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02章 棋高一筹

作者:古龙

一个洞,一条绳子,一根树枝,就把一个苦练了十三年武功的人吊了起来。

丁鹏真恨自已,为什么这样不小心,这样不争气,这样没用!

其实这个洞,这根绳子,这根树枝的方位、距离和力量都像是经过精密的计算,不但要一个超级的头脑,还得加上多年的经验,才能计算得这样精确。

那红袍老人的脑袋比别人大得多,满头白发如银,脸色却红润如婴儿,身材也长得像个胖孩子。

另外—个老人却又轻又瘦,脸上阴沉沉的,黑布长袍,看来就像是个风干了的无花果。

两个人全神贯注,每下一个子都考虑很久。

日色渐渐升高,又渐渐西落,正午早已过去。如果没有这件事,丁鹏现在应该已击败了柳若松,已名动江湖。

可惜现在他却还是被吊在树上。

他们的棋要下到什么时候为止?难道他们正准备想法对付他?

那阴沉的黑炮老人,下棋也同样阴沉,手里拈着一颗子,又考虑了很久,轻轻地,馒慢地,落在棋盘上。

红袍老人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这一着棋,汗珠子一粒粒从头上冒了出来。

无论谁看贝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局棋他已经输定了。

这局棋他下大意了些,这局棋他分了心,这局棋他故意让了一着。

输棋的人,总是会找出很多理由为自己解释的,绝不肯认输。

他当然还要再下一盘。

可惜那黑袍老人已经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红袍老人跳起来大叫,大叫着追了过去。

"你不能走!我们一定还得下一盘。"两个人一个在前走,一个在后面追,好像并没有施展什么轻功身法,走得也并不太快,可是眨田间两个人却巳连影于都看不见了。

对面树上那只穿红衣裳的小猴子,居然也已踪影不见。

天色渐黑,他们居然就好像一去不返,好像根本不知道还有个人吊在这里。

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丁鹏一眼。

荒山寂寂,夜色渐临,当然绝不会有别的人到这里来。

一个人吊在这种地方,吊上七八天也未必会有人来把他救出来。

就连活活地被吊死也不稀罕。

丁鹏真的急了。

不但急,而且又冷又饿,而且脑袋发慌,四肢发麻。

他忽然发现自已简直是头猪,天下最笨的一头猪,天下最倒霉的一头猪。

连他自已都不知道自已怎么倒霉的。

到现在为止,他连那女孩的贵姓大名都不知道,又把自己唯一的一件衣服给了她,全部财产也都被她吃下肚子,而且还为了她,被人像死鱼般吊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吊到什么时候为止。

他简直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已七八十个耳光,再大哭一场。

想不到就在这时候,绳子居然断了。他从中空中跌下来,虽然跌得不轻,可是刚才被撞得闭住了的穴道也已解开了。

达些事难道也是别人计算好的?

他们只不过想要他吃点苦头而已,并不想把他活活吊死。

但是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子修理他?

他没有想,也想不通。

现在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嘴里的烂泥掏出来。

第二件要做的事,就是赶快回到刚才那地方去,找那女孩子问清楚,可惜那女孩子已经走了,把他唯一的那摔衣服也走了。

从分手后,他很可能再也见不到她,当然也不会再见到那位穿红抱的老头子。

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可能他这一辈子都没法弄清楚。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赤着上身,空着肚子,带着一嘴臭气和一肚子怨气,赶到万松山庄去赔罪。

现在去虽然已有些迟,但是迟到总比不到好。

如果别人问他为什么迟到,他还得编个故事去解释。

因为他若说真话,别人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万松山庄的气派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大,连开门的门房都穿着很体面的缎子花袍。

知道他就是“丁鹏少侠”之后,这门房就对他很客气,非常客气,眼睛绝不向他没有穿衣服的身子看一眼,更不去看他脸上的泥。

大人物的门房,通常都是很有礼貌、很懂得规矩的人。

但是这种规矩,这种礼貌,却实在让人受不了。

他被带进厅里,那门房彬彬有礼地说:“丁少爷来得实在太早了,今天还是十五,还没有到十六,我们庄主和庄上请来的那些朋友,本来应该在这里等了少爷来的。就算等上个三天五天,实在也算不了什么。”

丁鹏的脸有点红了,哆嗦地说道:“我本来早就……”

他已经编好一个故事,这位很有礼貌的门房并不想听,很抉地接着道:"只可惜我们庄主今天恰巧有点事一定要赶到城里去。"他在笑,笑得非常有礼貌:“我们庄主再三吩咐我,一定要请丁少爷恕罪,因为他只等了三个时辰就有事出去了。”

丁鹏征住。

他不能怪柳若松,无论等什么人,等了三个多时辰,都已经不能算少。

可是他怎么办?

