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5章 追索

作者:古龙

丁鹏又坐在车上,小香仍然蟋缩在他的膝上,阿古赶着车子,却漫无目的。

因为丁鹏上车的时候只告诉阿古一声:“随便走。”

“随便走”是随便到哪儿去都可以,却不是回去。

固然,随便也可以回家的,但是丁鹏如果要回家,就会直接他说回家了。

所以阿古随便地驾着车子,却没有回去。

阿古不会说话,却能听懂别人说话,正因为他不会说话,他还能听出别人还没有说出口的话。

所以阿古驾着车子,只是在附近转。

丁鹏的手仍是抚着小香的头发,不过他的手已经由头上渐渐地滑下来,滑向她的脖子。

她的脖子纤细、柔滑,洁润得有如丝绒,任何人的手抚上去,都不忍心用力的,但丁鹏似乎出了神,手底下居然很用力。

小香先还能忍耐着,到后来实在忍不住的时候,终于轻呼出声:“公子,你轻一点好吗?”

声音是楚楚可怜的,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做任何事情都是可爱的,但丁鹏却哈哈大笑起来。

小香诧然道:“公子有什么好笑的?”

丁鹏仍是笑着道:“我以为你没有知觉了,原来你还是知道痛的。”

小香道:“婢子一直很正常呀,倒是公子似乎有点神不守舍……”

丁鹏笑道:“你以为我刚才弄痛了你的脖子是失神所致?”

小香问:“难道不是?”

丁鹏含笑摇头道:“绝对不是。”

“这么说公子是故意的了?”

“是的。”

小香惶惑地道:“婢子哪里得罪公子了?”

丁鹏笑道:“你的心里在埋怨我。”

小香怔了一怔才道:“公子居然看到我心里去了?”

丁鹏笑问:“难道你不信?”

小香道:“绝对不信。”

丁鹏道:“你心中埋怨我这个人薄情寡义,为了谢小玉,就把青青给忘了。”

小香道:“婢子没有敢这么想,事实上公子对小姐情义深长,一直都在念念不忘。”

丁鹏笑道:“那你上了车子,为什么一直愁眉不展,像是有满腹心事似的?”

小香想了一下才道:“婢子在担忧。”

“你担忧什么?”

“担忧公子不回杭州去。”

丁鹏笑道:“我的家在杭州,我当然要回去的。”

“可是公子眼前似乎还不准备回去。”

丁鹏道:“是的,我在外面的事还没有完。”

小香又道:“公子似乎还打算回到神剑山庄去?”

丁鹏道:“神剑山庄可不是我的家,我们不能说回去,只能说再去拜访。”

“公子打算再去拜访?”

丁鹏道:“是的,如果外面没有什么更新鲜的事,我们转转后,我打算再去一次。”

“那位谢小姐是个很美丽动人的女郎。”

丁鹏笑道:“这一句话可说对了,不过也不算是新发现,在你之前,至少己有一万个人说过了。”

小香急道:“可是那一万个人都不像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与心情。”

丁鹏没有问她是什么意思与心情,他似已完全了解,笑笑问道:“只因为我还要到神剑山庄去?”

小香道:“是的,因为你已经没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了。”

丁鹏一笑道:“小香,你实在不算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青青叫你在我身边,是要你提醒我一些江湖上的诡诈,以免我吃亏……”

小香道:“我知道这个责任实在太重,我做得并不好,可是我却尽了全力,因此我才希望公子不要再去。”

丁鹏道:“你认为神剑山庄中充满了诡诈?”

小香道:“连最笨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整个神剑山庄都充满了诡异,甚至于连那个谢小玉都有点问题。我很怀疑她是谢大侠的女儿。”

丁鹏笑道:“她不会有问题。”

小香慾言又止,显然是不同意这句话。丁鹏却又接着道:“除了姓谢之外,她跟神剑山庄似乎没有一点相称的地方,她的行径也不像是谢家的人,但是无可怀疑,她的确是谢晓峰的女儿。”

小香道:“谢大侠的女儿,不见得就一定是好人。”

丁鹏笑道:“谢晓峰本人也算不上是一个绝对的圣人,他的女儿当然更不能算了。”

小香嘟嘴道:“可是公子却说她不会有问题。”

丁鹏道:“她当然不会有问题,因为她是谢晓峰的女儿。如果她有问题,那也是谢晓峰的问题,至少不该是我们去解决的问题。”

小香道:“谢大侠一定会解决吗?”

