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27章 屠刀

作者:古龙

丁鹏不禁笑了,笑他的天真,在神剑山庄想藏起一件人家看中的东西,那也只有他这种年轻人才会自我安慰。

郭云龙却信心十足地道:“我藏剑的地方十分隐秘,他们绝对找不到的。我跳上一棵老梅树,找到一个桠叉,然后把剑齐柄插进去。谢小玉后来问了我三次,叫我把剑交出来,可见她还没有找到那柄剑。”

丁鹏倒是有点相信了,如果他把剑藏在这个地方,谢小玉很可能找不到。

不过他看着小香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柄剑还在原地的希望不大了,谢小玉在神剑山庄中遍布耳目,不会漏过郭云龙任何一个行动的。

但是他不愿意扫他的兴,笑笑道:“郭兄把那棵梅树所在告诉我,兄弟去为你找回来。”郭云龙道:“不,我要自己去取回来。”

丁鹏笑道:“郭兄,神剑山庄虽然在极力搜集《兵器谱》上的各种兵器,那只是为了好玩,这些兵器井没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她之所以不惜得罪郭兄,必然还有别的用意。”

郭云龙道:“我也这么想,只是她没有对我作进一步的要求,实在摸不透她的用意何在。”

丁鹏道:“不管她的用意何在,她的重点总是放在郭兄身上,郭兄何必又去自投罗网呢?”

郭云龙道:“这次我会小心的。”

丁鹏笑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郭兄,如果到时头上又撒下一片网来,你仍然是束手无策。”

郭云龙的脸上泛起一层忧色道:“是啊!那网子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十分坚韧又有弹性,包在身上,怎么挣也挣不脱,可是我必须要去取回那柄剑来。”

丁鹏道:“郭兄如果信得过,就交给兄弟来办。不出三天,兄弟一定将郭兄的家传铁剑取出来。”

郭云龙想了一下道:“好吧,我倒不在乎公开地拼斗,可实在怕他们动阴谋,而且对方是个女孩子,我也不好意思太过分,就麻烦兄台一下吧。对了,兄台的高姓大名我还没有请教呢,你看我多糊涂!”

丁鹏一笑道:“郭兄最好暂时别问,否则我们的朋友交不成,还得打上一架。”

郭云龙道:“这是怎么说呢?”

丁鹏道:“因为我就是郭兄第二个要挑战的人。”

郭云龙道:“不会。我我的第二个决斗对象是一个叫丁鹏的年轻刀手,他使的是一柄魔刀。”

丁鹏笑笑,拍拍身边的刀道:“是不是这一柄弯刀?”

郭云龙大声叫了起来道:“你……就是丁鹏?”

丁鹏笑道:“是的。郭兄挑斗的第一对象既是谢晓峰,第二个很可能就是兄弟了。”

郭云龙低声道:“完了!完了!”

丁鹏道:“郭兄有什么事放不开的?”

郭云龙叹了口气道:“我受了谢小玉的捉弄,自然不能去找谢晓峰决斗了,而我又受了你的好处,自然也不能找你决斗,我这趟江湖岂不是白来了?”

丁鹏笑笑道:“郭兄难道除了我们二人之外,竞没有第三个决斗的对象了吗?”

郭云龙傲然道:“放眼当世,除了你们两个人外,还有谁堪当英雄之称?郭某不去找英雄决斗,难道还去找竖子打架?”

这段话说得豪气四溢,但是丁鹏却只冷冷一笑道:“昔年上官金虹死后,金钱帮烟消云散了,但是令先祖郭嵩阳前辈死去后,嵩阳铁剑之名盛传不朽,可是在百晓生的《兵器谱》上,上官金虹的排名却在郭嵩阳之上。”

郭云龙低下了头,这是他无法否认的事实,只有一叹道:“真希望上官金虹还有儿子或传人留下,我好去找他们一决,证明嵩阳铁剑未必不如龙凤双环。”

丁鹏道:“郭兄怎么还在钻牛角尖呢?怎么不想想上官金虹技优于先祖,而今已经没有多少人能记住他了,而令先祖的英名却是无人不晓。可见英雄留名,绝不是以技胜的。”

郭云龙低下了头:“这个我知道。”

丁鹏道:“郭兄如果知道,就不会斤斤于未能找到有些人一决为憾了。初出江湖时,兄弟跟郭兄是同样想法,所以才找上神剑山庄,寻谢晓峰一决。”

郭云龙道:“听说你们那一战未分胜负?”

