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1章 钓饵

作者:古龙

主婢二人现在都被关在小屋子里,很受优待。

因为她们并没有被捆住手脚,也没有挨过什么苦刑鞭笞,只不过在她们身上下了一种禁制手法。

这种手法也不痛苦,却使她们的主要脉穴内的真气不能贯通,不影响行动、操作,只是一身武功却无法施展了,她们只能像普通的女人一样。

关她们的屋子不大,大概一丈见方,有两张床,也有桌子、椅子,甚至于还有一只马桶。

这种生活自然不能算很舒服,但是对一个俘虏来说,这已经是很优待了。

青青坐在床上,很平静。倒是小云愁眉不展,不住地长嘘短叹,忽而跳起来,一拳打在那比手臂略细的铁栏上,却又痛得连忙缩回手来。

青青轻叹了一口气道:“你何苦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小云道:“我……受不了,这批人太缺德了,居然用这种手法来治我。”

青青道:“他们并没有怎么苛待你呀。”

小云道:“怎么没有,像这种木头条子,以前我一个指头也能弹断它,现在死劲一拳打上去却动都不动。”

青青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你也大没出息了。你又不是灶下的烧火婢,用不着劈柴烧火,打不断一根木条又有什么好生气呢?”

小云道:“小姐,不是这个意思。”

“哦?那是什么意思呢?”

小云想了半天才道:“就好像是一个百万富翁,一下子变得身无分文了,那滋味有多别扭呢!”

青青笑道:“不别扭,而且这是一种很难得的经验。你想想,一个百万富翁应该是不容易一下子穷下来的,也不容易尝到贫苦的滋味的,而你在突然之间就能尝到这种极端的滋味,那多有意思呢!”

小云叹道:“小姐,我能像你这么乐观就好了。”

青青苦笑道:“我一点都不乐观。”

小云道:“可是小姐,你关进来之后毫无忧色,好像还很有意思似的。”

青青道:“我对自身的安危根本不去关心,鼎镬甘如饴,还有什么可操心的呢?”

“那小姐又怎么不乐观呢?”

青青道:“我在为相公担心。”

“为相公?他又没被人关起来,有什么可担心的?”

青青道:“你想必也看出来了,这些人虽把我们抓了起来,目标却不是我们。”

“不是我们又难道是要用我们来威胁相公?”

青青摇头道:“我想也不可能,相公那个人的脾气我清楚,他若知道我们被囚禁,会不顾一切来救我们出去的。”

“他们就利用这个机会设下陷阱。”

青青笑道:“相公现在的功力已臻仙境,哪一种陷阱能陷得住他?”

小云道:“是啊!现在就是一座山压下去,相公的神刀一挥,也能劈成两半。这些王八蛋,如果相公来了,就够他们受的了。”

她忽又道:“既然相公不怕他们的陷阱,小姐又为相公担忧些什么呢?”

青青叹道:“我担忧的就是我想不出他们要用什么方法去对付相公。”

“小姐不是说什么方法都奈何不了相公的吗?”

青青道:“他们所用的方法,自然不是武功、机关、陷阱,必定是一种非常恶毒的鬼计。”

“什么鬼计呢?”

青青叹道:“不知道,我想不出来,所以才担心。”

小云道:“小姐,你为什么不想想,用什么方法才可以对相公产生威胁?”

“我也想不出。相公若是知道我们被关一定会来救我们,我们若是被人杀死了,一定会替我们报仇,但是要用我们的生死去胁迫相公,那是没有用的事。”

“哈哈……知夫莫若妻,丁夫人,看来我们事先应该向你讨教一下才对,那也不会损失一个弟兄了。”

话是由窗口飘进来的,接着门开了,那个讨厌的花花公子又摇呀摇的进来了。

青青的脸色一变,沉声道:“你这个人怎么如此不懂规矩,我们虽是你的俘虏,却是两个女人。男女有别,你怎么可以在外面偷听我们的谈话!”

花花公子笑道:“丁夫人,你不必这么生气,我知道你是个很谨慎的人,也知道隔墙有耳,不该说的话你也不会说的。”

青青道:“那你也不该偷偷地来。君子不欺暗室,万一我们正在做些女人的私事呢?”