丁鹏道:“我想一定会的,谢晓峰到底还是谢晓峰。”

小香不以为然地道:“他为什么还不快作个解决呢?”

丁鹏笑笑道:“你认为谢小玉身上有问题?”

小香道:“当然,她是玉无瑕的化身,率领过连云十四煞星,这就是个大问题。”

丁鹏道:“但是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连云十四煞消亡殆尽,玉无瑕也不再存在了。”

小香道:“可是她身上仍然有着问题。依我看,整个神剑山庄都有问题。”

丁鹏笑道:“说了半天,只有这句话最聪明。”

小香睁大了眼睛道:“公子也看出神剑山庄有问题?”

丁鹏一笑道:“我不是最笨的人。”

小香笑了一笑道:“我还以为公子被谢小玉迷住了呢!”

丁鹏微笑道:“我的过去你知道?”

小香点点头道:“知道。”

丁鹏不笑了,神色一转,庄严道:“我已经被女人迷惑过一次,上了一次当。”

小香道:“那实在怪不得公子,是柳若松他们的安排太周密了,而公子又涉世未深……”

丁鹏摇摇头道:“不管怎么说,我仍然是受骗了。第一次受骗是我为人愚,第二次再受骗,则我为愚人了。我也不是愚人。”

小香道:“公子为什么还要上神剑山庄去呢?”

丁鹏一笑道:“谢小玉把神剑山庄改造得很有气派。”

小香道:“是的,从所未有的凌人气势。”

“神剑山庄中最出名的人是谢晓峰,可是谢晓峰做主人时,并没有这么气派过。”

小香道:“那是因为他很少在家,而且也不喜欢张扬。”

丁鹏一笑道:“他当然还不是个有钱的人。”

小香道:“当然不是。他在隐姓埋名的一段时间,做苦工还赚了几两银子,以后经常是身无分文。好在他太出名了,到哪儿都不必花钱,因此他也没有想到要用钱。神剑山庄自然有着入息的,但也不多,只够维持那所庄宅中几个下人而已。”

丁鹏忍不住一叹道:“所以神剑山庄现在所有的钱不会是谢家自己所有的。”

小香道:“奇怪的是江湖上从没有一个人对这件事产生疑问过,大家对谢大侠大尊敬了,对神剑山庄也视为圣地,因此都认为目前这个样子才是真正的神剑山庄。如果他们以前来到神剑山庄,反倒会不相信了。”

丁鹏笑问道:“你既然如此博闻,可知道神剑山庄哪来的钱,如此豪华呢?”

小香道:“不知道,但是谢小姐去了之后,神剑山庄的气派就大胜往昔,不过谢小姐可没有带什么钱去。”

丁鹏笑问道:“神剑山庄的钱从哪儿来的?”

小香道:“这个问题不仅无人问,恐怕也无人回答。”

“我去问谢小玉,她会回答吗?”

小香笑道:“多半会的,只不过她的答案听来虽合情合理,却未必是真的。”

“要知道真正的答案呢?”

“只有自己去找了。”

“要上哪儿去找呢?”

“自然是神剑山庄。”

“现在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呢?”

“没有了,蝉子只要知道公子是为什么而去的,就放心了。”

她伸出头来,朝阿古打个手势,车子掉头驶向了神剑山庄。她的脸上带着笑,笑得好甜好美。

车子又回到神剑山庄前的码头上,在等候着渡船。

渡船过了很久才过来,船上下来的是谢先生。他下船后朝车子一揖道:“很对不起,丁大侠,敝庄一时不知道侠驾再莅,所以来得稍迟。”

小香探出头来,笑着道:“没关系,我们来得太冒昧,谢先生太客气了。”

阿古把车子赶到了船上,船离岸驶向河心,小香却一直站在车旁,没有再进到车里去。

谢先生又过来搭汕地道:“丁大侠这次来不知是有什么见教?”

小香道:“先生是问我,还是问我家公子?”

谢先生看看车子道:“都可以,这有什么差别吗?”

