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4章 降龙

作者:古龙

马车已经驶开了。金狮躲在暗处,半晌开不了口,敢情也已吓呆了。

谢小玉也在旁边,脸色苍白,似乎在想着心事。

想着如果丁鹏的这一刀向她劈来时又将怎么办。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良久,良久,金狮长老才从失神中警觉过来,悸声道:“好快的一刀!好邪的一刀!”

谢小玉无法不承认,他们只看见丁鹏举刀劈过去,却没有看见丁鹏那一刀是如何劈裂银龙的。

唯一知道的该是银龙。

他挨了这一刀后还能退出五丈,还能说出对这一刀的感受,然后身体才裂为两半。

这一刀实在是快。

车子是朝外驶去的,至少今天是不会再来了。

谢小玉吐了口气道:“这是我第四次看他出刀,奇怪的是他的功力好像一次比一次在精进中。第一次刀斩铁燕双飞我还能看得清楚,今天他好像已经无形无迹了。”

金狮叹了一口气:“姑娘,对于丁鹏,我们已经不能再作力敌的打算,必须要从其他的途径去对付他了。”

谢小玉却报以一个无言的昔笑,其他的途径谈何容易,她已经计穷了,她已经试过了十几种的方法,却没有一项能制住丁鹏的。

但是她必须要想,而且要很快地想。

因为丁鹏明天就要来找她了,明天来的时候,不放船过去也拦不住他了。

好在丁鹏至迟也要明天才会来,还有一夜的时间。一夜工夫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而且在这一夜之间,她说不定已经想好了对付丁鹏的方法。

时间往往是改变一切的因素。

能使勇士变为懦夫,使烈女变为荡妇。

多少无敌的英雄,都在时间之前倒了下来,时间甚至于能改变历史,创造历史。

所以才有很多的人要去学仙,去学佛,他们实际上是追求一种克服时间的方法,以取得永远不死的生命。

有人以为不朽的武功就是不死的生命。

这句话也不能算错,只是那个活着的只是一个名字,却不是那个人的形体而已。

丁鹏的刀虽无故,但他只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所以他的行为同样也受了时间的支配而改变了。

而且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昨天,他来的时候,他恨不得要找到谢小玉,一刀把她劈成两片。

今天,他来了,仍然是坐着车子,仍然是带着满身的杀气,但他的心中却已没有杀机了。

谢小玉自己到岸边,乘着那条画肪去接他的。

她并没有想出对付丁鹏的方法,但是她知道躲不过的,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只有来碰运气了。

而她的运气实在不错。

丁鹏没有杀她,也没问她什么。

谢小玉在船上设下了盛筵。

只叫了四个女孩子慢慢地撑着那条画舫,酒菜很丰盛,但是都没有毒。

那四个女孩子虽然也会两手功夫,但是都不怎么高明,谢小玉甚至于没有带兵器。

神剑山庄中有两百种毒葯,有两千种杀人的方法与利器,有二十名当今武林中极负盛名的杀手。

谢小玉一样都没有采用,因为谢小玉明白,这两千两百二十种杀人的方法与器具,没有一种能杀得了丁鹏。

丁鹏上了船,谢小玉没有把船驶进神剑山庄,只是在庄前的那条河里慢慢地飘航着。

那条河并不宽,约摸半个时辰就可以转一圈。这还是慢慢地划行,如果快的话,半个时辰至少可以绕四圈。

谢小玉只希望丁鹏发火的时候,拔刀杀了她一个人就行了,不要毁了她辛辛苦苦建起的神剑山庄。

神剑山庄虽然早已有了,而且在武林中一直有着显赫的声名,但绝没有现在的辉煌。

从前,那只是一个地方、一所山庄,现在却不知道像什么,但绝不像从前的神剑山庄。

船在河上转了四个圈子,那已经有两个时辰了,丁鹏已经喝下了好几斤的酒,却仍然没有拔他的刀。

谢小玉知道她的命已保住了。

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丁鹏何以会不杀她了。

丁鹏是带了阿古跟小香一起上船的。

船分上下两层,上层是搂舱,酒席就设在楼舱上,阿古坐在底下的统舱上。

上下两层舱实际没有多大差别,陈设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楼舱高一点而已。

而且说起来,底舱比楼舱还要高级一点,因为每一道菜上来,阿古一定先留下一部分,先尝过之后,才可以搬上楼去。

小香在楼梯口等着,把菜接过去。

一道菜经过这两个人的检查及监视后,任何手脚都动不出来了。

好在谢小玉并没有在酒菜中玩花样,她只希望能够用好酒好菜消掉丁鹏一点怒气,减少一点杀机,这样她或许能保住一条命。

现在她的性命大概是保住了。

她正在庆幸着自己的好运气,丁鹏却开口说话了:“昨天我来找你,是准备杀你的。”

