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3章 吃瘪

作者:古龙

铁燕双飞是他们的同伴,是他们同时脱离魔教的最亲密的战友。

可是因为他们已经断了一只手。

断了手并不就此残废了,他们还有一只手,仍然是可以排进当今武林榜上的前十名之内。

然而他们却受到了处决。

处决的原因,并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武功不济了,最重要的是他们跟那位姑娘有了纠纷。

金狮、银龙他们现在的地位,绝不在任何一位掌门人之下,然而他们对那个女子,何以会如此恭敬呢?

当然,那个女子本身的家世也足以自傲,不把五大门派放在眼中,但是柳若松也知道,他们之所以对她恭敬,绝不是因为她的家世。

他们之间似乎有一种奇妙的关系,为了保全她,他们才处决了铁燕夫妇。

他们对自己人都如此,对他这个微不足道的外人呢?

柳若松更不敢想象了。金狮淡淡地道:“柳若松,听说你是个聪明人?”

柳若松最近已经学得十分谦卑了,在这个时候,他更是十二分的谦卑,弯下腰深深地鞠躬道:“不!晚辈实在是个很愚蠢的人,专门做些愚蠢的事。”

银龙笑了一笑道:“自己知道自己蠢的人,还不至于太不可救葯。你认识我们是什么人?”

柳若松道:“晚辈不认识。”

银龙笑道:“你自然也不认识姑娘了?”

柳若松道:“什么姑娘?晚辈没见过有位姑娘。”

银龙满意地道:“好!笨人的记忆力不好,见过的事立刻就会忘记,但是老夫现在告诉你的话却必须记住。”

柳若松忙道:“是!晚辈一定牢牢记住。”

银龙点头道:“好!老夫的话很简单、很好记:一、你没来过这里。二、你没看见过人。三、滚。”

柳若松连个屁都没敢放一个,转身就走,不过才走几步,却又被一个如雷般的声音喝住了。

那是金狮的吼声:“站住!回来!”

柳若松乖乖地回去:“前辈还有什么指示?”

金狮道:“你是怎么找到此地的?”

柳若松顿了一顿才道:“晚辈有几个朋友,他们对连云十四煞略有所闻,所以晚辈能找到。”

金狮冷笑道:“你的运气实在很好,因为从今后江湖上已经没有连云十四煞了,所以你还能活下去。以后你最好少交那种朋友,有时候朋友太多也会倒霉的。”

柳若松只有称“是”。金狮又道:“不过有两个朋友你却一定不能放弃,必须要经常跟她们在一起。你知道是哪两个吗?”

柳若松很想装傻的,但是他知道没有用,如果等到对方提醒他时,很可能又要倒霉了。

因此他干脆老老实实地道:“晚辈知道。”

“是哪两个人?”对方似乎还不放心。

“是师母赐给晚辈的两个终身不离的腻友。”

金狮哈哈地大笑起来:“你果然聪明,难怪姑娘吩咐要留下你的一条命。不错,就是这两个朋友,不过柳若松,你这次出来,却把她们给摔掉了,她们一定会很不高兴,回去可有你的罪受了。”

柳若松的脸上立刻呈现出一片痛苦之色。他本来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问题,现在被提了起来,就像是一只被绑上了嘴的狗被人踩住了尾巴。

痛楚彻心,想叫又叫不出来。

金狮笑了一笑道:“看你的脸色,就知道你是个很够朋友的人,跟那两个朋友相处很融洽。”

柳若松真恨不得一拳打在那个金色的鼻子上,但是他的表面上却不敢,十分恭顺地道:“请二位前辈慈悲,晚辈永志不忘。”

金狮点点头道:“好!这一次老夫可以替你担待,那两个朋友对你不告而别的事不会追究了,不过以后你若是再犯一次,她们就不会饶你了。再者,你若是表现良好,她们可以听你的,你懂得这句话吗?”

柳若松这时真恨不得上去抱住他,吻吻那多皱的脸,来表示他的感激,因此他连忙恭声道:“谢谢前辈。”

谁都可以听得出,这是一种真心的感激。

是什么原因使得柳若松如此感激呢?

