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武器》

月夜钓青龙

作者:古龙

(一)

很少人被装进过箱子,更很少人还能活着出来。

这人遇见段玉,真是他的运气。

现在他已坐了起来,但眼睛却还是在瞪着那桑皮纸。

华华凤脸色已有些变了,段玉却笑了笑.道:“阁下看他象个杀人的凶手么。”

这人道:“不象。”

他居然也开口说话了,段玉似乎有些喜出望外,又笑道:“我看也不象。”

这人道;“别人说他杀的人是谁?”

段玉道:“是个他连看都未看过的人,姓卢,叫卢小云。”

这人道;“其实卢小云并不是他杀的。”

段玉苦笑道:“当然不是,只不过若有十个人说你杀了人,你也会忽然变成杀人凶手的。”

这人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这是什么滋味,我也被人装进过箱子。”

华华凤忍不住道:“但现在你已出来了,是他救你出来的。”这人又慢慢地点了点头。

华华凤道:“所以你就算没法子救他出来,至少也不该要这五千两银子。”

这人脸上忽又露出了痛苦之色.黯然道:“我的确无法救人出来,现在我只想喝杯酒。”

段玉笑道;“你也会喝酒?”

这人笑了笑,笑得很苦涩,缓缓道:“能被装进箱子里的人,至少总能喝一点儿的。”

他喝的并不止一点儿。

事实上,他喝得又多又快,一杯接着一杯.简直连停都没有停过。

越喝他的脑越白,脸上的表情也越痛苦。

段玉看着他,叹道:“我知道你很想帮我的忙,但你就算帮不上忙,也用不着难受,因为现在根本就没有人能把我从这个箱子里救出来。”

这人忽也抬起了头,凝视着他,道;“你自己呢?”

段玉沉吟道;“现在我也许还有一条路可走。”

这人道;“哪条路?”

段玉道:“先找出花夜来,只有她才能证明我昨天晚上的确在那栋屋子里,说不定也只有她才知道谁是杀死卢小云的真凶。”

这人道:“为什么?”

段玉道:“因为也只有她才知道卢小云这几天的行踪。”

这人道:“怎见得?”

段玉道;“这几天卢小云一定就跟她在一起,所以卢家的珍珠和玉牌,才会落到她手里。”

这人道:“你能找得到她?”

段玉道:“要想找到她,也只有一种法子。”

这人道:“什么法子?”

段玉道:‘她就象是条鱼。要钓鱼,就得用鱼饵。”

这人道:“你准备用什么鱼饵。”

段玉道:“用我自己”这人皱着眉道;“用你自己?你不怕被她吞下去?!”段玉苦笑道:“既然已被装在箱子里,又何妨再被装进鱼肚子。”

这人沉默着,接连喝了三杯酒,才缓缓道:“其实你本不该对我说这些活,我只小过是个陌生人,你根本不知道我的来历。”

段玉道:“可是我信任你。”

这人抬起头,目中又露出感激之色。

你若在无意之间救了一个人,并不是件令人感动的事,但你若了解他,信任他,那就完全不同了。

但这时段老爷若也在这里,他一定会很生气的。

因为段玉又忘记了他的教训,又跟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的人交上了朋友。

段玉忽然转身从窗台拿了个酒杯过来。

杯中没有酒,却有样闪闪发光的东西,看来象是鱼钩,钩上还带着血丝。

段玉道:“这就是我从你身上取出的暗器,你不妨留下来作纪念。”

这人道:“纪念什么?”

段玉笑道;“纪念这一次教训,别人以后再想从你背后暗算你,机会只怕已不多了。”

这人不停地喝着酒,竟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段玉道:“你不想看看这是什么暗器?”

这人总算抬起头来看了看,道:“看来好象是个鱼钩。”

段玉笑道:“的确有点象。”

这人忽然也笑了笑,道:“所以你不妨就用它去钓鱼。”

段玉道:“这东西也能钓鱼?”

这人道:“不但能钓鱼,有时说不走还会钩出条大龙来。”段玉笑了笑,觉得他已有些醉了。

这人却又道:“水里不但有鱼,也有龙的。有大龙.也有小龙;有真龙,也有假龙;有白龙红龙,还有青龙。”

段玉道:“青龙?”