谢小玉点点头道:“我知道。”

她只能说这三个字,本来她可以想出几百句的回答,都比这三个字好听得多,但是最后她还是用了这三个字。

她知道任何巧言的推托伪饰部不足以保护她,不如说真话,而这三个字就是真话。

丁鹏又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谢小玉想了一下,又点头道:“我知道。”

这一句话也是真话,但是却包含了很多内容,也包括承认自己是玉无瑕在内。

丁鹏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他喜欢这种简捷的回答,所以他非常满意这种回答,笑笑道:“我今天还是来杀你的。”

谢小玉仍然点头道:“我知道。”

丁鹏一笑道:“但是现在我却不想杀你了。”

谢小玉笑了一笑道:“谢谢你,丁大哥。”

她说得很轻松,对刚拣回一条命这件事似乎并不太感到兴奋。丁鹏也并不觉得奇怪,笑笑问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想杀你了?”

谢小玉略作沉思后才道:“我知道。”

这次丁鹏感到有点惊奇了,问道:“你真知道?”

“是的,我真知道。”

“你说说看。”

“因为第一,我并没有伤害到你,也没有伤害到你老婆;第二,我没有再向你捣鬼;第三,我已经束手准备就死,不作抵抗的打算;第四,我向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没有再作虚伪推诿……”

谢小玉说了四条理由,每一条都能构成她不死的条件了,所以她说得充满了自信。

玉无瑕虽然掳劫了青青,的确没有伤害过她,而且也没有对丁鹏构成任何伤害,丁鹏自然也没有杀死她的必要。

谢小玉以前虽然向丁鹏设下过一些陷阱,但今天却是规规矩矩的。

谢小玉明知丁鹏要杀她,却没有作任何抵抗的准备。一个像丁鹏那样的大侠客,总不会杀死一个不抵抗的女孩子。

谢小玉有问必答,没有对自己的行为作任何的诡辩,在这种情形下,丁鹏下得了手吗?

但是丁鹏却摇摇头道:“你错了。”

谢小玉愕然道:“我错了?”

她似乎不相信丁鹏还有第五个理由。

丁鹏一笑道:“是的,你错了,我要杀你只为了一个理由,我不杀你也为了一个理由,却不是你说的那些理由。”

谢小玉忍不住问道:“什么理由?”

丁鹏道:“因为你是谢晓峰的女儿。”

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谢小玉默然片刻才道:“因为我是谢晓峰的女儿才该死。”

丁鹏道:“谢晓峰的女儿不该死,但是谢晓峰的女儿做了那些事才该死。”

谢晓峰是天下共举的侠客,他的女儿却去做一群职业杀手的领班,这种行为的确该死。

谁都无法否认这是个绝对正确的理由。

可是谢小玉却不服气地道:“丁大哥,我如果是为了这个理由才该死,我就太冤枉了。”

丁鹏道:“哦?”

谢小玉振振有词地道:“我父亲很有名,但是他只是仗着那口剑而成名。”

这句话谁也无法否认,神剑山庄本就是以剑闻名的。

谢小玉继续说下去道:“我父亲的剑所以成名,就因为他的剑下杀死过许多成名的剑客,换句话说,他是为了杀人而成名,而且死在他剑下的人,不一定每个人都是该死的。”

丁鹏只有点点头,他不知道如何去驳倒她的话。

谢小玉道:“你若是我父亲的仇人,为了复仇而杀我,这个理由倒也可以成立,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是为了复仇,你只因为我是玉无瑕而要杀我。玉无瑕也只不过是杀过一些人而已,跟我父亲杀人并没有什么两样。为什么我父亲杀人是应该的,做他的女儿,杀人就该死了?”

