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31章 神刀传人

作者:古龙

当铜驼出现在丁鹏与青青面前时,的确使他们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铜驼居然脱掉了他终年不离身的铜甲,拘偻着腰,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完全不是他昔年威武之状,甚至连身材都好像矮了很多。

最吃惊的是青青,她知道若非有了很大的变故,铜驼是绝不会离开他的主人的。

可是她居然很沉着,在接受铜驼的问候之后,还是很从容地问道:“铜叔叔,是爷爷叫你来的?”

铜驼点点头。青青再问道:“你准备耽多久?”

铜驼略一迟疑才道:“主人吩咐属下来侍奉丁公子与小姐,不必回去了。”

青青的脸色一黯,她当然明白只有在一个情形下铜驼才不必回去了。她万分不情愿地要证实这个消息,但仍然忍不住问道:“爷爷可是大道已成了?”

铜驼擦擦眼泪道:“是的,主人大道已成,脱体飞升了。”

丁鹏忍不住问道:“青青,你们在说些什么?”

青青道:“这是道家修炼的境界……”

丁鹏道:“我知道,脱体飞升是道家羽化登仙的境界,爷爷是否已经成仙了?”

青青哽咽地道:“是的。爷爷九转功成,已经由狐道而转入仙道了。”

丁鹏神色也是一黯道:“丹成飞升,这是件值得庆幸的事,你们又何必如此难过呢?”

青青强颜为笑道:“是的,爷,这应该是件值得庆幸的事。灵狐得道成正果的不多,爷爷总算是熬出头了,只不过从此仙凡路隔,再见无路了。”

丁鹏忽然转向铜驼道:“铜前辈……”

铜驼连忙道:“属下不敢当此称呼……”

丁鹏道:“我这儿既非什么门派,我也没参加什么帮会,你这属下两个字也用不上。”

铜驼道:“老奴是奉命来侍候公子的,公子就以铜驼的本名为称呼好了。”

丁鹏想了一下道:“好吧!铜驼,我知道你是个很拘谨的人,因此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我想问你一句话。”

铜驼道:“请公子吩咐。”

“铜驼,你先考虑好,我的问话一定要听确实的答案。你如果不知道,就回答不知道,但若是知道的就不许隐瞒。”

铜驼不禁有些迟疑,望着青青。青青鼓励他道:“铜叔,爷对您很敬重,不会使你为难的。”

铜驼道:“是,老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丁鹏点点头道:“好!我听说在遮马谷口,五大门派的高手联合伏击,杀死了很多人。你知道这件事吗?”

铜驼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低声道:“老奴知道。”

“那些被杀的人,跟你的关系很深吗?”

铜驼诧然地望着他,半晌后才道:“亲如兄弟,情同家人。”

丁鹏点了一下头,然后又道:“我听说天狐修炼必须要经过兵解才能够脱体飞升,若是经由雷火天劫,就会形神俱灭了。”

铜驼有点莫知所借地道:“是的,是这样的。”

丁鹏道:“那么老爷子是经由兵解的了?”

铜驼只有点头道:“是的。”

丁鹏的声音突转凌厉道:“谁?是谁下的手?”

铜驼略顿一顿才道:“是老奴。”

这个答案不仅使丁鹏感到很意外,连青青也难以相信,道:“铜叔,怎么会是你呢?”

铜驼跪了下去,哀声道:“的确是老奴,因为那时天劫将临,老奴只有下手帮助老主人兵解升天。”

丁鹏道:“好!我相信这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形下,你才会如此做的。”

铜驼情不自禁地道:“是的,老主人神威盖世,谁也无法使他老人家折败的……”

这样一说,他口中的那位老主人就不像是升天的炼狐了,但是丁鹏却好像是没有注意这一点,轻轻一叹道:“这就好。我得到的消息却是说他老人家死于柳若松之手,这不但使我难以相信,更使我万分内疚。”

铜驼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公子,您怎么知道的,这是谁告诉您的?”

丁鹏接道:“我知道柳若松绝不是个安分的人,也绝不会乖乖地投在我的门下,所以我虽然饶过了他,却也没有放松过对他的注意,整天都有个人盯住他。那人知道他到过遮马谷,也看到了遮马谷外的厮杀……”

铜驼愕然道:“原来公子一切都知道了。”

丁鹏一笑道:“是的,我只是派了一个人盯紫柳若松,却知道了天下绝大的秘密。”

青青忍不住道:“那是什么人,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他还知道什么?”