这人道:“青龙就是最难钓的一种。你若想钓青龙,最好今天晚上就去,因为今天晚上正是二月初二龙抬头。”

他的确已醉了,说的全是醉话。

现在明明已过了三月,他却偏偏要说是二月初二龙抬头,他自己的头却巳抬不起来:然后他非但嘴已不稳,连手都已不稳.手里的酒杯突然跌在地上,跌得粉碎。

华华凤忍不住笑道:“这么一个人,就难怪会被人装进箱子里。”

段玉却还在出神地看着酒杯里的鱼钩,竟似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

(二)

“又一村”的包子是很闻名的,所以比别地方的包子贵一点儿,因为这滋味确实特别好,所以买的人也没什么怨言。

但等到它冷的时候再吃,味道就不怎么样了,甚至比普通的热包子还难吃些。

段玉嘴里嚼着冷包子,忽然发现了一样他以前从未想到过的道理。

他发现世上并没有“绝对”的事,既没有绝对好吃的包子,也没有绝对难吃的包子,一个包子的滋味好坏.主要是看你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候吃它。

本来是同样的东西,你若换个时候,换个角度去看看,也许就会变得完全不同了。

所以你若要认清一件事的真象,就必须从各种不同的角度都去看看,最好将它一块块拆散,再一点点拼起来。

这道理仿佛给了段玉很多启示,他似已想得出神,连嘴里嚼着的包子都忘记咽下去。

对面的一扇门子,接着苏绣门帘,绣的是—幅春夜折花图。

华华凤已走了进去.里面好象就是她的闺房。

那个从箱子里出来的陌生人,已被段玉扶到另一间屋子里躺下。

他好象醉得很厉害.竟已完全人事不知。

酒量也不是绝对的,你体力很好,心情也好的时候,可以喝得很多,但有时却往往会糊里糊涂就醉了。

段玉叹了口气,替自己倒了杯酒,他准备喝完了这杯酒,就去钓鱼。

说不定他真会钓起条龙来,世上岂非本就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

就在这时,那绣花门帘里,忽然伸出了一只手来。

一只纤秀优美的手,正在招呼叫他进去。

女孩子的闺房,怎么可以随便招呼男人进去的呢?

段玉犹豫着.道:“什么事?”

没有回答。

不回答往往就是最好的回答。

段玉心里还在猜疑.但一双腿已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门是开着的,屋于里有股甜甜的香气,接着帐子的床上,乱七八糟地摆着好几套衣服,其中有一套就是华华凤刚才穿在身上的。

显见她刚才试过好几套衣服之后,才决定穿上这一套。

现在她却又脱了下来,换上了一套黑色的紧身衣裤,头发也用块黑巾包住,看来就象是个正准备去做案的女贼。

段玉皱了皱眉头,道:“你准备去干什么?”

华华凤在他面前转了个身,道:“你看我象干什么的?”

段玉道:“象个女贼。。

华华凤却笑了,嫣然道:“女贼跟凶手一起走出去,倒真够人瞧老半天的了。”

段玉道:“你准备跟我出去?”

华华凤道:“不出去换这套衣服干什么?”

段玉道:“但我只不过是出去钓鱼的。”

华华凤道:“那么我们就去钓鱼。”

段玉道;“你不能去。”

华华凤道:“为什么?”

段玉叹道;“钓鱼的人,往往反面会被鱼钓走的,你不怕被鱼吞下肚子?”

华华凤笑道;“那也好,我天天吃鱼,偶然被鱼吃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段玉道:“你以为我是在说笑话?你看不出这件事有多危险。”

华华凤淡淡道:“若是看不出,我又何必陪你去?”

她说得虽然轻描淡写,但眼睛里却充满了关切和忧虑,也充满了一种不惜和段玉同生死、共患难的感情。”

这种感情就算是木头人也应该感觉得到。

段玉不是木头人,他的心已变得好象是一个掉在水里的糖球。

他似已不敢再去看,却看着床上那套苹果绿色的长裙,忽然道:“你这件衣服真好看。”

华华凤白了他一眼,又忍不住笑道:“你难道看不出我刚才一直在等着你说这句话,现在才说岂非已经太迟了?”