丁鹏道:“那不同,因为你父亲从没有为钱而杀人。”

谢小玉道:“那他是为了什么而杀人呢?”

丁鹏又感到无词以对了。

谢晓峰杀过不少成名的人,为了什么呢?只为了保持他的名誉。

起初是他不服气有些人比他有名,跑去找人挑战,杀死了对方,使得自己成名。

慢慢地,他遇上了一些齐名的人,互相不服气而较量,杀死了对方,成就他剑下无敌的盛名。

到后来,则是那些名声不如他响亮的,希望能击败他而成名,找上了他,死在他的剑下。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只有一个因素——名。

所以谢小玉振振有词地道:“我父亲为名而杀人,我则是为利而杀人,我认为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差别,而且我认为我还比父亲可以原谅一些。我为利杀人,有时是受托杀死一些恶人,利人而利己,有时对方虽然无大恶,却能损人而利己,而我父亲杀人,却是损人而不利己。”

丁鹏只有叹气了。谢小玉道:“这些都是属于强词夺理的话,你未必能听得进,但是我还有一点支持我的说法,就是一直到现在为止,从没有一个人教过我如何去做谢晓峰的女儿,连我父亲也没有教过我,而我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前,来到神剑山庄之前,就已经是玉无瑕了,那是我本来的生活方式。”

“你以前不知道你是谢晓峰的女儿?”

“是的,否则我也不会做玉无瑕了。我虽然不智,却也知道大无瑕跟谢晓峰的女儿这两个身份是冲突的,而做谢晓峰的女儿要比做玉无瑕好得多,可是我不幸地先做了玉无瑕,为了要做一个于干净净的女主人,我必须要摆脱连云十四煞。”

“所以你才找上了我?”

谢小玉笑了一笑道:“连云十四煞并不是善男信女,要摆脱他们并不容易,除了我父亲的剑,只有你的刀。我父亲是不会为我做这些事的,我只有找上你了。”

丁鹏连气都叹不出来了。

谢小玉道:“我以为很秘密,哪知道仍然被你发现了。你找了来,我知道你不肯放过我,而我也没有抵抗你的能力,只有束手就死。只是我要弄清楚,你如果为了行侠仗义而杀我,我没有话说,不过挂着侠义之名而做坏事的人多得很,轮下来我也挨不到第一个。”

丁鹏道:“算了,反正你已经摆脱了他们,除了我之外,大概也没有人知道你会是玉无瑕了,今后我希望你好好地做你的谢小姐吧。”

谢小玉道:“不!还有一个人知道。”

“谁?”

“柳若松,我离开连云山庄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丁鹏笑了一笑道:“这家伙的神通倒不小,居然能找到那个地方去。”

谢小玉道:“他是个很危险的人,我劫持了尊夫人,要你杀了他,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我知道这个人在你身边绝不会有好事,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丁鹏笑了笑道:“他发现了你的秘密,是不是要挟过你?”

谢小玉道:“那还能少得了吗?不过我当然不是受他要挟的人,我的剑法虽不如你,却不见得会输给他。”

“你为什么不杀他?”

谢小玉道:“我若是在那个地方杀了他,岂不是泄漏了我就是玉无瑕?所以我只给了他一重警告,要他绝口不谈此事,哪知他仍然告诉了你。”

丁鹏道:“你倒是冤枉了他,他没有见到我,更没有告诉我。”

“不是他说的,那又是谁告诉你的?”

丁鹏一笑道:“你自己。”

“我自己?我自己会告诉你这件事?”

丁鹏道:“你自己虽然没有说,但是你那喜欢脱衣服的毛病却说明了很多事,尤其是小肚子上的那颗痣生得很奇怪,很少有人会在那个部位长颗痣的,很少会有两个人在同一部位长着那样一颗痣。”

谢小玉笑笑道:“丁大哥,原来你是从这个地方看出来的,可见你对我的身体还是很注意。”

丁鹏也笑道:“我倒不怎么注意,只不过有那么一个印象而已。是青青跟小云很注意,她们记住了那颗痣,说得很详细。”

谢小玉微笑道:“丁大哥,如果你以这颗痣为记的话,我就太冤枉了。”

这时刚好两个侍女抬着一盘烤小猪进来,那原是一头整猪,只是已经被阿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降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