丁鹏一笑道:“可以这么说。我们那天事实上并没有过招。只是口头上谈了几句,觉得已经够了。”

“已经够了?”

“是的,已经够了。那天因为在藏剑庐中,谢大侠手中根本没有剑,但是我发觉他的造诣已臻化境,绝非人力所能企及的了。”

“连你手中的刀也不能?”

“不能。我的刀还是有形的,他却已经登无形之境,就像是大海边上汹涌的巨浪一般,浪来的时候,谁能凭一刀一剑将它阻住的?”

郭云龙没有开口。

不开口就是承认了对方的话正确。

丁鹏继续地道:“那种情形下,我也无法找他决斗了,因为我知道绝对胜不了他。”

“可是也有人说是丁兄胜过了他。”

丁鹏笑道:“也可以这么说,事实上每个人都可以这么说,因为他已经谢却名心,再也不会找人动手了。一个不跟人动手的人,谁都能胜得过他的。”

“如果有人要强迫他动手呢?”

丁鹏一笑道:“我相信他也绝不会还手的。”

“用剑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还手?”

丁鹏道,“没有人会用剑架在他脖子上,也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为什么?”

丁鹏想了一下才道:“郭兄见过庙中的泥塑如来金身吧,有的地方供的是千手如来佛像,其中有一只手是握着剑的,可是从没有一个人要去与他决斗。”

郭云龙笑道:“那是不一样的,如来是佛。”

丁鹏摇摇头:“没什么不一样,谢大侠给人的感觉就跟庙里的佛像一样。”

郭云龙愕然道:“他已经修为到那种境界了?”

丁鹏点头道:“是的,他已经到达了那种仙境了,尘世已无敌手,所以郭兄可以把他从名单上剔除掉了。”

郭云龙叹了一口气道:“事实上我已经没有什么名单了。我的名单上一共只有两个人,现在这两个人我都已不可能找他们一斗。”

丁鹏笑道:“郭兄是否准备回家去了?”

郭云龙道:“是的,不回家还有什么事好做?只是我在家中夸下了海口,却这样无声无息地回去,未免令人感到气沮而已。”

丁鹏想想道:“郭兄想回家,其实是最好的事,只是郭兄似乎还不甘寂寞。”

郭云龙大声道:“我还没有到谢晓峰的年龄,也没有到他那种修为,自然是平淡不下来的。”

丁鹏道:“不错,不错,郭兄应该有很多的事可以去做,嵩阳山庄很久都没有出过第二个嵩阳铁剑了。”

郭云龙一怔道:“丁兄这话是怎么说的?”

丁鹏一笑道:“没什么,郭兄的运气很好,出生在一个有名的剑木世家,走到哪儿,只要一提是郭家的后人,立刻就能受到极大的尊敬。”

郭云龙道:“我却不以为高兴。别人对我尊敬,是因为我是嵩阳后人,并不因为是郭云龙。我对先人的为人固然十分尊敬,也感到十分骄做,但是我并不希罕这种躲在先人余荫下的光荣。”

丁鹏道:“但是郭兄却并没有意思把郭云龙三个字创出去的打算。”

“怎么没有?我这次出来,挑斗谢晓峰跟丁兄,就是想自己闯一闯,现在……”

丁鹏摇头道:“郭兄如果真心发展自己,就根本不该抬出先人的名声。假如你不以为自己很特别,就该像普通人一样,从头干起,使一般人慢慢地认识你郭云龙,更进一步接受你。”

郭云龙沉思片刻后,脸上神色一震,容光焕发地道:“谢谢丁兄的指点,我决定从头做起,从此不提嵩阳山庄,只凭我郭云龙三个字闯。”

丁鹏一笑道:“没有用的。郭兄只要拿出你的兵器,别人立刻就会知道你是嵩阳后人。”

郭云龙笑道:“不会的。嵩阳铁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只不过剑柄上多了一个‘郭’字而已。那柄剑已经失落在神剑山庄内,我也不想要了。我只要换一口普通的长剑,谁也认不出我了。”

丁鹏笑道:“这倒不错,郭兄又准备从何开始呢?”

