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05章 又是圆月

作者:古龙

七月十五,晴。

月夜,圆月。

丁鹏绝对信任青青。

如果青青说,有种酒无论酒量多好的人喝下去都非醉不可,他就绝对相信,无论谁喝下这种酒都非醉不可。

他相信这八个沉默而忠心的老人一定会醉,他们果然醉了。

可是他实在没想到第一个醉的,竟是青青的祖母。

今天她看来也有心事,心事比谁都重,所以她也跟他们一起喝,喝得比谁都快,比谁都多。

所以她先醉了。

他们却还在喝,你一杯我一碗,一句话都不说,不停地喝。

他们好像决心要喝醉才停。

这样子喝法,就算他们喝的不是这种酒,也一样非醉不可。

现在他们都已醉了。

小搂旁地这间虽然比宫殿小些、布置得却比宫殿更华丽的花厅,已经只剩下两个清醒的人。

这山谷里也已经只有他们两个清醒。

丁鹏看看青青,青青看看丁鹏,丁鹏的眼睛里充满喜悦和兴奋。

青青眼睛里的表情却很复杂。

这里是她的家,她已在这里生了根,这里都是她的亲人。

现在她要走了,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去,永远不会再回来,也不能再回来。

她的心然很乱。

她当然不能像丁鹏这样说走就走。

丁鹏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一定不舍得离开这里。”

青青勉强笑了笑,道:“我的确有点舍不得离开这地方,可是我更舍不得离开你。”

丁鹏当然不会劝她留下来。

就算他本来有这意思,也不会说出口。

青青凝视着他,道:“你是不是真的愿意带我走?”

丁鹏道:“当然是真的。”

青青道:“如果你改变了主意,现在还来得及,我可以让你一个人走。”

丁鹏道:“我说过,我到哪里去,你就到哪里去,有我就有你!”

青青道:“你不后悔?”

丁鹏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青青终于笑了,她的笑容虽然带着离愁,却又充满柔情蜜意。

一个女性,所要求的就是这么样一个可以终生倚靠、终生厮守的人。

无论她是女人还是女狐,都是一样的。

可是临走之前,她还是忍不住要去看看她那虽然严厉、却又慈祥的老奶奶。

她忍不住跪下来,在她那布满皱纹的脸上亲了亲。

这一别很可能就已成永诀, 连丁鹏心里仿佛都有点酸酸的, 却又忍不住道:“如果我们要走,最好还是快走,免得他们醒来……”

青青道:“他们绝不会醒。”

她站起来,道:“这酒是用我爷爷的秘方酿成的,就算神仙喝下去,也得要过六个时辰之后才会醒。”

丁鹏松了口气,道:“如果有六个时辰就够了。”

他的话刚说完,忽然听见一个人大笑道:“不错,六个时辰已经足够了。”

人人都会笑。

天天都有人在笑,处处都有人在笑。

可是丁鹏却从来没有听见过这样的笑声,他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到过世上会有这样的笑声。

笑声高亢而宏亮,就像是几千几百个人同时在笑。

笑声忽然在东忽然在西,就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人在笑。

但这类声却又偏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绝对只有一个人。

因为丁鹏已经看见了这个人。

一个极瘦、极黑、看来就像是个风干黑枣的黑袍老人。

门口本来没有人,绝对没有人。

可是这黑袍老人此刻却偏偏就站在门口。

丁鹏既不是瞎子,眼睛也不花,却偏偏没有看见这老人是几时出现的,更没有看见他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

忽然间,他就已经站在那里。

他的笑声还没有停,桌上的杯盘碗盏都被震得“叮叮”地响,有些竟已被震碎。

丁鹏不但耳朵被震得发麻,连头脑都似已将被震裂。

只要能让这老人的笑声停止,无论叫他干什么,他都愿意。

他从未想到一个人的笑声竟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力。

青青的脸色苍白,眼睛里也充满惊惧,忽然道:“你笑什么?”

她的声音虽尖细,却像是一根针,从笑声中穿了出去。

黑袍老人大笑道:“这八条小狐狸都有两手,这条母狐狸更不是省油的灯,我要一个个把他们全都摆平还不太容易,想不到居然有人先替我把他们摆平了,倒省了我不少事。”

青青的脸色变了,厉声道:“你是谁?想来于什么?”

