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月弯刀》

第08章 圆月山庄

作者:古龙

到了会仙楼,他更愉快。

蓝蓝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一上楼就看见了她。

她果然穿着身湖水蓝的衣裙,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里等着他。

从楼外斜射进来的阳光,正照在她满头乌发间的那朵珠花上,使得她看来更艳光四射。

她看来甚至比柳若松想象中更美,不但美,而且艳,不但艳,而且媚。

如果说秦可情是个尤物,她就是尤物中的尤物。

如果说这世界上真的有能够让男人一眼看见就受不了的女人,她无疑就是这种女人。

“受不了”的意思,就是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连生理上都会因她而起变化。

“受不了”的意思,就是说她在穿着衣服的时候,也可以让男人的情慾冲动,几乎忍不注要偷偷溜出去想法子发泄。

楼上的男人很多,有很多都是柳若松认得的。

他认得的人,通常都是已经在江沏中混了很多年的英雄好汉。

平时他看见这些人时,一定会走过去握手寒暄,让大家知道他不但谦虚有札,而且爱交朋友。

今天他却没有平时那么客气,因为他知道这些人都是丁鹏请来的,也因为他实在不想把蓝蓝引见给他们。

他看得出他们眼中的情慾和渴望,也可以想象到他们其中某些人。

身体上某一部分那种丑恶的变化。

大家当然都在看着他。

他是个名人。

名人本来就是要让别人看的。

只不过今天大家看他时,眼睛里的神色却好像有点奇怪。

——也许大家都知道他是来找她的,也知道她在等他。

——就凭这一点,已足够让每个人羡慕嫉妒。

柳若松微笑着,走到蓝蓝面前。

蓝蓝微笑着,看着他。

她笑得真甜。

她笑的时候,头上的珠花在轻轻颤动,脚上的红绣鞋也在轻轻摇荡,就像是春水中的一对红菱一样。

柳若松道:“你好!”

蓝蓝道:“你好!”

柳若松道:“你一定等了我很久?”

蓝蓝道:“没关系。”

柳若松道:“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蓝蓝道:“你说什么时候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

于是柳若松就用最温柔有礼的态度伸出了他的手。

蓝蓝也伸出了手,搭在他的手上。

她的手更美。

于是柳若松就用最潇洒沉着的态度,扶着她的手,走出了会仙匪。

他知道每个人都在看着他们,眼睛里都带着种奇怪的表情。

他知道每个人心里都在羡慕他、妒忌他。

他真是愉快极了。

现在唯一让柳若松觉得不太愉快的,就是凌虚。

虽然他确信蓝蓝一定有法子能让凌虚死在他手里。

但是他只要一想到达个人,一想起这件事,心里就仿佛有了道阴影。

凌虚今年五十二岁,外表看来仿佛还要比他的实际年龄苍老些。

多年的苦修、终年的素食,对于情慾的克制,都是促使他苍老的原因。

但是他的躯体却绝对还是像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那么矫健灵活,他的肩很宽,腰很细,腹部和臀部都绝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和肥肉。

如果他脱光衣服站在一个女人面前,一定可以让那个女人觉得很意外,甚至会大吃一惊。

幸好这种事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他从来都没有接近过女人,多年来的禁慾生活,已经使他忘记了这仲事。

一个正常人生活中所有的享受,对他来说都是罪恶。

他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衣服,他全身上下唯一能够向别人炫耀的,就是他的剑。

一柄形式古拙的松纹古剑,带着鲜明的杏黄色剑穗。

这柄剑不但表明了他的身分,也象征着他的地位之尊贵。

现在他正佩着他的剑,坐在圆月山庄梦境般的庭园中一个精致的水阁里。

他正在打量着圆月山庄这位充满了传奇性的主人丁鹏。

圆月山庄的华丽豪阔,远出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今天到这里来的客人,也比大多数人想象中多得多。

客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江溯中的知名人士,威震一方,啸傲江湖,长街拔剑,快意恩仇。