现在他身上已经只剩下一个铜钱,身上选一件衣服都没得穿,肚子又饿得要命。

他能到哪里去?

门房对他已是非常客气,却绝对没有请他进去坐坐的意思。

丁鹏终于忍不住道:“我能够在这里等他回来吗?”

门房笑道:"丁少爷如果要在这里等,当然也可以!"丁鹏松了口气,然而这门房又已接苗道:"但是我们都不敢让丁少爷留下来。

他还在笑:“因为庄主这一出去,至少要在外面耽上二三十天,我们怎敢让丁少爷在这里等上二三十天?"丁鹏的心又沉了下去。门房又道:"但是庄主也关照过,下个月十五之前一定会回来,那时候他就没事了,就是等个三五天也没关系。"丁鹏忍住气,道:“好,我下个月十五再来,正午之前一定来。"门房笑道:"我说过,庄主那天没事,丁少爷晚点来也没关系。"他笑得还是很客气,说得更客气。丁鹏却已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他实在不想再看这个又客气又懂规矩的人那张笑脸。他实在受不了。他发誓,有朝一日成名得志,他一定要再回来,让这门房也看看他的笑脸。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他实在笑不出,他还不知道这一个月应该怎么过。不皆怎么样,他还有一个铜钱。一个铜钱还可去买个硬饼,多喝点冷水,还可以塞饱肚子。可是等他想到把最后一文钱拿出来时,才发现连这文钱都不见了。是不是刚才他被吊起来的时候,从袋子里漏下去的?不对。他忽然想起,他并没有把那文钱放进钱袋里。买了牛肉后,他就把剩下的这文钱摆在他衣袋上的一个小口袋里。现在衣服已经被那女孩子穿走了,他最后一文钱当然也被带走了。他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丁鹏忽然笑了,大笑,几乎连眼泪都笑了出来。夜,夏夜。月夜。明月高照,繁星满天,月光下的泉水就像是一条锦缎的带子,晚风中充满了花香、树叶的清香和一阵阵从远山传来的芬芳。月夜本来就是美丽的,最美的当然还是那一轮明月。圆月丁鹏却希望这个圆圆的月亮是个圆圆的烧拼。他并不是完全不懂风雅,可是一个人肚子太饿的时候,就会忘记风雅这两个字了。这里就是他上次遇到那个女孩子的地方,他回到达里来,只因为他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凭他的本事,耍去偷去抢,都一定狠容易得手。但是他绝不能做这种事,他绝不能让自已留下一个永远洗不掉的污点。他一定要从正途中出人头地。那文钱会不会从衣服里掉了出来?如果掉在这里,说不定还能找得到。他没有找到那文钱,却找到了一粒花生米。他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把一粒花生米分成两半,正准备一半一半地慢慢嚼碎。想不到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个女孩子就像是被猎人追逐着的羚羊般蹿了过来,把他手里这最后一粒花生米也抢掉了。但是这次丁鹏并没有觉得自已倒霉,反而高兴得跳了起求,"是你!”

达个害人不浅的女孩子居然又来了。

丁鹏实在想不到还能看见她,在月光下看来,她好像比早上更美。

虽然他们只不过是第二次相见,但是丁鹏看见她,却好像看到一个很亲近的朋友。

这女孩子也显得很愉快,用力拉住了丁鹏的手,就好像生怕他会忽然溜走。

"我本来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

边句话正是两个人心里都想说的,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

两个人都笑了。

丁鹏也用力握住她的手,好像也生伯她会忽然溜走。

她却望着他,道:"刚才我一直在提醒自已,这次如果见到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

丁鹏道:"什么事?”