花花公子笑道:“我不是君子。”

青青道:“连云十四煞在黑道中被称为煞星,在江湖的口碑中,却誉你们为盗中君子。”

花花公子笑道:“丁夫人既知道连云十四煞,就知道我不会是君子,没有女人称为君子的。”

“你是女的?”

“丁夫人不会不知道连云十四煞的首领玉无瑕是个女儿之身吧?”

“你就是玉无瑕?”

玉无瑕笑指小云道:“这位大姐可以证明的。我在马上制住她的穴道时,她的手还能行动。我原是希望能自然一点,让她赶着马走来的,哪知道她手却很不规矩,摸到很多不该摸的地方去。”

小云厉声道:“放屁!你嘴里干净些!姑奶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但是也不会……”

玉无瑕笑笑道:“我知道大姐是红粉罗刹、素手催魂,有很多人都是在被大姐迷得色授魂与之时,命根子上挨了你玉手一握而送命的。那天你也想施展这一手,只可惜抓了个空。”

小云哼了一声道:“我以为你是条被阉过的狗。”

玉无瑕道:“还好我不是,跟二位一样,是个没有命根子的女人而已。”

小云再泼,对着这么一个人也驾不出来了。王无暇笑道:“丁夫人,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脱了衣服让你仔细检查一遍。”

青青道:“不必了,先前我是走了眼,我相信你是个女子了。”

玉无瑕道:“那就好得多了,至少丁夫人可以相信我们对丁夫人绝无冒犯之意。二位来到此地后,连三餐都是我亲自送来,甚至于倒马桶这种事,我也没假手他人,因为这儿只有我一个女人。”

青青道:“少废话了,你来有何贵干?”

玉无瑕道:“来向丁夫人请教一件事。在请教之前,我要说件事。我派了鬼手马来跟水老鼠秦不二去见丁大侠,拿了一份拜帖,请他来此一叙,结果却被劈成了二片。丁大侠对二位被擒的事好像根本没放在心上。”

青青微笑道:“你们在挑拨离间了,我相信你绝不是单纯地要拙夫到此地来吧?”

王无暇笑道:“丁夫人心细如发。我们只是提了一个小小的条件,要他带一个人的头来此交换二位的自由。那个人是卑劣无耻的小人,我以为他一定会答应的。”

“那个人是谁?”

玉无瑕笑道:“柳若松。”

青青的确是很出乎意料之外,再也没有想到他们要的会是柳若松的脑袋。

那似乎根本不成其为条件。

所以青青忍不住问道:“你们跟柳若松有仇?”

玉无瑕微微一笑道:“连云十四煞星没有活的仇家,我们不找人的麻烦,已经是算他们祖上有德了,哪还会有人敢来得罪我们?再说像柳若松那样一个鼠辈,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要了他的命……”

青青道:“照你这样说,你们自己要杀他易如反掌,为什么要我丈夫代你们杀他呢?”

玉无瑕道:“我们不是要尊夫代我们杀他,而是找一个很容易杀的人给他试试刀。”

青青道:“他的刀不必试。”

玉无瑕笑道:“再好的刀也必须常磨,否则就会钝了。再凶狠的杀手,也必须经常杀人,否则就会心软手抖了,而心软手抖之后,就不能再杀人了。”

青青道:“我明白了,你们要磨的是他这个人。”

玉无瑕道:“不对,我们需要的只是他的刀,而不是他的人。他的人仍然是你的,他的刀却要属于我们。”

青青道:“杀过柳若松之后,你们又要为他选另一个对象了。”

玉无瑕笑道:“完全正确,第二次我们会再找一个人人憎恨、杀起来较为费力的人。”

青青道:“你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呢?真正要杀的对象是谁呢?”

玉无瑕笑道:“丁夫人,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会相信的。”

青青道:“由你这句话,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了。”

玉无瑕不信道:“你知道?”

青青道:“不错!我知道,是否要我说出来?”

玉无瑕道:“你说出来之后,我们才能懂得你是否真的知道。”

青青道:“你们真正要杀的人就是他。”

玉无瑕一惊,随即笑道:“这真是我听见的最有趣的笑话,我们会叫丁大侠去杀死他自己?”

