。如果只拿了十两金子,虽然也是一笔大数目的,但是却显不出我们科班出身的特殊了,无论如何,我们总应该比他们多赏一点才有面子呀。””所以你们就来了这一手慾进先退的手腕。”

红红道:“公子如此大的手笔,想必不会在乎几两金子的,”丁鹏道:“高明,高明,假如我是个死心眼儿,真把你们的话当了实情,你们不是损失大了?”

红红道:“我们倒是希望如此,如果丁公子把我们当朋友,我们收获会更大。”

“哦?这倒要请教请教了。”红红笑道:“第一,我们可以名正言顺他说,名闻天下的第一公子丁大侠是我们的朋友。这一来以后光顾我们的客人一定会多了,甚至于更可以把身价提高几倍,也会门庭若市,这是细水长流的收获。”

“佩服,佩服,是否还有别的收获呢?”

红红道:“有的,其次在丁公子身上。您既然把我们当朋友,我们有个急难向您求告,哪怕是五倍十倍,想必公子也不会小气的。”丁鹏道:“我的确不会,只要用钱就能帮助朋友,在我说来是太容易的事了。红红、仙仙,我不得不向你们致敬,行家行事,毕竟是跟票友不同。”

红红一笑道:“不过公子也不简单,只多花了十两金子,就把我们给打发了。好在我们多少也有了收获。谢谢公子了,我也不说那些什么下次再见的客套话了,我知道像这种事,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她们喜喜欢欢地走了。

丁鹏叹了一口气,然后笑问小香:“现在你是否还认为她们有情有义?”

小香默然无言良久,笑道:“婊子就是婊子。”

丁鹏一笑道:“你说这句话以及你先前对她们的看法错了,相信了她们的话,并不足为奇,因为你不是婊子。婊子无情固然不错,但婊子也是人,是人就不会无情。”

小香忍不住道:“公子,说婊子无情的是你,说婊子有情的也是你,倒把我给弄糊涂了。”

丁鹏笑道:“婊子不是无情,无情又怎能夜夜春宵、颠倒众生?她们是大多情了。””多情又如何?”

“情到浓时情转薄,多情就显得更无情。”

“那么她们就没有一点真情了吗?”

“不,她们虽然寡情薄义,却不是没有真情,而是她们对男人的花言巧语听多了,用虚情假义也应付多了,把真情深藏心底,不容易发挥出来而已。可是她们一旦对哪一个人动了真情,就会生死不渝,不计任何牺牲,所以有许多感人的故事,都是在妓院中发生的。”

小香笑笑道:“公子似乎对妓女了解很深。”

丁鹏一笑道:“倒不是很深,只是我知道在昨天那种情形下,不可能得到她们的真情,十两金子,也买不到婊子的真情,如此而已。”

“至少公子经常跟她们接触了?”

丁鹏摇摇头:“说来你也许不信,昨天是我第一次如妓来侑酒。我这辈子也没进过一次妓院,所以我才在客栈中大手挥霍,叫别人去替我把人召来。我若自己撞了去,很可能上头上脑,招来一堆笑话,而客栈外面,等着看我笑话的人还多着呢。”

小香笑道:“公子,客栈外面没有人了。”

丁鹏倒是一惊道:“没有人,那一批跟在后面的讨厌虫都不在了?”

“是的,小姐跟小云进来时,婢子就在外面等着,到了半夜,他们都走了,走得一个都不剩了。”

丁鹏显得很吃惊,他并不喜欢有人跟着,甚至于还很讨厌他们阴魂不散地跟在后面。

可是突然听见那些人都不见了,他倒感到不安了。

突然的事总是使人很惊讶的。

不了解的事总是使人不安的。

人到哪儿去了呢?

“人到哪儿去了呢?”

丁鹏问过阿古,那等于是白问,因为阿古就算知道,也无法回答的。

他不会说话。

哑巴也有方法表达意思的,但是阿古却只是摇摇头,那表示他是真的不知道。

“人到哪儿去了呢?”

丁鹏在车子里问小香,小香摇摇头道:“婢子不知道,婢子只看他们一个个勿促地走了,像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大事,但是婢子要守卫住客栈,无法跟去一探究竟。”

丁鹏摇摇头道:“我问的不是这个,这个问题我已经问过一次,你也已经回答过了。再问一次,也不会有新的答案的。”

小香一怔道:“公子问的是谁呢?”

丁鹏道:“我问的是青青跟小云。”

小香道:“她们走了。”

丁鹏道:“我也知道她们走了,我要问的是她们上哪儿去了?做什么去了?”

小香道:“婢子也不知道。快天亮的时候,小姐把婢子叫进去,吩咐婢子留下侍候公子,她就带着小云走了。”

“既没有说上哪儿去,也没有说为什么?”

小香道:“没有,婢子是不该问,也不能问的。”

丁鹏道:“我是她的丈夫,她至少应该告诉我一声。”

小香笑道:“公子,小姐对你情深,她绝不会做出危害你的事,更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丁鹏道:“这个我相信,但是做妻子的应该陪在丈夫身旁的。”

小香一笑道:“小姐不同,她不是人,她是狐。”

“狐又如何?”

“狐有狐的生活,不属于这个世界,狐的生活天地是在深山大泽、荒郊古寺之中,人迹罕至之处。”

“昨夜她又怎么来到闹市呢?”偶尔一驻人间是可以的,久了就会毁却道基的。”

“可是她却把你留下来侍候我。”

小香的脸红了一下道:“婢子不是狐,是红尘中碌碌的人,所以无妨。”

丁鹏大笑道:“难怪我早上在你后面摸不到尾巴。”

小香的脸更红了,低声道:“公子在小姐跟小云的身上摸到尾巴没有?”

丁鹏眨眼道:“这个我倒是也没有发现过。”

小香笑道:“狐若是露出了尾巴,就是还不够资格到人间来混,也就不成其为狐了。”

丁鹏又大笑道:“这么一说,你究竟是人还是狐,我倒也难以分辨了。”

小香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小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