说起来谁也难以相信,那两个朋友竟是指的春花、秋月两个娇滴滴、一把能捏得出水来的女孩子。

柳若松回到家里,她们已经一阵风似的涌了上来,亲亲热热地拥着他,一个伸手去脱他的衣服,另外一个已经凑在他耳边道:“死人!这几天你死到哪儿去了?也不言语一声,害我们好想念你。”

柳若松这次居然敢挺起腰干来说道:“别烦,我已经赶了一天的路。放盆水给我洗个澡,然后你们给我走远些,别吵着我,让我好好地睡一觉。”

两个女孩子都为之一怔,四只手同时伸了出去,轻轻一搭,已经扣住了柳若松的关节要穴。柳若松尽管已经作了防备,却仍然被扣个正着,他不能不承认,这两个女人在制男人时实在有一手。

他连忙叫道:“在我胸前怀里,给你们带了点东西。”

春花笑道:“你总算还有良心,记得我们俩。”

她伸手到他胸前,摸出来的却是一颗金制的狮子,口中却衔着一个白色的绣球。

绣球不过像粒黄豆大,她拿下来,居然一捏就碎了,里面还有一张字条,她看了一遍后,冷笑道:“你这次运气不错,居然得到了他老人家的照顾。”

说话时已经放开了手。柳若松神气地一挺胸膛道:“他说你们今后一切都要听我的。”

秋月笑笑道:“这个家里你是主,少夫人已经把我们赐给了你,我们不是一直都听你的吗?”

柳若松道:“可是另外一位老人家说的意思还不只这些,他要你们完全部听我的。”

春花笑道:“他是这样告诉你的吗?”

柳若松道:“当然了,不信可以问他去。”

春花道:“不必去问,老人家在手令上写得很清楚,好像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柳若松忙问道:“手令上怎么说的?”

春花笑道:“只说我们要听你一句,就是你不要人陪着上床的时候,我们不能强迫你。”

“就只这一句话?”

春花一板脸道:“就是这一句话,你就该谢天谢地了,否则今天我们就会活活地拆了你!记住,今后你也就是有那一点权利,可是你自己也要记住,其他的地方你仍是要听我们的,如有违反,你的报应更惨了。”

柳若松几乎不相信地道:“我只有这点权利?”

秋月冷冷地道:“当然了,那老家伙的地位不比我们高,他又怎敢命令我们?他自己也只能具有那点权利而已。”

柳若松本来不相信的,可是他再往深处一想,却又不觉得奇怪了。

如果那个曾化身为玉无瑕的女孩子能使两个老家伙如此恭敬的话,那么目前这两个女的说她们的地位与金狮、银龙是平行的话也不足奇了。

他们之间一定有一条无形的线在连通着,组成了一种神秘的关系。

柳若松突然兴趣增浓了,他要探出这种神秘的关系。如果能有所发现,那必然是一个震惊天下的大秘密。

要探究这个秘密,春花、秋月自然是最好的线索,她们的地位如果与金狮、银龙相等,一定是非常重要了。

春花、秋月果然替他放好了热水,让他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穿上一身轻松的衣服。他把自己暗藏的龙虎大补丸狠心吞了两颗。

那是他从一个下五门的采花贼那儿得来的秘葯,虽然伤身体,却十分有效。

根据以往的经验,他知道只有在她们两个人高兴的时候,她们才肯吐露一点实话。

而要使她们高兴,实在是件很费力的事,但是为了要得到那个秘密,他也顾不得了。

葯力发作时,他叫道:“春花、秋月,你们进来。”

两个女的都进来了。柳若松虽是坐在床上,但是仍然很明显地他是处在那一种状态中。

柳若松笑道:“上来吧,你们还装什么蒜?”

在平时,他不用开口,她们已经一拥而上,可是今天却怪了,两个女孩似乎换了个人,完全无动于衷。

秋月冷冷地道:“对不起,柳大爷,我们不侍候。”

柳若松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春花也冷笑道:“你虽然有权利拒绝我们的要求,却没有权利叫我们陪你上床。”

秋月的话却更冷酷了:“以前我们是看得起你,才让你得点好处,哪知道你倒端起来了,以为我们当真要巴结你不可。”

春花的手指干脆指上他的鼻子:“柳若松,瞧你这副德性,姑奶奶们瞧得上你已经是你祖上积德了,你居然还敢挑剔。凭姑奶奶们这份人才,不怕少了男人。很好,今后咱们公事公办,不谈私情,谁也别惹谁。”