青青道:“你们想杀死他,可是没有这个本事。除了他本人之外,谁都无法杀死他。”

玉无瑕笑道:“那么丁大侠是否会听从我们的话,杀死他自己呢?”

“一个人会不会杀死自己呢?”

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因为这世上几乎每天都有自杀的人,用各种不同的方法结束自己的生命。

“一个人会不会无缘无故地自杀呢?”

这个问题就很难作肯定的答复了,因为有很多自杀的人并没有留下任何遗言说明自杀的理由。

“丁鹏会不会自杀呢?”

这个问题由玉无瑕提出来,却连身为他妻子的青青都无法答复了。

她想了半天,才道:“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一直受你们的摆布,杀了无数的人后,就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变成个疯狂的杀手,随着你们的指使,为你们去杀死你们想除去的每一个障碍,另一种就是被你们逼得发疯,最后杀了自己。”

玉无瑕的神色中充满了讶异道:“丁夫人,你实在很聪明,出乎我意外的聪明。”

她换了一副神色又笑道:“不过丁夫人还是不够聪明,你知道这些事,就该放在肚子里,不该说出来的。”

青青笑道:“如果我的丈夫能够被你们威胁得住,我自然会留下这番话,暗中去告诉他。只是我知道他,太了解他了,你们第一个条件他就不会接受。”

“你是说他不会杀死柳若松?”

青青道:“他会杀柳若松,只要柳若松做出了一些该死的事,他都会杀,但是不会为了你们而杀。”

玉无瑕道:“为了你们两个人也不会?”

青青道:“不会。”

“难道说你们两个人的分量还不如一个柳若松?”

青青笑道:“那倒不是,柳若松在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一点份量,正因为如此,他才会知道,杀死柳若松并不会换回我们的自由。”

王光瑕道:“虽不能换回你们的自由,却可以换取你们的生命。我们给他的通知上说,如果他不带着柳若松的头来,就会收到你们的头了。”

青青一笑道:“我不愿意浇你的冷水,但是我也可以保证,你的人不会带好消息回来的。”

玉无瑕笑笑道:“这个我们倒是愿意赌一赌。”

青青笑道:“我本来也很想赌赌看的,只可惜我实在很忙,没空留下来慢慢地泡蘑菇了。”

“丁夫人莫非还认为能够逃出去?”

青青道:“我的手没有被缚住,人也没有被你们制住,为什么我不能离开呢?”

玉无瑕指指小云道:“因为我们抓住了一个抵押的。”

青青笑道:“对我们来这一手没有用的。我们一向有个规矩,就是各人自己照顾自己。你若杀了她,我会替她报仇,但是你要我拔下一根头发来换取她的生命安全,我毫不考虑会拒绝的。”

“无慾则刚,无虑则坚。”

这两句话谁都会说,读过几天书的人也都会解释得明明白白,可是能做到这一点却很难。

谁都有心中的慾望,所以人的意志才会软弱。

谁都有关心挂虑的人,所以人的意志才会动摇。

玉无瑕却被青青的态度镇慑住了,因为她对青青这一种人的了解很深,也知道青青他们确实是有这种规矩的。

她以小云为威胁,也只是一个试探而已,她更明白小云的分量不够重得能叫青青牺牲自己。

可是青青说话的态度,坚决得毫无转圆的余地,那说明就是找到了够分量的人质,同样地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心的。

因此她笑了一笑才道:“我们要留下丁夫人,不知道有没有别的法子呢?”

青青道:“没有。”

玉先瑕道:“如果我们是用武功硬留呢?”

青青道:“那只能留下我的尸体。”

玉无瑕笑道:“我们对丁夫人的尸休不感兴趣,那只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看来只有把二位放走了。”

她把怀中的小云突然推了出去,青青身不由己地伸手接住,跟着一张细巧而巨大的网迎头罩下。

是一个渔人装束的汉子撒出的网,他的网也一直提在手中,青青也很注意这个人,却没有想到他在这个时候撒出了网。

江湖上用网为武器的人不多,最有名的一个人叫做快网张三,只是此人已经是百年前的前辈了。

以后再也没有听说张三有何传人,而这个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钓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