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2章 脱出困厄

作者:古龙

这群男人的确有毛病,色盲的毛病。

色盲是对于颜色无法作正确的分辨,但这儿说的色盲却不是那一种毛病,因为这一个色字并不是颜色。

听说一个女孩子在洗澡,而浴室的墙上有个可以偷窥的小洞,不一定每个男人都会去偷看,有很多人至少还可以守着非礼勿视的道德规范。

但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全身赤躶不着寸缕地出现在眼前,那些男人居然视若无睹,那只有说他们是色盲了。

盲于色,美色之色。

但这些男人是不是真有问题呢?

不!他们中间有五个人已经娶了老婆,其中两个人还有三个老婆。

他们中间有十个强暴过女人。

有两个人是受着富婆供养的小白脸。

有一个则养着十个固定的情妇,在各地的秦楼楚馆中是受妓女们欢迎的恩客和密友。

要成为妓女们的恩客和密友并不简单。恩客是对她们慷慨大方,脱手是金;密友则是身上不方便时也可以分文不付地照样住夜,甚至于临走时还会在他的衣服里偷偷地塞上一块银子的男人。

这样子的男人,一定是很有本事的男人,至少不会是有毛病的男人。

可是他们在玉无瑕面前却都像是有毛病。

玉无瑕就是那样赤躶躶地进来,气呼呼地把身子摔进了正中间的那张大靠椅,习惯地分开了两条腿,使她那些最隐蔽的地方都毫无掩蔽地显露时,那些男人一个个都视如不见。

这份定力实在很难得。

为了培养这份定力,他们一定吃过很多的苦。

莫非玉无瑕是个很可怕的女人?

她指着一个畏缩的汉子道:“老马,你回来了?”

老马可怜兮兮地道:“是……是的,回来了。”

王无瑕道:“老秦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老马低下了头,声音中仍然有着惊惧:“他被丁鹏一刀劈成两片,那实在是一柄可怕的刀。”

玉无瑕倒反而笑了,道:“他若劈了一个还算客气的,大概是要你领他前来,才没有劈掉你。”

老马不敢说话,玉无瑕大概也知道了自己的断语下得太早,所以立刻道:“丁鹏呢?他是否杀了柳若松?”

老马嗫嚅地道:“没……没有,他看了字条后,拔出了刀。我们以为他要杀柳若松了,谁知道他竟把老秦劈了。”

玉无瑕似乎很开心:“你们没有把话说清楚?”

“不!不!说得很清楚,一句都没少说。”

玉无瑕更为开心了,道:“那就是说,他宁可牺牲他的老婆,也不愿意杀掉柳若松。”

老马忙又道:“不!他也没有这么说。”

玉无瑕沉下了脸道:“他究竟怎么说的?”

老马道:“他说他不会砍人头,只会把人劈成两片,叫我们下次要他杀人的时候,要换个方式。”

“他只说了这一句?”

老马道:“他还说了很多,总而言之归纳起来只有一句活,他不会受我们的威胁。”

“用他老婆也不行?”

“用他老婆也不行。他说我们可以杀死他的妻子,但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然后他就放你回来了?”

老马点点头,却不敢说出自己武功已经被废,因为那等于是宣布了自己的死刑。

玉无瑕怒骂道:“你真是笨蛋!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他的诡计,要你带路,好跟着你回来?”

老马连忙道:“我当然想了,一路上特别注意,而且通知了十七个暗哨,要他们注意我的身后,结果证明他井没有跟踪而来。”

“哦!这倒令人百思难解了!难道他对他的老婆一点都不关心?”

老马道:“也不是,他说他自然有办法找到他的妻子,他们之间心有灵犀可通,哪怕远在千里之外都能很快地找到她。”

“活见他妈的大头鬼!”

