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0章 狡兔之穴

作者:古龙

丁鹏回到了家,青青却不在家,小云也不在家,她们根本就没有回来过,只有个讨厌的柳若松在。

柳若松奴颜婢膝地走了过来道:“师父,您老人家回来了?”

丁鹏笑了一下说:“回来了。松儿,为师的这次出去,家中多亏你了。”

“师父说哪里话!这是弟子应该尽的本分。有酒食先生馔,有事弟子服其劳。”

然后他又试探地问道:“听说师父这次见到谢晓峰了?”

“嗯,见到了。你还听说了些什么?”

“是师父跟谢晓峰决斗的事,外面传说纷坛,有的说是师父胜了,也有人说师父败了,更有人说你们是平分秋色,不分胜负,弟子不知道是何者为是。”

“你想呢?应该是哪一种?”

“弟子实在不知道,所以才请示师父。””你希望是我胜呢,还是我败呢?”

“这个弟子自然衷心希望是师父得胜,这样别人问起弟子来,弟子也有些光彩。”

“那你就这样告诉别人好了。”

柳若松一怔道:“师父当真胜过了他?”

丁鹏一笑道:“你这样说,绝不会有人反驳,连谢晓峰本人也不会出面反对。”

“既是师父胜了,何以又有人会误传师父落败或平手呢?”

丁鹏笑笑道:“那也不是误传,因为我也不会反对。”

柳若松愕然地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你如果要知道事实,那就是我们两个人虽然见了面,却只作了一番深谈,没有动手。”

“没有动手?”

“是的,没有动手,但我们确实是作了一番决斗。”

“不动手,又何能决斗呢?难道你们互相口头比招?”

“也没有,我们只是互相交换了一下在武学上的境界心得,已能得到个大致的了解。我跟他之间,已经无所谓胜负了,他的神剑与我的神刀发出后,谁也无法破解谁的招式,我会死于剑下,他也难免会丧身我的刀下,所以我们之间已经无所谓胜负了。”

“难道连一点胜负上下都分不出来?”

丁鹏笑道:“这到底不是天平,自然有高低的,只不过这种胜利没有人会去争取,所谓略胜一筹,就是对自己招式的控制,在必要时能够收住不伤及对方。”

“那么自己是否能安全呢?”

“不能,除非对方也像本身一样高明,否则只有死在对方手下,用一死来求取胜负的先机。他既没这么傻,我也没这么笨,所以我们没有比出个结果来。”

柳若松似乎很失望地道:“以后呢?”

“以后也许会有一天,当我们两个人都不想活了才会去找对方决斗,用死来表示自己技高一筹。”

“就像当年燕十三击败他一样?”

“不一样。燕十三对自己的剑式并不能控制,只能将锐势引向自己,谢晓峰已能够完全控制了,所以严格说来,燕十三是败在他手中的。”

“这个弟子愚昧,请师父多指示。”

“他胜了,燕十三死了,这就是证据。”

“可是跟师父所说的不又是冲突了吗?”

“不错,看来是冲突的,但实际上却又不冲突。一个人能叫胜于自己的敌人自戕收发,而以死保全他的性命,这个人又怎么会是失败者呢?”

柳若松叹了口气:“师父的道理太深了,弟子实在不懂。”

“这难怪,你的武功没有到那种境界是不容易明白的,不过你只要能够明白了我的话,你就会突飞猛进,更上一层楼,成为第三个高手了。””第三个高手?”

“是的,我跟谢晓峰在你之前,你迈不过去的。”

望着他那不可一世的傲气,柳若松真恨不得把丁鹏抓过来,狠狠地踩上两脚。

但是他只谦卑地一笑道:“弟子怎敢与师父齐名?能名列第三也足够了。”

丁鹏一笑道:“很好,孺子可教。你要达到这个境界并不难,只要听我的话就行了。”

“弟子恭聆师父指示。”

“找一个地方隔绝人世,面壁苦思静坐十年。在这十年中,你必须忘去一切,使自己成为一片空白,忘记你一切的武功。再出来时,你就是天下无敌的高手了。”

柳若松大夫所望地道:“就这么简单?”