水阁里却只有八个人。

——孙伏虎、林祥熊、南官华树、钟展、梅花、墨竹。

这六个人凌虚都认得。

孙伏虎和林祥熊手上青筋凸露,脸上常带笑容,外家功力和做人的修养都同样精通。

南宫华树还是老样子,洒脱、爽朗,服饰合时而合式,不管你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看见他,他手里总是有一杯酒,好像只有在酒杯中才能看到“南宫世家”辉煌的过去。

钟展看来更严肃、更骄傲,也更瘦了。

只有凌虚知道他是怎么会瘦的,因为他们在忍受着同样的煎熬。

苦修、素食、禁慾,只有凌虚知道,要做到这三件事,就得付出多么痛苦的代价。

也许墨竹也跟他们一样,江湖中像他们这样的人并不太少。

有根多人这么样折磨自己是为了一种理想、一个目标。

另外有些人却好像天生就喜欢折磨自己。

梅花当然不是这种人。

只要能吃的时候,他就尽量吃;只要能睡的时候,就尽量睡。

他唯一对自己节制的事,就是绝不让自己太劳累。

凌虚一直想不通,一个像梅花这种身材的人,怎么会成为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而且还取了这么样一个美丽而雅致的名字。

梅花和墨竹既然在这里,青松当然也会来的。

凌虚已经隐约感觉到,这里的主人把他们请来,并不是完全出于善意。

以前他从未听过“丁鹏”这名字。

在看到这个人之前,他也从来没有重视过这个人。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这个年轻人不但有很多他从未在别人身上看见过的特异气质,而且还有种深沉奇怪的自信,好像确信这世上绝没有他不能解决的问题,也没有他做不到的事。

凌虚既不知道他的身世来历,也不知道他的武功门派,但却已看出他绝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

就在这时,他听见有人禀报:“万松山庄的柳若松柳庄主,已经带着他的夫人来了。”

听见“柳若松”这名字时,丁鹏脸上连一点表情部没有,只淡淡说了句:“有请!”

凌虚忽然明白了,丁鹏将他们请到达里来,就是为了对付柳若松。

柳若松才是丁鹏真正的日标。

因为没有表情,有时反而是种最可怕的表情。为了今天的事,丁鹏想必已计划了很久。

今天将要发生些什么事?

凌虚的手,有意无意间轻轻触及了剑柄。

不管怎么样,柳若松总是他的同门师弟,不管今天将要发生些什么事,只要有他的这柄剑在,就绝不容任何入侵犯“武当”的声誉。

他慢慢地站起来,凝视着丁鹏,道:“你知道柳着松是贫道的同们?”

丁鹏微笑,点头。

凌虚道:“你们是老朋友?”

丁鹏微笑,摇头。

他那双清澈而冷静的眼睛里,忽然露出种绝没有第二个人能解释的奇特笑意。

凌虚转过头,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了一顶轿子。

一顶气派极大的八人大轿,通常只有在一品夫人上朝时,或者在富贵人家迎亲时才会使用的。

柳若松就走在这顶轿子前面,神情居然也跟丁鹏一样,带着种奇异的自信。

他一向是个很明白事理的人,今天怎么会要他的妻子坐这种轿子来,而且抬入了别人的庭院?

凌虚皱起了眉,看着这顶轿子穿过庭园,停在水阁外的九曲桥头。

轿帘掀起,轿子里伸出了一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

柳若松立刻扶住了这只手。

凌虚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柳若松从轿子里扶下来的这个女人,竟不是他的妻子!

可是他对这个女人的态度,却远比对他的妻子更温柔。

武当是江湖中人人尊敬的名门正派,武当门下的弟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凌虚沉下了脸,走出水阁,冷冷道:“叫她回去。”

柳若松道,“叫谁回去?”

凌虚遭:“这个女人。”

柳若松道:“你知道她是谁?”

凌虚道:“不管她是准,都叫她回去。”

他已注意到,有很多人看见这个女人时,脸上都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

他不能再让她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柳若松忽然笑了笑,道:“这里的确有个人应该回去,但却绝不是她。”

凌虚道:“不是她是谁?”

柳若松道:“是你!”

他淡淡地接着道:“你若跪下来跟她磕三十头,赶快滚回去,我也许就会饶了你。”

凌虚的脸色变了:“你说什么?”