黑袍老人的笑声终于停止,冷冷道:“我要来剥你们的狐皮,替我的孙子做件外衣。”

青青冷笑,忽然出手,拔出了丁鹏斜插在腰带上的弯刀。

青青的刀光,弯弯的,开始时仿佛一钩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

丁鹏知道这一刀的威力,他相信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接得住这一刀。

可惜他错了。

老人的长袖卷出,就像是一朵乌云,忽然间就已将这道飞虹卷住。

青青凌空翻身,被震得飞出了三丈,落下时身子己站不稳。

黑袍老人冷笑道:“就凭你这小狐狸的这点道行,还差得远。”

青青脸色惨变,一步步向后退。后面还有道门。

黑袍老人冷冷道:“你是不是想去找那老狐狸来?你难道忘了,七月十五,月圆子正,阴阳交泰,正是他练功最吃紧的时候,就算我当着他的面剥你的皮,他也不敢动的,否则只要一走火入魔,就万劫不复了。”

青青没有忘,她的脸已全无血色。

她知道他们已逃不过这一劫。

黑袍老人忽然转身盯着丁鹏道:“你是人,不是狐。”

丁硼不能否认。

黑袍老人道:“我只杀狐,不杀人。”

他挥了挥手:“你走吧,最好快走,莫等我改变了主意。”

丁鹏怔住,他实在想不别这老人居然肯放过他。

他是人,不是狐,这是狐劫,中来就跟他没什么关系。

现在他还年轻,他学会的武功已足够纵横江湖、傲视武林。

只要他能回到人间去,立刻就能够扬眉吐气、出人头地。

现在这老人既然已放过他,他当然要走的。

黑抱老人冷冷道:“你为什么还不走?你是不是也想陪他们一起死?”

丁鹏忽然大声道:“是的!”

他忽然一个箭步蹿过去,挡在青青面前:“如果你要杀她,就得先杀了我。”

青青整个人都已软了,因为她整个人都仿佛已溶化,和丁田溶为一体。

她看着他,也不知是要哭还是要笑?

她的心里充满了喜悦、惊奇、感激,还有一份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她的眼泪又流下:“你真的愿意跟我死在一起?”

“我说过,有我就有你,不管你到哪里去,我都陪着你。”

黑袍老人道:“你真的要陪她死?”

丁鹏道:“真的!”

黑袍老人冷笑道:“你要死还不容易!”

丁鹏道:“只怕也不太容易。”

他扑了过去,用尽所有的力量,向这黑袍老人扑了过去。

他已不是四年前的丁鹏。

他的身法轻妙神奇,他的出手准确迅速,他的武功已绝不在武林中任何一位名家之下。

这老人无论是人是鬼是狐,要杀他都绝不是件容易事。

可惜他又错了。

他的身子刚扑起,就看见一朵乌云迎面飞来。他想闪避,却闪不开。

然后他就又落入了黑暗中,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永无止境。

黑暗中忽然有了光,月光,圆月。

丁鹏睁开眼,就看见了一轮冰盘般的圆月,也看见了青青那双比月光更温柔的眼睛。

无论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都不会有第三双这么温柔的眼睛。

青青还在他身畔。

无论他是死是活,无论他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青青都仍然在他身畔。

青青的眼睛里还有泪光。

这眼睛,这圆月,这情景,都几乎和丁鹏上次死在那金袍金胡子的矮老人剑下后,又醒过来时完全一样。

可是上次他并没有死。

这次呢?

这次他也没有死。非但他没有死,青青也没有死,那个可怕的黑袍老人为什么放过了他们?

是不是因为他们的真情、他们的痴?

丁鹏道:“我真的没有死?”

青青道:“我还活着,你怎么会死?你若死了,我怎么会活着?”

她的眼中含着泪,却是欢喜的泪:“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们就不会死,我们生生世世都会在一起。,丁鹏道:“可是我想不通!”

青青道:“什么事你想不通?”

丁鹏道:“我想不通那个穿着黑袍子的老怪物怎么会放过我们?”