丁鹏道:“这个人的武功不高,但是他的轻功与盯梢的本事却是天下第一。我给了他三千两金子,托他在三年之内盯紧柳若松,把他的一举一动都告诉我,结果那个人就告诉了我这么一件大消息。”

顿了一顿,青青道:“爷,看来你一切都知道了。”

丁鹏道:“是的,当我重人江湖,以手中一柄神刀震惊天下时,我就知道你不是天狐,因为天狐只是人们的想象,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回事。”

青青道:“在北方,狐仙之说非常灵异,而且相信为人也很多,传说狐仙显灵的事也很多。”

丁鹏笑道:“的确,柳若松在前一阵日子也确信不疑,因为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事,已经是超越了人的能力范围,只有神迹两个字才能解释,可是我却知道一切都是人为的,所谓神通,不过是银子的法力而已,只要有钱,买通他家里几个人,不难做到使他家中鸡飞狗跳,疑神见鬼……”

“那时你已知道我不是狐了?”

了鹏笑道:“不错。你若真的是狐,你可以运用法术做到那些的,用不到再浪费银子去买通人捣鬼了。”

青青笑笑道:“我也知道那个谎言说得并不高明,你迟早会拆穿的,只是没有想到那么早就被你拆穿了。”

丁鹏一叹道:“我虽然早已知道了你伪装炼狐的秘密,但是我却希望你是真的狐……”

“为什么?难道你喜欢娶一个狐妻吗?”

“那倒不是。你若是狐,我们就可以找一个地方,远避人世修炼去了。”

青青道:“现在也可以,我们仍然可以找一个隐僻的地方,远离这个尘世。我当初托言为狐,本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丁鹏摇摇头道:“现在不可以,太迟了。”

“为什么?”

“因为你爷爷把他的刀传给了我,把他的刀法也传给了我……”

青青连忙道:“爷,你误会了爷爷的意思。他把刀法传给你,只是因为你的资质绝佳,可以发挥那套刀法的精辟所在;把刀传给你,是因为必须此刀才能发挥得刀法的精要,并没有别的意思与要求。”

丁鹏一笑道:“我知道。”

“因此你并不需要为他做什么。”

丁鹏道:“我也知道,可是别人却不这么想,他们认识这柄刀,也认识这套刀法。”

“别人是谁?”

丁鹏道:“以前是金狮、银龙、铁燕以及五大门派的人,他们认为我是你爷爷的传人……”

“这个,你可以加以说明……”

“青青,你别傻了,谁会相信我的解释?最好的说明就是挥出一刀,而一刀挥出后也不必说明了。”

青青默然片刻才道:“爷,你已经知道我们的出身了?”

丁鹏点点头道:“是的。虽然我以前江湖阅历太少,不知有魔教的盛名,但是现在也该知道了。”

“你对魔教的看法如何呢?”

丁鹏道:“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

“自然不知道。我出道时,魔教已经停止活动了。虽然别人说魔教作恶多端,但是我只看见魔教的弟子受人迫害;虽然别人说魔教中人全是心地邪恶、手段狠辣之徒,但是我所接触到的人,却都是忠心耿耿心地善良的……”

铜驼万分感动地道:“谢谢你,公子,谢谢你。”

丁鹏默然片刻才道:“老爷子把他的刀法传给了我,把他的刀传给了我,只因为我是他的孙女婿。”

铜驼道:“是的!主人在仙去前还一再声明,公子与魔教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主人早已把小姐也从教中除名,现在连老奴也都除了名,不算是魔教中人了。”

丁鹏道:“但教主是我的祖岳,多多少少和我还是有点关系的。”

“主人却只希望公子使那套刀法与那柄神刀得以不朽,此外就别无所求了。”

“他虽对我别无所求,我却不能不做点事。”

“公子要做什么?”

“我还要弄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呢?”