柳若松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也应该听得很清楚。”

凌虚的确听得很清楚,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但却连做梦都想不到这些话会从柳若松嘴里说出来。

他尽力控制着自己,道:“你忘了本门的戒律第一条是什么?”

柳若松道:“本门是哪一门?”

凌虚厉声道:“你难道连自己是哪一门的弟子都忘了?”

柳若松冷笑,道:“以前我的确在武当门下耽过,可是现在却已跟武当全无半点关系。”

凌虚忍住怒气,道:“你已不是武当门下?”

柳若松道:“不是。”

凌虚道:“是谁将你逐出了武当?”

柳若松道:“是我自己要走的。”

凌虚道:“你自己要叛师出门?”

柳若松冷冷道:“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也谈不上什么叛师出门。”

武当是内家四大剑派之首,天下人公认的内家正宗,江湖中人人都以能列武当为荣,柳若松这么做实在是谁也想不到的事。

每个人都吃惊地看着他,都认为这个人一定是疯了。

凌虚的脸色发青,不停地冷笑,道:“好,很好,好极了。”

柳若松道:“你还有没有别的话说?”

凌虚道:“没有了。”

柳若松道:“那么你为何还不拔剑?”

他嘴里在跟凌虚说话,眼睛却在看着蓝蓝。

蓝蓝也在看着他笑,笑得好甜,仿佛正在告诉他:“你做得很好。只要有我在身旁,不出十招,你就能杀了他!”

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

没有人会相信柳若松能在十招内击败武当后辈弟子中的第一高手凌虚。

可是柳若松相信。

虽然凌虚出手五招,就已占尽机先,将他逼得透不过气来,他还是相信蓝蓝绝不会让他失望的。

到了第九招时,他已被逼入了死角,无论他使出哪一招,都绝对无法突破凌虚的攻势。

他们用的同样是武当剑法,在这方面,凌虚远比他纯熟精深。

他忽然想到了那一招“夭外流星”。

“天外流星”不是武当剑法,他的剑势一变,剑风破空,“嗤”的一声响,剑锋已自凌虚的左胸刺人,后背穿出。这一剑竟刺穿了凌虚的胸膛。

每个人都怔住。

柳若松自己也怔住。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剑最多只能突破凌虚的攻势,绝对不能将凌虚置之死地。

可是凌虚却已死在这一剑之下。

凌虚的瞳孔已开始涣散,眼晴里充满了恐惧和惊诧。

他明明可以避开这一剑的,却偏偏没有避开。

这是为了什么?

凌虚倒下时,柳若松并没有看见。

他在看着蓝蓝。

蓝蓝也在看着他笑,笑得更甜,仿佛又在告诉他:“只要有我在,只要你相信我,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一定可以做到。”

现在柳若松最想做的一件享,当然就是杀了丁鹏,永绝后患。

他忽然发现丁鹏已经在他面前。

柳若松笑了笑,道:“你好。”

丁鹏也笑了笑,道:“你好。”

棚若松道:“我很好,可是你一定不太好。”

丁鹏道:“哦?”

柳若松道:“我在你新落成的庄院里杀了你请来的客人,你怎么会好?”

他微笑,又道:“我看你非但心情不好,运气也不会好。丁鹏道:“为什么?”

柳若松道:“因为你又遇到了我。”

丁鹏叹了口气,道:“不错,每次遇见你,好像我都要倒霉的。”

虽然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可是留在柳若松的记忆里的印象还是很鲜明。

他甚至还能记得丁鹏发现“可笑”就是柳夫人时,脸上那种惊讶、痛苦而悲惨的表情。

对柳若松来说,那的确是个伟大的计划,单纯而巧妙,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得天衣无缝。

他从未替丁鹏想过。“丁鹏当时是什么感觉?无论谁在受到了那种欺骗、那种侮辱、那种冤屈后,都绝不会轻易忘记的。现在他无疑也想到了那件事。但是他居然还在笑,一种成功者独具的微笑,充满了对别人的讥诮和自信。他的确变了,变得如此深沉、如此可怕,连柳若松都已感觉到他的可怕。幸好蓝蓝就在他身后,每次只要柳若松一回头,就可以看见她脸上那种甜蜜而动人的微笑,仿佛正在告诉他——“只要有我在这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圆月山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圆月弯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