柳若松没想到她们会说翻脸就翻脸,而且开口说起话来又尖又利,倒是弄得呆了。

两个女的骂完之后回身就走,柳若松忍无可忍,从床上飞身而起,扑向二女的身后。

他的武功不弱,而且因为连番失利,弄得人人都欺负他,已经憋足了一肚子的气。

在丁鹏面前,在青青面前,他受尽奚落倒也罢了。

在金狮、银龙面前,他也勉强能忍下去。

可是在这两个使女面前他也要吃瘪,这未免太没有混头了,何况柳大爷并不是能受气的人。

他的动作疾若脱兔,出手又快又狠。哪知这两个女的居然也不简单,就在他人快要扑到的时候,一个身躯轻翻,搭住了他的身子轻轻一转。

没有出多少力,只不过利用他自己的冲力,把他的去势掉了个头,使他从空中直挺挺地跌在地上。

另一个更缺德,在他屁股上按了按,柳若松的身子立刻就弓了起来,痛得眼泪直往下落。

这时候,他对那个给他葯的家伙,真恨不得搠上两刀才能泄恨。

恨那个葯为什么那么灵,到了这该死的时候,还不能收掉葯性。

在平常的时候,摔这一下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在那种要命的时刻,就算只有自己的体重,顶着硬地板撞这么一下,那种痛楚也能使人发疯。

柳若松没有发疯,只小过那一刹那他痛得像是被人抽去了生命。

用双手紧紧地接着,翻来覆去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慢慢地消除了痛意,弄得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像条死狗似的躺着直吐气。

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眼泪跟鼻涕,他却提不起一点劲来擦一下。

但是最惨的却是那葯性仍然未退,使他仍然是在极为亢奋的状态中。

更恶劣的是那两个女的在摔倒他之后,看都不看他一下,就跑到自己房里去了。房子就在隔壁,她们进屋后也没有关门,柳若松仍然可以看得见。

看她们脱了衣服互相搂抱着,“咯咯”地荡笑着:“希奇什么!没有男人,姑奶奶一样能找到乐子。”

柳若松只感到一股从所未有的冲动发自体内,使他鼓起最后的一般子劲儿,握紧了拳头,狠狠地一拳击去。

击向自己的下体。

这一拳头打得很重。

痛得他发出了一阵干呕,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部吐了出来。

这一拳打得也很毒。

使得绷紧的肌肤扯裂而流出了鲜血。

柳若松的眼前只感到有一阵金星飞舞,人就昏了过去。

他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已经拾掇得干净了,破裂的地方沉甸甸的,想是包扎过了。

春花、秋月都在床前,春花托着一个小盅,秋月则把他轻轻地托了起来道:“柳爷醒了,我们刚给你炖好了一盅银耳汤,你趁热吃了吧。”

柳若松冷冷地道:“不敢劳驾,我当不起二位如此侍候。”

春花把一匙银耳自己先试试冷热,才喂进他的嘴里,笑着道:“柳爷,对不起,我门只是跟你开开玩笑。等你好了之后,一切部唯命是从,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又是谁的命令?”

“没有人,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我们发现你是个了不起的人。”

“我很了不起?”

“是的,一个能够对自己下这种狠心的人,就是个了不起的人。”

柳若松差点又要掉下眼泪。

天知道他为了这点了不起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这个玉无暇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呢?”

这句话是丁鹏问的。

现在他们已经在车子上,青青倦慵地依偎在他身上,小香跟小云坐在对面。

在听过青青叙完了她们的故事后,丁鹏问出了这一句话。

青青笑了一下道:“一个很好看的女人,你再也想不到世上有这么好看的女人,尤其是她的身子。”

“比你还好看?”

青青的脸略红了红,但还是点头道:“比我好看多了。虽然我们都是女人,虽然我心里很恨她,但是也忍不住想多看她两眼。”

小云也不禁红着脸,有点神往地道:“是的,尤其是她小肚子上那一颗黑色的痣,在洁白的肌肤上,像是具有一种妖异的诱惑力,吸引住我的眼睛,竟然舍不得把眼睛移开。”

丁鹏却陷入沉思地问道:“一颗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吃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