“不简单。你已经有了很好的武功基础,所碍者只是心无法与神会。如果你能使此心空灵与神合一,信手拈来,俱是招式,一式最简单的招式,都可以发挥最高的效用,所谓化腐朽为神奇了。”

柳若松道:“弟子懂了,这是形而上的武学境界,弟子不是那种材料。”

“那你永远都只有屈居第二流。”

柳若松道:“弟子只希望能够成为第二三流中的一流就于愿已足。”

丁鹏一笑道:“那太容易了,你没事的时候,向阿古学学就行了。只要你能学到他一两成的本事,就足可跻身于尘世的一流之列了。”

“所谓尘世的一流之列是哪些人?”

“像大大门派的掌门人,你的拜弟林若萍之流。”

柳若松嘘了口气道:“听说林若萍败在师父刀下?”

丁鹏笑道:“那不是比斗。你是我徒弟,他是你的拜弟,我只是给晚辈教训,所以我只把他的剑劈成两半,是他的胆子大小,居然吓傻了。”

柳若松从来也没对那位拜弟好感过,可是这时候他居然有着同仇敌忾的心理,想在丁鹏的头上砍一刀。只可惜他只是心中想而已,却没有付之实施的勇气。

丁鹏却问道:“松儿,你的江湖消息一直很灵通,我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件大事,你知道不知道?”

“师父说的是什么大事?”

“城西七十里处的野林子里,有十七个江湖人被杀,横尸林中。”

柳若松吃惊地道:“会有这种事?”

丁鹏忽而厉声道:“我在问你知不知道。你敢说不知道,我就一刀劈了你。”

柳若松看见丁鹏的手已经举起了圆月弯刀,神色立刻一变,因为他知道丁鹏不是在开玩笑。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脱口而出道:“弟子知道。”

丁鹏的神色稍松道:“你总算知耻。柳若松,你心里在转些什么念头,我完全知道,所以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装迷糊而自作聪明。”

柳若松惊魂未定地道:“师父,要是弟子真不知道,岂非被您劈得太冤枉了?”

丁鹏淡然道:“真不知道时我就不会逼你了,我不是说过你的肚子里转什么念头我都一清二楚吗?”

柳若松看着丁鹏,脸上现出了惧色。一个心怀鬼胎的人,若是在自己的大敌之前完全无法隐藏自己的心事,那就像一头关在虎栏里的兔子了。狡兔虽伶俐,在那种情形下,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迟早都要成为虎口中食的。

丁鹏笑笑道:“当我在说那件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晓得此事,所以我第一次问你时,是真的在问你。”

“难道弟子那句答话出了问题?”

丁鹏道:“是的,你表现得非常惊奇,非常逼真,这就是破绽,因为你根本不是一个重视别人死活的人,如果你确实不知道,你一定会问死的是哪些人,但是你却注意有这种事,这表示你早知死的是哪些人了。”

柳若松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骂自己浑蛋。自己连本身的习惯都不知道,又怎能从事伪装呢?

他却不知道,一个人的习惯往往是别人都知道,而自己却是唯一不知道的人。

丁鹏没容他多埋怨自己,接着就问道:“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柳若松这次不敢说谎了:“听说是死在银龙手之下。”

“银龙手又是何许人?”

“银龙手是魔教四大长老的独门武功,与上次被师父所伤的铁燕夫妇同出一脉。”

“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

“这倒不知道,弟子是听一个路过的目击者说的。他描述那行凶者的形象,弟子才猜测是银龙长老,别的人恐怕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呢。”

“你看他是不是冲着我来的呢?”

“应该不会吧。他如果要为铁燕夫妇报仇,应该直接来找师父,不该迁怒到这些不相于的人。”

“也许他是先向我示威,才故意在我回来的路上杀死一批人。”

柳若松很谨慎地道:“那倒也很可能。魔教中人很齐心,他们对同伴受辱,认为是全教的耻辱,一定要把对方杀死为止,所以当年大家提起魔教都谈虎色变。”

“关于魔教的事,你知道多少?”