她嫣然道,“记住问你的名字。”

丁鹏又笑了,他刚才也—直在提醒自已,这次一定要问她的名字。

她的名字叫可笑。

"你是说可笑?""嗯!""可以的可,笑话的笑?""嗯!"丁鹏忍注笑,道:"这个名字真奇怪。"可笑道:“不但奇怪,而且可笑,再加上我的姓更可笑。"丁鹏道""你姓什么?"可笑道:"姓李。”

她叹了口气:"一个人的名字居然叫李可笑,你说可笑不可笑?"丁鹏居然还能忍住没有笑。

可笑道:“我真想不通,我爸爸怎么去替我取这么样一个名字的?”

丁鹏道:"其实这名字也没什么不好。”

可笑道:"但是从小就有人问我"‘李可笑,你有什么可笑?’我一听见别人问我这句话,我的头就大了,哪里还笑得出?"丁鹏终于忍不住大笑。

可笑自已也笑了。

这一天所有倒霉的事,一笑就全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只可惜另外还有些事是忘不了的,就算忘记了一下子,也祖快就会想起来。

譬如说:饿!

笑是填不饱肚子的,也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

可笑一直还有问题。

她身上还是穿着丁鹏的那件衣服,那件并不能把她身材完全盖住的衣服。

月光照在她衣服盖不住的那些地方,使得她看来更动人。

丁鹏自己的问题更多。

但是也不如道为了什么,现在他最关心的并不是自已,面是她。

可笑道:"我知道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你去找那个穿红衣裳的老头子?为什么没有在这里等你?这半天到什么地方去了?"丁鹏承认。

可笑道:“但是你最好不要问。”

丁鹏道:"为什么?"可笑道:“因为你就算问我,我也不会说的。"她又拉起了他的手"”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一个人知道的事越多,烦恼也就越多,我不想给你再添烦恼。"她的手柔软而光滑,她的眼波温柔而诚恳。

丁鹏虽从未接近过女人,劫也看得出她对他是真心的。对丁鹏来说,这已足够。

他也握住了她的手,道:"我听位的话,你不说,我就不问。"可笑嫣然—笑,道:"但是我还是要你去替我做一件事。"丁鹏道:“什么事?’可笑道:"沿着这条溪水往下走,有座屋顶上铺着绿瓦的小楼。"丁鹏道:"你要我到那里去?”

可笑道:"我要你现在就去。”

丁鹏道:“然后呢?”

可笑道:"你到了那里之后,就会有人带你去见那里的主人,他说的话你一定耍听,他要你做的事你一定更做。”

她注视着他,"你一定要信任我,我绝不会害体的。"丁鹏道:“我相信。"可笑道:"你去不去?"不去,当然不去,绝不能去。上次他为她去做件事,已经吃足了苦,受够了罪。这砍的事说来更荒谬,他怎么能去!可借他偏偏又去了。上次是"沿着溪水往上走”,这次是“往下走";上次是个"穿红衫的老头子",这次是座"铺绿瓦的小楼”。

上沈他被人像死鱼般吊起来,吃了一嘴臭泥,这砍他会碰到什么事?

这次他会不会比上次更倒霉?

他已经看见那小搂了。

月光下的小楼,看来宁静而和平,谁也看不出那里面会有什么样的陷阱。,小楼里没有陷井,只有柔和的灯光、华丽的陈设、精美的家具。

如果你一定要说这地方有陷阱,那陷阱也一定是个温柔陷阱。

一个人能够死在温柔的陷阱里,至少总比被人吊死在树上好。

开门的是个梳着条乌油油大辫子的小姑娘,很会笑,笑起来两个酒涡好深。

三更半夜,忽然有个没穿衣服的陌生大男人来敲门,丁鹏以为她一定会害怕、吃惊的。

想不到她连一点惊惶的样子都没有,只是吃吃地笑,好像早就知道会有达么样一个没穿衣服的大男人要来了:"你找谁?”

“我找这里的主人。”

“我带你去。”她不但答应得痛快,而且拉起了丁鹏的手就走,好像跟丁鹏已经是老朋友。

主人在楼上。

楼上的屋子更华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棋高一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