青青笑了。她的笑脸上闪动着泪光,泪光中映着她的笑靥,道:“因为那个老怪物,并不是个真的老怪物。”

丁鹏道:“他是谁?”

青青道:“他就是我的爷爷。”

丁鹏更想不通了。

青青道:“我爷爷知道你迟早一定是会想走的,我们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所以他和我奶奶打了个赌。”

丁鹏道:“他们赌什么?”

青青道:“如果你真的对我好,如果你还肯为我死,他就让我们走。”

她没有说下去,也不必再说下去。

那件事只不过是个考验,考验丁鹏是不是真的对青青有真情。

如果丁鹏在危难中抛下了她,那么丁鹏现在无疑已是个死人。

青青握住了他的手。

丁鹏的手里有汗,冷汗。

青青柔声道:“现在他们才相信,你并没有骗我,不管你到哪里去,都不会抛下我,所以他们才让我跟你走!”

丁鹏揉揉眼睛,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青青道:“这里是人间。”

丁鹏道:“我们真的已回到人间来了?”

青青道,“真的!”

丁鹏第一次发觉人间竟是如此美丽。如此可爱。

他本来已厌倦了人世,已经不想再活下去,现在他才发觉生命竟是如此美好;一个人只要能活着,就已经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圆月已谈了。

黑暗的苍穹已经渐渐被曙色染白,远处已渐渐有了人声。

婴儿的啼哭声,母亲的呵责声,水桶吊入深井时提水的声音,锅铲在铁锅里炒动的声音,妻子逼着丈夫起床去种田的声音,丈夫在床下找鞋子的声音,年轻夫妻恩爱的声音,老年夫妻斗嘴的声音,还有鸡鸣声、狗吠声……

这些声音里都充满了生命的跃动,都充满了人类的爱。

这些声音丁鹏有的能听见,有的听不见,耳朵虽然听不见,心里却已有了呼应。

因为这些声音本来就是他所熟悉的。

在他的家乡,在那小小的、淳朴的乡村,当他早上起来还要他母亲为他穿衣服的时候,他就开始听到这些声音。

丁鹏忽然道:“我一定要先去看看我的娘。”

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这一瞬间,他忽然又想到一件不该想的事。

——她是狐。

——他怎么能带一个狐妻, 去见他那年老而固执的母亲t——可是他又怎么能不带她去?

青青已垂下头。她的确有种远比常人敏锐的观察力,她显然已觉察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她轻轻地问:“你能不能带我去?”

丁鹏道:“我一定要带你去。”

想到她对他的真情,想到她为他所作的牺牲,他忍不住拥抱住她,道:“我说过,不管我到哪里去,都一定带着你。”

青青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感激和柔情:“我当然要去见你的母亲,可是我不想再见别的人了。以后不管你要去跟什么人相见,我最好都不要露面。”

丁鹏道:“为什么?”

育青勉强笑了笑,道:“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

丁鹏道:“可是别人绝不会看出你……”

青青道:“我知道别人绝不会看出我是狐,可是……不管怎么样,我总是狐,能够不和凡人见面,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她仿佛还有苦衷,她骤然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当然难免有苦衷。

丁鹏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只要是你不愿做的事我绝不会勉强你。”

青青笑了,道,“但是有时候我却一定要勉强你,而且一定要你听我的。”

她不让丁鹏开口,又问道:“去见过你母亲后,你准备做什么?”

丁鹏没有回答。

他的血已热了,他充满了雄心,有很多事他都要去做。

青青道:“我知道你要去做什么,你不但要出人头地,还要出气!”

丁鹏承认。

他受的冤枉一定要洗清,他受的侮辱一定要报复,这些事他从未有一天忘记。

青青道:“我们临走的时候,我爷爷再三关照我,如果你想成名,想复仇,有几件事一定要牢牢记住。”

丁鹏道:“什么事?你说!”

青青道:“不到万不得已时,你千万不能出手。对方如果是个不值得你出手的人,你也千万不能够出手。”

她又补充:“你第—次出手,—定要谨慎选择一个很好的对象,你只要能击败他,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5章 又是圆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