小香道:“差别很大。如果先生问我,我立刻就回答先生;如果先生是问我家公子,我就不能代答了,公子对上下尊卑之分是很重视的。”

谢先生无形中等于碰了个钉子,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记起了上次在庄门前所受的奚落,不敢发作,只得道:“那就算在下请问姑娘好了。”

小香一笑道:“我不知道。”

谢先生差点没气得吐血,他勉强屈尊,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自承为下人,来向自居为下人的小香说话,哪知道竟然换到这么一个答案。

小香又笑嘻嘻地道:“谢先生,你别生气,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家公子要做什么,从不和我们下人商量的。”

她看见谢先生启口慾言,飞快抢着道:“如果你想问我家公子,我劝你也少讨没趣,我家公子也从来不跟下人们随便说话的。”

谢先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厉声道:“谢某在神剑山庄是总管,不是下人!”

小香笑道:“我家的总管是柳若松。他以前也是个很有名的江湖人,但是在我家却只是个下人。”

谢先生怒道:“那是你们家。神剑山庄的总管不能跟府上相比,谢某在江湖上的地位也不能跟柳若松相比。”

小香笑笑道:“难道神剑山庄的总管特别一点吗?先生的地位难道跟谢晓峰大侠一样吗?”

“那还没有。”

“那么就是跟小玉小姐并行了。”

“这……也没有。”

小香冷笑道:“我家公子说过,神剑山庄目下只有两个人堪称为主人,一位是谢大侠,一位是小玉小姐。先生什么都不是,仍然是名下人而已。”

谢先生本来是无需争执这些的,可是今天似乎火气特别大,冷笑一声道:“你家丁公子曾经在柳若松的家里向我自称晚辈的。”

小香笑道:“谢先生,你提起这件事,也就知道为什么我家公子要把你当作下人了。他说你实在不是作前辈的料,他全心全意尊你们为前辈,原指望你们能主持公道,可是你们却只会趋炎附势,联手去压迫他……”

谢先生道:“那可不能怪我们,是柳若松的骗术太高了,谁会想到他会肯拿他老婆来做那种事的。”

小香笑道:“贵主人谢大侠一生中不知经历了多少艰险,却从没有被人骗过一次。先生既为神剑山庄的总管,自然应该耳聪目明,居然连柳若松的老婆她是怎样一个人都不知道,柳若松是怎样一个人也不知道……”

谢先生大叫道:“神剑山庄要管的事大多了,谁有精神去调查他们这些狗皮倒灶的事!”

小香笑道:“先生说的也不错,先生既然不屑于过问这些事,却又为什么跑去凑热闹,当什么见证人?江湖公义如果是靠你们见证,将成什么样子?”

谢先生被她一下子问住了,张口瞪目,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香笑笑道:“谢先生,那天如果换了谢大侠在场,相信绝不会被柳若松瞒过了。”

“那倒不见得,家主人……”

小香道:“谢大侠并不会比你聪明多少,只比你高一点,就是他对不了解的人绝不深交,对不明白的事绝不参与,这就是他为什么是大侠、你是总管,他是庄主、你是下人的原因。”

谢先生的一只手已经举了起来,却没有打出去。

因为这时船已靠岸了。

谢先生忍住了气,眼看着水手们搭上了跳板,阿古把车子驱向了大门。

门口没人出来,谢先生儿个急步赶上叫道:“慢!”

小香已经准备上车,闻言又跳了下来,笑着问谢先生道:“大总管又有何见教?”

谢先生冷笑道:“姑娘方才教训了在下一顿,在下还没有道谢呢。”

小香笑道:“你也别客气,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是下人嘛,总要互相帮衬一点,规过劝善,相互共勉。”

谢先生如果不是努力压下去,一口鲜血就会喷出来,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平定下来,冷笑道:“姑娘好口才,只不知那番话是姑娘代丁大侠说的,还是自己的意思?”

小香笑道:“先生真健忘,我家公子有话,从不要我们下人代传的,那都是我自己要说的。”

谢先生冷笑道:“很好,很好,姑娘小小年纪居然能搬出那么一篇大道理来,实在不容易。”

小香笑道:“江湖无辈,有理在先,八个人抬不动一个理字。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年纪小,说说你,你不服气,可是我有道理在。”

谢先生冷笑道:“就算姑娘说的全是理,可是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追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