这是玉无瑕骂出了第二句话的时候。

玉无瑕知道丁鹏会来,却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她相信老马的话,丁鹏没有追踪老马,但是她却不肯相信这是丁鹏与青青之间的灵犀相通。

她无法否认青青是个很可爱的女人,但是在她脱光了青青的衣服之后,却又不相信青青能比自己更吸引男人。虽然她跟丁鹏一点关系都没有,却似乎已经在嫉妒青青了。

这的确是个莫名奇妙的女人。

但无法否认她是个可爱的女人。

尤其是她穿上女装的时候。

她发完了脾气,从那两个阴阳怪气的男人手中随便接过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将她那满头的秀发随意往后一掠的时候,她意外地发现,她那十几个伙伴的眼睛都盯着她,目中射出了火热的倾慕的光彩。

王无瑕不禁吓了一跳。

她对这种眼光并不陌生,而且很熟悉,那是她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脱光衣服时经常可以看见的。

可是在她自己的伙伴面前却是第一次看见,这些人已经跟她相处好几年了,最近的一个都有一年了。

连云十四煞星,只是一个名称,一个奇特组合的名称,并不是指仅有十四个人。

只是他们每次要做什么事的时候,必然是十四个人,因为玉无瑕做起事情来都是万无一失的,而一件完美的行动,至少要有十四个人才够。

连云十四煞星并不是很有名的组织,却是个很实在的组织。他们敢接受任何艰难的任务,他们的主顾甚至于还有武林中很有名的大门派,委托他们来完成一些本身不便出面或者能力不足以完成的事。

当然他们不是毫无代价地替人做事的,他们所索取的代价很高。

代价很高的事,一定是很困难的事。

代价很高的事,也不是经常有的事,所以他们很闲。

但是只要做成一件事,他们就可以逍遥地、豪华地生活上好几年。

最近他们已经做了好几件事,所以他们很富有。

只不过掳劫青青这一件事,他们实在接得很不聪明,因为直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赚进一文,却已经要赔钱了,赔得很惨。

就在玉无瑕发现自己穿上了衣服比不穿衣服更为吸引人的时候,丁鹏已经来了。

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了,因为要想悄俏地接近连云山庄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但是到了丁鹏手里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了。

丁鹏越过了十七道暗哨,通过了四重警戒,没发出一点声息。

但是当他站在连云山庄的大门口时,他却叫阿古一脚踢开了厚重的大门。

那两扇大门并不比城门薄,也不比城门轻,上下用大道门闩来拴住,但是阿古只用了一脚。

门不是被踢开的,而是被踢倒的。

他们把门做得那么坚固,却忘记了装两根同样坚固的门柱,所以,那一脚把两根粗若茶碗的门柱踢断后,两扇相连的大门就平倒下去,发出了象雷般的声音,也产生了比雷更大的震动。

玉无瑕还没有出去看,就知道丁鹏来了,她只下了一道最简短的命令:“出去,尽一切的力量格杀来人。”

格杀来人应该是阻挡来人的意思。

玉无瑕很清楚,她的这些伙伴虽然个个都是一流的好手,但是绝对杀不掉丁鹏的。

只不过她这些伙伴不知道,甚至于不相信。

有点本事的人是很难相信别人的武功有多了不起的,而这些人又都是相当骄做而自负的家伙。

玉无瑕如果说是要大家尽最大的努力阻挡来人,很可能会有三个较为聪明的会联想到来人的身手一定很高而心存怯意。

他们虽然自负,却对玉无瑕很信任。

玉无瑕不但了解敌人,也了解自己。

他们惹过很强的敌人,在玉无瑕妥当而完美的设计下,强敌还是倒了下去。

所以玉无瑕只叫他们尽力去格杀来人,那表示说他们的力量是可以杀死来人的。

他们对玉无瑕有着从不动摇的信心,虽然他们也知道一句格言:“不可太信任女人。”

只不过他们的眼中,玉无瑕根本不是女人。

她是他们的首领,是他们的神。

只不过他们还忘记了一件事,玉无瑕今天在他们面前穿上了女装。

风情曼妙,使他们都直了眼。

玉无瑕脱了衣服时像魔鬼,穿了男装时像神明,因此他们没想到玉无瑕着了女装时会如此好看。

当他们发现玉无瑕是如此可爱的一个女人时,却没有同时记起“女人不可信任”的古训。

这是一个大错。

人的一生中会犯很多的错,但一定有一次最大的,通常那就是最后一次,最不可原谅的一次。

因为这一次大错犯了后,往往已经没有原谅自己的机会、没有原谅自己的时间了。

所以他们也没有大多后悔的时间。

首先冲出去的是那对阴阳怪气的活宝。

也就是玉无瑕说过的那两个天生的寺人。

他们的毛病也不错,痛恨女人,因此他们看见玉无瑕披上了女装后,恨意就在他们心中滋长了。

通常这时候是他们最想杀人的时候,他们当然不能杀玉无瑕。

恰好玉无瑕发出了这道命令,他们立刻就跑了出来,唯恐被人抢了先似的。

他们看见了三个人。

丁鹏手上空空的,那柄弯刀佩在腰问,也不怎么起眼,起眼的是旁边的阿古。

那像是来自蛮荒的巨人。

不过他们并不怕巨人,他们知道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一定较为简单,手脚也较为笨拙。