郭云龙想想道:“我想找一些略有名气的剑手们先切磋一下,等自己稍微有点名气后,再去找那些名家们挑战,直等把他们都击败了……”

丁鹏“哼”了一声道:“那充其量只能成为一个有名的剑手而已,纵然你能击败所有的人,成为一个绝顶的剑手,也不会超过令先祖的盛名,因为嵩阳铁剑四个字,是以侠义忠烈而传的。”

“那我也找一些侠义的事情做做。”

丁鹏笑道:“那只是杀几个剪径的毛贼、除几个恶霸而已,也不见得能造就多大的盛名。”

郭云龙惑然了,问道:“那要如何才能算是惊天动地的不朽的盛举呢?”

丁鹏一笑道:“那就很难说了,但至少要介人一件能震动武林的大事件,在其中有所表现。我相信以郭兄的聪明,只要事事留心,不难会发现这种机会的。”

郭云龙想了一下,终于一拱手道:“多承指教,兄弟要告辞了。援手之恩,他日再报,希望有机会我也能救你一次。”

说完转身大踏步走了。

丁鹏看他去的方向是神剑山庄,忍不住叫道:“郭兄,你定错方向了!”

郭云龙头也不回地道:“没有错。”

丁鹏道:“错了,你不能这样子去,至少要找个地方先买一柄剑再去。”

郭云龙闻言略顿了一顿,终于走回头,但是他只是经过而已,擦过他们身边时,向他们笑了一笑,又撒开大步走了。

“郭家的子弟毕竟不凡,公子只是稍加指点,他就明白了。”小香望着郭云龙的背影,开心地说着。

丁鹏也很高兴地道:“他总算没使我失望,没有浪费我的力气,把他从神剑山庄里背出来。”

“他还会回到神剑山庄去吗?”

“那是一定的。他已经听懂了我的话,要想成就惊人的事业,神剑山庄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能揭开神剑山庄的秘密,就足以震动武林了。”

“他会成功吗?”

“很难说,不过他再次去的时候,一定不会像第一次那么莽撞,那么容易上当了。”

“人总是要吃过亏后,才会变得聪明的。”小香老气横秋他说着。

丁鹏一笑道:“小香,你的年纪还轻,别说话像个老太婆似的。”

小香朝他嫣然一笑,脸上又充满了可爱的稚气。

阿古驾着车子,丁鹏坐在车里,一只手抱着他的弯刀,另一只手却抚着小香的头发。

小香坐在铺着地毯的车板上,身子伏在丁鹏的膝盖上,像是一只柔顺的小猫。

车子驶向神剑山庄。

老远地,还没有到码头,神剑山庄已经像一个被捣翻了马蜂窝那样地乱起来了。

在密室中,谢小玉、金狮两人愁眉相对,听着外面的人在嗡嗡地乱着,浑然无计。

谢小玉恨恨地用拳头一击掌心道:“好不容易把此地建得像个样子,却要我就此放弃,实在不甘心!”

金狮也叹了口气:“姑娘,这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们惹上了这个魔王呢!”

谢小玉道:“金怕伯,我们不能拼一下吗?”

金狮摇摇头:“不能,那天我们都看见他跟银龙交手的。那破天的一刀之威,没有人能挡得住。”

谢小玉道:“金伯怕,你怎么能容许这个人存在的?听说他遇见青青的那一天,你也在场的。”

金狮苦笑道:“是的,那天我好容易找到了老鬼的踪迹,恰巧就遇见了他们。”

“那时你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金狮一叹道:“那时我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没想到这小子在一两年中竟有这么大的进展!”

谢小玉叹道:“一个人在一两年中,武功能精进到这个程度,那是可能的吗?”

金狮沉思良久才道:“一般说来绝无可能,不过魔教的移玉大法,可以把一个人的功力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使对方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高手。”

谢小玉道:“丁鹏的武功就是如此造就的?”

金狮道:“舍此别无他途。”

谢小玉道:“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种功夫?”

金狮道:“在魔教中,只有教主才修习过这种功夫。”

谢小玉道:“那么丁鹏的武功,是得自老鬼的转注了?”

金狮道:“是的,只有他能把功力转注给人。这是教中为培植下一代教主而特设的一种功夫,使新教主能在短时间内成为绝世高手而君临天下。”

谢小玉道:“那么老鬼是选定丁鹏作为他的传人?”

金狮想了一下道:“看来不像,因为他并没有把魔教中的一切告诉丁鹏。”

谢小玉道:“那么将来又如何继统呢?”

金狮道:“看来老鬼是打算及此而终,不把魔教延续下去了。”

谢小玉沉声道:“他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屠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