段玉也忍不住笑说道;“迟点说也总比不说的好。”

华华凤嫣然一笑,转身关起了门。

明明是要出去,为什么忽然关起门?

段玉的心忽然跳了起来,跳得好快。

华华凤又将门上起了栓。

段玉的心跳得简直已快跳出了腔子.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场面。

他简直不知应该怎么办才好。

华华凤已转过身,微笑着道:“现在就算隔壁那个人醒过来,也不知道我们去干什么了。”

她笑得好甜。

段玉红着脸,吃吃道:“我们干什么?”

华华凤道:“你不是说要去钓鱼吗?”

段玉道:“在这屋子里钓鱼?”

华华凤“扑哧”—笑,忽然间,她的脸也红了起来。

她终了也想到段玉心里在想什么。

“男人真不是好东西。”

她咬着嘴chún.瞪了段玉一眼,忽然走过来,用力推开了窗子。

窗外就是西湖。

这屋子本就是临湖而建的。

月光照着湖水,湖水亮得仿佛是一面镜子,—条轻巧的小船,就泊在窗外,“原来她要从这里出去。”

段玉总算明白,长长松了口气,忍不住笑道:“原来这里也有条路,我还以为……”华华凤很快地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你还以为怎么样?”

她的脸更红,恨恨的瞪着他,道;“你们男人呀,为什么总是不想好事?”

夜。

月夜。

月下湖水如镜,湖上月色如银,风中仿佛带着种木棉花的香气。

小舟在湖面上轻轻荡漾.人在小舟上轻轻地摇晃。

是什么最温柔?

是湖水?是月色?还是这人的眼波?

人已醉了,醉人的却不是酒。

三月的西湖.月下的西湖,岂非本就是比酒更醉人?

何况人正年青。

华华凤把一只桨递给段玉。

段玉无声地接过奖,坐到她身旁,两只桨同时滑下湖水,同时翻起。

翻起的水珠在月光下看来就象是一片碎银。

湖水也碎了,碎成一圈圈的涟漪,碎成一个个笑涡。

远处是谁在吹笛?

他们静静地听着这笛声,静静地听着这桨声。

桨声比笛声更美,更有韵律。两双手似已变成一个人的。

他们没有说话。

但他们却觉得自己从未和一个人如此接近过。

两心若是同在,又何必言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段玉才轻轻地叹息了—声,谊:“假如我没有那些麻烦事多好7”华华凤又沉默了很久,才轻轻道:“假如没有那些麻烦的事,这船上也就不会有你,也不会有我了。”

段玉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段玉,他们的手伸出来,轻轻一触,又缩了回去‘但就只这双手轻轻的一触,已胜过千言万语。

小舟已泊岸。

岸上垂柳,正是段玉遇见乔老三的地方。

华华凤搁下了桨,道:“你叫我带你到这里来,现在呢?”

段玉接道:“现在我们上岸去,我想再去找一次。”

华华凤道:“找那屋子?”

段玉道:“我总不相信我会找错地方。”

华华凤道:“世上有很多敲错门的人,就因为他们也不相信自己会找错地方。”

段玉道:“所以我要再找一次。”

这次他更小心,几乎将每栋有可能的屋子都仔细观察了很久。

幸亏现在夜已很深,没有人看见他们,否则就要把他们当贼办他们找了很久,看过了十几栋屋子,最后的结论是:段玉白天并没有找错。

华华凤道;“你白天就是带顾道人到这里来的?”

段玉点点头。

华华凤道:“昨天晚上,你跟花夜来喝酒的地方,也是这里?”

段玉道:“绝不会错。“华华凤道:“那么铁水怎会在这里呢?而且已住了很久。”

段玉道:“这正是我第一件想查明的事。”

院子里没有灯光,也没有声音。

华华凤道:“你想进去?”

段玉道:“不进去看看,怎么能查个明白?”

华华凤叹了口气,道;“但这次你若再被铁水抓住,他就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段玉道:“所以你千万不要跟我一起进去。”

华华凤笑了笑,只笑了笑,什么话都不再说。

段玉也没法子再说什么,因为她已先进去了,她的轻功居然也很不错。

庭园寂寂,蔷薇花在月下看来,虽没有白天那么鲜艳,却更柔媚。

在这里他们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月夜钓青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种武器》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