“谢小玉跟魔教的关系。她虽是谢晓峰的女儿,但是她有很多手下,包括以前叛教的长老金狮、银龙在内,都听她的指使,无疑的,她跟魔教是有密切关系的。”

铜驼沉吟良久才道:“她是谢大侠与天美宫主的女儿。至于谢大侠与天美宫主如何结合的,老奴就不清楚了。”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好了。”

“是的,那是很长的一段故事了,天美宫主原名孙杏雨……”

“刀上所刻的‘小搂一夜听春雨’就是指的她了?”

“是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又是绵绵春雨的季节。

铜驼来到丁家已经三年了。

这三年过得很平静,但也有一些很值得庆幸的事,最重要的一件就是青青生了两个儿子。

一对白白胖胖的双生子,现在已经是一岁。

在满周岁的那一天,丁府热闹极了。各地的江湖人,有名的或是不太知名的,都前来祝贺。

丁鹏居然一反以前偶做的常态,很和气地出现在那些人面前,谢谢大家的祝贺。

席问,有一个很通俗的仪式——抓周。

那就是把很多具有代表性的东西放在一个盘子里,让那两位小宝贝去抓。

一岁的小孩子自然不懂得什么选择,只是随着自己兴趣随意去抓。

抓上的第一件物品,据说可以预卜这孩子的将来。

如果他抓的是一把金算盘,他将是个成功的商人。

如果他抓的是一颗官印,将来就一定会是个大官。

《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在抓周时首先抓起的是一盒胭脂,因而才换来一生的情牵孽缠。

两个小家伙抱出来了,又白又胖,十分天真,嘻嘻哈哈的,一点也不怕生。

抓周的盘子也端上来了,里面放了很多的经过大人精选的东西,但是有一件却是大家感到十分诧异的。

那是一柄连鞘的刀,黑黑的刀。

是丁鹏那一柄威震天下的神刀,刀上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诗句,一把令天下人怵目惊心的刀。

刀放在盘子里,犹自透出逼人的杀气。

兄弟俩在盘子前看了一阵,然后不约而同地同时伸手去抓那柄刀。

盘子里放着那么多的好玩东西,他们都不屑一顾,却同时看中了那柄刀。

老大抓住了刀柄,老二抓住了刀鞘。两下一争,锵然一声,刀脱鞘而出,刀抓在老大的手中。

四周的客人“啊”的一声惊呼。

只有丁鹏笑嘻嘻地道:“很好,你们倒很识货,而且也作了最好的选择。”

他走上前,从老大手中取下了刀,顺手在孩子的两肩点了两指。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青青吓白了脸,连忙出来,抱起了孩子,可是孩子的双手已软绵绵地垂了下来。她急声问道:“爷,你这是做什么?”

丁鹏道:“没什么。我只点残了他双手的筋络,绝不会影响到他的发育,只是他这一辈子都不能练武了。”

青青哽咽着道:“爷,孩子还小,他不懂什么,你就是不让他练武。也不必如此呀。”

丁鹏道:“我并不反对孩子练武,但他选的是一柄没有鞘的刀,锋锐不藏,是乃必凶,所以他不能继承这把刀,刀是老二的。”

青青一向都是柔顺的妻子,这时候,她对丁鹏的态度更尊敬了,肃然道:“爷说得是。”

丁鹏把刀归回鞘中,然后道:“铜驼。”

铜驼手中抱着老二,恭敬地道:“老奴在。”

丁鹏道:“昨天有人才找你,是不是你要走了?”

铜驼嗫嚅地道:“那只是……只是……”

丁鹏道:“没关系。我知道是老夫人派人来找你,她那儿的弟子已经学成了,要你去帮忙。”

铜驼见他说出来了,只得道:“老夫人带了一批新出道的弟子,人手不足,要老奴去帮她一下,但老奴因为未得公子允准……”

丁鹏道:“好,我这儿也没事,你就去吧。”

“谢谢公子。”

丁鹏道:“别谢我,还有事情要麻烦你呢。你把这柄刀带去,也把老二带去。他是青青的骨肉,应该有资格继承老爷子的事业,我想老夫人也不会反对的。”

铜驼不知所以。丁鹏又道:“这件事我虽然决定得太鲁莽,但是老爷子再也没有后人了,而且魔教的神刀也在我手中,我大概也可以作一半主的。从现在开始,这孩子就是魔教这一代的教主了。他在十八岁之前,由老夫人跟你监护教养,十八岁之后,由他正式继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神刀传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