何况他们最起眼的还是小香,因为她是女人,一个很好看的女人,娇弱,可人,像他们在皇宫中以前见过的那些嫔妃一样,而且他们是在下风,风送来了小香身上的阵阵香味,更刺激得他们要发狂,引起了他们的慾望,一种把对方撕得粉碎的慾望,所以他们第一个就找上了小香。

这两个人出手之快,也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小香的两边,然后几乎同时伸手向小香抓去。

他们的功夫全在这双手上,就是一个石头雕的人,给他们这一抓也会粉碎。

江湖上曾有百晓生著的《兵器谱》,那自然是很多年前的事,当年在谱上的英雄,现在都已作古了。

百晓生之后,再也没有人著《兵器谱》了,否则一定也会把他们这两双手列入的。如果他们生在百晓生的那个年代,也会把他们的两双手列入《兵器谱》的,而且排名不会在红魔手和青魔手之后。

所以这两双手如果抓在小香身上,那的确是很糟糕的事,因为那香喷喷娇滴滴的小美人是绝对经不起这一抓的。

但是以他们出手的速度,要避开这一抓也是很难的,只不过小香就站在阿古的旁边。

只不过阿古是个身长丈二的巨人。

巨人并不可怕,他们也曾杀过跟阿古差不多身高的巨人,只是这一次是阿古。

阿古的身躯虽巨,动作却不笨,速度更不比他们慢。

阿古也没有攻击他们,只不过一人一手抓住了他们的背脊,把他们提了起来。

他们的身材并不高,跟小香差不多,阿古只轻轻一提,他们就比小香高出了半个身子了,他们的手仍然抓了出去,抓了个正着。

有骨碎的声音,有如同利物刺入败革的声音,却没有发出一声哼或呻吟。

被他们的手抓上的人都没有喊痛的机会,他们自己互相对抓时也一样。

鲜血喷了阿古一身,阿古不在乎。他只双手一丢,丢开了两具尸体。

但是小香却几乎想呕吐。她的身上没溅到一点血,只不过两个人被提起来后,他们下半身刚好在小香的面前晃动着,突然迸出了一般刺鼻的臭气与臊气。

丁鹏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继续向前走着,那两个家伙冲过来,他没有眨眨眼;那两个人成为两具尸体,他也没有回头。

他一直走到跟第二批人相遇时才停止。

那一共是六个人,一字横列,每个人都拿着兵器。

“连云十四煞?”丁鹏问。

“是的。”另一个回答。

“我是丁鹏,是你们捉住了我的妻子?”

“是的。”

回答就只有这四句,因为丁鹏的刀已出鞘了。

丁鹏在决心要杀人时是懒得多话的,当他很耐心地跟人问答谈话时,那表示他心里并没有杀人的意思,除非惹得他很烦,或是对方实在自己要找死。

他决心要杀人时,也从未落空过,尤其是他练成了手中这柄弯刀之后。

刀光一闪,从左到右,没有人看得清他出手,只看见他的刀归鞘。

六个人成为十二片倒了下来,由顶至股,分得很匀。

在杀死第三批人的时候较为费时,也较为费力,因为丁鹏杀死那六个人时,终于使他们看到了这一柄魔刀,也使他们吓破了胆。

他们更知道这次捣了一个多大的马蜂窝。

人都有拼命的勇气,那是在尚可一拼的时候,如果是在绝对无法抗拒的时候,他们只有两个反应。

束手待毙和逃走。

第三批是八个人,有三个吓呆了,五个吓跑了。

丁鹏没有动手,他只留下了一句话:“鸡犬不留。”

只要两个字就够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脱出困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