“弟子所知道极微,因为他们很神秘,外人极难得知他们的情形。”

“我要你出去打听一下这件事的始未因果,明天给我回答。”

“这个弟子恐怕……”

“柳若松,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就是不准推托说办不到,明天日落,如果你没有回答,最好自己找块风水好的地方等着我。记住,明天日落之前。”

柳著松不再说话,行了礼退了出去,到了门口,他才把丁鹏的三十六代祖宗都挖出来骂了。

十月之夜,无月之夜。阴天,有云,天黑如墨。一所荒废的巨宅,据说因为有狐仙栖居,所以主人以极庸的代价卖给了一对老夫妇。他们俩倒是不怕狐,草草地整理出两间屋子将就住着。他们告诉人家,园中的确有狐,不过狐仙可怜他们年老无依,允许他们在那儿栖身。有好事者夜探废宅,看见园中居然有美女俊男,不过只是惊鸿一瞥,接着就昏迷了过去。第二天在绝高的城楼角上,此人被一根麻绳吊在旗杆上,少了一只耳朵,从此没人再敢去探那所废宅了。

青青带着小云,却悄悄地踏进了巨宅,一个高大的人影挡注了她,铜盔铜甲,青铜色的脸,是上次庙里的山神。他躬身施礼时,铜片“叮叮”直响。

他的声音也像是铜盆在石地上摩擦般的刺耳:“在下参见公主。公主怎样来的?”

“我有急事来见爷爷的。你们搬的这个地方真难找,我找了好几天才找了来。”

山神的脸上没有表情,声音中却显得很有感情:“公主,你不该来的,老主人已经吩咐过不再跟你联系的,你已经不属于本门。”

青青道:“我知道,如果不是门户中找上我,我是绝不会来的。”

“门户中会找公主?这不可能吧?”

“绝对不会错,而且还发出了爷爷的金蛇令,所以我才要找爷爷问清楚。”

山神道:“绝无此事。老主人前几天还再三告诉我们。要我们绝对不可去跟公主联系……”

“可是爷爷的金蛇令总不会是假的吧?而且传令的是金衣使者。”

山神怔了一怔道:“真有这种事?现在的金蛇令都由属下司管,如有这种事,我不会不知道。公主,究竟是什么事情,老主人会传金蛇令给你?”

青青道:“爷爷要杀死我的丈夫。”

山神一震道:“没有这回事,老主人怎么会传出这个命令!他对丁公子最近的成就十分欣慰,觉得本门虽然日渐衰微,但本门的刀法在丁公子手中,却也有了非凡的成就,日后本门也可以随着丁公子的盛名而不朽。”

青青道:“铜叔叔,不骗你,金蛇令是传给这个丫头的,要她刺杀我的丈夫,幸好她在下手时被我拦住了,她说是奉了爷爷的金蛇令,而且她也的确持有金蛇令,所以我才来找爷爷,问问究竟是什么意思。”

山神看看小云,目光从青铜面具中透出来,充满了峻厉,他的声音也突然转为庄严:“小云!是真的吗。小云瑟缩地退了一步才道:“是的。”

“是金衣使者亲自传给你的金蛇令吗?”

“是的,他传下金蛇令时,交代了主人的令谕。”

“你不会认错了人吗?”

“不会的,婢子入门时就是由他引进的,而且婢子还跟他学过几年功夫。”

“他果真是授给你金蛇令吗?”

“是的,婢子已经将金蛇令交给了小姐。”

青青正准备拿出来,山神道:“公主不必拿给属下看了,金蛇令是不会错,不过已经失去效用了。”

青青一怔道:“失去效用了?”

山神道:“前几天金衣使者携带十二枚金蛇令叛门私逃,已经被属下截住了当场格杀,金蛇令却只追回十支。老主人唯恐有人拿了那两支金蛇令乱传禁令,已经通知所有的弟子,废除了金蛇令。”

小云失色道:“这个婢子却不知道。”

山神道:“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金蛇令交给你的时候,金衣使者还没有被杀。”

青青道:“金衣使者会叛离本门,倒是使人难以相信,他不是一直忠心耿耿的吗?”

山神叹了一口气道:“但他是金狮长老的弟子,又是金老大的副坛主。金老大来找他,他只有跟着走了。”

“难道他不知道金狮长老是本门的叛徒?”

“知道又有什么用!金老大对他恩重如山,而门户对他却只有峻厉的规条,两相比较之下,他自然是倾向那一边去了。”

青青也叹了口气道:“本门由日正中天之势,一下子倒了下来,四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狡兔之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